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這一天裡......

Wednesday, January 31, 2007

內地孕婦軍...刊於星島日報31/1/07

內地孕婦軍來港產子,一下子,把整個香港特區都翻轉了,這場「生仔仗」成為了特首曾蔭權的管治炸彈,即使曾特首如何的神機妙算,也想不到會被一班準媽媽弄得一頭煙。

事實上由去年底,社會開始關注這班內地孕婦軍,來港產子而引發的一連串問題後,社會對這班來自內地的準媽媽的描寫和反應都是比較負面的,有報章形容她們是「超生游擊隊」,筆者後來發現,「超生游擊隊」原來是內地一首諷刺性的小品歌曲,其中有兩句歌詞是: 「我們都是神槍手,每一夥子彈射出一個小孩來…」,聽來好像是諷刺這班超生父母無孔不入,但其實也實實在在道出了內地社會的悲哀

在香港這個自由社會,要生幾個,就可以生幾個,多少人會真正體會連「生仔」都沒有自由的痛苦? 尤其是中國社會仍然是活在一個重男輕女,多子多福的落後生育觀裡,使有些人寧願X險也要與計劃生育對着幹去做「超生游擊隊」。再說,生孩子跟帶孩子是大工程,也是對女性身心一個極大的挑戰,坦白說,不論孩子的父親多體貼,生育的過程中,還有很多的難關是要女人一個人去承受的,最基本的舉例說: 痛。生小孩有幾痛? 筆者沒有這個經驗,但是,假如痛可以量化的話,據母親和朋友的經驗,女人生小孩是「十級痛」,即是說生小孩帶來的痛,已經是人類可以承受的極限了。

女人在決定懷孕之後,就需要學會「靠自己」,正如筆者說,即使X夫百般呵護,但生產過程,所有生理心理的變化,沒任何人可以替她們分擔,所以最後還是得獨立面對; 坦白說,要面對這些變化已經不容易,但是內地孕婦還是承受多一個壓力,就是社會的歧視和此起彼落的咒罵聲,懷孕理應是高高興興的,因為一個生命孕育了另一個生命,只是這班內地準媽媽卻要偷偷摸摸,兼且受盡輿論壓力,是她們真的錯了麼?

不少人會認為,只要她們不來港佔用人家的設施,她們自然不會被咒罵歧視; 但是試想想,如果身份調換,你是內地孕婦,只要花數萬元,就可以為小孩換一張「居港權證明書」,你會來嗎? 三萬九千元或四萬八千元就換來一張香港身份証,絕對是物超所價呀!

所以問題的關鍵,是誰在本地出生就擁有居民身份這個條文,這個條文的吸引力太大了,而自由行又令內地同胞可以既方便又快捷來港,加上特區政府一開始就沒有為防止大量內地孕婦來港生產設任何障礙,因為她壓根兒沒有預計到內地孕婦會迫爆本地產房,所以在種種人為因素下,我們不能怪內地孕婦來港產子,當媽媽的,自然是以小孩的最大利益出發,我們怪的就只能怪我們的政府沒有遠見,太笨! 反應太慢了!

從預言,看到了地獄....刊於apple daily 31/1/07

再過兩星期,就是農曆新年了! 越近新年,電視上有關風水算命的節目特別多,就連香江第一材子陶傑,也在星期日的玄學節目上亮相,跟大家分析一下香港各區的風水陣勢; 書報攤位各式各樣的命理書成行成市不在話下,就連最近一個豪宅樓盤廣告,竟然也一口氣請來了八位算命風水師,推銷這個樓盤是處於什麼天斗北星陣,入住這裡的人必定是將相之才,大富大貴之士…等等。我們或是為了生活,又或是為了超越他人,我們對未來很好奇,希望能掌握未來的走勢越多越好, 因為人類渴望知道未知,因此風水,預言,算命,應運而生,風水先生批一個八字,一小時的解說,隨隨便便就五六千元,一個牛津或哈佛大學的畢業生,也未必可以有五六千元時薪。

有關個人或社會的未來,總有悲觀或樂觀的看法,但是普遍來說,人們都是喜歡聽好的,但是有時候,有關未來的壞消息其實對我們更有益處; 早前,一班英美科學家在全世界面前,把世界未日鐘 (Doomsday Clock)撥快了兩分鐘,警告我們,人類距離滅亡又走進了一步,世界知名的物理科學家霍金告訴我們,全球暖化對人類的威脅,已經遠超過恐怖主義,恐怖分子只是丈殺死數以萬計的人,但全球變暖可以殺死百萬計人。

由霍金的預言中,你看到了地獄嗎?

