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這一天裡......

Friday, September 30, 2011

Meeting Mr Morris Ho today

Thursday, September 29, 2011

忘不了...

老說將來待老父母百年歸老之後, 我要逃離這個地方, 一個經常把我壓到透不過氣的地方.

只是, 心底裡是不是真的想逃避它? 有點口不對心. 這個地方像初戀男朋友一樣, 他給你第一次失戀的最痛, 曾經叫你咬牙切齒, 但他給你的快樂也是這輩子沒其他人可以比美的, 心底裡他永遠是最好的, 要忘掉卻總永遠忘不掉.

這個地方是香港. 我的香港, 是童年, 是月經初潮的青春之始, 是世界的起點.

上半生, 因工作關係, 走過不少地方, 不少好地方, 但有一個好奇怪的感覺, 就是不論走到世界那處, 當飛機在這個小島上低飛盤旋, 她那五彩繽紛的x紅燈射過雲霧進入眼簾時, 她給我的溫暖, 親切和真實感都是別的地方不能給予的, 她很實在, 讓我感覺很踏實, 很有安全感.

對於一個女人來說, 安全感是很重要的

89民運後, 很多親戚和朋友都離開這個小島, 因為怕. 怕共產黨. 老媽沒打算走, 但卻想把我送去美國, 雖然那時我才16嵗, 但有主見得很. 我告訴老媽, 我不去, 除非是我自己想去, 否則我不走. 很感恩, 我沒走, 否則就不會是今天的我了.

於是, 身邊的人走了很多, 我就是沒離開香港, 從童年慢慢過渡至少女期, 少女到今天中女.

小時候, 我很愛發白日夢, 這個習慣到現在還是一樣, 但是我的生活豐盛而燦爛, 充滿繽紛的色彩, 在香港, 我遇過令我心儀的他, 後來又跟他分手, 又再遇上另一個他, 又分手....哭哭笑笑, 跌跌碰碰地成長, 這裡有很多我回憶, 也有自己辛苦打拼的事業和朋友......香港, 一個很小的地方, 比起巨人一段大的大陸, 我們的確很小, 但除了父母親之後, 就是香港 "湊大" 我的. 她的生氣勃勃, 她的百折不撓, 她的中西交x...我在她的教育芬陶下, 成為了一個獨立自主的女人

後來, 事實也證明了共產黨不可怕, 當年走的人, 沒幾年之後, 一批一批扶老攜幼地跑回來, 這幾年, 這幫人又說要跑去曾經讓他們怕得要命的大陸去, 因為市場大, 賺錢多...他們都是dealer 性格, 很會看風吹草動, 他們也特別好x力, 十年間由東跑去西, 又由西趕回東....你看他們好累, 但他們卻樂在其中.

香港這幾年變了很多. 社會發展, 舊社區文化被淘汰這些陳腔濫調, 說實的, 那又如何? 她本來就是可以不一樣的, 時代變, 新元素不停注入, 那有不變的道理?

你有沒有變過?

我變了很多, 那香港又怎可能不變?

其實變與不變又有什麼關係? 只要她早已是構成我生命成長的核心, 有了這點, 已經足夠.

Wednesday, September 28, 2011

幸運兒

世界是不公平的, 有些人即使雖無過犯, 但面目可憎; 但有些人很任性, 做了很多別人不認同的事情, 但大眾仍然對她/他不離不棄, 我說的是張柏芝.

跟張柏芝有一面之緣, 是很多年前的事了. 那次是為一個血癌病人呼籲捐骨髓. 我是主持, 她是到現場打氣的嘉賓. 跟她對稿, 也不禁多看兩眼, 她的確很美, 但只是數十分鐘的接觸, 也覺得她應該是不好相與的.

之後, 這些年聽到她很多新聞, 有好有壞, 傳媒一時讚, 一時罵; 只要跟她有關的事情, 不論大小, 都會被大肆炒作, 而且可以很離譜, 傳媒公眾 "抽"她水, 有時我也覺得"抽"得很厲害了些; 我想換了別人, 可能早已崩潰, 但這個女子, 個子不高, 身無兩分肉, 卻硬淨得很, 繼續要哭就哭, 要笑就笑, 仍然故我.

這樣的人,一輩子的路都會比別人難行, 因為她的麻煩很多是都是自己給自己的.

