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這一天裡......

Thursday, November 29, 2007

港島區補選

曾特首訪京,總理溫家寶向他提出「四方面改善管治」的訓示。「四大方向」其中之一竟然是要「提高港人素質」,筆者起初聽了一頭霧水,難道在溫總眼中香港人質素出了問題,不得不高調提出,整頓一下? 直到看到上星期六的港島區補選競選論壇之後,我才明白溫總所指為何。
上星期的補選競選論壇,是今次補選的重頭戲,無論市民或政界人士均引頸以待,希望看看兩位阿太如何過招,但作為旁觀者,不但看不到一場精采的辯論,更糟糕的是這場所謂的競選論壇,完全暴露了候選人的所有弱點: 欠風度,搶白,x黑…,接近兩小時的節目,叫人對這幾位候選人很失望,他們的表現不但不能令那些未作決定的中間選民有所適從,恐怕大家在電視畫面上看到即使是前高官的表現都是如此不堪,反而打擊投票意慾。
節目的構思本來是挺過癮的,其中一個環節是讓候選人各自向對手發問,誰知這個環節竟然是最「出事」的一環,男的持大聲來蓋過人家的回答,女的就我有我問,不讓你答,當中最難看的是凌x雲,她以錄音帶式重覆又重覆地向葉劉淑儀發問,但完全沒機會讓對方回答,葉劉淑儀已經說: 凌小姐,請你給我回應! 結果還是兩把聲疊在一起,根本聽不對她們在說什麼。
陳太也「露底」。除了政治以外的話題,陳方安生對別的議題認識有局限,其中一的環節是網民向候選人發問,網民問她如何改善虐畜問題,這個問題理應非常容易發揮,但是陳太口震震,只重覆說「加強立法」,陳太行政能力強但即場應對就麻麻; 反而何來答得好,點出了社會從來沒有視動物是生命,只是個人的財產,所以可以隨時揮手掉去,要改變這個觀念,除了立法,還得由教育入手。
別他候選人都不值得提,只想再說一說葉劉淑儀,葉太由美國回港後外型變了,而且一次又一次說真心向市民道歉,但是在選競選論壇上,亞洲電視的羅振邦問得好: 「如果你真心道歉,為什麼不選擇三年前又或者一回港後就道歉? 而是在決定參選後才道歉?」電視都在直播,沒有刪沒有剪,我們都看到葉太根本答不了記者的問題,那麼到底為什麼她突然察覺今是而昨非? 大家心中有數。
這次港島補選論壇候選人已經不好看,據報導說,圍觀市民罵戰四起,差點大打出手; 看來總理溫家寶說要提高港人素質,確實不是無的放夭,又是,總理一向作風務實,豈會有講空話之理?港島補選的結果已經塵埃落定,看見如此質素,也難怪北京遲遲不肯落實普選時間表。
政治是短暫的,港人「素質」有問題更值得重視。既然總理已經提出了,我們也看到了,各方團體,特區政府還等什麼?

Monday, November 26, 2007

Oxford Reunion



oxford回來後, 很久沒有這樣齊人了
上星期, 我們中間一位朋友結婚,
各人由上海, 韓國, 加拿大特意回來賀他,
真有心.

曾經是這個模樣


天星碼頭已經被移為平地,
可是在不遠以前,
她曾經是這個模樣....
社會發展太快了
一切不合乎她的節奏的
都被淘汰掉
能令人不感慨嗎?

Monday, November 19, 2007

湯唯與卡地亞





早陣子, 卡地亞開新鋪,
湯唯棒場,
湯唯真人比上鏡美,
很清秀,
我一向喜歡清秀的女子.
離開時,
我的同事跟我說,
她上位真快,
是的,
這個就是際遇,
人最敵不過就是際遇,
好的際遇有如一個不大不小的浪,
遇上一個順風浪,
隨時把你順水推舟, 送上高位,
但如果遇上急浪,
一下子也可以人仰馬翻, 是嗎?

Tuesday, November 13, 2007

EA Grand opening






EA has just opened a new store in Canton Road last sat and held a party that evening!

It was a great party!

EA party巧遇南華球員




上星期六EA 在廣東道開新鋪,
才女canny帶了她南華球隊的隊員參加派對,
現在的球員除了腳法要了得以外,
連外型都甚討好
他們說, 外國會把體育跟商業活動掛勾,
但在香港, 你一日沒出頭,
都只能做窮運動員,
沒有人會支助你.
我說, 香港人就是如此現實,
不要運動員,
其他每個行業都是一樣,
除非出了頭,
否則沒有人會願意灑錢在你身上.....