對風水先生的解說預言,假設他叫你在床前放個魚X,可以保你財源滾滾來,你深信不移的話,那麼對這班科學家的預言呢? 你會視若無睹? 心生恐懼呢?還是確信不移呢? 未日鐘再被撥快兩分鐘,距離世界未日鐘還有五分鐘,就走到午夜十二時 (即世界滅亡),筆者讀到這個新聞報導時,實在害怕得很,因為由預言中,我看到了地獄的深淵。
這十多年來看到的氣候變化,實在太多太多證據實明了這些預言不單單只是一家之言,它是有根有據的,看! 俄羅斯今年的冬天,由過去的-34度到現在高於零度,阿爾卑斯山地區正經歷一千三百年以來最暖的氣候,冰川萎縮,零四年底的南亞海X,過去一次又一次出現「百年」一見的水災和颱風等,都是大自然向人類發出的警告。

過去,人類抱着人定勝天的態度,因此我們的社會得已進步發展,但是今天,也許怕死和悲觀的態度才可以拯救人類不至於滅亡; 「京都協議書」由簽定以來,一些對環境污染最嚴重的國家都不受約束,就例如美國跟被稱為是「世界工廠」的中國,連澳洲也拒簽「京都協議書」,她解釋的原因是它會令工人失業,減慢經濟發展。

Sunday, January 28, 2007

近照兩張


Wednesday, January 24, 2007

女人, 你還不夠美嗎? 刊於星島日報 24/1/07

最近吹起了一股整容風,有公司以一百萬的酬勞邀請女明星當上整容公司的發言人,還把整個臉部的「重建」過程血淋淋的在雜誌公開,有人批評恐怖,也有人大讚女星勇敢,筆者身邊一些女朋友也意論紛紛,其中有人怕但又蠢蠢欲試; 過去,社會對整容都很諱忌,整容者更是遮遮掩掩,不慾讓人家知道自己是「人工美」,但是在今天的社會,以乎整容是很理所當然,懶理是「自然美」還是「人工美」,總之美就是了。

雖然現今醫學發達,但是整容還不是沒有風險的,但是,為什麼女人們寧願抵住痛,寧願花掉辛辛苦苦賺來的幾個月薪水,都要整容?女人,你是x自己不夠美嗎?
 
筆者想,女人整容跟我們的社會的世俗眼光實在很有關係; 試想想,當我們形容某女性「有條件」,或者是「很有條件」,是指什麼? 大多數是說一些我們即時看見的優點,即是女人的外表: 譬如說是一對水汪汪的大眼睛,豐厚的小嘴,高高的x子,又或者是s形的身材...總之是不需要細心發掘的優點,簡單說是女人的外在美,而不是內在美; 雖然我們生於廿一世紀,但是一談到兩性關係又或者社會對女性和男性的不同期望時,女人的「條件」始終繫於她的外觀,而男人的「條件」反而跟外表沒有啥關係,男人是否有「有條件」,倒是看他究竟是開平治還是搭巴士,看他名片是經理還是小文員。

這個以衣相人,以貌取人的社會,x化了女人要變靚的慾望。

即使有學識有內涵,但是沒有了標緻的外表,這個女人一定不會被歸納為「有條件」的類別,她最多被歸納為「有能力」的一類,「有能力」的女人是公司的好員工,是老闆的得力「馬仔」,做就有份,但是很少有走到台前的份兒。外觀條件在很大程度上決定你做多還是做少,「上位」快還是「上位」慢。還記得「鍾無艷」這套戲嗎? 這套劇之所以歷久不衰,因為它是社會大眾對什麼是「有條件」的女人和什麼是「有實力」的女人的集體認同。雖然大家會喜歡「鍾無艷」這個「有能力」的女人,但暗地裡還是希望自己是「夏迎春」,一個「有條件」的女人。

看看現今的社會,即使傳媒天天在單打某模特兒的人工美,但寫管寫,還不是天天看見她橫霸各大報章雜誌頭條,電視廣告,各大的花生x都見她的芳影? 筆者在電視台跑新聞的時候,無可否認,長得標緻的女孩子,機會總是比別人多些的,雖然新聞部的主管們照例否認喜用美女,說什麼只是唯材善用,但是由誰坐上主播台,一切藉口都是x然。
最近筆者身體抱恙,在養和醫院住了幾天,才發現養和醫院設了一個整形外科,可以替顧客進行形形式式的美容手術,臉大可以變小,眼小可以變大,總之,由內到外,要幾靓可以變幾靚; 由小本經營的美容院到大醫院,主管們都很掌握社會對女人的期望,更加明白女人渴望變靚的心理,這種心理已經超越了自己對自己外表的要求,而是一種要乎合社會要求的心理,正因為這個社會從來認為女人的最大「本錢」就是她的外表,所以把外表弄妥,女人以乎才設合社會對她們的期望!

