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這一天裡......

Monday, March 30, 2009

小齊



最近 "港男, 講女"成為熱門話題,
台灣型男小齊為港女平反
今個星期六港台節目: 對人對話張寶華,
大家聽下
想一想
港女其實並不恐佈!

香港

新聞報導說,國務院決心把上海打造為大中華的金融中心。新聞一出,上海威脅論又來了,不少人香港又擔心香港的競爭力不保,很快就會被上海迎頭趕上。
其實,不用這則新聞,香港一早就應該怕,這種危機意識早十年八載就應該有。只是香港人很x窄,看到的只有自己,當我們還以為自己還是會生金蛋的母雞時,那有看看鄰近的地方到底發展成怎樣? 如果我們不是眼光x窄,為什麼我們的議會到了今天還只會討論什麼是粗口? 又或者粗口的定義是什麼? 如果我們的精英議員只會浪費納稅人金錢來討論這些,我們就真的應該用粗口來回敬他們。
香港的競爭力每況愈下,不但由官員議員的水平下降反應出來,單由兩地的語文水平也看到一二。
早前我請了一些藝人來香港拍宣傳片,兩條宣傳片的文字分別由國內和香港兩批的COPYWRITERS執筆; 不比較還好,一比較,高下立見。哲學家柏拉圖說,人和動物其中一個最大的分別就是語言,因為人類有EFFECTIVE的語言和更高駕馭文字的能力,所以人類社會比任何的動物社會發展得更快更好。如果以柏拉圖這個纙輯推理,那麼那一個社會裡面的人們的語文能力越強,她的發展也應該是更有效和更成熟,假設其他的條件一樣,譬如說是法制,基本建設,金融制度等。
上海的硬和軟件發展跟香港雖然還有一段距離,但以中國改革開放不過是廿多年,過去她是躺着,然後巨人才慢慢開始起步,現在還未算開始跑,已經是香港的一大威脅時,香港人怎可能還只停留在是不是粗口的問題上爭論? 太沒出色吧!
再說回這兩批COPYWRITERS,兩批COPYWRITERS最大的分別是香港人用文字沒有纙輯,沒有深度,也沒有分寸。文字是要需要用眼界,思想和纙輯來支撐的,為什麼大家會認為陶傑寫的文章比其他人好看? 因為大家眼界不同,世界觀不一樣,思考能力不一樣,所以大家會覺得才子的文章寫得好,因為他的眼光比一般人闊。
由兩批COPYWRITERS的文字中,明顯香港的一批一點深度都沒有,當你腦裡空空,墨水欠奉時,那可能有佳作? 最可憐的是他們根本不知道自己的問題,還要收一個很昂貴的價錢(以他們的水平來說) ,那怎可能再會有生意?
香港人要醒醒! 我們面對的危機不少呢!

Sunday, March 29, 2009

Yuk Man訪問在youtube 有得聽

http://www.youtube.com/watch?v=4BDh_hups1U

Wednesday, March 25, 2009

My idol---Robert Pattinson


Monday, March 23, 2009

New Moon posters


New Moon

這幾晚追小說,每晚不讀到筋疲力盡都不肯罷休。連自己都想不到,二個小時內,我可以吞下四百多頁紙。這個「狼吞虎x」的程度,只有在英國唸書時發生過,那時候對知識非常餓渴,餓渴度可以使我一天到晚都坐在圖書館內不食不喝地看書,看完一本又一本,只恨自己只得一對眼,否則一定可以看更多。
回港兩年以來,讀書很少。可能是沒有了在牛津時,處處有書香的環境xx; 也可能是太累; 也可能我根本就是懶,總之,沒半個月,都看不完一本書。
這次令我瘋狂的是Stephenie Meyer。她的大名隨着電影twilight 而無人不識,我也成為了她的小fans。
Twilight是吸血鬼的故事。吸血鬼傳說自上世紀三十年代晉身荷里活後,電影導演已經不斷在為長耳、尖牙利爪的吸血鬼進行美化工程,吸血鬼變得越來越俊朗,湯告魯斯和畢彼特都扮過鬼,這回到Robert Pattinson。第一眼看見他,不美; 再過十分鐘,愛死了他。一個絕頂酷、又沒有女朋友的「王子」,憂鬱的、落寞的出現,蒼白而詭異,但他郤對女主角一片情深。只是沒想到,白馬王子竟然是殭屍,他既冷血也情深,叫人不能不愛,但也愛得痛苦。
Twilight 之後是New Moon,第三集是Eclipse 和breaking Dawn。我把New Moon和Eclipse同步讀,一千三百幾頁書,一天已經讀了一半。這個同時讀幾本書的本領是在英國時學會的,因為professor每次給的readinglist都很長,時間只有一星期,又要分析又要write up又要present,所以不得不速讀。
很感謝Stephenie Meyer在我平凡乏味的生活中給了我不少精神寄託和幻想空間。自少,我就愛幻想,一家人中,老媽說我是最不切實際的一個,也不看重錢,有錢沒錢我真的沒所謂,但就最渴望一生中可以有一些不平凡的經歷。可是,過了三十多年,遇過最不平凡的事,最多是給江主席罵了句「Too simple,sometimes naive」。有過一些小漣漪之後,生活又回復平淡。
真渴望像Stephenie Meyer小說中的bella,一生中跟人狼做朋友,又愛上過彊屍。雖是萬分驚險,但總比每天上班下班,閒時逛街,找個不太愛但算是作個伴的人拍拖結婚好。
如果這篇文章給老媽讀到,她又要罵了,又罵我不切實際。
其實,做人為什麼要實際? 什麼是實際? 每天上班下班,爭上位,爭名爭利就是實際? 不爭就不實際? 我從小就是一個不實際的人,但偏偏就要實實際際的做人做事,真無奈!

