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這一天裡......

Thursday, July 29, 2010

MAX &CO event巧遇張靜初




Tuesday, July 27, 2010

為富不仁

香港的富有人家真的令人越來越看不順眼!
某大地產商娶個新抱上落都要幾千萬,地產賺大錢,股票又賺大錢,但竟然還在推新樓盤時故意營造假“天價” ,籍此推高樓價; 他的財富對很多人來說都是幾世吃不完了,還如此不仁? 八達通公司又是另一宗不富不仁的個案,她本來已經賺大錢了,弄個 “日日賞”出來,我們以為她真是回X用家,結果原來她出賣我們的資料,不但再賺幾千萬,還有分紅。香港的商家什麼時候到了如此無恥的地步?
香港這個社會的矛盾越來越深,其中一個原因是貧富很懸殊。可悲的是這個貧富懸殊問題不單沒改善而且越來越深: 窮的越來越窮,富的越來越富。香港的財富越來越集中了,那些世襲家庭擁有社會上最豐厚的人脈和資源,他們多數都是地產商,差不多大部份香港人,不論你是租屋還是已經擁有自己的物業,我們在不同程度下,都是他們在打工,而且往往是打一世工。不對! 是生生世世才對! 因為你要住樓,你的兒子也要住樓,你的兒子的兒子都要住樓; 在香港,要住房就不得不為地產商打工。
富人還在窮人面前炫耀,譬如說: 他娶一個新抱單是送她的手飾已經幾千萬,送她一幢山頂獨立屋又要一億; 但好多人家三餐不繼,你叫這些日捱夜捱的小市民情何以堪?
要改善貧富懸殊,最好不過就是讓窮人有機會向上移動,譬如說有能力有學識的一群,可以X上更高的職級; 就算是低技術的一群,加一點點時薪都可以幫助他們過得好一點。可是,當香港的工人要求最低工資時薪加至33元,老闆們就威脅公司要倒閉,公司要裁員。聽了都氣死!我很同意李卓人的分析: 香港中小企老闆受到最大的壓力,不是工人人工而是租金。
中央政府一直說要有一個和諧社會,認為和諧社會比一切都重要; 如果中央政府沒有騙人,那她一定應該處理一下香港的高地價問題,只要地產商繼續X取暴利,繼續為富不仁,香港是甚樣都不可能和諧的!

和cy 的約會





今年書展, 我沒有出書.
但也有參與...就是與家輝主持cy 的新書發報.
他是一個有心人, 但能不能登上權力最高寶座, 就要看他自己了

Monday, July 26, 2010

GOYEAH舒淇見面會呀!! 她真的很美!!




Saturday, July 24, 2010

書展

書展又到了,朋友問: 你今年有沒有出書?
我說: 沒有。
由零三年的開始,我出了五本書,有朋友誇我稱我做作家,每年書展都例必問我: 今年有書出嗎? 真慚愧,我平日愛寫寫文章渲洩一下自己,頂多算是一個作者,絕對不是作家。金庸,倪匡等才稱得上是作家。
說到出書這個問題,出版一本書是一件嚴肅的事情,起碼我認為是這樣。如果沒有好的題材,我認為最好不要左湊右湊來免強出一本,因為價值不高,可讀性不大。可是現在出書以乎越來越容易了,會寫字的出書,不會寫字的也可以出書,寫字寫到錯X百出的也可以出書…不知什麼時候,出書變了很 “平民化” ,過去只有文釆出眾的一群才有的機會,現在不管張三李四,都可以出一本來紀念紀念。
但是我還有點堅持,就是如果自己都不覺得興奮的就最好不要出了,免得出版商虧本。我不要求自己文采風流,但起碼有一定的可讀性,不能讓讀者一拿上手就想掉到垃圾桶去。
現在的書展多了很多不知名的 “作家”,書展也不再以 “書”為重。我總認為,沒有字的不能算是一本書,但是書展最好賣最受歡迎的,都是沒啥文字的,以圖為主,譬如說年輕模特兒寫真集或是純影集。
讀者瘋狂掃貨的都甚少是真正的”書” ,有幾多個人逛書展,真的來看書? 這個年代要年輕人多讀文字是不是一件越來越難的事呢?
我想是的。
不是怪傳媒,但這個也的確是事實,傳媒把廣東話變成文字,白話文越來越 “白” ,越來越口語,傳媒不斷把文字粗化,簡化,淺化; 現在甚至更容不下,連新聞都圖像化,由video代替,大家根本連字都不用讀,只要開了video,就能知天下事了。
文字漸漸被圖像代替,那會有什麼後果? 當我們經常說這一代表達能力差,一來他們在互聯網上根本有另一套語言;而在現實世界,他們沒有什麼地方要用到文字,那表達能力又甚會好呢?
有專欄作家經常笑我們特區官員文字能力差,他笑曾蔭權用「天涯海角」這四個字,表示一定要捉拿那次打何俊仁的人,那專欄作家說: 曾蔭權即使要表示他對案件的重視和決心,都不用「天涯海角」這四個字,這四個字表現了他對文字的運用沒有分寸,話說得太盡過頭了,那麼再有更嚴重的事情發生時,你還可以用什麼文字呢? 做人跟用文字都要有分寸,是漸進式的,話,千萬不能一下子說盡!,那麼當年鄭經翰和梁天偉被斬又如何?


