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這一天裡......

Friday, September 21, 2007

李鵬飛

有人辭官歸故里,也有人漏夜趕科場。
立法會港島的補選,新一届人大政協輪選都快舉行,有人磨刀霍霍準備躍身政治這個大染缸,誓要嚐嚐權力滋味 ; 也有人玩厭了,寧享人間太平。權力如刀,有有形,有無形,刀刀可以殺人,或見血,或不。權力於很有人來說如毒癮,上癮之後便介不掉; 偏偏李鵬飛說,「夠了! 我拒絕再玩!」
泛民游說陳方安生出戰葉劉前,原本第一位找的是飛哥。「他們跟我說,能夠打贏葉劉的只有兩個人,一個是我,一個是陳太!」但是被他一口拒絕。
「說笑好了! 我要選,二千年早就已經捲土重來! 我根本不想再當議員!」他說罷,舉起三隻手指: 「從政三十年,還不夠嗎? 除了政治,人生還有別的! 」
政治來就是複雜的,從政的人都有所求,很難說真心話。李鵬飛在九八年失掉議席之後,塞翁失馬,焉知非福; 失掉議席,但他沒失掉平台, 他搖身一變成為城中名嘴,各大電台電視台爭相請他開咪,一支筆一支咪,暢所欲言,論盡東西,從前保皇黨頭頭,今天成了香港良心。「做議員只係一時,做人先係一世。」
跟飛哥結x早在南華早報年代,當年我剛大學畢業,飛哥是一黨之首; 後來熟絡是在有線電視台工作的時候,跟他拍檔了幾次的直選擂台節目; 飛哥是山東人,人爽快,心直,拍檔節目之餘,他無事不談,而且言無不盡; 到現在我們偶爾也聯絡,見見面吃個中午飯,每次都是他付款,他說他從不讓女人賣單,即使是范太和周梁。
看他這十年間,做時事評論,過癮非常,想不到上星期報紙報導,他說年底要淡出政壇,從此連評論都不做了! 「恐怕記者不放過你。」我跟他說笑,那天我們在中環的JIMMY’S KITCHEN吃咖哩。
「到他們不放嗎? 」他提高了聲,「不做就不做了! 陳太參選之後,天天幾十個電話來問我陳太的事,我通通不答。」他說令他決定放下的是因為看罷了高繼標的《羅德丞政海浮沉錄》。
這本書我也看過,精彩! 羅德丞一生英明,但他最致命的缺點是他的性格,目中無人的性格最後把他完結了; 他本是港英政府時代的望族,畢業於牛津大學,在後過渡期,他轉投中方懷抱,專揭港英底牌,處處與港英抬槓,驍勇善戰,鋒芒畢露,雖被北京賞識,被視為特首熱門人選,但也因此觸動港英政府神經,最後北京為平穩過渡,寧選英方較可以接受的董建華,羅德丞從此絕跡香港政壇,鬱鬱而終。
書之所以精彩,除了是羅德丞外,還有是從他政治生涯的上上落落中,看到很多的「人性」。書中每個出現的人物都是用真姓名,誰是忽然愛國,誰是政壇古惑仔,誰見高拜見低X,誰是變色龍,誰人有情有義…書中都巨細無遺地描寫了,作者的坦蕩蕩實在令我大開眼界! 飛哥說,書中提及的故人與往事都是他所認識,讀完了,感慨萬分,政圈人性不過如是: 我八八年任立法局首席議員,權傾朝野。無論何時都可以直接聯絡港督、布政司、財政司,港督要決定委任誰入立法局,都會問我意見。當年好多人擦我鞋,希望有機會入局。每星期都有人請我參加舞會,幾百人飲酒跳舞。但那時候大SIR就提醒我: 要戴眼識人! 有些人不應酬不成,但他們不會是真心朋友。」
當陳方安生還在考慮到底去不去馬時 (參加港島區補選),飛哥就送了這本書給她。
「她從來沒有直選的經驗,她不會了解當中央認為你跟她對着幹,用幾十支槍對着你時的情形,她也不了解過去的 “老友”,在壓力前,在引誘前,隨時會是另一個面孔…我送這本書給她,就是要她有這個心理準備。」
執筆之時,剛在《信報》讀到一篇文章,題為: 陳太手帕交王X鳴挺葉。
讀畢文章,更明白李鵬飛為什麼說30 年政治生涯無癮再玩! 也明白為什麼他要送書給陳太。
陳方安生這回背水一戰,許勝不許敗,李鵬飛說他因為主持人身份,要保持中立不會為陳助選,但卻會為她分析形勢: 「其實這次兩位呀太都是背水一戰,陳太如果輸了,她再沒有政治本錢了,這個她也明白的; 至於葉太,輸了的話,她氣焰肯定大減 ,但萬一贏了,她就是挾民意,擁民望了! 那時候,北京肯定對她更另眼相看,她隨時有機成為第四屇特首,到時候就不得了! 所以這鋪葉劉一定搏命!」
現在社會的焦點都落在兩位呀太身上,四萬大戰x嘴,這一戰一定好睇,雖然我不在前線,但是心還繫之; 每次跟政圈朋友見面,話題總拉到兩位呀太身上,飛哥說萬一葉劉選上了,必定影響第四屇特首怖局,至於如何影響? 在這裡也不想說得太明,喜歡政治這個吊x遊戲的朋友,自己可以估估。