Friday, March 20, 2009

「港男講女」

Tvb新聞部早前泡制了一專題,叫「港男講女」,成為了朋輩之間的一個話題。
專題訪問了一批香港「電車男」,記者問他們眼中的香港女子是什麼模樣? 「電車男」們大肆批評,在他們口中,港女都被說成了aig的高層,即是什麼? 即是 arrogance, Incompetence and greed。

先不說港女是不是arrogance, Incompetence and greed ,即是又傲慢又無能又貪心,但是TVB新聞部以「電車男」作為對象,訪問他們對港女的睇法就肯定是錯的。首先,什麼是「電車男」? 就是一班天天坐在電腦前,對電腦多過對人 ,只會沉迷在自己世界的男人就被稱為「電車男」,他們本來就不見得有什麼成就,任何有點自信的女人都他們眼中都變成「哥斯拉」,以他們為標準來看港女根本就是個錯誤。

各位,所有的大男人,成功的男人,譬如說: 曾陰權,李鵬飛,劉德華,就算有點成就的男人像我爸爸,他們會是「電車男」嗎? 如果TVB訪問的對象是以上的男人,他們眼中的港女就肯定不會是AIG了!

所以要檢討的不是港女,而是這批「電車男」。如果「電車男」等同了港男,那是香港的一個最大的悲哀,香港的將來怎可能依靠他們? 在有點自信的女人面前,他們已經無法抬頭,平起平坐,那又怎可能期望他們遇強越強為香港帶來競爭力?

再說港女。兩岸三地的女人,我從來認為以港女最笨。笨什麼? 笨就笨在太X強,笨就笨在太要平起平坐,笨就笨在太不會小鳥依人,笨就笨在太不懂在男人面前裝模作樣,結果傷了自悲男人的自尊心,引來惡名大一埋,引來了AIG (arrogance, Incompetence and greed)的不乎事實的批評。

如果大家跑過大陸和台灣會發現,大陸和台灣的女人都很溫柔,嘴特別甜,
特別在男人面前。我有一個朋友在北京工作,去年萬聖節時他跟一班朋友泡酒吧,大家都是扮鬼扮馬來切合主題,朋友第二天給我打電話,說他那天的打扮迷倒了每位在酒吧內的女士,他越說越興奮,說個個女仔都讚他很帥。我問他到底扮什麼? 他說他扮賊。我說: 什麼? 扮賊? 你用絲襪LUMP住個頭? 朋友說: 不是絲襪,是用冷帽。我說:那怎看見你個樣 ? 他說: 我對眼是沒有遮的。我馬上罵他痴線!

就是這個嘛! 小男人在大陸和台灣女士面前都會突然高了幾尺,變成了大男人,
香港女士呢? 就像我,對他當頭棒喝,結果惹來了AIG (arrogance, Incompetence and greed)的不乎事實的批評。

人家說女人軟弱,其實男人更軟弱,更愛聽好話。港男與港女這個兩性衝突,可以如果解決? 男的要剛強點,而女的就嘴甜吧!

Wednesday, March 18, 2009

黃曉明



星期一跟曉明拍攝一些宣傳片,
這位來自青島的男孩
外型好, 不在話
更難得是非常敬業
我先問是一個很高的人
對於他
我只有佩服兩字
一天沒有睡
還站十一個小時拍攝
沒半點怨言
而且一個黑面都沒有
這個年輕人, 前途無限也!

