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這一天裡......

Friday, December 29, 2006

曾蔭權憑什麼說: 現在是廿年來最好?

最近,差不多每一份報紙雜誌,都以豪宅,股市大旺為題材,除了爭先報導名人大亨如何投資成功勁賺五百億,和一班投資銀行大班收過億花紅之外,就連特首曾蔭權在北京述職時,也高調指今年香港的聖誕新年市道,是廿年來最好的。如果到中環,銅鑼灣或尖沙咀一帶看看,我們也許真的以為今年是回歸十年以來,市道最旺和市民「洗」得最豪爽的一個聖誕假期,公司排長龍,市民一大袋一小袋滿載而歸,再看看股市,一個月內,十一隻新股先後掛牌,隻隻「紅盤」,即使不懂什麼是股票的「羊生羊太」,只要用一萬幾千抽到一隻新股,分分鍾有所斬獲,可以輕輕鬆鬆過「肥年」。
只是,天堂跟地獄並存,當曾特首在北大人面前「唱好」香港的同時,家庭暴力案無日無之,家庭暴力的數字今年比去年同時間上升百分之六十五; 貧富懸殊問題方面,根據街坊工友服務處就本港基層勞工的貧窮情況報告,估計目前全港有一百零三萬人,生活於扶貧委員會訂出的貧窮指標上,簡單說,每7 個人之中就有一個是窮人。不止,每月收入少於五千元的在職貧窮人士,起過三十一萬人,而本港的堅尼系數已經攀升至0.525,按聯合國指標,0.4是警界線,0.6就是存在不穩定及危害社會安定。
股市大旺,得益者其實也是小部份人,投資界人士有今年有十多二十個月花紅,但一般打工仔,今年的加薪副度也只不過是百分之三四左右; 只要是正常人,一比較這些數字,必定質疑曾特首憑什麼說: 現在是廿年來最好?
筆者認為曾特首之說實在有誤導之x,正如當新聞攝影師只把鏡頭集中在一個景象並加以放大時,很容易出現以偏概全的情況,所以當曾特首說: 現在是廿年來最好」的時候,筆者很強烈地認為: 這位特首不老實!
香港的貧富懸殊情況已達警界線,不知政府是沒有遠景,還是力不從心,只會頭痛醫頭,腳痛醫腳,貧窮問題來了,就弄個扶貧委員會; 家庭暴力問題來了,就弄個家庭事務委員會; 但是這些委員會權責不清,到底他們做些什麼? 改善了什麼? 十個香港人,九個都未必知道。但特區政府以乎以為成立個委員會,委任了一些知名人士,問題就解決了,這個想法很naive。
總理溫家寶曾經說香港存在「深層矛盾」,真的是一矢中的,香港的經濟發展跟民生問題很不協調,但是問題一直沒有被解決而是不斷地在深化和惡法,曾蔭權在北京在一眾鏡頭前,自滿地說: 「現在是廿年來最好的! 」由此可見,他聽不懂溫家寶的話,也看不到溫家寶的苦心; 如果筆者是溫總理,看到曾特首自滿的表情,心理一定不禁罵: 「孺子不可教也! 」

