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這一天裡......

Saturday, September 25, 2010

現代男女關係

最近接二連三聽到朋友的婚姻出現問題, 細問之下, 她們才吐出枕邊人的種種惡行, 這些惡行不但叫女人髮指, 連男人都大罵不是人.
故事細節因是朋友私隱, 即使不開名字, 也不便寫出來. 但這三個案件中的男主角, 都有同一個特點, 就是非常自私. 其中之一: 就是結婚以來, 即使孩子都有了,都竟然可以不給家用.
家用, 不是錢多少的問題, 而是責任的問題.
我是非常看重對家庭承擔的人, 給家用就是對家人家庭的承擔. 有能力, 多給一點; 沒能力, 就少一點, 但家用卻絕不能不給!
朋友們的男人都對她們說: 家用不給, 家庭的所有支出一人一半, 即使這幾個男人的收入都比我的朋友們多一倍或以上.
這樣的男人, 嫁來幹嗎? 廣告都說:什麼叫做嫁?就是給女孩一個家. 家是一個可以給你安全感的地方, 即使外面天塌下來, 我還有頭上的一片瓦. 但這樣的男人靠得住嗎? 如果天真的塌下來, 恐怕他們第一個走人.
坦白說, 連一點點家用都這樣計較的男人, 有什麼大事發生, 你認為他們會為你付燙渡火嗎?
如果我是朋友, 我會對她們的老公說: 家用你不給罷了, 既然什麼都是一人一半, 我決不貫夫姓. 為什麼我要跟你姓? 你真發夢!! 我有能力, 我也不介意換個來--我給家用給你, 但你要跟我姓張!
不要說我是港女, 好像為了點點錢就顛覆傳統, 是現在的男人變了樣, 叫女人完全措手不及.
在我腦海中, 男人是有男子氣概的, 不會給人打一把就大叫, x臉, 趺地的; 在我腦海中, 男人也是會保護女人和弱小的, 決不會蝦老婆不給家用的; 在我腦海中, 男人應是氣宇x昂, 不拘小節的 , 而不是斤斤計較, 連一粒豆都跟你計的.
可是男人變了, 你們變得小家子氣, 不成熟, 不負責任, 不懂珍惜.
朋友問我為什麼不結婚? 我反問: 你結婚了, 開心嗎?
朋友搖頭, 三秒後她說: 但是婚總是要結的.
朋友錯了. 結婚是為了兩人真心地結合, 而不是x親會府.
我常常說, 那怕將來嫁給一個討飯, 如果他能把他討回來的一百元, 給我九十元, 比起一個擁有金山銀山的大富翁, 但他只給你一條皮毛, 討飯對我的情義和責任比起富翁對我更重更大.
可是, 現在社會, 富翁而得, 真心的討飯難求也!

Thursday, September 23, 2010

對等地位

港人在菲律賓被殺, 最心痛最氣的當然是香港人. 香港人期望曾特首嚴詞對待這個是必然的事, 只是, 菲政府又一次又一次叫曾特首難看.
第一次難看是事件發生時, 曾特首致電菲總統, 結果對方不接電話, 後果對話了, 菲政府又說曾政府惡言相向, 沒禮貌. 現在調查報告出了, 第一時間不是交結港人, 而是北京政府.
一個千瘡百孔的菲政府, 她的無能全世界都有目其睹, 但她卻看不起港府.
我是國, 你是特區; 我是一國之首, 你是特區之首; 就算你的人民枉死在我地方, 我要交代, 都是跟你上司 (北京) 交代, 而不是跟你. 好有架子啊!
我不知曾特首有沒有生氣. 一個 “難鬼”菲律賓一次又一次擺出大架子, 一次又一次跟你上”外交”課, 難道我們這樣就算數嗎?
香港人沒有幾個懂外交, 想也想不到這一場外交課竟然由菲律賓來跟我們上, 而且代價不菲, 人命沒了, 面子都沒了.
如果這個是外交, 香港的而且確不是國, 那麼我們自然沒有身份跟菲政府直接對話. 既然我們沒身份跟菲國直接 “DEAL”, 跟據這個邏輯, 那就什麼都應該提升國對國的層面去, 包括菲律賓外庸的簽證問題. 我們的入境處根本沒資格說批與不批, 十多萬菲國外庸, 應該到菲國的中國大使館去申請簽證, 由大使館去審批, 再由大使館發給香港入境處處理.
這樣才乎合國對國的對等地位. 這樣才是菲總統所說的 “ 對等”.
香港人不懂事, 曾蔭權也不懂事, 我們一直都搞錯了, 我們真的沒有身份去批他們的申請, 你試想想, 你要去馬尼拉, 總不會到馬尼拉政府申請簽證, 而是去菲使館申請, 所以我們不是一直做錯程序嗎?
既然錯了, 就要改! 由今天起, 特區政府不要再沾手菲庸的申請了, 把它發回去中國駐菲大使館吧!!