Monday, November 05, 2007

與施永青先生的一席話

有說政治上一天都已經太長,其實用來形容瞬息萬變的金融市場更加貼。
最近每次有「飯局」話題總離不開股市,在全民皆股的大氣候下,就算平日對炒炒賣賣最沒有興趣的朋友們,都染手一兩股,他們說,不是為鎌大錢,純粹是熱鬧熱鬧。股市的變動雖然最終反映經濟實體的表現,但短線而言,人心所向(也是信心)是決定那隻股升那隻股跌的主要因素,成亦蕭何,敗亦蕭何,當連平日從不炒股的朋友們都入市時,股市大升自然難免,只是,人心難測,所向無定,一念之轉便足以興風作浪,水能載舟,亦能覆舟也。
談股市,彷彿每個人自己就是專家,說得頭頭是道,但是有幾多人是長勝將軍?
股海跟天氣一樣陰情不定,即使天文台都經常有錯誤的預報時,我認為股民與其聽一些所謂的股評家指指點點,我倒寧願跟讀者分享一下中原主席施永青的幾點股海生存的金科玉律,那次雖是私人「飯局」,不是採訪,但若果是有益公眾的,
相信施先生應該不會介意我跟大家分享一下他的投資之道。
施先生提出的第一點正是如何在變幻莫測的股海中,捕捉人心之所向。簡單說,股市即是估市。估什麼?正如上文所說,股市的變動雖然最終反映經濟實體的表現,但短線而言,人心所向才是決定那隻股升那隻股跌的主要因素。舉一個例子,如果你發現一間公司的業績非常,cash flow又強,負債(liability)低,PE只是單位數字,照計這一間公司的股票在這個牛市沖天的環境下,應該是捷捷上升才對,可是她偏偏落於大市,人家天天升十元八塊,她只是升一元兩毫,我還記得「股神」畢非特說,買股票是一個非常科學化的研究,不要盲從,要讀年報看業績,找出一間管理好又有潛力的「未來之星」來重x出擊,這樣的投資一定有賺沒輸; 但是我選的那夥「未來之星」偏偏卻以乎起步乏力,我問施先生為何有這個現象? 難道是畢非特說錯? 還是我選錯? 他說: 「買股票不是決定於自己對股市的看法,而是估計其他大多數人對股市的看法。」
你明白嗎? 施永青的意思這就是說當人人都去買同一隻股票時,這隻股票自然大升; 人人都沽的時候,這隻股票自然大跌; 所以要富貴不要閉翳,就是要估中大戶的動向,到底他們會大手買入那一隻? 在他們大手大手買入前買入,自然水漲船高,在他們買入後才x然大悟,那已經太遲,因為那時候的股票可能已經貴到不得了。但如果買股的智慧比其他人高得太多,即是優質股票,但如果買入太早,然大家又未懂得欣賞之前,那結果就是別的股票天天試高位,而她就停滯不前。
施先生提出的第二點就是優質股票不妨長揸。
這一個又是個人經歷,最後悔的決定不過是太早沽了港交所。坦白說,我對股票認識不多,也不算熱衷,買了一兩隻股票,便放在銀行裡,偶爾才看看行情。英國回來之後,把剩餘的英磅都買了港交所股票,兩個月之後發現升了接近三成,高興得不得了,還以為自己無端端發財,急不及待一口氣把所有的港交所股票都賣掉,拿着幾萬元跟家人吃大餐,誰知高處未算高?
港交所的股票有如恆生指數,一天升十元八塊不足為奇,眨眼間,港交所每手股票的價錢竟然超過一百大元,暗自x心,想再入市又覺得價錢太貴,因為自己當初買回來的價錢不過是數十元,結果呢?天天看着好創新高,自己卻一手都沒有。
施永青說這個是大部份股民最易犯的毛病,這個是他所謂「劣股x遂良股」的理論。「一般人見賺了幾成,或者數倍都自然會止賺,結果好的股票就賣哂,手上揸住的都是表現比較差的股票,你認為它們賺得未夠所以不放,賺得多的反而放哂;這樣就是 “劣股x遂良股”,最後,好的股票都放哂,留下來的都是劣質股。」
施永青這句說話實在太有道理! 試想想你們手上的股票,你總是以為它升到了「合理」手平就把它沽出,其實優質股票不妨長揸,因為很多時候,一沽出了便再買不到這樣的好價錢。而且大部份股民,當沽出股票之後都不會再買回,因為最初自己買入時只不過數十元,當它升至一百大元時,你只會覺得貴,不會再買。結果就失去賺錢的機會。
當然,投機無必勝,只是計算風險後,值博率最高者優先考慮而已,而投機一大定律,就是閣下希望贏多少就要預備輸多少,輸不起切勿沾手,投資收益與風險永遠是正比的,這個定律千古不易任何人也不會例外。

註: 作者不是投資專家,只認為施先生的投資心德值得跟讀者分享而撰下此文,閣下定投資策略時,還是最好與專業人士相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