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這一天裡......

Thursday, January 31, 2008

與博益的第一次

人生的每一個第一次總是叫人難忘,包括我第一次出版自己的書。給我人生這個第一次機會的,就是博益出版社,尤其感激的是她沒有因為我是沒有經驗和知名度的作家而刻扣我稿費,相反還給了我不錯的待遇。博益早前突然宣布結業,有記者朋友問我回應,我第一個反應是: 很可惜。特別是當想到博益這個品牌從此在出版界消失,更依依不捨。

零三年,在一位朋友鼓勵下,我決定把過去採訪的見聞集結成書,不以別的大作家,沒有出版社邀請我出書,我毛遂自薦。我在互聯網上找了所有香港出版社的電話和地址,打了好幾天電話,終於有三家出版社表示有興趣讀一讀我的手稿,其中一家我已經忘記了,其餘兩家就是明報出版社和博益。

手稿寄了出去好幾天都沒有消息,我每一天的心情都是如履薄冰,7 上八落,幾天之後才收到第一個回覆,是來自明報出版社的。開心的心情難而言語,以為出書在望,可惜是白歡喜一場。早幾年前,已經流行自費出書,很多年輕人掏些錢,便成為作家了,原來出版社就是看中我非常的熱衷,於是游說我自資出版,說大概二萬元左右就可以成為作家,「原來是來找生意的! 」我的心就如大石下墜,其實自資還是其次,主要是如果是自資的話,我便無法知道到底在出版商眼中我的作品到底有沒有市場價值了,於是我還是拒絕了。

又過了一星期,我已經不存希望,誰知電話筒傳來了一位很溫柔的聲音,她就是我在博益第一位合作的編輯Susanna Cheung。「張小姐,我們編輯部都看了你的文章,題材很新鮮,你有時間見一見面嗎? 」Susanna在出版界資歷很深,見面時,她用了大概半小時就談完了我的出書計劃,話題轉到宣傳上,還有出版社給作者的分紅等細節,「還有別的問題嗎? 」我搖搖頭表示沒有,然後Susanna在公文袋拿出一份合約來,她說這個是一般公式的合約,如果沒有問題,她會寄一份正式的給我,二年簽三本書,於是我就成為了博益出版社的作家。效率很快。

第一次看到自己的巨型海報在人山人海的展覽館拉起來,第一次在雜誌看到「張寶華新作」這五個大字時,還有第一次有書迷請我簽名,第一次看到自己的書全部售罄….很多很多個第一次,因為是第一次,是每當想起,仍舊記得那份刺激的興奮感覺。

出版其實在香港是挺難生存的,不但每簽下一個作者都是一場押注,而且香港人沒有很好的讀書習慣,做書利潤越來越少,不論博益的內部問題如何導致她結業,也還多謝她曾經為香港人帶來過不少好作品; 在此還要特別感謝那些不嫌薄利,仍然尋找好作者好文章的出版商,多得他們,我們才不至太膚淺。

Monday, January 28, 2008

Obama vs Hilary

奧巴馬的膚色和希拉里的性別,都是令這次美國總統選舉升溫的原因。一個女人,一個黑人,不論誰最後跑出,都必定比共和黨的候選人更叫外界關注; 而且到最後,他們之間誰最終入主白宮,都是歷史性的。他們的出現就是挑戰了美國傳統的政治模式和價值,這個也只有在民主社會才會出現。

零八年是選舉年,世界各地都有着舉足輕重的選舉,台灣的最可悲,俄羅斯的最沒有驚喜,而美國的就最好玩; 原因就如上文所說,一個女人,一個黑人; 一個老錬,一個年輕; 但同樣勢均力敵,誰也不能輕視誰,而且最後誰跑出,都一樣是創造歷史。

希拉里賣點是老錬,是經驗; 這個「持老賣老」有人受落也有人討厭,他們認為曾經是總統夫人又如何? 有治國經驗又如何? 我們要的是新氣象,於是反而「賣小」的奧巴馬着數了! 他沒有太多的經驗,但又如何? 他的賣點就是年輕,活力和改革,於是奧巴馬勝了第一仗。

希拉里剛宣佈參選時,美國一些政治分析家觀察,美國人對希拉里的感情很極端,只有愛與恨,沒有中間路; 愛希拉里的人,認為她勇敢,有頭腦,有智慧,冷靜,但不喜歡她的人就認為她太冰冷,以乎沒有常人的感情。什麼是常人的感情呢? 就是當克林頓發生了性醜聞的時候,身為太太的希拉里,竟然出奇的克制冷靜,她忍辱負重,吞聲忍氣,她冷靜得叫男人心寒; 一個能夠摒棄凡人感情而又有能力的女人,是很可怕的,人們猜她是為了實現她政治野心,於是她可以承受一般女人承受不了的打擊,太強的女人原來並不可愛。因此,一開始希拉里就落後,直至她的眼淚來了。希拉里眼淚告訴了美國人,她也是一個常人,跟你和我一樣,一個強的女人,一有了凡人的感情,她才真實! 真實才討好,希拉里的眼淚不但令好立即成為了頭條新聞,連支持度都拉回來!