Thursday, March 12, 2009

Wednesday, March 11, 2009

紅顏禍水?

從小就聽過「紅顏禍水」這四個字,彷彿稱得上是美人的,都很容易被認為是禍國份子。圯已,褒姒,夏迎春等,千百年來都被人唾罵,因為她們被認為以美貌迷惑君主,落得一個禍國x民的罪名。瑪麗安東尼,法國史上最美麗的皇后,但卻最為人民所唾棄,也是法國下場最慘的皇后。她十四、五歲就從奧地利嫁至法國皇室,可是當時法國的國力正走下坡,她的華服,她對造型裝扮千變萬化的需索,後來都成為了她罪名,她的揮霍為她帶來了「赤字皇后」的封號,有人說,她這一生最大的不幸其實就是生不逢時,生於帝皇家,有誰不揮霍? 但是剛巧法國由盛入衰,她才會在法國大革命時以卅七歲芳齡被送上斷頭台。又看看楊貴妃,「楊家有女初成長,養在深閨人未識,天生麗質難自棄,一朝選在君王側,回眸一笑百媚生,六宮粉黛無顏色…」,唸着白居易的詩,嬌艷絕代的美人彷彿就在眼前,但是我敢說,楊貴妃如果有前世今生,她一定不會以自己的美貌自豪,相反她可能情願做一個姿色平庸的女子,起碼可以善終。

從古到今,男人做了糊塗事,罪名都很容易落在女人身上,唐亡,如果是因為出了一個楊貴妃,那宋呢? 元呢? 明朝又如何? 沒有楊貴妃,她們又不是都滅亡嗎? 瑪麗安東尼被送上斷頭台,但是她到底犯了什麼十惡不赦的大罪呢? 她最多是揮霍無道,但是軍政大事,從沒有她參加的份兒,可是她卻被罵了幾百年。所以,長得美,還要看命生得好不好,瑪麗安東尼和楊貴妃的命就不好了。如果楊貴妃生在一個沒有安祿山蓄心積累叛變的年代,大唐的國勢還是穩穩的,她也大可荒唐一世,如果可以給她一個機會自辯,才來決定是不是要吊死她,她會說,也是責問: 美麗難道也是一種罪過嗎? 李隆基愛我寵我,是他的事,怎麼變成了我的罪過呢? 「從此君王不早朝」難道又是我不讓他下床? 我的兄長掌握朝中大權,為非作歹,是他們的罪呀,為什麼又算在我頭上? 後者如果不是法國的國力正走下坡,她也許不會被送上斷頭台。

從古至今,世人對長得美的女子都總很複雜的感情,一方面喜歡欣賞她們的美,但又總認為美人不是沒腦袋,就可能是禍水。即使在現今社會,長得美也不一定是優點,人家看一個長得美的女孩子,假如她們工作出色,大多會認為她們是因為長得美因而不合理,不公平地贏得了本來是別人的機會,一般人都不會理性地分析一下她們付出了多少努力,而且還要說一大堆說話來discredit她們; 現實生活裡這一類例子太多,一個長得美而又出色的女孩子,往往要比一些長得不美的,起碼多一倍的辛勞來證明美麗其實無罪,美麗也可以有腦袋的。

美麗,原來不一定得到認同;有時候,美麗也是一種包袱。

Thursday, March 05, 2009

Jewel's Splendour




Last night, i was invited to attend a high table dinner which was held in Grand hyatt.
Everyone dressed in black, except i was in white :)

Wednesday, March 04, 2009

藝人

最近有關年輕藝人行為不檢的新聞屢見不鮮。不雅照、吸毒、藏毒,越數越臭。
每一個行業,要成功都不容易,尤其是在演藝圈。靓仔靚女背出,有如走馬燈一般,要穩坐一哥地位,而且要維持十年廿年,說到底還是個人素質,俗語說: 「 美女易求」 ,但要他們敬業樂業,要他們懂得珍惜自己的前途,卻是很困難的事。看過去有多少是X花一現的就知道。