Saturday, September 18, 2010

好難

我發覺很多人都有一句口頭嘽: 好難!
譬如說, 你叫他早點起床, 他會說: 昨晚睡得夜, 要早起好難! 
又譬如,你請他做事情乾脆快手一點,他臉有難色:好難! 因為事情太複雜, 很難做得快.
你試想想,一年三百六十五日遇到不同的人,跟你說:好!包在我身上; 又或者說:你放心,我一定替你搞定的! 還是跟你左右而言他,說東說西的人多?我肯定是後者比較多。 
有時候,我會反問這些人:這個世界上,有什麼比做人難?你連人都做得成,做事竟然不能? 不可能的!
我是認真的,做人真是很難。豈碼我認為是。 
做人要忍,已經是第一難。世界上有千百萬人,不同人組成不同國家,民族,文化和價值觀,你我他已經不同,利益又不一致,不忍,豈不是天天世界大戰?
但是忍,就是心上插一把刀,那又甚會不辛苦?
最近中日又起領土爭端,釣魚台是你的? 還是我的?這個問題問了幾十年, 你有你說,我有我說,其實都只不過是各自表述,問題根本從未解決過。日本不高興,中國當然也不高興,但是除非,有必勝把握,又或者以後所有發生的後果我都可以一力承擔,否則不高興又如何?也只有繼續流於各自表述的階段。這個其實就是忍。 
國與國之間如是, 人和人, 公司和公司之間也如是。 除非有足夠實力,否則也要忍和讓。 
中國人說:小不忍,則亂大謀。 
即使前面的人面目可憎,但時機未到,也只可以忍。
人越大,責任越多,要忍讓的事實就越多。不要以為李嘉誠就可以隨便罵人發脾氣,他很成功,但肯定要忍讓的事情更多更大,因為他的責任更大。 
只有小孩才可以隨便罵人發脾,因為沒有人會在意一個小孩, 因為他本來就微不足道。
所以你說做人難不難?辛苦不辛苦?
如果到今天你還活著, 沒有自殺去, 而已又混得不錯的話,那就是說你的本事真的不錯, 那應該沒有很多事情可以難到你的!!

Tuesday, September 14, 2010

做訪問

做訪問

很多人認識我是因為我過去的工作, 我曾經是一名採訪兩岸新聞的記者. 後來, 因為一次特別的採訪經歷, 公眾對我印象深了, 加於我身上的虛名也多了, 這些年來, 因為不同的原因, 我接受過不同的訪問, 但是每次訪問, 我總是覺得有點不自然.