美國這次的總統選戰是一個女人和一個黑人的對壘,好看的地方是他們打破了傳
統白人男人壟斷的政治遊戲,當希拉里去年在互聯網上宣佈「I am In」的時候,大家都應該有隨時用女性角度看世情的準備,女人當領導,在世界的政治舞台上,
希拉里不是第一位,但是,女人當上世界超級強國的領袖,她絕對可能是第一個。至於由非白人當總統,美國也是第一次,這個對小數族裔來說也是一個鼓舞,美國的總統大選好看,因為她的制度容許了多樣化,只有一個多元的社會才會出現各種各樣的可能性,這樣才可以打破傳統,為社會帶來新的衝擊。

有了這樣一個大前提,筆者就更希望普選早日出現,如果制度還是不開放,選舉說到底都是限於一小拙人,要真正的百花整放,首先還是要有一個可以不同意見的制度而己。

Tuesday, January 22, 2008

Cecila Yau




這是我第一次接觸cecila yau 的design,
非常非常的ELEGANT, 而且wearable.意思是不一定要身高六呎,身重在一百磅以下的骨架才能穿得起他的設計,一些外國品牌的設計,美是美,但是感覺不真實,很有距離感,甚至抽離感,一看就知道這些設計都不是設計給亞洲人穿的,亞洲人有幾多個是身高六呎? 腳長四十五吋的呢? 這些設計彷彿永遠拒人於千里之外,單看是可以的,但是絕對勾不起我的購買慾,因為買得起,穿不起。

如果以後要找晚裝, cecila yau 是不二之選

陳水扁

距離三月的總統大選越近,我想陳水扁的心可能越急,萬一真的讓藍營變天,總統府失守,首當其衝的自必是陳水扁。過去八年,第一家庭貪得無厭,如果綠營一失去權力,陳水扁涉及的國務機要費案將必受到新政權的司法追究,台灣有人估計,陳水扁隨時要準備「走佬」。

在台灣,陳水扁「走佬」之說甚囂塵上,早前鳳凰衛視就訪問了前美國在台協會台北辦事處處長包道格,萬一陳水扁要逃離台灣,逃到美國可能嗎? 包道格斬釘截鐵說陳水扁五月二十日下台後,以平民的身份想到美國,是有可能的,但陳水扁想流亡美國,逃避弊案的審判,那是不可能的,美國也不會與陳水扁有類似的幕後交易。看了這則新聞報導之後,我冷笑了兩聲,早知今日何必當初?

但是如果陳水扁不走美國之路,還能跑到哪去?台灣的媒體說,目前大多數與中國有邦交的國家,出於政治原因根本不可能收容他;而與台灣當局有「邦交」的二十來個小國,一方面是生活環境物質條件並不盡如人意,另一方面也正因為這些地方都與台灣當局有「邦交」,屆時台灣當局可要求這些小國將陳水扁引渡回台灣。天下雖大,可是陳水扁要找到一個容身之處,看來也不容易,「台灣之子」為何弄到如此田地?

說到底還是咎由自取! 陳水扁的心太黑太貪,大話也太多,陳水扁當年被捧為「台灣之子」,八年之後竟淪為「台灣之x」,他一個人敗了民進黨的前途,也敗了台灣的前途,香港跟台灣近在咫尺,我們看了他八年,能挑釁的挑釁,能操縱的操縱,他做官既不為朝廷,也不為百姓; 既不求光宗耀祖,也不要口牌,純粹只為逐。因此,蒼生可以誤盡! 這樣過來,誰還敢相信民進黨?

台灣在經過八年綠色管治之後,早陣子,「世界經濟論壇」公布全球六十個國家區域的民調結果,竟然有高達百分之八十的台灣人認為政治領袖不誠實,明顯高出全球平均值的百分之六十。有八成台灣人認為政治領袖不誠實,在亞洲僅次於印度的百分之八十二。哥倫比亞比率高達九成,為全球最高。台灣人都認為政治人物「說一套,做一套!」

簡單說,就是不老實。

政治人物說話,向來只能「信二成」,但是陳水扁執政八年後,恐怕就連這「二成」都沒有了; 早前在立委選舉中,有民進黨立委說,如果國民黨能在台北選區「八仙過海」(八席全拿下),他就跳海; 「跳海」本來是一個很強烈的動作,拿來做為選舉操作的一招,可見選情告急的程度。可是台灣選戰連年喧囂,各種花招讓選民已經到了處變不驚的程度;連兩顆子彈都經歷過了,還有什麼可以嚇到台灣人?

