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這一天裡......

Sunday, April 27, 2008

積架之夜






是晚, 在晚會上再遇甘生,
每次跟他合照,
他當晚就寄相給我
讓我這個不願帶相機的大懶虫也可以有個回憶.....
我小時候學過芭蕾舞, 後來怕辛苦又放棄了,
看見MISS WONG令我又開心又興奮...
還有...
這個晚上我的弟弟...小胖子也來了
他其實不再是小胖子了
他幾俊的, 是嗎?
圓圓一見他, 大叫: "SHARON你們很像呀!"
我笑: "我靓D"...
HEHE!

如何活好每一天?




無意中在一位好朋友的網誌中發現這一段話: 「我的生命還有多久的使用權?沒有人會知道,所以我不想到退休才為人服務。如果,我每天的生活只有工作,為辦公室的人事糾紛而煩惱,為追逐每年的升職加薪,我想我會很空虛。所以,我發願,在我還有生命的使用權時,就趕快做想做的事。」朋友說的空虛,我有很深的感受,所以我認為當我們還有生命的使用權時,不但要趕快做想做的事,還要趕快做有意義的事。

所謂有意義的事並不是什麼偉大的事情,只是在自己有能力的情況下,造福一些有需要的人們; 朋友說: 「不要總認為施者比受者更有福,如果沒有受者,你又如何種福? 所以我們造福給人家前,最重要是想一想接受我們布施的朋友接受得開心嗎? 他們願意嗎? 如果他們接受得開心願意的話,我們反過來還要感謝他們給我種福的機會。」朋友很聰明,她會倒過來想的我都沒有想過,「施比受更有福」原來不完全正確,施和受其實都是平等的,沒有施者,受者得不到幫助; 但沒有受者,施者也苦無行善對象。

早陣子,我再隨「傳媒義工隊」到老人院探訪,這是我們第二次的HAPPY FACE行動---就是為長者拍「車頭相」,這次活動我們碰上一對長者,他們是夫婦,一位八十多,太太70 嵗,我們替他們拍照時他們的女兒也在場,她跟攝影師說: 「你們能夠為他兩老拍一些合照嗎? 」原來老人家結婚五十年來都沒有拍過結婚照,老伯去年中風,雖然四肢仍然靈活,但已經認不到親人; 老太太在他身邊,像帶小孩一樣,為他撥頭髮,弄好衫領,着他坐好,握着他的手,我們臨場找來一x塑膠花給老太太,老伯一手搶過來,當是玩具一樣好奇的看着,老太太又哄又笑好不容易才拍了幾張合照,他們的女兒說,因為家境問題,兩老結婚時沒有能力拍照,後來老父中風,這個便成了老太太的一個遺憾,沒想到這一天,竟然我們竟然完了老太太的心事。

老太太樂了,她的家人也樂了,但是更快樂的是我們,這個快樂比美採訪到一位政要,也比美為公司找到了一宗生意。

所以,在這裡我還要感謝一批長者,他們給了我們一次又一次造福人群的機會,因為他們,我的生命才不致太空虛; 因為他們,我更明白人生除了工作,金錢,權力之外,還有更多值得關注的地方; 也因為他們,我發現了更多人性的美。

在這裡還要值這個機會感謝一班傳媒義工朋友,平日我們每一位的日程都是滿滿的,但是大家還發心繼續happy face的行動,攝影師阿程是很難得的,6. 70位老人都由他一手拍攝,但仍然保持水準; 還是感謝資生堂為這次活動提供所有的協助,包括替老人家化妝及弄頭髮。