早陣子, 看了明星阿爾帕仙奴的專訪, 他是一位我挺喜歡的性格演員, 我估他現在應該70 多嵗吧, 他訪問時說: 到了這個年記談自己才不會感到尷尬.
我終於明白, 為什麼我一直覺得接受訪問讓我渾身不自然了!
很多人都很喜歡說自己, 我甚樣甚樣, , 我又甚樣甚樣, 其實很多人自以為是高談闊論說的東西, 在其他人耳中, 根本就是無聊事, WHO CARES? 但大部份人都不理對方喜歡不喜歡, 總是喋喋不休, 令你下次見到他,一定調頭走.
有幾多人的經歷在別人眼中是真的有趣? 像阿爾帕仙奴, 到70多嵗說自己才不尷尬, 這是十分謙卑. 過去我當記者時, 碰到喜歡誇耀自已的人不少, 在鏡頭面前, 他們總愛說到自己這樣那樣, 但說老實,一般我都只把一小時的訪問濃縮成十幾秒SOUND BITE. 可能就是這個原因, 我每次接受訪問時都很自律, 適可而止, 因為我也怕人家笑我.
一個人太自我澎漲, 真是會適得其反的.
早陣子, 在電視台一個籌款節目中, 看到一位東華總理跳舞籌款, 我看傻了眼! 說實話, 我頗討厭這個籌款節目, 因為好像只要你捐得一筆錢就可以上台表演一番, 管你們觀眾看了是不是想吐, 你都要看. 而且最X剌是這是為東華籌款的節目, 但個個比錢上台表演的都是他們的總理. 有自己捧自己之賺.
說回這個女總理表演跳舞, 動作大膽, 動作也很大, 結果走光了, 被各大傳媒X笑一番.

這個跟在人家面子喋喋不休誇耀自己, 收妙曲同工之效, 同樣叫人煩, 笑, 噓.

想表露也要學懂含蓄, 太EAGER, 人家看了會笑, 甚至噓, 那真是露底了!

Saturday, September 11, 2010

人力以外

做了三十多年人, 越來越覺得人的力量很有限, 很多時候, 很多事情, 都是力不從心.

生死, 我們沒有選擇; 生活, 有部份, 人是可以控制, 但很多時候又控制不了.

譬如說, 財富 和愛情.

老媽常說, 大富由天, 小富由瞼.

小富, 我們可以累積, 譬如說, 減少SHOPPING, 不買無謂東西, 養成X蓄習慣, 那小財一定會有的. 但如果要富甲一方, 好像李嘉誠, 李兆基, 名響天下, 那不定跟人力有關, 當然, 勤力, 聰明, 做事圓滑….都是因素, 但做足全部, 也不定可以成為第二個李嘉誠, 李兆基, 天時, 地利, 人和, 樣樣夾好, 才造就這樣的一個成就, 這就是命.

我是一個緊張又容易憂慮的人, 天天為不同的事情憂心, 譬如說, 這個合同能不能簽成? 這個人能不能信? 我這句話會不會令對方不高興影響事情? 總之, 憂慮天天新鮮, 日日不同. 只要我處理的事情越多, 責任越多, 我的憂慮也越多, 經常有窒息的感覺.

又是老媽顯智慧的時候了, 她說, 將所有事情交給上天, 上天然會處理.

我媽是一個虔誠的X教徙, 她說, 只要你信, 上天就會為我們處理所有問題 .

只要信? 所有問題都可以解決? 我媽這句話給我的力量很大! 的確, 人力可以應付的事情其實很有限, 譬如說, 人家跟不跟你簽合同, 利害陳情了, 如果對方不簽也沒法子, 擔心也擔心不來, 於是我交給上天.

老媽說, 是你的, 一定走不掉; 不是你的, 到了手也會滑掉.

於是, 心就踏實了.

朋友, 如果你也常常憂慮, 不如也試試把事情交給衪, 衪會對你說: 今天不為明天憂慮, 明天的憂慮, 衪會來處理.

Wednesday, September 08, 2010

人命和新聞

菲律賓威脅人質事件真是越揭越臭,事件發生時,政府上至總統下至正副市長,
不是去喝咖啡就是吃飯; 就連特警什麼時候到案發現場,大家都說不清楚。這樣一個混亂的政府,遇上這樣突然的意外,根本完全沒有應對的能力。但是,在事件中,我一直覺得菲國記者表現比整個政府都專業,他們批評和揭發政府的劣行不遺餘力,除了一件事。

悲劇發生後,菲政府進行了調查,被盤問的包括當時跟鎗手訪問的記者, 調查員批評記者為什麼當時只顧訪問 , 而沒有勸鎗手投降, 調查員說 “ 難道救人一命比搶新聞重要?” 記者說: 我們的責任是採訪而不是談判.