這一類人也能快起快跌, 尤其在娛樂這個人踩人的地方.

但是張柏芝卻是幸運兒, 經過不雅照, 離婚等事件, 一些女明星早已沒市場了, 只有她仍然高企.
公眾就是離不開她.

我想她前世一定做了很多好事, 樣子氣度都是上天恩賜的, 上天給了她最好的,不用像別的女星左整右整, 她已經很美. 然後, 有很多人夢寐以求的機會, 成為了大明星. 但是她的任性又為自己x了很多很多麻煩, 這些麻煩足以毀掉她, 但她又安然渡過. 繼續是萬人眼中的大蘋果.

你說不是前世修來的褔, 是什麼?

所以, 別人的好壞都不用羨慕眼紅, 羨慕也羨慕不來, 這個就是所謂 "各有前因莫羨人".

褔氣是要累積的, 褔積得多, 將來有什麼突如其來的災難, 它可以幫你擋一把, 讓你安然渡過.

今天起, 多做一點好事吧!

wonderful time w my girlfriend!

Monday, September 26, 2011

To my friends

Dear friends
Last Sunday, I had coffee with a friend at Island Shangrila. My friend is a very successful and influential person in town. We have very meaningful conversation which I really want to share with u .

My friend said there are two kinds of people in the world:
First kind of person chooses to be a loser since he was born
Second type of person chooses to be a winner.

The path of a loser is easy, smooth and happy. He is always punctual to leave office at 530, he has wonderful time off work because his career never bother him. He refuses to take any responsibility and he always thinks that he is doing the perfect. If u complaint about him, it must be your fault!
This kind of person lives in ivory tower for his whole life, and his life is happy and easy but it is going downwards till his death.
The world doesn’t border whether he exists or not because he is never needed by anyone.


Second type of people chooses to be a winner. His life is full of hazels and uncertainties. His life is not easy and he has a lot of problems to solve, but his path is going upward.

Every winner in the world, no matter in the ancient or modern world, winner’s life is not an easy one. There are plenty of examples in history.

Of course, it is your choice to be a winner or a loser.

But, I hope u choose to be the first one.

Sharon

今集對人對話嘉賓---黎智英先生 This SAt 9am @RTHK radio 2

Saturday, September 24, 2011

Sharon @ COSMO


Wednesday, September 21, 2011

三角戀

三角戀是什麼一回事? 就是其中一個人想出軌, 一個人想加入,而第三個人就被蒙在鼓裡.
小時候, 我也試過三角戀. 前男友是出軌的一個; 我是想加入的一個; 而蒙在鼓裡的是他當時的女朋友.
三角戀是一件很痛苦的事. 對三個人傷害都好大, 中間沒有贏家, 只有輸家.
但是, 年輕時的我非常好勝, 喜歡爭, 而且以我性格, 要是不爭, 一爭我一定要贏, 因為我很討厭輸的感覺. 於是, 當我遇上三角戀時, 喜歡爭的性格就發揮得淋漓盡致, 歪理盡出: 一於爭到底.
爭了兩年, 我贏了!
可是贏了又如何?
很快樂嗎? 很滿足嗎? 這些曾經以為會有的感覺原來都沒有, 相反是兩年的折磨, 我早已5勞7 傷.
爭的過程不是人過的日子: 心情天天坐過山車一樣, 起起跌跌, 患得患失, 生命意志都由另一個人控制, 沒有自己, 沒有理想, 沒有大志, 沒天晴天….那時候開始, 我很容易就喊, 到今天, 這個早己成為了習慣.
爭容易, 贏很難.
怎樣才算是贏? 對我來說, 這兩年就像共產黨長征一樣的吃盡苦頭. 苦頭吃過了, 毛澤東建立了偉大的中華人民共和國, 千秋萬世; 而我吃盡苦頭後, 既沒有千秋萬世, 也沒有遺臭萬年, 反而是苟延殘喘, 然後淡淡的, 不知不覺地壽終正寢.
由激斗到走到盡頭, 其實不多不少用了整整十二年時間, 現在覺得真的 好浪費! 女人有幾多個十年? 十二年, 開心日子沒多久, 起碼我記不起.
結束後, 十二年的感情也沒留下多少記憶, 尤其這幾年, 我 開始很容易忘記事情, 更記不起了.
我一直想: 像長征一樣的苦都吃過了, 為什麼不能白頭?
不能白頭就是我說贏不了的原因.
贏不了, 是因為一開始就是錯.
錯誤的開始, 就像是壞水裁不出好東西的道理, 我一直認為 一個名正言順的開始是一段有結果的感情的基礎, 甚至是地基, 沒有好的基礎, 萬丈高樓如何起?
慘烈的教訓叫我記住 從今之後, 決不再做第三者. 自己不做, 朋友也不要做. 這個是苦口婆心.
可是好朋友不聽話, 現在正在第三者的X崖上迴旋.
唉!三角關係中的男女都以為自己的故事是最驚心動魄的, 其實說穿了只是孽緣.
朋友, 回頭是岸也!