Thursday, September 13, 2007

湯唯年代的開始

「長江後浪推前浪」這句話以乎很老套,但卻真實。尤其是在五花八門的電影世界,這句話叫人感受更深,熒幕上一天,已是人間數年,電影世界永遠有新人湧現,今天出了個湯唯,明天又是誰呢?
威尼斯電影節結束,色. 戒讓李安再度奪獅,揚威國際,電影中一班男女演員,有梁朝偉,陳沖,王力宏和湯唯; 一位是八九十年代紅極一時的女星,一位是當時得令的後起之秀,在電影的記者會上,傳媒的焦點都落在在劇中全露的湯唯,又或者是導演李安身上,在電視畫面上只見穿著牛仔褲的陳沖,懶洋洋的躺在梳化上,坐在最開邊,沒太多人注意她,她面上也沒有笑容,她輪為了倍襯。
女明星生涯有如摩天輪,要上來的上來,該下去的下去。今天大家的注意力都投在湯唯身上,曾經炙手可熱的女明星都必然嚐過萬人擁戴的滋味,但當二十年,有些甚至十年過去,誰知這個曾集萬千寵愛於一身的新人,不會走上前輩的舊路?
這個就是電影圈。它裡面都是一群非常善忘又現實的人。
過去,湯唯曾經參加選美,也演過電視劇,但在色. 戒之前,這通通都不值一提。梁朝偉的演技早已爐火純青,丁先生一角對觀眾而言沒有太大的驚喜,相反,畢業於中央戲劇學院的湯唯,叫人眼前一亮,一個新演員,想不到她竟然可以有如此大膽的演出; 在威尼斯,記者都問她為什麼會接受這樣一個大膽的角色? 她的答案簡單: 「我真是很喜歡演戲。而且黃金機會一失就恐怕永不復回。」電影中的湯唯不美,尤其頭髮捲起來的時候,臉蛋有點圓,臉圓的女士在鏡頭前總是x底的,但她卻是很有那種書卷氣,導演李安說不少女星也曾自薦這個角色,章子怡,周迅等…名字一大堆,最終李安還是棄用了大牌,選了湯唯。雖然不美,但湯唯的氣質確與王佳芝最接近,溫婉雅氣; 比起章子怡的霸氣,周迅的柔弱,湯唯跑出了。
李安後來也對傳媒說: 「當時章子怡也有試鏡,但我覺得她感覺不太適合,想找一個年輕一點及有新鮮感的擔任女主角。後來才發現她只比湯唯大一嵗,讓我覺得很不好意思。」
這個就是命。就等如當年xxx龍本來是要舒琪演的,但她檔期不成,雙手讓了給章子怡一樣。所以,湯唯也確是一個聰明人,即使全裸又如何? 這是千金難買的機會。
所以人人都說電影圈是夢工場,它最吊x的地方就是能把一個極之平凡的人,變成不平凡。張愛玲曾說: 「成名要趁早。」張愛玲加上李安,造就了湯唯。
據說湯唯人還在威尼斯,各大電影公司已經第一時間想找湯唯簽約,希望盡快以一紙之約把她緊緊x起來。電影圈新人輩出,每隔一段時間都有新面孔出現,鞏利,章子怡,周迅; 每個名字彷彿都代表了一個年代,今年的威尼斯電影節揭開了湯唯時代,自此,華人電影世界又多了一個新面孔跟師姐們平分春色。

Wednesday, September 05, 2007

美國人, 你們急什麼?