Sunday, January 14, 2007

講得出做得到?

特首曾蔭權在立法會的答問大會上,再一次拋下豪言壯語,說要做一位「講得出,做得到」的特首,又暗批挑戰對手梁家傑「不能只談願景,不講執行; 只談開支,不理收入; 只講理想,不顧現實」。

曾先生誓做「講得出,做得到」的特首,本來是港人之福,但是筆者只擔心曾先生有心無力,就例如97年金融風暴之後,當時是財政司的曾蔭權說香港可以在當年聖誕節前復甦,嬴來了「聖誕權」之綽號,可惜香港經濟沒有在他預計的時間內復甦,結果曾蔭權輸掉了牙齒當金使的權威; 上個月,曾先生到北京述職時,再一次發揮「聖誕權」本色,說現在的香港是廿年來最好的,又一次叫人嘩然,第二天總理溫家寶着他要「保持頭腦清醒」。

曾先生以乎很容易一下子把說話說盡,如果他真的要做一位「講得出,做得到」的特首,那麼在他落力唱好香港的同時,他就不能對一些x手的社會問題視若無睹; 事實上,從曾先生接任行政長官職務以來,提出改善民生的政策不多,筆者印象最深的就是「籃天行動」,可惜成效有限; 至於貧富懸殊的問題,無論曾特首如何說本地的生產總值,在最近三年,增長都維持在百分之7.5以上,本地人均生產總值約二萬7千一百美元…可惜,堅尼系數零點五二五這個數字,確定顯示香港在過去十年,貧富懸殊大幅拉開; 加上差不多是無日無之的家庭暴力問題,曾特首在立法會的答問大會上,被議員連番追問下,仍然答不出所以然也拿不出巨體方案,只說政府認為解決貧富懸殊問題最有效方法就是從就業入手。

相信不止筆者,很多關心這個問題的人士都不會滿意曾先生的答案,而且曾先生認為貧富懸殊問題最有效方法就是從就業入手,筆者也不完全同意,即使香港現時的失業率回落較低水平,可惜有些工種的薪金長期偏低,有工做也不等於生活就沒有問題; 因此筆者建議特首如果有決心為拉窄貧富懸殊,應考慮推出一些政策可以使全民受惠,尤其是低收入人士。

舉例說,政府今年財政有盈餘的情況下,何不考慮以盈餘向隧道公司收購西隧和東隧,以減輕市民在運輸費用上的負擔? 就以西隧為例,西隧開始投入運作以來,因為收費太高,被認為是「有錢人專用隧道」,正因為收費昂貴貧,西隧及東隧至今未能發揮疏導舊隧道擠塞的情況,如果兩隧撥歸政府,一來隧道收費可以大大減低,運輸行業必定受惠,一般打工仔的交通費都可能減輕,除此之外,也可以改善舊隧的擠塞情況,以及減低汽車擠塞時,排出的大量X氣,這個會是改善空氣污染的一項德政。

一些一筆過的政策比勉強創造一些不實在的職位,來得實際和乾淨利落,曾先生既然誇下海口,決心做一位「講得出,做得到」的特首,就是實實在在拿些本事出來,不要重道覆轍,像97年時嬴來了虛名,卻失了權威,也失了市民的信心。

Tuesday, January 09, 2007

政府保育決心的兩個懷疑

這回政府以火速之勢拆卸天星碼頭,把它送到填土區,再馬上重組古物諮詢委員會,及提前推出文物建築保護政策諮詢文件兼且加入「集體回憶」原素,聲稱這會作為日後保育保存古物古蹟的考慮因素…一硬一軟,曾特首行動之快,絕對比董建華的「議而不決,決而不行」高出幾班,把舊鍾樓拆骨填土,就是要令保育人士連哭喪的對象都沒有,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拆去因天星碼頭可能引發出來的「政治炸彈」。

