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這一天裡......

Friday, September 21, 2007

李鵬飛

有人辭官歸故里,也有人漏夜趕科場。
立法會港島的補選,新一届人大政協輪選都快舉行,有人磨刀霍霍準備躍身政治這個大染缸,誓要嚐嚐權力滋味 ; 也有人玩厭了,寧享人間太平。權力如刀,有有形,有無形,刀刀可以殺人,或見血,或不。權力於很有人來說如毒癮,上癮之後便介不掉; 偏偏李鵬飛說,「夠了! 我拒絕再玩!」
泛民游說陳方安生出戰葉劉前,原本第一位找的是飛哥。「他們跟我說,能夠打贏葉劉的只有兩個人,一個是我,一個是陳太!」但是被他一口拒絕。
「說笑好了! 我要選,二千年早就已經捲土重來! 我根本不想再當議員!」他說罷,舉起三隻手指: 「從政三十年,還不夠嗎? 除了政治,人生還有別的! 」
政治來就是複雜的,從政的人都有所求,很難說真心話。李鵬飛在九八年失掉議席之後,塞翁失馬,焉知非福; 失掉議席,但他沒失掉平台, 他搖身一變成為城中名嘴,各大電台電視台爭相請他開咪,一支筆一支咪,暢所欲言,論盡東西,從前保皇黨頭頭,今天成了香港良心。「做議員只係一時,做人先係一世。」
跟飛哥結x早在南華早報年代,當年我剛大學畢業,飛哥是一黨之首; 後來熟絡是在有線電視台工作的時候,跟他拍檔了幾次的直選擂台節目; 飛哥是山東人,人爽快,心直,拍檔節目之餘,他無事不談,而且言無不盡; 到現在我們偶爾也聯絡,見見面吃個中午飯,每次都是他付款,他說他從不讓女人賣單,即使是范太和周梁。
看他這十年間,做時事評論,過癮非常,想不到上星期報紙報導,他說年底要淡出政壇,從此連評論都不做了! 「恐怕記者不放過你。」我跟他說笑,那天我們在中環的JIMMY’S KITCHEN吃咖哩。
「到他們不放嗎? 」他提高了聲,「不做就不做了! 陳太參選之後,天天幾十個電話來問我陳太的事,我通通不答。」他說令他決定放下的是因為看罷了高繼標的《羅德丞政海浮沉錄》。
這本書我也看過,精彩! 羅德丞一生英明,但他最致命的缺點是他的性格,目中無人的性格最後把他完結了; 他本是港英政府時代的望族,畢業於牛津大學,在後過渡期,他轉投中方懷抱,專揭港英底牌,處處與港英抬槓,驍勇善戰,鋒芒畢露,雖被北京賞識,被視為特首熱門人選,但也因此觸動港英政府神經,最後北京為平穩過渡,寧選英方較可以接受的董建華,羅德丞從此絕跡香港政壇,鬱鬱而終。
書之所以精彩,除了是羅德丞外,還有是從他政治生涯的上上落落中,看到很多的「人性」。書中每個出現的人物都是用真姓名,誰是忽然愛國,誰是政壇古惑仔,誰見高拜見低X,誰是變色龍,誰人有情有義…書中都巨細無遺地描寫了,作者的坦蕩蕩實在令我大開眼界! 飛哥說,書中提及的故人與往事都是他所認識,讀完了,感慨萬分,政圈人性不過如是: 我八八年任立法局首席議員,權傾朝野。無論何時都可以直接聯絡港督、布政司、財政司,港督要決定委任誰入立法局,都會問我意見。當年好多人擦我鞋,希望有機會入局。每星期都有人請我參加舞會,幾百人飲酒跳舞。但那時候大SIR就提醒我: 要戴眼識人! 有些人不應酬不成,但他們不會是真心朋友。」
當陳方安生還在考慮到底去不去馬時 (參加港島區補選),飛哥就送了這本書給她。
「她從來沒有直選的經驗,她不會了解當中央認為你跟她對着幹,用幾十支槍對着你時的情形,她也不了解過去的 “老友”,在壓力前,在引誘前,隨時會是另一個面孔…我送這本書給她,就是要她有這個心理準備。」
執筆之時,剛在《信報》讀到一篇文章,題為: 陳太手帕交王X鳴挺葉。
讀畢文章,更明白李鵬飛為什麼說30 年政治生涯無癮再玩! 也明白為什麼他要送書給陳太。
陳方安生這回背水一戰,許勝不許敗,李鵬飛說他因為主持人身份,要保持中立不會為陳助選,但卻會為她分析形勢: 「其實這次兩位呀太都是背水一戰,陳太如果輸了,她再沒有政治本錢了,這個她也明白的; 至於葉太,輸了的話,她氣焰肯定大減 ,但萬一贏了,她就是挾民意,擁民望了! 那時候,北京肯定對她更另眼相看,她隨時有機成為第四屇特首,到時候就不得了! 所以這鋪葉劉一定搏命!」
現在社會的焦點都落在兩位呀太身上,四萬大戰x嘴,這一戰一定好睇,雖然我不在前線,但是心還繫之; 每次跟政圈朋友見面,話題總拉到兩位呀太身上,飛哥說萬一葉劉選上了,必定影響第四屇特首怖局,至於如何影響? 在這裡也不想說得太明,喜歡政治這個吊x遊戲的朋友,自己可以估估。

3 Comments:

Blogger Anson said...

張小姐妳好,首先向妳講聲唔好意思,今次留言給妳並不是關於這編李鵬飛的文章,而是因為本人昨天於星島日報看到妳的文章 - "為什麼愛東京"本人看了很有共鳴,亦很懷念上次到東京旅行的日子,築地的魚市場實在令小弟大開眼界。張小姐,小弟是妳的忠實讀者,小弟在此祝妳身體健康,快快樂樂!亦希望妳寫多點更好文章給我們看。

Anson

1:26 PM  
Blogger johnkoo said...

眼看這個所謂行政主導強勢政府只懂主導傳媒控制評論引導民意, 改變現時的選舉制度意味著將權力送給他人, 那有政府這樣傻? (但也倒佩服政府想了這麼多的低能藉口! 連公公婆婆也欺騙不倒!) 民選議席只可能被控制在少數目內。 因長期被打壓, 新加入的人又少, 現在的民主派也不能有甚麼作為。 而我們這些小市民只可留在家中, 對選舉也不能有太大期望...陳太葉太的選舉, 只好旁觀看看吧了...

4:00 PM  
Blogger twchan said...

johnkoo, 以你這樣說, 是不是香港的民主發展以後就沒希望不需要做下去? 若每個市民像你一樣返屋企只知看政治show, 那當然沒有期望... 我可以說給你知, 每個人活在這世上是需要付出, 才會有結果(好與壞), 不論搞政治, 工作亦是一樣; 知道政府是強政我們就要尋找機會去改變制度, 否則, 受影響的日後只會是市民的下一代, 你是不是想看到這現象出現? 總括一句, 若要社會進步和民選政府產生, 人民便要付出和抗爭到底, 不能退縮...

8:46 AM  

Post a Comment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