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這一天裡......

Wednesday, May 16, 2007

天生購物狂

朋友介紹了一本由英國作家Sophie Kinsella寫的小說給我,書名叫「shopaholic &sister」,他說我必定喜歡。噢! 書是描寫一位天生購物狂的瘋狂購物行為,讀了之後才發現自己跟她有幾分相以,尤其是當看見自己喜歡的物品時那種心態:心裡面明明有一把聲音在說,「不要買了,今個月的咭數已經不少」「差不多的款式已經有三個了」但是雙腿卻不聽話,它們自動走到櫃台面前,雙手配合它們拿起那個令我心神不合一的手袋,走到店員前: 「我要這個! 還有什麼顏色呢? 」
自小我都是一個很有紀律的人,只是,除了在購物的時候!


我從小就懷疑自己內裡有另一個人存在,這個她,是一個天生購物狂,她總令我偶爾有異於平日的行為; 尤其是當家人打算去旅行時,這個她會歇斯底里爭取到到日本,歐洲這購物天堂去旅遊,到了像巴黎這些文化之都,她又總是只對那些Contemporary Arts 「現代藝術」有興趣,什麼是Contemporary Arts? 她的定義跟大家可能會有點出入….她的Contemporary Arts是Prada,LV跟Gucci等。

不要笑她沒有文化,她很相信,簡直是深信令能萬千男女老幼,不論國藉,不論年紀,不論身份,不論貧富,都渴望擁有一個,或者是擁有數個由Prada,LV跟Gucci出產的皮包又或是一對鞋子,他們必定是有他的藝術成份,而且不是曲高和寡的那種,而是很能感動人心的藝術。

書中的Becky跟筆者內裡的「她」還有一個共通點,就是購物能醫百病。Becky為了追那位買寶石的小販,義無反顧跑過那條鋪滿燒紅了炭的小路,在她身邊的朋友都嚇了一跳,走火炭路是練瑜珈的最高境界,對於一個初學者怎可能做得到? 她們追問她走火炭路時到底在想什麼? 什麼事情令她如此專注? 答案就是小販手上的寶石。不要以為作者誇大,筆者也有類似經驗,尤其是過去跑前線新聞隨領導人外訪時,日子天昏地暗,睡得不夠,食無定時,人就像一支快用完的電芯,但是當領導人要去晚宴,只要有一小時的空檔,我們一幫人馬上四出跑去購物,我身上那位天生購物狂會完全支配了我,她什麼都覺得新鮮,什麼都喜歡,什麼都買一大堆,大小商場對於我來說有如天空之城,五光十色。無論明明已經是倦得不堪,但是看到這些「近代」藝術品,瞳孔自然會放射出一閃一是的光芒,一如對愛情的憧憬; 之前積累的疲憊不但一掃而空,整個人還像從新被輸入能量一樣,戰鬥力馬上再上升幾倍,而且這些戰利品可以讓我興奮好幾天。

筆者活了三十載,實在還未找到另一個會令我如此振奮的「嗜好」,還記得很久以前中國的希望工程計劃有一句口號是: 「人人有書讀」嗎? 每次一到大大小小的節日,又或者是出外公幹,即使是到深圳也好,我就把口號改成「人人有禮物」,我愛購物,更愛送人禮物,活到今天還未遇上有別的「嗜好」既能令自己開心又能取悅別人。

情色版之我見 刊於蘋果日報

37年歷史「中大學生報」因為出了一個「情色版」,闖了禍,風波越搞越大,這回不但損校譽,淫袲物品審裁處暫把第二及第三期的「中大學生報」列為二級刊物,即屬不雅物品,校方可能因此要負上刑事責任。

筆者在中大新聞系畢業,大一時也曾經參與「中大學生報」的編採工作,坦白說我們做什麼題材,寫什麼內容,校方向來都是沒有要求也沒有監管,「中大學生報」的編採是十分自由; 可是由這次「情色版」的事件看來,這個自由確實是被濫用了,學生報的編委會堅持這次「情色版」是言論自由,學術自由的捍衛,筆者認為他們是言重了! 即使是自由也有一個界線,過了界線就是濫用。

一位中大同學給筆者讀這兩期「中大學生報」,一看這個情色版問卷內容,十分嘔心,如果編委會辯稱這個調查是該報希望透過「情色版」建立討論性問題的空間,那麼他們的確是有點幼稚和太過眼高手低。「情色版」的十條問題的設計很輕佻,「你唔覺得做愛好悶咩? 」如果這是電話訪問,筆者必馬上掛線,以為是變態電話,這是什麼問卷? 這些題目根本沒有水平,不科學化,不嚴肅,更沒有學術水平; 這樣的題目可以達到什麼學術討論呢?

大學是一個鼓勵思想交流的地方,在這裡任何說法、想法都可以提出和辯論,在大學裡最常聽到的一句話是 「你認為怎樣? 」,教育的真正意義其實不單單在於灌輸知識,而是如何啟發思考。所以,筆者也認同同學提出不同議題跟別人討論,「情色」當然也可以討論,但是這個題目不容易駕馭,水平不夠就出現了問題,
正如記者採訪時,即使有良好意願,問題也要是中立有技巧,否則一樣為人x病。

學生過了火位,然而校方禁制學生報出版也不該的,學生有如己的小孩,孩子這回不是做了壞事,而是做了一件很幼稚的傻事,希望校方可以以寬容的態度去處理,這個其實也是教育的一個過程。

至於現在不斷有一些學者和中大舊生聯署撐學生,筆者相信他們動機都是良好的,因為學生這段時間所承受的壓力也夠大了,希望事件可以盡快平息; 但是筆者認為這幫學者和舊生們以維護學術自由為擋箭是有點誇大了,因為這根本說不上是干擾學術自由,「中大學生報」「情色版」的內容的確是叫人不安,學生們即使可動機良好,但好心做了傻事,也不等於不用受責。

希望同學們經過這次事件之後,明白自由也有一個限度,而且他們也不是小孩了,出版不是寫了出來就算,而是要負責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