天星碼頭已拆,皇后碼頭又如何? 民政事務局長何志平在出席電台節目時回應說,中環填海工程已經上馬,要停止清拆皇后碼頭是不合實際的; 對於政府一方面繼續清拆被認為是有「集體回憶」的舊建築物,另一方面又重新提出保育保存古物古蹟的諮詢,筆者對政府保育決心,有兩個懷疑。

第一,一直以來香港土地都是高價的「商品」,它是政府庫房的主要收入來源,對於黃金地上的建築物,政府向來的態度都是「要拆就拆」,總之以不阻礙土地發展為原則,香港地皮隨着人口增加,它的價值比它上面的建築物早就超出不知多少倍; 所以政府在提出保育古物古蹟的同時,如果她只是一如過去,只向錢看的時候,筆者很懷疑她如何抗拒拆卸舊建築物重建,所帶來的巨額金錢回報。如果政府的根本態度沒有改變,今天她大談保育古物古蹟,在筆者看來其實只是為拆「政治炸彈」作遮掩,看不出她是真心真意。

事實上,由政府到私人發展商,他們的保育意識根本就是等於零。譬如說幾年前,長實收購了虎豹別墅,興建豪宅「名門」,長實把虎豹別墅內揚名海內外的十八層地獄雕刻全都毀了,小市民反對無力,但是私人物業政府也管不了,即使不是私人物業,其實只要是有可觀的經濟效益的,政府也絕不手軟,天星碼頭已拆,皇后碼頭被拆的日子也不遠了。

所以,要真真正正談保育,政府必須真的有這個決心,然後再在社會上取得一個共識,就是保育跟經濟發展如何平衡,沒有這個平衡點,一切都是空談而已。

而筆者另一個懷疑,就是因為天星碼頭事件而廣為人引用的「集體回憶」這個名詞究竟代表什麼?「集體回憶」沒有一個客觀量化的標準,而且因人而異,天星碼頭被拆的時候,能說得出跟天星碼頭點點滴滴回憶的都是四五十嵗以上的人士,筆者在主持港台節目「政壇新秀訓練班」的時候,問過一班一起做節目的十多廿嵗年輕人,他們異口同聲反對政府強拆天星碼頭,就是因為有「集體回憶」,筆者再問他們當中,一年由天星碼頭坐船到尖沙咀有幾次? 誰知,當中大部份人,一年都沒有到過天星碼頭一次。對於這班年輕人來說,天星碼頭對他們到底又有什麼「集體回憶」?

筆者認為任何一個社會都不能沒有自己的過去和歷史,當然也不能沒有集體回憶,所以保存歷史是必須的,只是如何界定什麼是有歷史價值的建築物?什麼又是有集體回憶的建築物? 政府不能因為公眾大喊「集體回憶」就拿出來諮詢,不能空口說了就算,既然拋出了諮詢文件,就要真真正正為保育工作下點功夫!

Friday, January 05, 2007

小胖子

那天,剛準備入錄影廠做直播訪問,突然收到弟弟由北京打來的長途電話,電話裡他的聲音都震了,他的呼吸聲很重,即使透過電話筒,我仍然感受到他的焦急,他說: 「家姐,我有事,你要幫我。」

弟弟從小就是一個胖子,臉上很兩個很深的梨渦,非常孩子氣,但是他的性格跟他的外形不一,他的性格又剛又烈,從來發生什麼事,他都不發一言,什麼事都是自己一個人挺過來,六年前,他一個人跑到北京做生意,他一個人在外邊,每次打長途電話回來都是說說笑,講些無關痛癢的事,有時我也賺他無聊,問他生意如何,生活如何,他都是說很不錯,不用擔心,後來有一次他一位朋友到香港叫我代為接待,由朋友口中,我才知道張龍華在北京很博,很勤力,一天工作超過十二小時,試過有一次天氣只得零下十度,他一個人半夜心更還是在外邊跑生意,客人的態度無論是如何惡劣,他也是咬緊牙關捱過去。

我們姐弟共處三十載,像那天他跟我說話的口吻,他從來未試過,那一秒鐘,我的心沉了,我知道,他絕不會因一些小事要我幫忙,我等他開口,他說: 「家姐,我的血有問題,要馬上回港。」