籲論認為藝人行為不檢會影響青少年,但暫且不討論有沒有影響青少年這個問題,單是因為放縱而把自己的前途「一鋪清袋」,已經是極不智的行為。大家真的以為單憑一個人的力量,就可以成為萬人偶像? 一個人成功,尤其做幕前的,如果沒有背後一隊兵的人力,為他出謀包裝,為他修飾,為他爭取演出機,為他遮風擋雨,那會有一夥明星的誕生? 就算是極好條件的像張曼玉、林青霞、劉德華等,成為萬眾矚目的巨星也不是一朝一夕的事。人家裁培你,也要自己曉珍惜,也要自己去配合。
藝人不雅照事件發生一年,事件中的不論男或女都想盡辦法,扭盡六x,希望復出。他們曾經都是x手可熱的明日之星,前面本來是康莊大道,為何今天淪落為眾人嗤笑對象? 人家要毀你不易,但自己要毀掉自己卻易如反掌。張柏芝說得對,她真是做錯了,而且錯得愚蠢沒法原諒。她錯什麼? 錯就錯在她太放縱自己,錯就錯在她太愚蠢,太沒大腦; 為什麼要拍這些照片? 極樂也要有個底線,極樂也要保持一點清醒。 只要拍了照片,就沒有一定不會流出來的保證。今天照片真的流出來了,呼天搶地已經太遲,傷害已經造成。
我很替這班年輕人可惜,他們可能名利都得來太易,來得太快,快得他們未夠成熟去處理面對,駕馭不了,結果害人累己。
早年的香港電影業,香港的電影人,甚至明星,因為中國大陸未開放,加上亞洲多國都要服兵役,香港娛樂圈自然是佔盡優勢。當年香港的娛樂界單以輸出「四大天皇」、張曼玉、張國榮、周潤發、梅艷芳、周星馳等大明星,已經足以享負盛名,但近一兩年在東南亞掘起的偶像太多太快,有F4、周杰倫、蔡依林、黃曉明、RAIN、飛輪海、大S小S、周X、章子怡、湯唯….. ,十隻手指都數不完。但是數來數去,出身香港又能有足夠的個人魅力( CHARISMA)的明星藝人,現在港星神話這個大旗,以乎已經後繼無人,周潤發早已到荷里活另覓天地,張曼玉呢? 在法國優遊自在,梅艷芳、張國榮、羅文已過世,「四大天皇」的張學友已是半退休的生活,黎明和郭富城,前者當了老闆,後者也是玩票性出來,只有劉德華還繼續活躍。

香港需要明星,但是裁培明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別的不說,藝人要自愛自律是首要的條件。如果沒有這個能耐,還是不要發明星夢了!

Tuesday, March 03, 2009

供股

匯豐銀行因為投資美國融資市場失利,十二年來再次向股伸手要錢。大小股東都要供股,否則股份被攤薄。
唉! 這個市道,人人唔見錢,買匯豐股票本來是想賺一些零用,又或者保本,結果甜頭未嘗,就先被開刀。有財經的專欄作家說: 獅王伸手,供股無妨。又說,有香港就有匯豐。言下之意是如果匯豐倒閉,香港也陸沉了。電視台訪問一些小股民說,對於六、七十年代出生的香港人來說,匯豐是陪着他們一起成長,所以決心風雨同路。
唉! 自雷曼事件之後,我覺得股民不應對任何銀行再有情意結,你跟他風雨同路,他是不是也是想跟你風雨同路呢? 還是把你當笨蛋?
至於對於有人說: 匯豐倒閉,香港也陸沉。說這句話的人更是盲目的朝拜。連AIG都可以危在旦夕的話,連五大行的雷曼兄弟都可以從此人間蒸發的話,大家就應該清醒知道,這個世界沒有不死的企業,也沒有長勝的將軍!
我看完整個匯豐的記者會後,認為最警世的一句話是集團主席葛霖的一番話: 「拖累匯豐業績的元兇-北美業務匯豐融資,次按壞帳恍如無底深潭,對該項6年前的收購,但願不曾進行。」葛霖就沉重表示,市場過去一年表現已經不是他們可以預計掌握,所以唯有是壯士斷臂宣布結束匯融消費貸款業務。

唉! 就是這個嘛! 現在的經濟已經失了常規,所以過去所有的定律,規矩,在今天不一定再用得上; 如果不是,匯豐在北美的業務就不會這樣糟,也不會連累整個集團見紅,今天要向小股東供股集資了。連匯豐的大班都看不透市場,我們這些小股民還有什麼理由繼續迷思匯豐不死?
當然,說到底我也不希望匯豐出問題,但是供股是逼不得意的決定,絕不是風雨同路。曾經有個朋友說: 買股票誰想揸長線? 個個不是想賺一些就離場? 是逼不得意才變成股東而已。現在回想,真是智理明言。
在這個動蕩的世代,做中產最可憐。經濟好,我們交稅交得多; 有多餘錢,就跟曹仁超建議買些藍籌股保本; 經濟一差,財爺就說: 中產有儲蓄,政府的錢留來幫更有需要的人。政府不理你,連獅王都大口咬你一口,做中產真是啞子食黃蓮,有苦自己知!

P.S 筆者並沒有匯豐股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