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這一天裡......

Thursday, June 30, 2011

因果

跟朋友說因果, 因果是什麼意思? 用商業的角度來說, 它就是指一個人的自負盈虧, 就當個人是一間公司, 投資得宜, 公司就會得到利益; 公司錯誤投資, 亂花錢, 公司就虧本. 如果以科學的邏輯來說, 因果就是種瓜得瓜, 種豆得豆的道理,種瓜是不會得豆的, 種豆也不會得瓜. 因果中間沒有宗教理論, 它是一個非常科學化的邏輯, 是萬事的根本.

說因果, 有人會以為我在說宗教道理, 我要重申, 因果是邏輯, 跟宗教沒什麼關係, 當然有宗教用了它的思想來就大道理.

最近在讀黃仁宇的萬曆十五年, 中間又一次證實因果無所不在, 萬物都離不開這個循環. 張居正是明代最出色的政治家, 他在世的時候, 在他的嚴治下, 十年變法, 社會一片欣欣向榮, 當時萬曆皇帝只有9 嵗, 對張居正又敬又畏又依賴, 張居正不批準的, 萬曆不會做; 張居正不喜歡的, 萬曆不敢做. 那時候的張居正權力顛峰, 皇帝聽他的, 群臣怕他的, 天下之間只有張居正, 萬曆明白:他之所以貴為天子是天意, 天意能否保持長久則在於人和. 這個關鍵就是張先生了.

x使我讀萬曆十五年的原因是我很想知道, 到底是什麼原因令萬曆後來這樣痛恨張居正? 萬曆在張居正的指導下, 他一直要想當個好皇帝, 為什麼後來竟然幾十年不上朝? 我更想知道萬曆年是大明走向滅亡的年代, 為什麼?

原來都是因果.

長話短說, 張居正要求皇帝至其他官員節儉, 但他卻不能以身作則; 張居正功大, 但為人也非常氣焰,他對一般文人, 有失寬厚, 甚至羞辱他們, 其中的典型是王世貞. 有一位內地的讀者跟我說我`上一篇有關敵戈的文章, 他有這個見解: “非友即敵"的形成,無非兩字"面子"。面子之於中國人實在是"重於泰山"。拒絕了個位人兄的邀請,這可是砸了人家的老臉,比殺父仇人更仇的。面子可是跟利益掛鉤的。在家靠父母,出外靠朋友。朋友給面子,那就表明我有才(或有財),事情就好辦了。事情辦下來了,錢就有了,關係也鐵了,以後事情就更好辦了,網絡也越鋪越大。不給面子,那是分明斷我財路,滅我前程。不整頓你,就太對不起自己了。情節嚴重者,可整兩頓或數頓。這是為挽回面子而亡羊補牢,我容易嗎我?!至於整人,那是必須往死里整的。斬草必除根。萬一根除不盡,哪天被你翻個身,就可能是我被你整了。

這樣一說就更明白. 張居正種下的因, 有善有惡. 善的就是在他生時, 皇帝聽話 (表面上), 臣子努力工作 (敢怒而不敢言), 社會欣欣向榮. 惡的, 就是他一死, 皇帝就跟他算死人帳, 皇帝不再工作, 群臣集體跟他翻舊帳, 集體胎工, 這班所謂公僕, 他們不是真正的僕人而是帝國的管理者和真正的主人, 過去, 張居正只當他們要工具, 不尊敬他們, 張一死, 他們就反了.

種什麼因, 得什麼果, 半點不差, 你說可怕嗎?

Thursday, June 23, 2011

敵人

我是中國人, 但卻不了解中國人. 其中一點我最不懂的是, 中國人如何辦誰是敵? 誰是友?

在我的邏輯世界, 敵人只是那跟我對著幹的人. 如果有一個人時不時找我麻煩, 害我, 令我雞毛鴨血的話, 再大量的人都會認為這個人是敵人. 但如果, 這個人沒有害你, 他只是不是你一夥的, 即是說, 他不認同你的一套, 但是他卻沒有害你. 那他/她是你的敵人嗎? 我認為: 不是.

但我的邏輯,在中國人的社會裡原來是錯的, 而且是大錯特錯. 而這個 “ 錯誤”的概念令我吃過了不少苦頭. 在中國人的社會裡, 只要你不是我一黟的, 你就是敵人, 簡單說 : 非友即敵.

有一次, 我跟一位由內地來的出家人閒聊, 我跟他說一些在國內的工作情形, 我說有一次一位有背景的朋友邀請我出席一個飯眾, 被我推了. ( 在這裡, 我不說仔細, 只簡單交代事件) 那位出家人語重心長對我說: “寶華, 你在外面長大, 想事情簡單了一點. 在大陸這個複雜的地方, 不是朋友, 就是敵人. 既然是敵人, 他會整你的, 就算你沒得罪他.”

出家人的說話叫我嚇了一跳, “有這樣嚴重嗎?” 當時我心想. 之後, 我一直記着那句 “非友即敵”, 亦開始嘗試找出這句話的靠譜性.

最後, 我的結論是, 出家人的說話非常靠譜.

只要你細心讀中國歷代歷史, “非友即敵”原來處處存在, 不論是那一個朝代. 既然不是朋友, 是敵人, 我就要整你. 所以, 中國的宮廷裡, 整人是政治角力的重要的一環, 要在中國的政治舞台上混, 單純防被人整是不夠的, 還要學懂整人. 中國的政治就是你整我, 我整你. 看誰技巧高, 手勢好, 命長久.