台灣人嚇不到,那最難看的就是口出「跳海」狂言的那位政治人物,你想他有沒有履行誠諾跳海去? 那當然沒有! 說過的話彷彿船過水無痕。如果大家當這個只是一個鬧劇來看,笑笑就算了; 但是在政治上,跳海式的話說多了,會稀釋政治人物的誠信程度,以至於失去選民的尊重和尊敬。在陳水扁八年管治下,這些無聊和沒營養的話聽過太多了,過去大家還會被嚇到,但是現在看來,人民都不理他們了,此類無聊語言可以休矣。

過去綠營都是打廉價的選戰,二千年和零四年的總統大選,都不談一點跟人民生活、國家發展有關的實質內容;只是以北京為箭靶,這一來台灣島內便再沒有敵人了。什麼「飛彈公投」它不談「不獨」,只談「不武」,任何人都不可能反對它,否則就成了「支持大陸對台灣的侵略」,甚至「二二八牽手大行動」,仍然是針對北京: 台灣說「YES」向大陸說 「NO」,任何人也不可能反對,否則就成了 「愛大陸,不護台灣」。以針對北京為箭靶, 再攻擊泛藍,把政治空間壓縮到只有泛綠始能生存的程度,其他都是「賣台」「不護台灣」….等。但是同一把戲用多了,已經不太奏效,大陸也學醒了,不再意氣用事,那綠還有什麼本領呢?

早陣子跟一些台灣媒體朋友見面,二月是關鍵的一個月,因為綠營還是會扭盡六x來保着總統府,現在台灣島內有幾個傳言,一是「刺馬」(馬英九),另一則是陳水扁預計在3 月總統大選前,以宣示主權的名義,搭乘空軍運輸機前往南沙群島的太平島,雖然總統府斥此為無稽之談,國防部也表示,尚未接到總統府相關指示。但在野的國民黨立委則要求國防部說明先前在太平島修建跑道的真實目的….云云。

如果這些事情都可以發生的話,台灣才是真的悲情,民進黨易請難送,非要大家玉石俱焚不可,……他們曾經有一句口號,「天佑台灣」,我衷心希望上天庇佑這塊土地,庇蔭這裡的的人一切平安,希望這一場又一場的政治角力可以早日完結,讓這裡的人重拾心情,重新出發!

Monday, January 21, 2008

如何管好這頭 "巨獸"?

在新聞片中看到國民黨在立委選舉中取得壓倒性勝利,心中馬上出現一個問號: 「又是一黨獨大? 」過去,國民黨之所以腐敗不堪就是因為一黨獨大,權力受不到制衡 ;民進黨在野時,台灣人民對她都有x無彈,誰知當一掌權之後,又是另一個模樣。台灣的情況都說明,權力使人腐化,除非它受到制衡。所以,當國民黨橫掃立法院議席時,這是到底是好事還是壞事? 我們該高興還是擔心呢?

國民黨在立委選舉中取得壓倒性勝利,當然為藍營好友打了一支強心針,而一些本來對馬英九行情看淡的朋友也立即改了口風,認為這次立委選舉結果是台灣人民唾棄民進黨的表現,除非綠營又能在總統選舉前挑出什麼議題,否則民進黨很難在兩個月個扭轉頹勢…云云。看到藍營壓倒性的勝利,有人高興,但憂慮的人
也不少,台灣的政治,選一個壞一個,過去的國民黨如是,民進黨也如是。現今假設馬英九順利當選總統,國民黨又回到八年前一統江山的狀況,但是誰能知道她不會壞?

馬英九說,他保證絕對不會利用這個多數操作罷免、倒閣或修憲是對的。只是我們由過去都說明了「絕對多數」可以是一股穩定的力量,也可以是製造紛亂的來源。過去七年多,台灣人早已經受夠了「當家帶頭鬧事」的亂象,如今的主流民意,需要的是「休養生息」,千萬不要,也不能再複製過去七年多的「藍綠惡鬥」,這一點,馬英九是警覺到了,但是不知他的決心有多少,而且向來陰柔的他能力又有多大?

有時事評論員說,選民能夠用選票和平地改朝換代,為政治上的錯誤有機會作出糾,這就是民主的可貴; 當然,這個比起香港人,政府執政無能,但又反對無效,五十萬人上街後,對結局,我們也只能望天打掛,若不是中央出手,建華十年,香港又會是一個什麼模樣? 民主的可貴不容否定,只是選民的水平是一個問題,如果選民太容易被議題操縱,結果社會就寸步難行,台灣尤其是,否則大家在陳水扁執政四年後,明知道他施政無能、只會選舉,但選民卻又願意再給他四年呢?
台灣人民苦了八年,是自己的選擇; 決心再改朝換代也是自己的選擇,只是,換來換去就只有兩個選擇: 不是藍就是綠; 所以有台灣人說,他們都是在兩個爛蘋果中取一而已。

希望馬英九不要中做「爛蘋果」這個咀咒,他必須誠惶誠恐,打好三月總統選舉這一埸仗,也要好好管好了自己這個「絕對多數」的巨獸,否則,這個一直被認為是混濁政圈的一流清泉的馬英九,會更叫人民唾棄,他未壞只是因為未真正嚐到權力而己。

Tuesday, January 08, 2008

SKII

這張相可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