Sunday, April 20, 2008

北京要冷靜處理辱華事件

中國人百年期盼的奧運會,竟然變成了一次大規模的辱華事件。
由西方媒體一面到支持西藏示威者,到一直被國際推崇--報導持平中肯的兩大美英傳媒,竟然在新聞報導時爆出連番辱華言論,前者說中國人是「暴徒和惡棍」又說中國貨物是「垃圾」,後者在報道藏獨示威時笑了出來。中國自鄧小平在八九年六四之後韜光養晦了近十年,近年卻以大國崛起的姿態出現在國際舞台上;憑着日漸強大的經貿實力,表面上中國跟不少西方國家交了朋友,譬如說德法兩國,阿根廷等,但近期的一連串事件,他們對華的對抗態度竟然是追英超美; 這些事件都反映出西方社會 (不論政府跟民間) 對待中國原來可能是完全不同的另一面,對北京來說,可以說是始料不及。

跟據《金融時報》較早時的一個的調查,顯示在歐洲人眼中,中國已取代美國成為對全球穩定的最大威脅。美國方面亦如是。蓋洛普上月調查便指出,美國對中國的看法,再不像過去三年般好壞參半,而是變得極負面。中國更取代北韓成為美國第三大敵人。中國崛起,不論溫家寶多次強調是和平不帶威脅性,但看來中國政府的說法不太被受落; 這次中國舉辦奧運會被西藏人一搞,各國馬上配合奏出反華樂章,北京看了所謂的「朋友」突然變臉,還是要冷靜處理,日後的外交路線還可能有需要調整。

在國際間一遍反華的情緒下,筆者認為北京在回處理美英傳媒的辱華言論時,要格外小心處理,打擊力度太大或者太弱都會有反效果。作為新聞機構,跟政府和強權對立是最令人推祟的事情,所以中國以強大的政府機器,譬如說外交部跟cnn交涉時,要懂得平衡,千萬不要說不歡迎cnn到中國採訪等..這樣只會讓他有機會藉此反而變成對抗政府勢力的英雄,這樣反而令其他反華團體聯成一線,
北京更得不償失。

其實筆者從不認為西方傳媒正如一些人形容比我們專業,雖我也不能說批中國的西方記者的報道全都是欠缺理據,他們當中也有客觀中肯的,但真正了解中國國情的畢竟是小數,其餘大部分的新聞工作者都可能從未踏足過這片土地,他們的報道都只是搬字過紙的新聞;外電稿怎樣寫,新聞稿怎樣寫,他們就跟着怎樣寫,再加上一些個人印象,這就是新聞學上所說的「懶新聞」(Lazy Journalism)。甚麼是「懶新聞」? 這個意思很顯淺,就是那些不用作多方面求證、反覆查對(Crosscheck)的新聞。

國際媒體對中國是存有偏見也是不爭的事實,過去筆者曾經被英國廣播公司駐莫斯科的前國際事務組主管質問:「你提及南京大層殺,那你有沒有比較過,究竟是被日本人殺害的中國人人數多,還是被毛澤東在大躍進和文化大革命時,殺害的中國人人數多呢?」一位英藉教授又說:「我讀了張戒所寫的《毛澤東︰一個不為人知的故事》(“Mao : the Unknown Story”)這本書,簡直讓人不能夠想像,毛澤東可以在一年裏殺了幾十萬人,下一年又殺了幾十萬人,我簡直要把毛澤東封為偶像……」他說着,嘴邊還掛着一個不屑的微笑,言語間對中國這段不幸的歷史,沒有寄予同情,反而是幸災樂禍。

真的想不到北京這次舉辦奧運會竟然變得如此政治化,一個又一個的政治炸彈等着北京,當中國的領導人真的不容易!

Tuesday, April 15, 2008

濫殺動物, 因果自負

最近一眾新聞話題中,有一宗新聞特別令我不安,希望在此跟讀者們分享一些看法,這就是虐殺流浪貓狗事件。一次又一次讀罷虐殺流浪貓狗的新聞之後,久久不能平伏; 我難過,不單是因為一條生命無辜被糟蹋,也是因為筆者認為這些犯下殺戒的人們,因他們的無知,愚昧,以為殺一隻畜生有什麼大不了,但其實殺害生命就是殺害生命,不論這是人或是動物,罪孽一樣重; 這些犯下殺戒的人們,
在不知不覺間,背上很重的罪孽,這些罪孽即是警察懲治不了他們,但他們始終會為自己的所作所為付上代價,有一日,當他們猛然發覺而後悔時,恐怕已經太遲了。