他是白血病。

我呆了,「白血病…是..血..癌?」我一字一字吐出,電流彷彿在我身上流過一樣,我整個人在發抖,他猶豫了一會說: 「是。」他沉默了,然而他這一句話,像是一個原子彈投在我身上一樣,拿着電話筒,我的眼淚不受控制地湧出來,我無法相信這是一個事實,更無法相信一個如此健康的人,竟然間會得此重病,我強裝鎮定說: 「是確定了嗎? 或者北京的醫生出錯,你不要擔心,你馬上回來,我跟你安排入院再仔細檢查…」我的話還未完,他就接着說: 「不會出錯的,白血球的指數比正常高了好幾倍,這個不可能有錯,只是,你一定不可以告訴父母,否則我不回來,我已經有心理準備…」然後,他哭了。

這輩子,我從未試過心如刀割的感覺,掛線後,我久久不能思考坐在書桌前,
我的腦海一片空白,我整個人在抖震,我什麼都想不到,只聽到自己的心臟在狂跳,這個病太嚇人,甚麼他會得如此重病? 我給徹徹底底的嚇呆了。

在機場接他到醫院那天,從前的小胖子,竟然瘦如柴,他的臉色很蒼白,他對我說: 「你放心,我狀態很好,也不感覺累…剛剛這班飛機上的空中小姐一點都不漂亮,所以我索性睡了一會,現在精神得很…」

小胖子跟我一起長大,我一直當他是小孩子,其實他比我更有思想,更成熟,
初中時我讀書成績不好,失落死了,當時他還是小學六年級,他躺在沙發上,搖搖腳對我說: 「家姐,大詩人李白一生人都沒有當過官,古代讀書人都是學而優則士,以做官為目標李白做官不成,但是都沒有否定過自己的能力,你一次考試不理想,算不上什麼,不要因為一次失敗就否定自己。」從小,他就是一個很有思想,很有主見,很有能力的男孩,知道得了重病之後,他還去照顧每一個人的感受,安排公司接下來的工作,安排他在北京女朋友的生活,還有,就是如何把這個對老父老母突如其來的打擊減到最輕…

小胖子原來早已經長大了,在我們不知不覺間長大了,他就是這樣一個鐵漢子,現在他遇到生命中一個小難題,要經過一些考驗; 我很清楚,只要他過了這個關口,他將來一定是不平凡的一個人,我一定要幫他渡過難關。

小胖子在醫院已經一個月了,上天慈悲,他的情況一天比一天好,昨天是他進行化療後第一次抽骨髓,他抽骨髓那個早上,天下着毛毛細雨,氣溫降至十五度,我跟媽媽一早到醫院去,我倍他進手術房,主診醫生問我: 「家姐,你倍他,你不怕嗎? 」我說: 「有什麼好怕? 」

坦白說,我是很怕血的,只是我知道小胖子自小很膽小,又怕痛,沒有人倍他壯壯膽,他一定會很害怕,做媽媽的,是不會忍心看見自己的孩子受皮肉之苦,所以不能讓她進來,那麼只剩下我了。

小胖子第一次抽骨髓的時候,也是我倍他,因為他這個病,我也做了一次骨髓檢查,主診醫生說: 「即使是至親,骨髓完全脗合可以捐贈的,機會只有四分之一,你們姐弟就是這幸運的四分之一人,如果他有什麼事,只有你可以救他。」

我跟他的命是緊緊的扣在一起,從今誰也離不開誰。

骨髓報告是一個好消息,經過一個月治療之後,壞細胞都死了,小胖子正在慢愎康復,他已經重生。

自從小胖子生病以後,我突然想起六年前去世的外公,外公離開我們時,已經是九十多嵗了,外公走時,我們沒有多大的悲傷,只是心裡很捨不得他,因為媽媽說,任何人不捨就不會得,外公是笑x,一個人好不容易活到九十嵗,享盡天命,歸於塵土,外公捨了今生,他又會得到另一個生命,所以x禮那天我們都沒有哭,因為我們都深信外公是享盡天年了。

原來一個人要享盡天年,好好活完這一生,是多生多世修來的福氣,這個福氣不是人人可以擁有,人的一生有很多不平坦的路,也有很多突如其來的劫難,疾病,災禍,它們可以一下子就奪去了我們的生命,我們甚至來不及反應,這一生就完蛋了; 所以當我們可以活在這個世上多一分鐘的時候,都應該好好的珍惜,因為
很多人會在極不情願的情況下被迫離開這個世界,我們有幸活着的,如果不知命,不愛命,實在有愧於天地。

