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這一天裡......

Tuesday, August 31, 2010

老媽

我一位要好的中學同學的老爸, 一天突然腦中風, 之後臥床好一段日子, 好了一點, 老人家又不知是什麼原因, 情況急轉直下, 要送醫院去.

老人家被送去了一間公立醫院, 負責他病歷的是一位年輕醫生, 不知是他經驗不足還是沒有用心, 他用藥出了問題, 雖然不是什麼大礙, 但老人家也被折騰得死去活來; 但最可悲的是老人家的家人以乎並不關心,

一天跟老媽外出時碰到了我這位中學同學, 寒暄間才知道她老爸出了事, 但是她和她媽都好像沒什麼大不了以的, 家人在醫院 , 他們還可以去飲茶吃點心, 這是什麼道理? 最好笑的是, 友人的媽媽, 也即是老人家的太太, 在老人家送去醫院之後, 她連醫院都沒有去過. 她說: 我身體也不好, 有心臟病, 我也要顧顧自己.

就這樣, 老人家在醫院三星期, 她竟然都沒有看過他一眼.

畢竟做了一輩子夫妻, 這怎說得過去?

友人說, 她老爸原來是對一些藥物敏銳的, 但因為醫生沒問, 他們也沒說, 結果老人家白白辛苦了好幾天, 人更消瘦. 我媽問友人: “那你不追究那個醫生?” “你有沒有問清楚他現在用的藥有什麼副作用?” “之後的治療會怎樣?”….友人十問, 九不知. 她們什麼都沒有問醫生, 也沒有追究, 她更淡然地說: “這些我們都不懂.”

他媽的!

不懂, 用腦想一想就懂! 我最討厭人說: 我不懂! 好像說了一句: 不懂 . 就什麼責任都沒有了. 是自己的家人, 不懂都得學懂, 怎樣可以這樣草率?

我老媽常常說: 如果連家人都不緊張, 還可以期望人家來緊張? 如果連家人都看不起自己, 還期望外人來看得起自己?

的確如是.

是你的x夫, 你的老爸, 你們自己都不緊張, 不追問, 不追究, 靠誰來緊張, 來追問, 來追究?

這個道理我以為是common sense, 但原來common sense並不common, 原來很多人都不懂.

一位朋友的小狗生病去看醫生, 又是一宗醫療事故, 雖然小狗之後無大礙, 但又是無端端被折騰半天, 友人跟我那位舊同學一樣, 都是一個十問, 九不知的人. 因為你不細心, 不緊張, 動物醫院也就是是旦旦, 隨隨便便了事.

張錢錢早前第二次洗牙, 小狗洗牙是一件勞師動眾的事情, 因為她要全身麻醉. 錢錢已經13嵗了, 由我們決定讓她洗牙之後, 老媽原來擔心了一星期, 她擔心醫生到底用多少麻醉制, 擔心錢錢要多久才醒過來, 到底一隻13嵗老狗是否適合全身麻醉., 醫生用什麼標準來決定她可以全身麻醉, 以及錢錢醒過來時, 她會不會冷, 醫院有沒有暖水袋, 大毛巾給她….

在錢錢接受全身麻醉前, 老媽去了醫院兩躺, 要見醫生, 問得一清二楚, 我也不能上班, 帶錢錢去醫院, 接她回來.

老媽對人對狗同樣都是一x不苟, 所以張錢錢13嵗老狗仍然活潑得不得了, 都是老媽的功勞.

我總覺得, 人的壽命雖說由天定, 但如果得到家人多一點關心和照顧., 避免人為錯誤, 應該可以活得長命一點的.