近日中國的食品、產品安全及環境保護問題,掀起了世界的關注,國際媒體差不多天天在聲討中國貨美政府也在大手回收「中國制造」,傳媒預料這次胡錦濤出席亞太經濟合作組織(APEC)會議間,必定在以上問題及對外貿易議題上,受到各方面的挑戰。
早兩天,美國副國務卿阿米蒂奇(Richard Armitage)在APEC會議召開前接受澳洲報章訪問時,大力批評中國之所以迅速崛起,還不過是因為總統布殊被伊拉克事務弄得分身乏術,所以忽略了亞洲,才造就了中國的領導地位日益提高。他還說,亞洲存在中國領導地位超越美國的危機…芸芸。
撇開中國本身發展的潛力不說,就算中國確實是因為布殊被伊拉克事務弄得分身乏術,才有機會獨占鼇頭,那又如何? 難道這個世界只容許美國自家獨大,別國稍露頭角就不成? 布殊領導下的美國越來越變本加厲,奉行單邊主意的她經常視中國為最大的威脅,以乎不打壓不成,最近炒得火熱的產品安全問題,雖說中國問題食品也不鮮見,但一下子,問題食品、貨品彷彿傾巢而出,件件要回收,不得不叫人懷疑到底會不會是別有用心,刻意地把中國的食品和產品 “妖魔化” ,原因不過是中國的平價貨大量傾銷美國,雖然銷費者是高興的,但是廠商們卻頭痛,因為他們跟價格低廉的「中國制造」沒得競爭。
據報導,這次胡錦濤出席亞太經濟合作組織(APEC)會議間,會發表多場演講,消除外界的「中國威脅論」的憂慮; 近年,這個已經變成了中國領導人外訪的指定動作,胡錦濤、溫家寶每次外訪都要跟人家說好話,當筆者還在跑前線新聞的時候,溫家寶在美國會見當地銀行界人士已經說: 「即使現在中國的國內生產總產正不斷飆升,但是中國有十三億人口,當任何一個大數字被這十三億一除,都成了一個很小的數字。」可是,美國人都患了恐懼症,聽不入耳。
當世界都在討論「中國威脅論」的時候,筆者不禁問: 中國是真的崛起了嗎? 如果她根本未崛起又能威脅誰?
近年中國的經濟雖是急速發展,但是在經濟發展的同時,中國還要面對很多的問題,這全都成了她崛起的障礙。譬如中國的政治改革尚未完成,法治制度並不完善;政府對傳媒的監控太多,限制了思想的自由交流,也扼殺了創意的發展。另外,在教育方面,到目前為止,在中國能夠接受教育的仍然屬小部分,大部分的農村人口,依然沒有機會能夠接受教育的,從2000年至2005年的五年間,中國的成年文盲總數從八萬七百萬增至一億多人。試想一想,如果一個國家普遍國民的知識水平偏低,文化發展受到局限時,那麼,這個國家如何能夠得以崛起呢?其實,一個民族要強大、要崛起,不能單看她口袋裏有多少錢,而是要看整體的發展。正因為中國經濟發展得太快,以致帶來了一連串的社會問題。譬如貧富兩極化,就是中國領導人的一個「燙手山芋」;又如,環境污染日益嚴重,其中水源問題已是令人感到頭痛的問題。
今天確實是中國發展的好機遇,然而,我們除了經濟進步了,人民生活改善了之外,我們要面對的問題還有很多,中國距離真正的崛起,尚有一段路要走,所以,領導人宜以一個冷靜清醒的頭腦去面對。
筆者認為中國的發展背後付出了不少代價,她x性了環境、x性了資源,甚至x性了一代的勞動力,最大的受害者是中國人,美國人,你們急什麼?

