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這一天裡......

Tuesday, July 25, 2006

" 呀太"世界

未回港,已經聽到前保安局局長葉劉淑儀三年收埋自己終極復出,從報紙看到「葉劉」比幾年前消瘦了不少,據說她連名牌都介掉不穿了,希望以最平實的姿態,打着stanford碩士生的銜頭,勢要捲土重來。

很明顯,當年敗走,她一直是處心積慮終有一天要回來收拾失地,所以第一炮先把畢業論文向報界發表,接着一連串的公開活動,上電視主持節目再以stanford同學為班底組織智庫,打鑼打鼓「殺」回港,氣勢一時無兩; 另一邊廂,陳方安生被傳媒日逼夜逼,終於向外宣佈組班問政; 傳媒的鎂光燈天天追着兩位「呀太」,連她們到街市買菜也成為追蹤焦點; 沒官沒職的兩位「呀太」的曝光率奇高,相反,名正言順的曾特首卻有點被冷落了,他新加坡之旅也是平平淡淡,比起兩位「呀太」的吸引力實在差太遠了!

剛回港,跟一班傳媒友好吃飯聚舊,我馬上先做個小型民意調查: 到底「葉劉」改變形象終極復出,人清減了,連名牌衣服都介掉了,但是這可能真的使人淡忘三年前的一幕又一幕: 皮褲黑超,再加語不驚人勢不休的烈焰唇,心口掛着「勇」字,無論香港人對廿三條有幾反對,她都只認為是我們無知白痴,廿三條勢在必行…香港人真的會再接受她嗎?

香港人出名善忘,莫說三年前的事,就算三日前的事都未必記得住,那麼大家對「葉劉」三年前的「所作所為」,真的可以一筆x銷嗎? 我這個小型民意調查的對象都是傳媒和中產人士,做了這個民意調查之後,我才發現香港人原來是「特種新人類」,這類人最特別之處是應忘則忘,不應忘者則永至不忘…你看六四事件,已經十三年了,香港人有忘記嗎? 我們對「葉劉」也是一樣。

我對「葉劉」的能力沒有懷疑,對她的忠誠也很配服和尊敬,只是道不同不相為謀,她效力一國,我們忠心兩制,水和油從來都是混不來的。

Saturday, July 22, 2006

My booth...



7.22 我第一次的簽名會




第一次開簽名會, 心情有點緊張, 但想不到, 反應很好, 還有很多朋友專程來支持...

Thanks for support!


sharon

7.21 金庸與讀者座談會


Tuesday, July 18, 2006

生命中該有的---新書發報會


Saturday, July 15, 2006

朱銘 --人間系列.排隊


Sunday, July 09, 2006

美軍控制下的新聞自由

伊拉克前總統薩達母,年初終於在美國控制下的伊拉克法院被提堂審訊,有部份的伊拉克人民感到高興,也有支持者認為,薩達母根本不會得到公平的審訊。

薩達母最後的審判結果會是怎樣,暫且不用去預測,但是在美軍控制下的巴格達,的確不是一個完全可以讓公義得到申展的地方; Andrew Marshall是路透社派駐巴格達的新聞主管,在美國向伊拉克開戰之後,他一直留守巴格達,在美軍控制下的巴格達,做新聞採訪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因為美軍對記者很不信任,尤其是過去曾經發生過美軍誤殺記者事件之後,相方關係更加緊張,但是美軍的狂妄霸道還是令衝突頻起的最主要原因。

Andrew Marshall說在巴格達採訪,要維持新聞的「獨立性」是相當困難的一件事,因為很多記者希望去採訪的地方或者想要接觸的人物,事前都必須要經過美軍的批准,尤其要是採訪美軍的軍事活動的話,記者可能整個星期,無論食和睡都是跟他們在一起,雖然沒有任何一個記者曾經被警告,什麼可以報導或者有什麼不可以報導,但是若果出了一些有關美軍的負面報導,這位記者以後的採訪活動將會很受影響,又或者在整個的採訪過程中會受到很冷漠和不禮貌的對待。

然而最令路透社憤怒的是美軍可以在任何時候,在不需要理由和不提起訴的情況下,無限期扣留任何一個人,當中包括記者。

伊拉克戰爭發生之後,不少外國通訊社都聘用當地的伊拉克人擔當最主要的採訪工作,原因是外國記者經常成為叛軍的綁架對象,好像Andrew Marshall,由外國派到巴格達的特派員,其實都只是在辦公室做一些協調的工作,即使是日常的記者會,他們都不會去採訪,因為在巴格達沒有人可以保證記者的人身安全; 因此他們也只有依賴當地的伊拉克同事,可是被他們僱用的伊拉克人卻經常受到美軍的不合理對待。

在美英兩國爆出士兵虐待甚至性騷擾戰俘醜聞之前,路透社就有兩位伊拉克藉的記者就被美軍無理扣留,期間他們被精神虐待,被性侵犯,甚至他們的宗教也被侮辱; 美軍扣留他們只是因為不相信他們是記者,美軍並沒有向這兩位伊拉克藉的記者提出任何檢; 路透社事後要求美軍就事件進行調查及解釋,可是兩個月後美軍的調查結果是: 路透社偽造報導,美軍沒有虐待這兩位記者; 當然報告中也沒有解釋美軍是根據什麼法例,把他們扣留。

這次事件中,路透社的遭遇並得不到美英主流媒體的支持,Andrew Marshall不願意猜測當中原因,但他冷笑如果美英傳媒對美軍可以在沒有提任何檢控的情況下,無限期扣留記者,這樣ridiculous的事都沒有反對,那麼他們還有什麼才會反對呢?

跑新聞的,都把公義真理掛在口邊,說新聞工作要獨立持平; 但是這些的原則在需要時也可以稍為修改(就像美英傳媒); 但若果真理公義都可以妥協的時候,這個還算是公義嗎?

Saturday, July 08, 2006

what kind of qualities we should look for?


Do you want to know what kind of qualities a successful person posseses? What should we do when we are in our downturns? My book will try to give you an answer!

sharon's news book


I will have a book signing event in July 22 in Exhibition and Convention Centre from 1500-1600.

Hope to see u there!


Sharon

WORLD CUP

世界杯將曲終人散, 這一類的世界性比賽,背負的責任太大,它早己不是球賽這麼簡單,而是國家的面子和尊嚴,它背負着太多人的期望; 雖然說比賽要有能輸的心理準備,只是輸的大前提是否已經盡全力? 巴西到底有沒有盡力大家都很質疑; 阿根廷對德國和英格蘭對葡萄牙的二場賽事,雖然阿根廷和英格蘭最後分別出局,但我認為
是球員已經盡全力,九十分鍾的比賽踢到加時階段,仍然是零比零的膠著狀態,要互射十二碼才分出勝負,射十二碼不單是技術還有運氣,而更多是看球員的心理質素…在十萬球迷的歡呼叫囂的情況下,在生死關頭的剎那間,如何專心一致,毫無雜念,看着對手突擊他? 如何在幾秒鍾內把球一踢入網…這幾秒鍾的壓力是千斤重,成王敗x,關鍵就是球員的心理質素。

過去我曾經訪問過前體操王子李寧,他跟我說,運動員的心理質素足以影響成敗; “訓練時遇到各種各樣大大小小的失敗,使你積累一種經驗,也培養你的信仰。”

到現在一切都暫時結束,所有的恩怨情仇四年後再算脹,我想一些只差一點而飲恨的球隊,看到球員傷心伏在草地上哭,勝出的球隊當下成為民族英雄…人生就是這樣現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