Saturday, August 28, 2010

成龍

成龍這家伙真有趣! 一般人如果知道自己墨水不夠, 言多必失, 通常經過教訓, 都會少說為妙, 以免講多錯多, 成為眾矢之的, 可是只有成龍不懂這個道理.
都已經大半百嵗人了, 還說自己跑慣碼頭, 見過風浪, 甚會一錯再錯?
我不知成龍大哥知不知道, 大部份香港人對他的說話都已經很反感, 因為他的觀點非常與眾不同. 與眾不同當然不是罪, 有獨立思考是好事, 只是他的 “獨立思考” 經常會在不知不覺間流露出一些奴才思想, 而他這種 “太識時務”的表現, 真是沒辦法令人不反感.
當年, 他一句”我犯的是所有男人都會犯的錯” 已經是一鳴驚人; 幾年前, 他在博X論壇說”中國人是要管的”再叫人刮目相看; 最近, 香港人在菲律賓遇害, 記者都沒有找他問意見, 他又急不及待跳出來, 用他獨有的腦袋出來分析, 說出不論不類的話來, 結果又被人大造文章, 不得不再急急跳出來澄清. 如果我是他, 早知自己講多錯多, 我會用拉鍊和針線把自己的嘴縺好, 打死我都不會再亂回應.
可是, 人有時真的會昏頭的. 人家叫你大哥, 不要真的以為自己是大哥, 要時刻保持頭腦清醒和冷靜, 否則大哥上身, 樣樣事情都總愛加把口, 講東講西, 又次次露底, 你不為自己想想, 也為自己的兒子想一想, 每次傳媒包圍他, 問他老爸為什麼又再胡扯, 他叫兒子情何以堪?
這次菲律賓人質脅持事件, 你說不恨菲政府, 是不可能的. 槍手只有一人, 又不是有組織的恐怖份子, 但也會造成這樣大的死傷, 根本就是X枉! 不是政府無能是什麼? 全世界的人都看直播, 直播整個政府胡搞十小時, 枉送八條人命, 成龍先生說港人不會恨, 他憑什麼?
香港人這陣子心情已經夠差了, 成龍先生還是拍他的戲, 不要走出來火上加油好了!

Friday, August 27, 2010

more pix....



new pix


Thursday, August 26, 2010

田家炳

中大有一所田家炳樓. 大學三年, 我在大樓內留過不少腳毛, 卻一直不知田老先生是何許人士, 直到最近在亞視看到他的訪問.
田老先生是實業家, 已經九十幾歲高齡, 非常健壯, 仍然堅持每天上班, 而且不用司機接送, 而是搭地下鐵.
老媽經常說, 有錢人家很容易出敗家兒, 可能是因為一切得到太易, 不懂珍惜. 但是我想凡事總有例外的.
田老先生的後人是不是像他一樣獨當一面, 我不清楚, 但看田老先生的家教, 我想應該差不到什麼地方去.
記者問田老什樣看財富? 為什麼把九成財源捐出去而不留給子孫? 田老說: “子孫比我出色的, 他根本不需要我的財產; 比不上我的, 就讓他餓死吧! 太沒出色了!”
我是第一次聽見這樣的話, 就算我不是他的家人, 這番話也讓我有一種如雷`X耳的感覺.
做人應當有志氣. 家裡有, 不如自己有; 家有本事, 不如自己有本事. 老媽也是這樣教的.
小時候, 我老媽對我兩姐弟說: 你們要讀書, 你要讀幾多, 讀幾耐, 我都盡能力供你們, 但放下書本之後, 天下就靠你們自己, 成龍成虫就看你們.
說實在, 做人從來就是沒得靠別人, 有什麼人可以保你一世?
社會近年, 越來越關注富豪二代三代, 他們的一舉一動都成為了焦點, 我看過一次娛樂版頭條是訪問一位富豪的十一嵗千金, 才十一嵗人懂什麼? 這樣的傳媒也真是無聊. 但太容易得到別人注視對富豪二代三代其實也不是什麼好事.
其實尤是富豪後代,就更應該珍惜自己的羽翼, 因為本來他們得到的就是比別人多, 比別人容易, 只是好好做事就是了!