Friday, December 22, 2006

革命來了,你準備好嗎? 刊於明報 22/12

「時代周刊」今年的風雲人物選舉真有意思! 「你,打倒了中國國家主席胡錦濤與伊朗總統內賈德,成為了影響世界的人物!」,沒有比這個更貼切的說話,道出網絡世界在今後日子,無論在政經或輿論界所發揮的巨大影響力。很多人都認為傳媒是有權有勢人士的專利,升斗市民要在傳統媒體發聲,機會少之又少,這句話的確是不無道理,試看看在傳統的報紙、電台、電視,「名人」被邀請接受訪問的機會最多,甚至他們生活上一些無聊得很的小事,往往都被大幅報導,相反,一般「普羅市民」的故事就很難得到正視,更莫說被搬上熒光幕; 但是隨互聯網的普及,這個「規則」起了變化,小人物不用靠傳統媒體,只要有一條電線,他也可以在多元、無限的網絡世界上,建立自己的舞台,過去不能發聲的,現在不但成為參與者,更可以成為輿論締造者。網絡世界另一個非常奇妙的一個地方,就是它造就了很多「平民英雄」,給很多不知名的「你我他」創造了機會; 看看中國,中國地大,人多,機會少,而且不平等,過去一般小市民很難有機會出頭,但是互聯網偏偏給了他們一個機會,例如說現在在大陸大熱的「芙蓉姐姐」,她是一個中年婦人,沒有啥學識,也沒姿色,但是她總喜歡把自己的性感照放到互聯網上去,網民就是欣賞她的勇氣,一天過萬人瀏覽她的網頁,電視台看準機會,把她請去當司儀,一下子「芙蓉姐姐」就紅起來了。除了「芙蓉組姐」,還有「天仙妹妹」,她本來是雲南山區一個女孩,一位攝影師偶然把她的照片放到互聯網上,因為長得美,一間手機公司就請了她當代言人…過去,「芙蓉組姐」「天仙妹妹」哪有這些機會? 互聯網不單讓普通人有了出頭的機會,它對傳統新聞的衝擊更大,南韓的OHMYNEWS就是利用這個平台,以「人人當記者」作為號召,在南韓新聞控制嚴謹的框架下,創造了一片天,成為了另類的聲音。早陣子,跟Antony Bloomberg (彭博通訊社的主管)見面,他預測YOUTUBE大熱,傳統的電子媒體受的衝擊將會是前所未有,因為YOUTUBE的誕生等於讓每個人在自己的電腦上,隨時隨地可以建立一個屬於自己的電視台,傳統的電子媒體,互動能力十分有限,觀眾不能自由選擇自己喜歡的節目,一打開電視,就只有照單全收,但是跟據Antony Bloomberg 的預測,YOUTUBE 只要繼續發展一去,它很可能會取締傳統電視,成為日後廣播的主要媒體,它甚至可以讓觀眾在它上面自由組合自己喜歡的節目,這個就是革命! 根據非正式的統計,單是今年中國已經有超過四千個跟Youtube差不多的網站成立,筆者想,這些形形色色的網站正在發揮影響力,它們在逐步逐步改變中國社會的面貌,它讓老百姓在官方容許的特定媒體外,有更多的參與,事實上,共產黨之所以可以控制那麼大的一個國家,簡單說,是她擁有別人得不到的資訊,為了確保資訊只控制在小數人手,即使是俄羅斯,都沒有比中國政府對網絡控制得嚴,但是科技發展一日千里,共產黨到底有多大本事可以跟科技對幹? 她還頂得多久? 廿一世紀,世界都在看中國的崛起,但是更值得我們關注的是網絡世界帶來的資訊普及和民心改變,對這個極權國家將帶來怎樣的影響?中國未來的改變肯定是翻天覆地的,筆者對此,感覺既興奮又雀躍,革命來了,你準備好嗎?

Sunday, December 17, 2006

Estee Lauder opening

Thursday, December 14, 2006

自負盈虧的女人更可愛 刊於蘋果日報14.12

最近傳媒的焦點,除了是銷售稅被突然腰斬,泛民於選委會選舉中大勝以外,恒基地產集團主席李兆基豬年娶媳婦,絕對是大家茶餘飯後最關心的話題之一,據娛樂新聞報導,四叔闊綽,給未來媳婦跟外家的大宅,珠寶連禮金,一共接近九億港元,新娘子徐子琪由一個普遍的模特兒搖身一變成為名門太太,城中富婆,難怪電台主持人在節目中羨慕地說: 「這樣一個女兒,抵! 生得過!」

徐子琪嫁得如意郎君,在傳媒輿論的渲染下,彷彿再一次提醒所有的女士們,什麼才是幸福的標準,就是人長得標緻之餘,最重要還是「嫁得好」; 這個「嫁得好」的意思是,與其天天看老闆面色,日日迫地鐵,在這個人浮於事的社會裡拼搏,受氣,倒不如把所有心思放在物色一個可以讓自己在下半生,無論在物質享受和生活上都可以無憂無慮,又過得愉快的另一半。最近有朋友提醒我,在一眾同學中,只有筆者還是獨身,其他的同學不是嫁了就是已經有好幾個小孩,坦白說,如果沒有朋友的提醒,我還沒有留意到到自己的「狀況」,而朋友的玄外之音是: 「幸福的女人就是有人可依,有人可靠,可以靠老公的話,為什麼要靠自己? 自負盈虧的女人,沒有很多人懂得欣賞。」

由這個角度看來,換句話說,女人的最大悲哀竟然是獨立? 是自力更生?