造命立命,上天有造命之權,但立命之權在我,小胖子這一役之後,我終於明白生命是什麼一回事,生命是脆弱的,生命怎樣開始我無法控制,但我知道它怎樣結束,不知命的人以為命是由天定,但其實這並不盡言,命也是由我們控制的,小胖子得病之後,我看了很多關於癌怎樣形成的書,癌症是因為長期憂鬱,長期處於壓力中,飲食失衡,使基因出現病變; 生活失衡是因,發病是果,把這個道理推開,生命不過是一場的因果遊戲,從今,要怎樣的生命,怎要懂種什麼因了。

下一站...行政會議

香港今年第一件大事,必定是三月的行政長官選舉,最近一次的中大民意調查,特首曾蔭權跟大律師出身的梁家傑的民望差距進一步收窄,筆者預計,只要梁大狀的狀態再勇一些,越近選舉,曾梁兩個人的民望很有機會再被拉近,雖然即使梁家傑得到不少市民支持,但在小圈子的選舉中,他的命運是早已經被決定了,他贏不了得到北京支持的曾蔭權,只是,即使改變不了結果,筆者認為,梁家傑也肯定是這場挑戰賽的大贏家,他的民望不單止會迅速攀升,更重要的是,他將會踏上他政治前途的另一個新台階….行政會議。
筆者的想法不是沒有依據,回歸前,大法官楊鐵樑辭官挑戰董建華,雖然同樣是無功而還,但那時候楊鐵樑的民望一直跟追董建華,選舉一結束,挾高民望的楊官被董建華賞識,被邀請加入行政會議,為成特區事務最高決策者之一,後來更被委任為外匯基金投資公司董事局主席; 梁家傑跟楊官的背景差不多,也是香港法律界響噹噹的人物,民望高之餘,更重要的是,梁家傑是現今「第一反對黨」公民黨的核心人物,筆者認為,曾蔭權是沒有理由不邀請公民黨加入新一界的行政會議,尤其是當我們的曾特首天天高舉「強政厲治」時,他怎能忽視公民黨,這個實力在與日俱增的政黨呢? 這麼一來,梁家傑必定是首選。
梁家傑較早前接受筆者訪問時透露,只要市民支持他,二零一二年他還是會繼續披掛上陣,到了那時候,他擁有好幾年的行政立法經驗,又是直選出身,他絕對是一個有威脅的挑戰者,北京考慮下一屆行政長官人選時,到底是多了一個選擇?還是繼陳方安生之後,多了一個要全面封殺的對象? 這個還有待觀察。但在目前,曾蔭權的確是需要花點時間和功夫考慮一下如何安排梁家傑的「前途」,這個弄得不好,反效果會很大; 但是,萬一邀請梁家傑加入行政會議,筆者又真的替曾蔭權擔心,梁家傑這個金牌大狀肯定跟曾蔭權無論大小事務都可能唇槍舌劍一番,如果曾蔭權敵不過梁家傑,怎麼辦? 行會的保密功夫,一向麻麻,萬一傳到傳媒耳邊,不單止醜死,隨時還可能打擊特區政府的強政厲治!
現在行政會議的政黨代表,沒有一位是大律師,雖然不能說不是大狀出身一定會比下去,但是大律師的訓練就是分析能力強,邏輯強及領悟能力高,所以在辯論政策時,他們較容易佔上風; 因此,筆者認為,未來行政會議的建構怎樣達到曾蔭權「強政厲治」的要求,是不得不周全考慮的。
中國人有一句說話: 「牽一髮而動全身」,梁家傑這次挑戰曾蔭權,不單只是看他能不能有足夠的「入場卷」或者是田北俊到底是否「去馬」,更重要的是梁家傑這次參選對日後的人事佈局會帶來什麼影響: 公民黨肯定因此而水漲船高,曾蔭會如何處理跟這個「第一反對黨」的關係? 怎樣安排梁家傑的「前途」? 北京甚至要想一想如何抗衡日益壯大的公民黨? 這些問題都值得密切關注的。

Thursday, January 04, 2007

陳方安生


一月一日跟前政務司長陳方安生做了專訪,
這是我當記者生涯以來第一次跟陳太專訪,
她批評行情立法關係,
狠且中,
但如果理順這個先天怪胎.
她說7至8 個星期以後,
她的核心小組將就有關問題有所公怖,
且聽聽她有什麼建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