Tuesday, September 20, 2011

GOYEAH兩嵗了!!!



老友記, 張錢錢近照....


Friday, September 16, 2011

如何嫁得快樂???

很久沒有跟老媽喝下午茶了, 上星期日趁張錢錢去美容時, 我兩口在一個露天咖啡室喝咖啡, 其實喝咖啡是其次, 重要的是以下一段對話.

我對老媽說: “ 到今天為止, 我認為我嫁得出去的機會少過百分之三十.” 我提這個話題是要給她一個心理準備, 那就是她希望我成家的願望, 是會隨着我又大一嵗, 隨時落空的 .

於是老媽很溫柔地安慰我說: “不會的, 緣份要來就來, 跟年齡沒關係….”

未等她說完, 我馬上接口說: “ 我曾經想過, 我未來的老公是又有型, 又靚仔, 人品好, 又有錢….” 當我還想繼續說我的 “條件”時, 老媽竟然一百八十度的態度轉變, 冷笑一聲說: “那你不如拿面粉, 自己搓一個出來吧!”

我被她的譏諷弄得一下子有點不知所措. 事實上, 過去三十年來, 我從來沒有跟老媽討論過婚嫁的話題, 我一直以為父母都是希望我要是不嫁, 嫁就最好嫁一個條件優厚的人, 那天之後我才發現我是錯的.

老媽向來是一個實事求事的人, 她說我以上的 “條件” 是不現實的; 在她眼中, 要嫁得幸福, 或者勉強稱為幸福, 只有以下兩類.

第一類是他很懂愛情.

很懂愛情的意思是你是他的生命x心, 他的世界環繞着你來轉, 你快樂, 他快樂; 也是titantic 的 YOU jump , I jump. 老媽說, 如果一生有幸遇上這類人, 那怕他是個窮光蛋, 也不要怕, 因為跟着他, 一生都會很幸福. 但是她說這類人已經是絕種恐龍, 恐怕連博物館都找不到.

第二類就是跟他一起不要期待愛情, 因為他這類人是不會懂的. 所以沒有愛情就以物質代替. 如果一個人可以用 CHANEL, PRADE, HERMES, LV來代替愛情的, 她也會很幸福.

如果以上兩類都沒有, 希望有第三類出現.

第三類沒有第一類的殺身成仁, 但他也可以為自己努力奮鬥, 努力改進, 如果真的給你遇上, 那就要好好把握了. 老媽說遇上這一類, 餘生也應該是不錯了, 至於他努力後, 發奮後, 搵幾多錢, 什麼社會地位…這一X都不重要.

“多錢, 少錢, 都是相對的. 沒有一個定義叫多, 又或者叫少…自己開心是了.” 老媽總結.

簡單一句: 你要追求愛情, 只要你快樂, 我接受; 如果你要追求物質, 只要你快樂, 我也接受….總次, 你快樂, 我就快樂. 這個就是父母.

My beautiful secretary: Miss Cathy


I had a wonderful B day! Thanks all of u :)

Thursday, September 15, 2011

happy birthday w my team!


Saturday, September 10, 2011

怪病

"你有壓力, 我有壓力." 是youtube巴士呀叔的了名句. 的確, 在世沒幾個人是沒壓力的. 曾經聽醫生說, 而對壓力時, 一個處理得不好, 它可以變身成各式各樣的怪病. 為什麼說怪. 因為有些病真的是想也沒想過 . 聽也沒聽過, 也不知怎治療, 你說怪不怪?

這些因壓力而生的怪病, 我簡稱之為 "壓力病".

壓力病, 我也試過.