Tuesday, September 04, 2007

杜琪峰


近年香港電影史上,最會拍「男人戲」的,除了杜琪峰,我想不出別的名字。

<槍火>,<黑社會>,<放逐>到即將上晝的<鐵三角>,都是剛陽氣十足的「男人戲」,女角反而是x襯。一群男人,無論是正是邪,在杜琪峰的鏡頭下都是有型有款。

<槍火>和<黑社會>都被認為是杜琪峰近年的出色之作,尤其是<槍火>。據說,這部戲拍了只是廿天左右,講述五個殺手的兄弟情誼,成本僅二百五十萬。這個年代,拍電影每每都講求大cast大製作,要有賣埠的明星陣容,才容易找到投資者; 相比下,<槍火>什麼都沒有: 沒有大cast,沒有大場面,幾個「老戲骨」擔起整部戲。然而,在導演的領軍下,細緻的劇本,出色的拍攝技巧加上音樂的配搭,使整套戲戲味極濃,輿論事先並不看好<槍火>,想不到該片獲得了五倍於成本的票房,更橫掃當年各大電影獎項,杜琪峰一舉拿下金馬獎、金像獎最佳導演,男主角之一的吳鎮宇也成功問鼎金馬影帝。
杜琪峰畫出不一定要有大cast才有票房的神話,他總是說: 「我不愛用大明星,除非他本身是演員。」言下之意,再清楚不過。這個彷彿也在說明: 觀眾買票進場是來看杜琪峰的戲,而不是來看明星,杜琪峰的電影也不會因為遷就誰來改變。

對於電影,他很有自己的原則,這個跟他堅拒進軍荷里活一樣。「我有自己的堅持,很多傳媒同行問我: 為什麼不到荷里活去? 我反問: 為什麼要去? 我認為要拍出一個地方的文化特質,除非對這個地方很熟、很認識,我不認為我認識荷里活比香港多,既然如此,為什麼要離開? 如果到荷里活只為身價上升,我認為沒有必要!」他說拍出擁有香港味道,香港特色的電影,意義來得更大、更重要。後來看報導,知道X家輝很為此感動,因為「生於斯,紅於斯」的本地導演走的走,已經買少見少,新的一批,縱有幹勁卻未完全成熟,如果又再走一批,「東方荷里活」恐怕已在夕陽。

回歸十年,不少影評人也回顧香港電影十年發展,這十年以來,香港電影發生了巨大的變化,從年產二百部的輝煌日子走向年產五十五部,題材受限、資金受限、風格轉變。這是一個艱難的十年,譽為「東方荷里活」的香港電影而言,這一路有崎嶇,有傷痛,有挑戰,也有機遇,然而要在種種限制下突圍而出,杜琪峰有自己的方法。

「拍黑社會電影可以有效大的發揮。」

我即時登大了眼! 

「我拍黑社會電影並不是我認同這幫人的道德觀念或者是做事方法,我是很看不起黑社會的,因為他們是欺壓弱小來得到利益,如果對方有權有勢,他們就唔敢 “ 蝦” 。
只是他們那個圈子,他們奉行的 “法律”跟我們的“法律”不一樣,他們的世界黑和白永遠分得不清楚,他們也說道義、也講義氣,但是每個人對道義、義氣的定義都很不同,好多不同人性層面的決定,他們的黑和白不分明,所以戲劇性大,發揮和變化可以很大,角色會很人性化,情節會很豐富,當中想像的空間很多。」他笑着說,「每次拍一套電影我都會做很多資料搜集,我見了不少黑社會大哥們,他們都知道自己做的事不對,但礙於面子,金錢,權力,他們都繼續走下去,說真的 “十個大佬,九個幣x”!」

