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這一天裡......

Monday, October 29, 2007

漢奸風波

早陣子,李柱銘在<<華爾街日報>>撰文,呼籲牛仔總統布殊不要光做體育迷,而應該在北京奧運將臨的十個月,促進我國改善人權狀況……。結果,被左派陣營罵過狗血淋頭,李柱銘被罵是「漢奸」、「吳三桂」、「盲聾啞」….一下子「漢奸」兩字滿城飛,筆者不打算在此討論李柱銘的動機,又或者他的文章是對還是錯,只是想說一句: 「中國人呀中國人,你們實在太會罵人了! 」

李柱銘今次的「漢奸風波」,使我想起了柏楊。

還在跑前線新聞的時候,在台北就訪問過柏楊老先生,當年他的<<醜陋的中國人>>出版時,他同樣地被罵是漢奸; 在那個白色恐怖年代,人人擦政府鞋都來不切,誰敢依心直說? 但是柏楊就是不識死,罵上罵下,有一句說一句,結果被打壓,自己也標籤成漢奸; 他之所以成為漢奸,只是因為他沒有為自己國家顧短,
即使面對外國記者時也直斥其非,毫不留情地批評中國人的醜陋,中國的醬x文化。

柏楊當年的「行為」一樣被視為是國家大忌,被「愛國者」認為是異端邪說; 但是難得的是柏楊豁達,也看得開,他說: 「你罵我是賣國x,是漢奸,好! 那我就賣國給你看! 我就賣這些中國的土地給你,你說這些泥土值多少錢,就多少錢! 五元一擔好不好? 誰來買,我就賣。 」他搖頭說: 「中國人實在太會罵,而且罵得又狼又毒,最好一句說話就罵死你; 他們罵我是賣國x,是漢奸,但是賣國也要有本事的! 不是你說賣就賣! 」

今天,我們回個頭看,誰會說<<醜陋的中國人>>不是一本好書? 誰不讚嘆柏楊當年的勇氣?

又有人問,當今中國經濟起飛,中國成為了國際間的超級大國,當年柏楊批評中國人是醜陋的,恐怕他今天要收回了; 可是很x憾,由李柱銘今次的「漢奸風波」看來,卻證明了中國人的醬x文化根本沒有改變過,左派的不要說,他們仍然很會罵人,而且動不動就上綱上線,左一句漢奸,右一句漢奸,他們到底明不明白漢奸是一個多嚴重的控告? 就算是那些口口聲聲說反對要識時務,堅拒仰人鼻息、揣摩上意的知識份子們,在事件上也不敢多言,很多都說什麼國際間雙向的溝通、尊重,是重要的,但不必請求外國的施壓….云云。

今天的中國人跟柏楊那個年代的,恐怕改變的太少,進步也實在太少。

當筆者為此而悲哀的時候,我又想起柏老的一句說: 「經濟可以發展很快,但是文化的改變可能是要待幾代之後,甚至是百幾年才可以改變。」於是我又想: 「即使現在我們未看見我們的民族素養有大進步,但時間還是可以改變一切的。」


如果有一天,我們聽到的是理性討論而不是上綱上線的咒罵時,那麼中國就是進步了!

漢奸風波

Thursday, October 25, 2007

投名狀徵文比賽




今天跟陳可辛, 才子陶傑及李純恩等,
為投名狀徵文比賽選出最佳文章
香港的徵文比賽竟然有千多人參加,
實在意料不到,
質素如何?
明天告訴你!

Friday, October 19, 2007

第5 屇政壇新秀訓練班招生!


如果大家有興趣同我地一齊做節目
討論時事, 關心社會
留意我們的新一期招生時間la!!

Sunday, October 07, 2007

內有張錢錢的搞笑片段--萬萬不能錯過!

