在這一天裡......

Monday, March 30, 2009

香港

新聞報導說,國務院決心把上海打造為大中華的金融中心。新聞一出,上海威脅論又來了,不少人香港又擔心香港的競爭力不保,很快就會被上海迎頭趕上。
其實,不用這則新聞,香港一早就應該怕,這種危機意識早十年八載就應該有。只是香港人很x窄,看到的只有自己,當我們還以為自己還是會生金蛋的母雞時,那有看看鄰近的地方到底發展成怎樣? 如果我們不是眼光x窄,為什麼我們的議會到了今天還只會討論什麼是粗口? 又或者粗口的定義是什麼? 如果我們的精英議員只會浪費納稅人金錢來討論這些,我們就真的應該用粗口來回敬他們。
香港的競爭力每況愈下,不但由官員議員的水平下降反應出來,單由兩地的語文水平也看到一二。
早前我請了一些藝人來香港拍宣傳片,兩條宣傳片的文字分別由國內和香港兩批的COPYWRITERS執筆; 不比較還好,一比較,高下立見。哲學家柏拉圖說,人和動物其中一個最大的分別就是語言,因為人類有EFFECTIVE的語言和更高駕馭文字的能力,所以人類社會比任何的動物社會發展得更快更好。如果以柏拉圖這個纙輯推理,那麼那一個社會裡面的人們的語文能力越強,她的發展也應該是更有效和更成熟,假設其他的條件一樣,譬如說是法制,基本建設,金融制度等。
上海的硬和軟件發展跟香港雖然還有一段距離,但以中國改革開放不過是廿多年,過去她是躺着,然後巨人才慢慢開始起步,現在還未算開始跑,已經是香港的一大威脅時,香港人怎可能還只停留在是不是粗口的問題上爭論? 太沒出色吧!
再說回這兩批COPYWRITERS,兩批COPYWRITERS最大的分別是香港人用文字沒有纙輯,沒有深度,也沒有分寸。文字是要需要用眼界,思想和纙輯來支撐的,為什麼大家會認為陶傑寫的文章比其他人好看? 因為大家眼界不同,世界觀不一樣,思考能力不一樣,所以大家會覺得才子的文章寫得好,因為他的眼光比一般人闊。
由兩批COPYWRITERS的文字中,明顯香港的一批一點深度都沒有,當你腦裡空空,墨水欠奉時,那可能有佳作? 最可憐的是他們根本不知道自己的問題,還要收一個很昂貴的價錢(以他們的水平來說) ,那怎可能再會有生意?
香港人要醒醒! 我們面對的危機不少呢!

0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