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這一天裡......

Thursday, April 26, 2007

攝於北京



Friday, April 20, 2007

大公仔 fashion show




活在當下,請當一個堂堂正正的人

早兩天,我在家裡上網,因為無聊,在GOOGLE裡打了自己的名字上去,想看看會出來什麼的資料,結果發現了一件叫我非常震驚的事情….原來我被跟蹤了!

跟蹤我的是一位中學生。

她把整個的「跟蹤」過程,繪影繪聲的在她的網絡日記公開,包括她在什麼時候「跟蹤」我,她看見我跟家人的情況,她還很興奮地說自己「跟蹤」成功,她形容自己像我在書中描述過去我如何在外國「跟蹤」國家領導人,做突擊訪問一樣,非常刺激,我完全沒有發現她,她只恨自己沒有相機在身,否則可以圖文並X了!

我一邊看,一邊捏一把冷汗! 幸好她只是一位初中學生,她是好奇才跟着我; 幸好她沒有相機,否則我的私隱就被大公開了。

首先,在這裡希望跟大家說一聲,過去因為工作關係,有時候不得不當上了「狗仔隊」追蹤領導人,但是我本人平日絕不會跟蹤任何人,也不讚成去跟蹤別人。

這件事情之後,我想了好幾天,我問自己: 到底我們現在活在一個怎麼樣的社會裡? 原來在科技發達,尤其是互聯網發達之後,這個世界已經變得越來越透明,
我們不能躲也不能避,我們的一言一行隨時被上網,公諸同好。

廿一世紀的世界跟過去不同,過去資訊不發達,人與人之間的通訊只靠書信往來,
二次大戰期間以電報互通消息,雖然在往後幾十年的資訊科技是遂步發展起來,但是在十多年前,要找任何人或公司的資料都不容易,所以當資訊不發達,新聞不開放,某程度上也就是等於是蓋了一個城堡,好的,壞的,惡行和胡塗脹都很容易被保護和遮蓋起來; 但是現在是一個怎樣的社會? 現在是網絡世界,網絡世界越發展得快,越進步,我們就等於活在一個沒遮沒掩的空間一樣,赤裸裸的暴露在千萬人的眼簾下,好的醜的都無所遁形。

跟據外國一些網站統計,平均每7秒鐘就有一個「博客」建立,電腦加上互聯網的普及,都為過去不能發聲的升斗小民提供了一個發聲的機會,他們透過「博客」可以把日常遇到的看到的,即使是微不足道的事都放到互聯網上; 過去,只有政要,明星又或者是具影響力的小數人資料才會被傳媒推銷,但是現在任何人都可以為自己建立一個「博客」網站,換句話說,張三李四昨天買菜吵架,順叔順嫂打麻雀贏了錢,都隨時被放上互聯網,就是因為這個原因,「巴士呀叔」才會「紅」了起來! 由此觀之,網絡世界的威力實在太驚人,小人物隨時可以一夜間在網絡世界成名,更何況是大人物?

科技的發展不得不叫人驚訝,現在只要用google搜查器,天南地北有什麼查不出來? 你試一試把自己的名字用google搜查器查一查,可以有幾十條跟你名字有關的新聞被列寫出來,這個是很厲害的科技,但也很叫人害怕,因為在互聯網普及之下,我們就等於活在千億對眼睛之下,赤裸裸的暴露在千萬人的眼簾下,好的醜的都無所遁形,中國人有一句話: 「醜事傳千里」,在網絡世界下將會傳遍整個地球任何一個角落,哪又何只千里?

從正面去看這次的跟蹤事件,它提X了我一點,就是活在當下,就是做一個堂堂正正的好人,何時何地都是檢點自己,否則後果隨時超越想像。

Monday, April 09, 2007

我的寶貝: 張bb 又名張錢錢




她是十嵗的貴婦狗,
但沒有半點貴婦氣質,
傻氣倒是有的,
她最愛穿新衣,
她的衣服一大籮,
朋友說, 遲點待我寫好新書之後,
給她拍一集沙龍照,
到時候, 她的衣服大派用場了!


她是我家的大公仔...bb, 中文名是張錢錢!

Thursday, April 05, 2007

瘋狂世界

最近收到內地朋友發來的一個電郵,要跟大家分享一下,它是一封唐三藏寫給孫悟空的家書:

「新愛的悟空,
…新年到了,別忘了給孩子們講講我們很久很久以前的事…
那時候天是藍的,水是綠的
豬肉是可以放心吃的
法庭是講理的,殺人是要償命的
結婚是先談戀愛的
理髮店是只管頭頂的
拍電影是不需要陪導演睡覺的
學校是不圖掙錢的
夫子兩袖清風,腰桿是硬的白癡是不能當官的….. 」

我被這個電郵笑得人仰馬翻,但笑聲之後,心裡又有點戚戚然的難受感,唐三藏要孫悟空提醒子子孫孫那些「很久很久」以前的事,正正是我們這代人早已忘掉的社會正常倫理和跌序。

其實我們這代人很可憐,我們都活在一個瘋狂世界裡,在它裡面一切是非黑白都是癲倒的,歪七扭八,合情合理的事情反而被認為是趕不上時代; 我們的大自然,那片藍天白雲早已經被污染得失去原來顏色; 過去,教育的原則是有教無類,以人為本,可是現在的學校要講資源增值,成本效益,跟一盤生意沒兩樣,負責教育的官員更加會公然「蹂躪」不聽話的學院,這個世界不是瘋了嗎?

還有,過去的官員都是精英份子,有願景也有能力,但是現在的官員即使是白癡,但只要聽話聽教,得中央祝福,仍然可以得一官半職。孔子在河邊感慨: 「逝者如斯乎!」夫子感慨的,是禮樂文化的衰落; 今時今日,逝者是一種為官和施政的風骨。

更叫人瘋狂的是最近肆虐橫行的假一千元問題,現今的香港地,人人聞「金牛」色變,無論高級或低級的消費場所,一律拒收一千元,商鋪情願被銀行多收額外手續費,都要客人以信用咭過數; 到底現今是一個什麼世代? 「金牛」會如此被人唾棄? 在這一個瘋狂的年代,生活有時候太叫我們狼狽,太多事情令人費解: 水果可以是假的、雞蛋也可以是假的、住的樓房鋼筋水泥也可以是偷工減料、是假貨…連辛辛苦苦以汗水換回來的鈔票都是假的時候,這個世界能不瘋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