曾先生都一把年紀,改不過來也沒什麼所謂了,但是我怕現在的年輕一代如果繼續對文字冷淡,將來他們恐怕更不論不類了。

蘋果日報財經版訪問 7 月24日




美國 hulu開始收費,為網上視頻行業帶來新的商業模式,不過本地視頻網站 Goyeah負責人、豐德麗高級副總裁張寶華認為, 90後的年輕人已習慣免費的網上世界,亦不肯再被時段束縛,又指做媒體應順應人們的習慣,因此 Goyeah堅持要完全免費,亦沒有時段限制,而網站收入便由廣告商去支持。


融合社交網吸納用戶
放大圖片

張寶華認為做媒體應順應用家的習慣。

她相信,使用網站一定要零門檻,即是沒有任何註冊程序及收費,要有大量及種類廣的內容,吸引海量的用家的網站才會成功。
廣告商是 Goyeah的收入來源,面對經濟不景可能影響廣告收入,張寶華指,很多廣告商由於開支收縮,反而會試用成本較低的網上廣告,而 08年開業的 Goyeah便開拓了這個先機。
片源方面,她指片商都想為影片找尋除了影碟以外的出路,因此片源亦洽商得很順暢。 Goyeah除了視頻,亦有社交及網上遊戲功能,張寶華指:「只有互相分享,網站才能坐大。」而 Goyeah便是以視頻為主題的社交網站。

《科技網絡》版逢周六刊出

Friday, July 09, 2010

跟一本magazine的訪問


Thursday, July 08, 2010

不要怕哭

第一次跟馮小剛見面就愛上了他!

馮導,一個很了解人性而且很會說故事的男人,怪不得他能成為國內最賣座的導演。

看過他《唐山大地震》的朋友都說電影讓他們哭不停,哭,只是一種形態的表現,它之所以令你哭是因為它觸動了神經。馮小剛借一場23秒的地震來說一個無比糾結的人性故事,面對地震這樣的天災,生死存亡的一刻,人性受到前所未有的挑戰: 兩個都是自己骨肉,救那個? 本是同根生,當兩個只能活一個時,你要弟弟活? 還是自己活?

他把人逼到死角去,然後要你去選擇!

如果張靜初選擇要媽媽救弟弟,而不是救自己; 又或者她沒有劫後餘生而是當場死去,那就沒有之後32年的仇恨和心理掙扎,那也自然沒有戲了。可是,馮小剛讓最糟的發生了,那就是被遺棄的女兒沒有死,活下來而且記憶正常,過去種種,她時時刻刻歷歷在目。故事就是這樣開始。

馮小剛讓觀眾去x入,要你想想如果你是這個母親,你如何決擇? 他又要你想想如果你是那個被遺棄的女兒,你又會不會恨母親? 我想百分之九十九的人,跟劇中的母親和女兒的選擇會是一樣,大家有了共鳴,所以電影可以這樣催淚。

兩個人都潛藏著可能一輩子無法治癒的心病,大半生人都生不如死。

可是,馮導還是讓大家有個開脫的位置: 32年後,一家人再相遇,女兒恨了32年終於想到一個從來沒想過的問題: 他是我親弟,為什麼我竟然想他死去 ? 她這一刻才知道自己一直以來是多自私。她原諒了母親。

只要能原諒 ,就能放下,放下了,心結就能解。這個結果是馮小剛想要的,他希望人不要帶着遺憾離開。

我說馮小剛是一個了解人性的人,我問了他一個問題: 為什麼母女32年不見, 重遇時,不是肉緊激動的呢? 他說: 是內疚,也是不知如何面對,所以不知所措。

唉!我想最好不要與馮小剛為敵,如果敵人是他,一定打不過他,因為他知人,心思也細。這樣的一個人很可敬也可怕,因為很容易被他看穿。

如果有時間不妨去看看這部《唐山大地震》,不要怕哭,哭了心裡舒服,哭又何妨?

Monday, July 05, 2010

Goyeah presentation


Thursday, July 01, 2010

反岐視!!

我真有一個不明白: 為什麼住半山區的人可以養狗? 住公共屋村甚至私人屋村的,就不可以養狗?
這到底是岐視人 ? 還是岐視狗?
我想答案是明顯不過: 岐視人!
我家在康怡花園,大業主是港鐵,一家經常提倡企業責任,公眾形象好到不得了的大機構,但是她卻岐視她所有的住客! 不準住客養動物,即使只是一隻小家貓或者只是一隻細貴族狗,她都要趕盡殺絕! 管你把她掉到馬路去好,還是送到漁農署又或者要愛護動物協會好…. 總之牠們不能在康怡花園內出現。
至於牠們的生生死死,我港鐵都不管,否則我天天你發律師信,每封盛惠三千大元,全數由你小業主負責,看你有幾大能耐一次又一次付這律師費! 鬼叫你養狗?
這個根本就是欺凌! 說白了就是岐視! 不能住半山,就不要養狗! 港鐵岐視你們付不起一次又一次的律師費,非要你把小貓小狗弄走不可! 這個就是提倡企業責任,公眾形象好到不得了港鐵的真面目。
我的小狗,張錢錢已經十三嵗,如果以人的年齡來計,她已經是九十一嵗的高齡,眼又蒙耳又聾的老人,平日她是跟我家人住,簡中到康怡家來探望我,我們是一家人,家人來採我有什麼不妥? 錢錢是一隻老狗又不是一隻老虎, 又不會傷人,為什麼來探家人都不成? 港鐵這個大業真是衰得離譜!
港鐵這個行為令我情緒非常受困擾,一是我搬,一是我不能常常看到錢錢。港鐵港鐵,如果這是你們的所謂良心企業,我呸!
正如陶傑說一個社會是不是文明,看她們如何看待動物權益,動物權益是其中的一把尺; 看一個企業是不是文明,這個同樣是一把尺。
港鐵和康怡花園是不是文明企業,讓大家安居樂業? 你說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