杜琪峰以黑社會為題材目的電影中,我最愛的是零五年拍的<黑社會>。
黑幫題材,又是男人戲。<黑社會>的任達華和梁家輝,為登社團一哥寶座,各懷鬼胎,兩個男人,一個幫會,幾個派別,杜琪峰把其間的矛盾利害和斗爭升華到極點,戲之所以扣人心弦,是人性的刻劃,口口聲聲說道義、義氣,但最後在利益衝突的緊要關鍵,任達華用石頭打死梁家輝,原來男人發起狼來,是這麼原始、殘酷。面對金錢與權力的慾望,道義、義氣蕩然無存。
<黑社會>沒有天王、天后,也不搞精美包裝和新奇布局,但卻有了文藝氣質,有了香港電影的精髓。有影評人認為<黑社會>是近年黑幫片的一大突破,有着強烈的杜琪峰風格,外界認為該片奠定了杜琪峰在香港黑幫片教父的江湖地位。
杜琪峰是個性情中人,喜x形於色,我問他,傳媒說他在片場時總是罵人,是真的嗎? 他xx地笑: 「如果不是真的,也不會傳這麼久」。他坦白得叫我嚇一跳,我也笑了。
杜琪峰知道大家說他「很有」脾氣,只是他說他不想改變,怕改變了,就不是杜琪峰,我又笑了。
最近他又馬不停蹄奔走了各大影展中,<神探>將角逐威尼斯電影節,這又是一部港產味十足的電影,他管得拿獎與否,總之能把香港電影帶到國際,已經是功德無量了。

Sunday, September 02, 2007

股市瘋了!!

過去,股市上上落落,甚至大起大跌,我也不關心,只因那時候年紀小,少年時的我一直相信知識才是致富的關鍵。炒股票? No Way!
後來,人長大了,才明白,這個社會,原來是一個無法腳踏實地地工作,就能獲得合理生活質素的社會,香港不是這樣一個地方。尤其當我聽見林夕說: 「幸好有投資股票,單靠作曲填詞,恐怕要轉行了! 」這句話令我百感交集,又是驚又是悲。這個年代,越來越多人棒股神巴菲特為偶像,尊敬他比自己父母親更甚,為什麼? 因為他不費勁的在股票市場一買一賣,不單累積驚人財富,甚至名聲遠播,他的書比諾貝爾得獎者的好賣,他的說話都被奉為金科玉律。

最近股市有如過山車,上落千幾點,小股民個個一念天堂,一念地獄,廿四小時的一x一笑,都被數字操控着。現在我也有買一些股票,不是妄想發達,只是希望回報會比在銀行做定期好,而且我是門外漢,所以不會短炒,概念股沒有核心業務的也不炒,只會長期持有一些優質股,半年一年收收派息,看它漲了幾個價位,心裡很樂胃。這樣投資,確實比胡亂花費好。

在股壇,不論是賴以為生,又或者是找「外快」的,這陣子都避不開討論美國次案問題,日元拆息高企,股市大上大落,拖累股市日潟千幾點,人人以為股崩提早來臨,跟據巴菲特的理論,股崩或者股災其實沒有啥不好,因為找緊這個時候才能以便宜的價格買入優質股,他的投資原則其實並非什麼深奧學問: 簡單說,就是平買貴賣。早陣子的股崩,我把巴菲特「平買貴賣」的理論實踐出來,果然奏效! 只是,以為可以股市會再跌幾天,誰知大陸又來一招: 資金自由行,內地股民可以在天津開戶,投資香港的股票市場,這個新政策只是剛宣佈,距離實行日子還有時候,可是這架「股海直通車」,又刺激股民
神經,股市v形反彈,未來得及買已經又水漲船高,計劃都被打亂了。

說到內地股民,他們跟香港股民不一樣,最大分別是香港股民會怕,但是他們卻不會。他們的危機意識很低。如今,中國人買股票,投機心態大於投資意識,人人都想趁熱撈一把,任何價位都有人搶有人買,股市天天創新高。

巴菲特說投資股票的都是貪婪的人,不貪婪就不會入市。但是貪婪也要懂恐懼,他說:
「貪婪是好的,但要有足夠的耐性鍛煉貪婪。你要在別人恐懼時展現貪婪,而在別人展現貪婪時,你要恐懼。」這就是說不要懂當別人貪婪時自己也貪婪,別人恐懼時自己也恐懼。這樣只有輸不會贏。

可是,中國的股民都是前仆後繼的,十三億人口,瘋狂起來,難以想像。外圍市場升升跌跌都是有原因,但是中國股民,尤其是小股民卻是無定向風,中國熱錢流入,到底什麼時候重挫一下實在難測,中國股民貪婪是貪婪的,只是未學會恐懼。當一天,他們也會恐懼時,才算是成熟的時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