在以「嫁得好」作為女人是不是幸福的這個傳統的思想包圍下,「嫁得好」也以乎已經超越一切,它比什麼都重要,理想? 工作? 當然也比不上「嫁得好」重要,即使我們這一代無論在教育,在國際視野等各方面,已經下了不少投資和不斷擴闊。

姻緣可遇不可求,從小筆者就認為「搵老公」與「搵工」都是很看緣份的,撇開緣份不說,筆者也坦白認為這個「嫁得好」的概念,在我們天天高喊與時並進的世代裡,已經不合時宜了,試看看現在大家入學比率是男多還是女多? 香港未來的人口又是女多還是男多? 筆者大膽認為,未來的香港,很可能是女人天下,毛主席說: 女人能頂半邊天? 以香港這個情況看來,香港的女士們又何止能頂半邊天呢? 所以,女人的一生,她的幸福為什麼要決定在另一個男人身上? 為什麼一個女人幸不幸福是看她是不是「嫁得好」? 女人的命運不是應該是自己主宰嗎?

過去,在我婆婆的年代,女人比男人少機會接受教育,社會普遍也不接受女人工作,「男主外,女主內」的思想頑強得很,但是今時不同往日,現代的女人為什麼要坐時光隧道走回去我婆婆的年代? 把這套老套到不能再老套的思想加到自己身上? 我認同大美人李嘉欣所說: 「獨立的女人更叫男人疼愛。」自負盈虧,經濟獨立的女人更可愛,幸福,在今天的定義是不是要從新定義過來?

Monday, December 11, 2006

有點怪怪的...


那天到剪頭髮,
三千煩腦絲,
髮型師問我有沒有什麼構思?
我說, 沒有, 隨你決定吧!
誰知,
他一剪,
前面剪很像個男孩,
後面還是長長的,
...
唯有天天把頭髮x起,
是不是有點怪怪?

Saturday, December 09, 2006

Freelance 跟 enterpreneurship

由英國回來之後,
朋友都跟我說: 以為你會回電視台去! 為什麼當freelance? 很不穩定哦!
朋友很驚訝我這個決定, 也很質疑, 為什麼不打大公司的工, 而要做 "散工"?

我帶笑反問: 為什麼要穩定? 做 "散工"有什麼不好?
穩定是什麼? 在我而言, 是每天做同一個工作, 朝九晚7 , 一天復一天, 一年復一年, 而後年華漸漸老去, 回頭一看, 噢!我的生命竟然是如此單調!

穩定對我來說, 是一個沉悶的重覆.

事實上, 當你一年跟同一個領導人, 跑了兩回俄羅斯, 工作限制一次比一次大, 這不是沉悶的重覆是什麼?

羅文唱 :" 變幻才是永恆"
我在舊公司的時候, 我每一天都很怕我會為了穩定而拒絕轉變, 因為偏安是一般人的心態, 他們是很滿意現狀? 絕對不是, 只是害怕變化, 害怕失去穩定, 也害怕未知, 所以選擇不變.
當我在CABLE 越來越對現狀覺得舒服時, 心理另一把叫自己離開的聲音也越來越大, 最後她贏了, 我決定離開一個令我穩定舒服的地方, 因為我不想穩定.

現在每天我都在學新的事物, 我接觸的層面比過去更大, 對自己的能力有更清楚的認識,
有成功感, 但是也有錯敗感,
但是每天張開眼, 去探索未知, 正是我想要的.

現在, 我正在摸索一條別人沒有走過的路,
我叫自己做創業者,
我不要走老闆指定我要走的路,
為什麼我要跟別人的指示去做?
為什麼我的能力升遷要由一個人去決定?

日子有功,
我會證明自己的選擇是對的!

Thursday, December 07, 2006

請舉報「無形之手」!