筆者是佛教徒,深信生命是無價的,不管這條生命是萬物之靈—人類,又或者它是在人們眼中,微不足道的一隻小昆蟲,在筆者眼中,同樣珍貴; 筆者也篤信因果,種什麼因,必得什麼果,這就是生命的循環。濫殺無辜是因,惡報就是果,那惡報是什麼? 我不知道,但我肯定這個一定是不會讓你快樂,好受的下場。

先說說生命無價這個觀點。以下是筆者一次對生命的X示。
有一天,我在中環一座大厦的咖啡店跟一位生意拍檔在談合作,離咖啡店不遠就是大堂的一個旋轉形入口,人來人往,而咖啡店內的人聲,喧嘩聲,電話聲…然而隱約中,我仍然聽到另一把聲音…一把像電鑽的聲音,是最微弱的電鑽聲,時大時細,我不期然隨着聲音的方向望去,原來是一隻青挺。電鑽以的聲音是青挺翅膀撞向玻璃窗時發出的聲音,當時我只是看了它一眼,沒有理會,繼續跟拍檔在聊天,咖啡廳內當然也沒有人理會這隻青挺。

我沒有理會它,因為它只是一隻青挺,一隻妙少到不得了的昆蟲,但可是由我發現這個聲音原來是來自一隻在求生的青挺時,它每一下拍翼的聲音都不期然刺入我耳朵,直入心x,這樣時大時細的電鑽聲,大概維持了十分鐘,我終於按不住猛然對拍檔說: 「請停一停。」拍檔奇怪的看着我,我拿起手上的文件,走到這隻青挺前,腑下身,嘗試讓它停到我的文件上然後帶它離開出旋轉門,但是它已經發狂了! 亂擁亂撞,任我把文件弄上打則,它都不願意停在上面,只是自顧自的撞向玻璃窗。 於是我對它說: 「你不要亂飛,快快停在文件上吧! 我帶你出去。」說來也奇怪,它彷彿聽到我的話,我們X纏了一會後它終於停在我文件上,讓我放它離開這幢大厦。

拍檔說,這幢大厦裡會兼顧這隻青挺生死的,恐怕只有我,不是因為大家心腸懷,只是一隻青挺的生命輕於微塵,它的生死,根本不值人家看一眼。拍檔認為青挺的生命微不足道,當我決定助它一把前,我也認為它是微不足道,但是當看見它為了生存不惜一切向前衝向前撞,用盡方法求生時,我腦海出現了一個人求生的畫面,頓然間,我明白生命是平等,也是同樣珍貴的,那隻青挺不惜一切求生,它跟一個在遇到災難拼命求生的人,有什麼分別? 都還不是一條生命嗎? 兩者都不是為了求生而掙扎求存嗎? 我們會救人,還說「救人一命勝過7 級浮屠」,卻不願意救一隻青挺,這個是什麼道理? 生命既然是平等,那為什麼我們不會殺人,
卻又跑去濫殺動物? 殺人犯法的法,道德上也絕對不容許; 殺貓殺狗又何嘗不是?

對於流浪貓狗,我總認為是一班不負責的人們造成的悲劇。曾經有好長一段時間,我每個晚上都背幾十包水幾十包飯上山餵食流浪貓狗,是因為我親眼看見一隻小黑狗被人遺棄,從此牠就在主人居住的附近流浪,無論牠走了多遠,牠最終又走回來這個小山頭,小黑狗後來變了大黑狗,大黑狗又生了三隻小黑狗,牠們母子,我曾經餵養了一段時間,後來一天,大黑狗走了之後,再沒有回來。我知道牠不是走失,而是出了意外,又或者被漁農處的人捉走了,剩下的三隻小狗,我一直餵養牠們,一天我放工回家時,母親告訴我牠們都被漁農處的人捉走了。
我走到域多利狗房去看牠們,盡最大努力想把牠們弄出來,希望留牠們一條生路,誰知到了狗房,我嚇了一跳,那裡什麼狗都有,被遺棄的名種狗不知有多少,牠們看見我就不斷在擺尾,伏到籠上,就像看見主人一樣。狗房的員工對我說: 「你帶走牠們是很容易的事,但之後又如何? 」我答不出,只有紅着眼離開。