早陣子, 我每天都很頭暈, 起初以為自己太累, 加上食不定時, 想, 以為休息一下就沒事了. 誰知, 這個頭暈幾個月都沒有改善, 不管我每天睡十小時, 還是睡5個小時, 頭, 就是暈; 不單止暈, 還感到身邊的地方好以地震一樣, 輕微搖擺.

這個不得了了! 這個搖擺的感覺簡直把我打進了地獄, 我再集中不到精神, 這個地震感覺在我辦公室尤其感覺嚴重. 於是我找工程師, 請我公司的地版全翻起, 重新鋪了一層石屎, 再加防震膠, 再換過全新地毯....翻天覆地後, 我的情況卻一點改善都沒有, 公司所有同事都x手無策. 這樣的情況我維持了三個月.

人, 有時候是會很奇怪的, 這樣的頭暈, 再加上不時感到身邊的地方在左搖右擺, 一般人都應馬上想到看看醫生. 但我就是想不到求醫, 直到我的髮型師跟我說: 翻天覆地的工程你都去做, 為什麼不看看醫生?

我才一言驚醒.

於是, 中醫西醫一齊看. 起初, 中醫認為我是甲狀腺出問題. 西醫卻說是我的腦出問題.

又於是, 驗血, 做x光, 做腦素描. 連神經科都看過, 可以驗的亦都驗了, 結果是一x正常.

中西醫這回的斷証一致: 壓力.

壓力導致我生了怪病, 而且情緒處於嚴重的低迷期: 天天睡十小時仍然感覺很累; 心情差, 呼吸困難, 心跳還有是不想見人.

後來我發現, 原來處理情緒病中醫比西醫是有效多的.

現在我要天天喝中藥. 喝了三星期, 情況好轉了很多.

首先, 頭不再暈了, 感覺身邊的物件在搖擺的情況也減少了, 情緒也好了一點, 但偶爾仍然會無原無故地哭幾來, 覺得很傷心, 但又不知為什麼傷心.

朋友, 如果你有類以的情況, 試一試中醫, 他一把脈, 竟可以知道我開心不開心, 你說神奇嗎?

Tuesday, September 06, 2011

latest pix

Friday, September 02, 2011

拍馬屁

拍馬屁要有智慧, 智慧欠奉就不如老老實實做人, 否則自己一身蟻時, 被你拍馬屁的上司也一身蟻.
這番話大家會聯想到什麼人? 不就是香港警方和副總理李克強.

李克強說要來港前, 我在互聯網上找了一些他的資料來看, 報導說他是一位比較開明的領導而且很重視教育, ,本來對他印象還不錯. 誰知, 他才來幾天, 香港整個社會都鬧得熱哄哄的. 人走了, 餘波不但沒有停, 還繼續升溫. 本來好好的一次李領導來港, 原意是為香港人來送禮的. 但是現在香港人都忘了他送過什麼禮給我們, 反而天天罵, 罵得口誅筆伐, 罵得口沬橫飛.....這個還不是香港警方害的?

香港警方害了李領導什麼? 不就是拍錯馬屁!

李領導來香港走一走, 看一看, 是想看看香港人的笑面 ( 送禮嘛), 聽聽香港人說幾句好話 (送禮嘛), 誰知曾偉雄先生反應過敏, 拍馬屁拍重了, 竟然戒嚴起來! 採訪的記者被趕, 市民被抬走, 示威者被重重包圍, 以為這樣子李領導一定好高興, 可是曾先生沒譜, 做得過了線, 搞到全民憤怒,全民喊打. 我想, 李領導來港走個圈, 應該沒有要求曾偉雄來戒嚴吧! 胡錦濤, 溫家寶來港都未試過這樣沒譜, 好好的在自己地方走走, 給自己同胞送送禮, 贏不到掌聲,反而天天被人罵過狗血淋頭. 這次曾先生給李領導送的黑鍋也夠大了.

其實拍馬屁也是人之常情, 這個大家都明白, 也體諒. 但拍也要拍得高明, 最好是被拍的人舒服又不着痕跡. 但這個是高難度的; 所以即使不到這個水平,也要靠譜. 即是是不要離譜, 不要亂來, 否則, 好事變壞事了.

這次李克強來港, 最能體察到的恐怕是香港警方的低能吧!

Sharon WITH and WITHOUT make 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