在生死存亡的時候, 記者應該是救人還是採訪的爭議和討論 , 一直沒停止過. 我還記得, 一位曾經得普立茲新聞獎的攝影師, 拍過一張老鷹虎視眈眈一個箠死小孩的照片, 相片得了獎, 但攝影師卻自殺了, 因為大家都問: 那時候, 那位攝影師為什麼不去救人, 而是拍照時? 人命不比一張相片有價值嗎? 後來因為壓力太大, 普立茲新聞獎不但沒有為這位攝影師帶來榮譽, 反而他良心受了很大責備 , 最後走上了絕路.

我是新聞記者出身, 搶新聞對我們來說是很太重要的事, 但記者也是人, 沒有任何新聞是值得用人命來交換的. 我在新聞行業這十一年間, 一次遇到一群中國勞工困了在科威特, 當時的伊拉克戰爭已經開始, 我們的採訪隊在科威特看到了他們, 叫天不應, 叫地不聞. 新聞片一出街已經非常震撼, 社會上不少人打電話來新聞, 甚至有人說願意出的私人X機把他們從科威特接回中國來. 那時新聞部本來要我帶着這些在科威特拍到的片段, 帶到這些勞工在福建的家鄉, 讓他們的家人看, 然後再跟他們做訪問, 可是後來計劃還是取消了.

如果能按計劃拍攝然後出街, 收視肯定爆燈. 但是最後還是取消, 原因是因為這些中國勞工的家人有些已經八九十嵗, 受不起剌激, 我們不想剌激他們, 因為沒有任何新聞值得用人命交換, 於是計劃取消.

記者也是人, 要做一個好記者, 首先要學懂做人. 這句是吳曉東對我說的, 當年就是他在科威特找到這班勞工, 也是他極力反對新聞部派人採取他們在國內的家人.

雖然我和他都已經離開前線, 但是他這句話經常在我耳邊響起來, 搶新聞也好, 搶收視也好, 也還要記得自己是一個人.

Sunday, September 05, 2010

菲律賓

港人在菲律賓遇害, 傳媒越揭越深, 我們才知道菲國政府原來上上下下都是如此不濟的!
港人遇害固然是慘, 但其實在裡面生活的人民更慘.
我們可以從此不再到這個國家做生意, 不到她那裡旅遊, 但她的人民, 卻不能離開.
那有一個地方, 上至總統, 下至市長, 副市民, 在大事發生, 人民生死懸於一線時, 個個不是走去吃飯, 就是去喝咖啡? 之後竟然還低能地向傳媒說是因為肚餓! 真是超越低能!
你說一個國家由一班視人命如草介的飯桶來管, 甚可能管得好? 香港人這次枉死, 但我敢說, 在菲國枉死的人肯定更多. 一想到這裡 , 我覺得香港人也要同情菲人, 因為他們更沒選擇.
在電視新聞看到阿基諾三世的樣子, 如果我的手可以伸入去電視裡, 我真是想打他兩巴掌, 甚麼他看上去總是像笑不攏嘴的樣子? 無論任何角度, 他都在笑, 即使人質在他面前倒下, 他都在笑!
細心想想, 我相信他這個笑面是由心而發的, 由他當選一刻他時時刻刻已經在發出這個會心微笑, 因為以他這樣平庸而又接近低能的資質, 竟然可以當上總統來!? 這個在別的國家是萬萬不可能發生的事, 在菲律賓卻可以發生, 所以你說他是不是笑不攏嘴? 這樣的國家, 你草菅人命, 貪贓枉法都沒有人可以管你, 你最大! 這樣當然是笑不攏嘴了!
經過這一次事件, 我絕對不會到一些落後國家旅行, 我相信一個國家落後一定有其原因, 政府x敗無能可能是最大因素, 萬一又遇上神經佬和一個上上下下低智慧政府, 那命仔豈不是凍過水?
自從脅持事件後, 我每天都有為遇害港人祝福,希望他們安息及早日康服; 現在看了所有的新聞報導之後, 我也有祝福菲律賓人, 祝他們平安, 希望他們自求多福.

Thursday, September 02, 2010

New pi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