這個 “整人政治”到今天更早已發揚光大, 這個不再單單在政治上,它已成了一種文化, 深入每個人的骨子裡, 血液裡. 它也像鬼魂, 形影相隨.

如果有讀者認為我說的例子不夠 “到肉”, 這個我是故意的, 因為當中百般滋味在心頭, 箇中感受要你自己去領悟. 但如果早一點有人提醒我, 我也許不用頭破血流, 所以作為你的朋友, 我提你一下. 但領悟多少, 看你了.

Saturday, June 18, 2011

無常

常聽人說無常. "常" 是常久, 永恆的意思. 無常即是說世上沒有永恆不變的事. 羅文都有首名曲, 其中的一句歌詞是 "變幻才是永恆." 雖然歌仔都有唱過, 道理以乎很顯淺, 應該人人都明白, 但真正明白 "無常" , 懂得面對無常, 面對變幻的人真的很少. 十個有九個人面對突然的變化, 譬如說, 失去親人, 失去財富, 失去名譽, 失去健康....一般反應都是很難接受.可是, 無常以乎是人生的一個主旋律, 沒有人可以避過它, 它隨時會來殺你一個措手不及; 如果 你沒能力招架它, 它就會完全主宰你的生命, 使你活在痛苦中.

過去跑新聞的時候, 我採訪過前體操王子李寧. 八八年的韓城奧運, 李寧連番失手,體操王子的事業就是這樣由頂峰, 一下子, 在全世界面前趺到谷底. 這個就是無常.
無常就是要告訴你, 所有的名譽, 地位,讚美,光輝 和人家的歡呼聲都不是永恆的, 它會來, 也會走.它來, 你擋不住, 它走, 你也留不住.

說自己, 我的讀者們都知道我家張錢錢的事. 她早陣子才被大業主港鐵趕離家, 小眾生禍不單行, 還被驗出屁股生了兩個小瘤, 要動手術. 對於一隻十四嵗的老狗來說, 這次屁股動刀真是一次大手術. 老媽很難x懷. 她說:為什麼張錢錢會一下子又被人趕走? 又要受這樣的皮肉苦? 我對她說: 這個就是無常.

無常不一定是壤東西, 它也可以是好事情. 譬如中六合彩.但一般人面對突然如來的好事情, 快樂高興都來不切, 那會想太多? 怎會去想這個也是無常?
好的壤的, 總之不是你預計的, 不是你控制的, 突如其來的, 其實都是無常.

無常, 它可以帶給你快樂, 當然也會帶來痛苦. 面對無常, 可以如何自處?

一位朋友說, 面對無常, 就當是練習跑步, 這個是要x練的. 今天跑20分鐘, 明天30分鐘, 後天45分鐘...久而久之,,你就能跑很遠.
面對無常, 沉着應戰, 它是你避不了的, 不過它也非常公平, 它會降臨在每個人身上, 不管你是大富人還是小乞丐, 你都有平等機會遇到它.

所以, 順利時,不用太高興; 失意時, 不要太難過. 凡事都會過去. 只要你習慣了無常, 能面對它, 不把它看是一回事, 這樣你就能刻服它.

刻服了無常, 日子就好過了.

Thursday, June 16, 2011

小敗犬大作戰今天記者會請來了周秀娜!! 美麗的小女孩



Saturday, June 11, 2011

僭建曾班子

在曾特首領導下的特區政府, 芝麻綠豆的事都可以變成政治危機. 你死未?
日本的核災難, 這個叫政治危機, 我服, 但是當時人x值人都可以挺過去, 避過彈劾; 香港的樓房僭建, 竟然也叫政治危機? 比起人家的, 說出來都掉臉死了!
忘了是誰把僭建問題找出來, 總之, 它好以一把火, 燒了整個特區政府, 甚至我們那位自稱政治家都自身難保. 唉! 自稱政治家,卻就然連小小的僭建問題都解決不了!? 早兩天立法會大樓舉行最後一次在舊大樓的午宴, 政治家被李永達問起他家的僭建問題解決了沒有? 竟然避而不談. 你說是不是很掉臉?
人家早說香港的政治很兒戲, 是幼稚園階段,這次又是一個證明. 你說北大人看着曾班子被這個小小的僭建問題搞到一頭煙心裡會想什麼? 一群高官, 一個一個被 "揭發", 個個啞口無言, 你越怕, 你越狼狽, 傳媒就越興奮, 今天找曾蔭權, 明天 孫明揚, 後天林瑞麟, 然來再來個潘潔....你說多興奮? 北京就靠們這班人來管香港? 管出個什麼樣來? 北大人自然更不會把香港看在眼內, 因為這班已經是精英了, 水平僅只如此, 你說還有什麼話說? 這次的僭建事件, 傳媒這回好做了, 總之天天查, 天天找, 一天一個新名字, 看你如何避?
外邊的世界已經亂得不堪, 兩岸的問題食品就是真的危機, 因為一個不小心食了會要命的! 福島的核危機當然也是危機, 這個也是要命的. 香港呢?你可以說香港人幸運, 香港沒大災難, 但一個人太空閒就無聊了, 沒事找事做, 但大事做不成, 小事就一大堆. 鬧了幾個星期的僭建問題, 看來還未有平息的蹟象, 還會繼續鬧下去.
如今特區政府, 一群高官,病的病,儍的儍, 幾乎都不能做事了. 香港什麼時候有好日子? 真是天曉得!

Thursday, June 02, 2011

my new pix!



Wednesday, June 01, 2011

New pi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