Tuesday, August 17, 2010

new pix

Saturday, August 14, 2010

從包致金姪女襲警案看香港警員質素

AMINA 襲警被法官輕判,社會震怒。社會憤怒是應該的,因為AMINA醉酒駕駛和打警察的行為, 全香港7百萬人在電視新聞上都看得清楚得不得了, 證據確鑿, 豈有遮掩的空間?
但是由這次的襲警案,我們又看出香港警員到底是什麼質素?
我認為質素非常低。
我之前都說過,男人好漢被一個女人打一巴,總不致要大叫,掩臉然後跌下吧!如果遇上大賊,像張子強等人,香港市民還可以期望他們來保護我們嗎?像他這樣的質素都可以當警察,你驚不驚?
我三十嵗人,需要警方協助的CASES並不多,印像中只有三次。可是三次, 雖然已經是還誇廿年,但印像一樣:非常無能。
最近一次是上星期,我舉報一間位於銅鑼灣景隆街叫POM‘S TALE的X物店懷疑他們虐畜。 報警後等了十五分鐘, 差人來了,我主動向他們報告是我報警的,三位警員以非常不禮貌,近乎呼喝的口吻:身份証。當時我有點諤然, 我對那位編號6787的警員說: 我是報案人, 為什麼你們對我的態度好像我犯了法一樣?他冷冷的看着我,拉長聲音:身。。份。。証。
當時他們一行三個人,都只顧查我身份証,根本沒理會我報案的內容,就是X物店涉嫌虐畜的問題。
查好身份証,他們完全沒理會我,也沒有問什麼有關我投訴的內容,三人走入X物店,我一直在店外,等了好一會,不耐煩,走進店內看看,只聽到其中一位, 相信是店主:叫那些人不要浪費警力!
香港法律有條例保護動物不被虐待,如果警方收到舉報,自然要調查,這樣怎算浪費警力?我回應說這不是是浪費警力,真意想不到,那幾位警員跟那間店內職員,一起兇神惡殺叫:你出去!
什麼?我來報警,怎麼我竟然連涉嫌犯法的人都不如?令我最不明白的,我是報案人,為什麼他們所謂調查,是調查我的舉報,而我卻不能在旁?
最後那三位警察說:沒有CASE,原因7 月15日漁農處來過簽薄。
香港警察有幾無能,REASONING有幾差,由以下的對話可見一斑。 
那位編號6787的警員對我說:小姐,漁農處在7 月15日來過這個X物店,他們說這個狗OK,個籠都OK。
我問:OK是什麼意思?
他說:是隻狗健康OK,個籠OK。
我又問:狗健康,籠OK,那不等於沒虐畜。
那位編號6787的警員不語。 
我再問:那漁農處的檢查, 包不包括虐畜這個問題?
那位編號6787的警員說: 不包括。
我問: 那你憑什麼說,漁農處簽了薄就等於沒CASE?
我再問: 那你們不FOLLOW UP了嗎?
他說: 不FOLLOW UP 了。
香港警員水平,你說低不低?這樣的低水平,難怪被人打一把就大出洋相

Sunday, August 08, 2010

仇富

有人說, 香港這個社會出現仇富心態, 你越有錢, 社會上某些人就會越以你為敵.

任何社會出現仇視某個階層的人,都是不健康的. 我不敢說, 香港有沒有仇富的心態, 但假設真的有的話, 我認為更值得了解的是, 香港作為一個奉行自由資本主義的經濟體, 我們從小就被教育, 只要有能力就能得到更多更好. 管你是什麼身份, 什麼階層. 當然, 這個大前提是我們的制度是公平和開放的.

可是, 香港最近的確有好一些事情動搖了我們我信念, 譬如說, 包致金姪女襲警案.裁判官有趣地說: 如果她是窮人, 社會會不會有這樣大的反應? 又說, 她有良好的背景, 如果判她入獄, 這會影響她一生. 那如果, 她沒有大法官作為舅舅, 那是不是等於她應該入獄呢? 社會對這個案件反應大不是因為她是不是某法官的姪女, 而是她醉酒駕駛和打警察的行為, 全香港7百萬人在電視新聞上都看得清楚得不得了, 證據確鑿, 豈有遮掩的空間?

法官開恩, 一次襲警輕饒,兩次襲警輕饒, 三次又襲警輕饒? 這才激起全城義憤了! 覆核刑期繼續輕饒, 權貴屢屢逍遙法外,公義與否心照不宣.

這不是簡接鼓勵社會仇富嗎? 因為她出身大法官家庭, 所以屢次犯案, 都被輕饒. 這個叫社會怎樣心裡會平衡呢?

不平衡, 憤怒又沒有出路, 那情緒自然變得極端, 這個對社會穩定, 自然影響深遠.

再說, 像這位女士, 根據傳媒報導, 她到法庭聽判時, 半點歉意都沒有. 還說在場的記者多得像動物園. 這樣的一個人, 給她機會,真的有用嗎?

還記得, 十年前法官阮雲道幼子阮家輝涉嫌藏毒被捕,案件轉交律政司後卻不予起訴,事件引起各界嘩然,猛烈抨擊處理不公, 最終也不了了之. 同樣是法官親戚, 同樣是逍遙法外,阮家輝後來被發現暴斃家中,三十一歲英年早逝.

所以,嚴肅處理案情對社會對這位女士都是好事, 也是應該的.

Sunday, August 01, 2010

穿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