[金融時報]報導港澳辦公室主任廖暉出面反對電盈賣給外資,香港嘩然,其實筆者認為北京干預阻止電盈賣給外資是必然的事何需大驚小怪?反而網通當初沒有提出反對,筆者才覺得驚訝,因為它以守護國家戰略資產為己任的傳統國企,這次竟然政治敏感度不足,要廖暉開口才懂行動,現在還「連累」廖暉主任被國際傳媒批評涉嫌干擾特區的正常商業交易,實在難辭其疚。
事實上,電訊產業從來都是北京嚴控的事業之一,建國以來,都是共產黨控制,幾時開放過? 因此,筆者更加看不到她會開放電盈讓外資入主的道理。傳媒到有立法會議員批評,北京什麼都管,選舉又管,法院審案又管,現在連上市公司的正常交易都管,這豈不是破壞「一國兩制」原則? 這豈不是破壞香港國際金融中心地位? 因為香港的電訊法例和監管規則並沒有禁止外資入股,只有本地廣播牌照對外資設有限制,那麼正常的交易,又沒有違法,北京憑什麼管? 但是北京的「無形之手」從來都是無處不在,只要北京認為自己的管治權威有可能被威脅時,什麼「一國兩制」原則或者是國際金融中心地位,都不會是考慮因素,「無形之手」不論多遠多廣,都可以觸及。
回歸十年,北京的「無形之手」無時無刻不存在,「一國兩制」是形式上存在,實在上,凡是重要事務,如果沒有北京的首肯,根本不會事成; 就算是回歸前,前新華社社長許家x在他的回憶錄裡也提到,北京要達到她的目的,根本全完可以繞過地方法律,只要她「講一句聲」,自然辦到。就例如回歸前她不滿一些報章的批評,要對方自律,所有有中資背景的公司自動自覺都撇掉對這些報章的廣告,以經濟手段打擊新聞自由; 這些做法既不犯法,但又可以達到目的。
這次電盈事件,再一次證實北京的「無形之手」不止干涉政治,經濟,法治,民生都無一幸免; 要不是這次是有「有心人」存心心向國際「舉報」廖暉,北京又可以再一次繞過法律來達到她的目的,坦白說,在法理上是拿北京沒法,但是英國[金融時報] 的報導豈碼令中方尴尬,中國一直要擺出一個文明的強國姿勢,尤其是在商業運作上,要表示自己跟國際看齊,所以「無形之手」事件在國際媒體曝光,對持勢橫行的北京來說是一個當頭棒喝,至少可以警惕她一下不能為所慾為,而且也不得不讚一讚那位向英國[金融時報] 「舉報」廖暉之人,可以有這個胆量和勇氣來公開北京這個「惡行」的,在現今的香港已經少之又少。
「無形之手」風氣不可長,如果大家真的樂於看見香港繼續繁榮安定,「一國兩制」是真實地落實而不是形同虛設,請舉報「無形之手」!

Tuesday, December 05, 2006

pay tv: 兩個只能活一個


這張是朋友電郵給我的
是now tv 在地鐵站的宣傳照,
兩個pay tv,
真的是兩個只能活一個?

Monday, December 04, 2006

壓力煲發瘋了!

星期天,
我發瘋了!
一個人原來可以承受的壓力真的有限,
過去,
我以為自己什麼都受得了, 不知是老了, 還是退化了,
這陣子,
我的心情壞透了,
不能平服,
小時候, 試過一次跟男朋友吵架,
一怒之下, 我跑去買了幾千元的衣服,
一大包, 二大包,
不開心都給紅紅綠綠的衣服趕走了,
但是人長大後, 才發現, 原來 "不開心" 也會跟隨着我長大,
而且,
它的 "思想"越來越複雜,
過去,
一兩件新衣服, 就可以把它馴服過來,
現在我才知道, 它也長大了, 複雜了,
要馴服它已經不容易....

...
終於明白什麼是"心無牽掛"
一個人,
不論富貴貧窮,
只要心無牽掛,
便是世界上最快樂的人....

這個日子,
在我前半生, 有幸嘗過了,
是在英國的日子,
希望往後,
我可以每天都是心無牽掛,
那一生就別無他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