動物的世界很簡單,你養牠一天,就是牠一輩子的主人,牠的生命只有你,牠最大的快樂就是跟主人一起,只是人就複雜多了,人很難對人忠誠,更何況是對動物?

人類對大自然,對動物世界都造成了不少傷害,這個傷害已經是無法彌補,但可怕的是這些傷害繼續擴大,世界所有的一切都是因果的循環,種什麼因,得什麼果,這不單是佛理,也是很科學的邏輯,所以不要以為殺害一條微不足道的生命沒後果,後果只是你嚐到而已!

Saturday, April 12, 2008

替中國人民難過

二零零一年七月十三日,對所有的中國人來說,都是個大日子,因為那天莫斯科公怖北京申奧的結果---經過十幾年的努力,主辦奧運會的夢想,經過崎嶇而又漫長的努力,炎黃子孫的夢想終於成真了! 可是,西藏問題引爆後,奧運聖火在原定計劃的六大洲十九個國家傳遞,就惹來不斷的肢體示威,各國的元首不少已經表明杯葛中國奧運的開幕式,甚至有外國報章說,如果聖火繼續傳遞,「每跑一公里,(中國)形象的損失就增加一分。」奧運聖火現在彷彿成了鬼火,奧運開幕式更從好事變壞事,真是前所未見。
當年,北京在等待申奧結果時,我正跟隨電視台的採訪大隊在結果宣佈前十天到了北京,跟著世界一起倒數:還有一個星期...五天...三天...終於,公布的日子到了。7 月13日的晚上,我和攝影師在天安門廣場內不斷拍攝,結果是由一個老伯手上的收音機傳來的。當時有二十多人包圍着他,聽不見廣播裡的聲音,只見片刻的專注後,馬上有人大叫:「我們成功了!」「北京成功了!」那位老人家激動的看着我說:「我們終於等到了,你知道我們有多期待!」也有北京市民對我說: 「太高興了,太高興了,我們等了這一天等了一百年了!」當時我心裡嘀咕著,「什麼一百年?你是不是太誇張了?」「小姐,我們家三代都住在北京,三代了……就是這個地方,我們就住在這個地方!」他指着天安門廣場旁邊,「中國出頭了,我們國家出頭了,跟這個美國呀…看齊了。今天我實在太感動,太感動了!「我從側面看到他很激動,一邊說,一邊還不時用手搓搓眼睛,「我們老百姓,辛苦了大輩子,都是值得的。」這樣說著,他的眼睛又紅了。我看着他,看得入神,也看得感動。

從小在香港長大的我們,大多是沒有這種強烈的「國家感」。京申奧成功,我也興奮,也感到驕傲,但我的感動卻不是來自申奧成功所帶來的榮譽,而是來自中國的百姓。他們這種生於斯,長於斯的感情,的確令人動容。今天中國申奧承壓種種的指責批評和壓力,我沒有為我們的政府難過,因為俗語說: 「可憐之人必有可恨之處」,如果不是中國政府的人權FILE差,如果不是她曾經是「大話精」,如果不是她逼害異見人士,各國又怎會群起而攻之? 如果不是她打擊新聞自由,她今天又怎會不懂國際的籲論戰技倆? 在媒媒戰上毫無反擊之力?
但是,我心痛百姓,我時時刻刻會想起當年我在廣場上採訪過的人們,他們一定很難過,等了一輩子甚至幾代的盛事竟如此結果。我一直相信,北京申奧不單是體育盛事,也有其特別的政治涵義──申奧的成功與否,代表了中國在國際舞台的地位的漲落,也同時成為評判中國是能否與先進西方國家看齊的一個重要指標。中國的實力我沒有疑問,但是要作為一個真正能與世界睇齊的大國,我們的國家還欠了很多原素,就是民主,法治和政治改革,對不同意見的尊重,真正的大國應是形神俱備,軟硬實力並存,我們的國家領導人應好好以這次經驗作教訓,中國只有更放開,她才能了解外國人的思維,知己知彼。

Monday, April 07, 2008

新一輪選民登記開始了!