http://www.youtube.com/watch?v=f9tlxT8UaFs


http://www.youtube.com/watch?v=hqAVAqL0twk

張錢錢去街街



好友替錢錢拍了一輯 "沙龍"
還讓它登在雜誌上,
我開心到不得了,
因為錢錢真係好上鏡.
好友還在她的私家blog內大讚錢錢係資優狗,
又聰明又靓, 我聽了, 仲開心過人地讚我呀!
以下是友人, bear bear的文章:
今天,跟小寶寶敘舊。她瘦咗又黑咗,但皮膚一樣好像剝殼雞蛋咁滑。小寶寶說我瘦了,梗係,七磅喎!唔少嘢!我說因為瘦了,趕快拍了輯美女圖,並拿了其中一張給她看,小寶寶反應不俗這次,她帶著寶貝狗狗BB(又名張錢錢),與我一同共敘午餐;兩個女人仔一見面就唔停得口,我不放過問佢拿濱崎步簽名,及免費戲飛的機會。另外,又點會放過「出賣」朋友的機會,今次梗係順手同阿B做埋訪問啦!
十一歲的阿B,駐顏有方,大家都讚她似二歲,我說,這就是物似主人形啦!BB不但可愛,而且極聰明。她何止懂得聽人話,當聽到啱聽的話,仲要「側側頭」有所反應。表情可愛到極。小寶寶把幾句「magic words」告訴我,當為阿B拍照時,不用好像替其它的狗狗拍攝那樣,要打鑼打鼓咁辛苦,一句「去街街」、「扮靚靚」、「阿寶」……總之一聽到愛聽的話,及主人的名字,BB即時有反應。不過,因為我過度興奮,叫個不停,BB在應酬了我幾粒鐘之後,已無乜反應。但我不會放棄,下次一定再玩過。

Wednesday, October 03, 2007

色戒--色字頭上一把刀

《色 .戒》中的王佳芝本想演一出美人殺漢奸的戲碼,卻因自己一時的意亂情迷而功敗垂成。戲中本應由男漢奸犯下的色戒,最後竟轉移到了女特務自己身上,她不知不確戀上了敵人,犯下了色戒,色不迷人人自迷,美人計中的美人反倒中了計,連累朋黨一併被送上刑場。原來,犯色戒不一定是男人,色字頭上一把刀,男女皆是,眾生實要引此為戒。
劇中的男漢奸和女特務,對自己的信念都堅持到不得了,要不然王佳芝不會為了接近易先生 (實在是找一個機會幹掉他),願以處子之身跟一位男同學發生性關係,目的是希望在勾引易先生時不會露出馬腳,讓對方知道是假扮有夫之婦,可見王佳芝為了完成殺漢奸這個任務,完全不計較付出任何代價; 只是,她,還有鄺裕民和重慶派來的上級指導員老吳,都抵估了用身體用感情來換取情報,這個動作的殺傷力; 它有如雙刃刀,雖能殺人,也能令自己自毀長城。
劇中兩幕不經意暴露出王佳芝注定逃不出鬼門關的命運。
其中的一幕描述兩人在床上纏綿時,王佳芝看着易先生放在床邊的槍袋,她想了半秒,然後用枕頭壓着已經沉迷到不得了的易先生的面上,本來她可以馬上拿槍狠狠在枕頭上開兩槍,易先生是死定了,肉體的親密早已經把這位向來謹慎的漢奸的所有自我保護防線都完全擊潰。劇開始的時候,易先生說所有黑的地方他都不會去,包括電影院,因為黑的地方叫他沒有安全感,也容易被人伏擊; 但這一幕的床上戲,很明顯,他們兩人都改變了; 男的對女已經沒有了戒心,否則他不可能讓王佳芝用枕頭壓着自己的臉; 女的呢? 本來大好機會幹掉這個大漢奸,結果她還是沒有。
一場床上戲,已暗示這次美人計的算盤將打不響。
第二幕是當老吳還叫王佳芝再拖一會,在易先生身上再多打聽一些消息時,王按不住,她茫然也困惑,無助卻又迷戀,鼓起勇氣,向鄺裕民和老吳坦承自己的無法把持,越往她身體裡頭鑽的老易,就越往她心裡頭鑽。她是恐懼了,恐懼再不下手,永遠也下不了; 只是這露骨的不吐不快,只能讓兩個大男人目瞪口呆,無言以對,他們不明白身體的交易,帶出了情慾的高潮,也帶出了王易兩人的靈魂交纏。劇情發展到這裡,王佳芝失手已經是預計中事,「天涯歌女」一曲,既是應付易先生,但恐怕她於此時此刻也弄不清自己的情感:「小妹妹唱歌郎奏琴,郎啊!咱們倆是一條心。」唱的是曲中人,也是自己。
X家說: 色字頭上一把刀; 張愛玲把這句話再清楚不過說明白,犯色,眾生皆會,要不是王佳芝,最後也不會引火自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