星期六, 替港台主持新一輪選民登記揭幕禮
原來仲有130合資格的選民未登記
大家如果要在九月的立法會投票
就要在五月十六日前登記了!
還有, 以上的相片是一位朋友在人家的website download send 給我的
希望網主不要介要

:)

Sunday, April 06, 2008

兩性之謎 愈笨愈可愛?


FENDI SHOW :在我身邊的抽畫家ALICECHAN
「不用工作」當然不是每個女人的理想,就算是,也不是每個女人都可以有這資格--外觀條件在某程度上,決定了你做多或做少,又或者甚麼都不用做,看朱玲玲、徐子琪等就是好例子。 文:張寶華 圖:星島圖片庫

  其實這樣的例子,只要每天打開報章的名人版, 也自然會明白。表面上,我們的社會也一直不遺餘力地栽培心懷大志、目光遠大的女性,所以我們這一代無論在教育、在國際視野等各方面,都在不斷擴闊,而香港這個彈丸之地也出了不少出色女人,譬如說陳方安生、范徐麗泰、余若薇,再年輕一輩的有陳淑莊、鄭秀文等。只是,在中國人的傳統思想下,或起碼是大部分人的眼中,就算女性對工作多有欲望、多用功、多有成就,其實還不及「嫁得好」。意思就是,女人幾叻都好,沒有一段好婚姻,似乎總是欠了甚麼似的。

題:剩女過盛?
  所以,在這個頑固的傳統思想下,筆者一直認為靠自己實力、不靠男人、能夠「自負盈虧」的女人,其實沒有很多人懂得欣賞。(以筆者過去跑新聞接觸過的,這種願意自負盈虧的女人在兩岸三地之中,我認為香港最多)不幸地,筆者這個看法最近又再次被證實。最近讀李怡的文章,引用了內地的一些民間機構有關網民婚戀的調查,報告顯示,現實社會的婚戀狀況是:超過結婚年齡的「剩女」總是多過超齡的「剩男」。調查又顯示,中國網民心中男性最理想的結婚年齡是三十歲以後,而女性的結婚機會則從二十五歲後逐年遞減。年齡對女性是殘酷的,百分之六十五的男性認為,最理想的結婚對象是介乎二十五至二十八歲的女性。三十歲的女性,有百分之二十五的男性還願意迎娶;但三十五歲的女性,就僅有百分之十二的男性會接受。我看完嚇了一跳,竟然是只有百分之十二!?

  李怡說,這調查反映了男性對女性的期待:要娶老婆,男人還是以年輕靚女為主;有事業基礎、有見識的?對不起!你們「超齡」了!李怡在文中這樣說:「其實,愈有才識,愈有智慧的女性,反而愈使男性卻步。董橋寫偵探小說家阿嘉莎‧姬絲蒂『滿腹密圈一輩子也圈不完,這樣的奇人相處不易,偕老也難。』其實不用奇人了,世俗眼中過於精叻的女子也會讓男性卻步。」死未?

  過於精叻的女子會讓男性卻步,筆者認為問題其實不在女人身上,而是在男人身上。男人要是有信心,怕甚麼女朋友或太太厲害?就正如作為上司的,如果有能力就不怕下屬超越自己,也不會忌才,因為任你怎飛,都飛不出我的五指山!

  所以,未嫁的姐妹們,嫁與不嫁其實都不重要,只要自己活得充實和開心,總比嫁一個小心眼和笨男人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