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這一天裡......

Tuesday, December 29, 2009

我的張錢錢



Tuesday, December 22, 2009

賀cartier 開張

「五區總辭」

「五區總辭」我並不支持,因為我不認為這樣上車落車會對中央構成任何壓力,因為《基本法》賦權予全國人民代表大會決定香港制度,全國人大有權有責決定本港政制發展,也即是說,香港的民間政制,從來都不是港人的決定。所以我認為「五區總辭」只是一個表態,能影響北大人決定的力量很少,但卻把整個泛民派從新洗牌。

「五區總辭」由社民聯發起,後來演變出多個版本,公民黨又要搶搶風頭,拋個更大更激的版本,在整個過程中,我在之前一些文章也說過,這個過程其實是挺難看的,令人覺得整個泛民在內訌,在政制問題上大家都在「愛鬥大」,爭做大哥,爭發言權,吵了幾個月,最後結果是民主黨退出,只有社民聯跟公民黨繼續下去。我反對總辭是從實際成效角度去看,正如上文說,我不認為這能影響北大人的決定,但從黨的道德勇氣上,我是x服社民聯的勇氣的。

社民聯是窮政黨,在立法會內也只有三席,有評論說他們豪賭這並不正確,因為他們不會在總辭上得到更多議席,但卻有機會輸光; 所以比起民主黨,說擔心失去在立會內的否決權,說穿了是怕失去議席,直接影響議員們的生計和黨的收入,
我認為毓民等人的誠意和用心是值得尊重的。

毓民說這次「五區總辭」是變相令民主派洗牌,令市民對現在的民主黨,公民黨甚至民協和社民聯有「更深入」的了解,這個講法我是同意的。一直以來我對公民黨很有期望,過去兩次立法會選舉和補選我都把本來屬於民主黨的一票投給公民黨,但這次在「五區總辭」的議題上,公民黨的表現卻令人反應,一邊高叫民主,但另一邊公民黨的大x們那種看不起人的氣炎都無遮無掩地表露出來,看余若薇點名馮檢基辭去九西的職位就叫人看得眼火爆,由她來帶領民主,我覺得有欠說服力。至於民主黨,我一直覺得他們太戀權,雖然張民光,李華明等都是認識十幾年的朋友,但是他們由我唸大學時已經在位,十幾了年,為什麼不退位讓賢呢? 難道香港真的沒人材? 一個人在位太耐就會出現一個問題,就是無火,沒了PASSION。

過去兩次選舉我已經沒投民主黨的票,現在港島是甘X威等質素,更加叫人不用投民主黨了; 至於公民黨,好感也沒有,也不見他們在議會佈幹什麼建設性的事情,作為民主陣營的中堅份子,作為選民,我很氣餒,有什麼可以選擇呢?

香港民主最後由誰來領導呢? 還是民主黨嗎? 不是了! 是公民黨嗎? 後勁不繼。是社民聯嗎? 不知道,可能; 但是我們還有沒有別的選擇?

Monday, December 21, 2009

很悶...發奇想

等了一年,終於等到上畫了。我說是得twilight的繼集—new moon。

久別一年,edward cullen英俊依然,只是即使已經有愛人在側,但edward的面孔依然冰冷,眼神仍然是憂鬱的; 去年,edward cullen風靡萬千少女,今次卻淪為大配角。這回搶眼的是人狼jacob,據說導演為了這位廿嵗都未夠的少年能短時間內變成「大隻佬」,早晚都要他喝蛋白質,少年說甚至在半夜三時都要起床喝蛋白粉,目的就要在最短時間內谷起肌肉,令他看上來像人狠。雖然,我覺得這樣對身體不太好,但在鏡頭前的jacob確比上一集令人尖叫,如果以「型」的指數來說,增副肯定是百分之百。我想這回new moon應該會繼edward cullen後,棒紅另一個以人非人的年輕明星---人狼jacob。

電影就是有這個好,它能令人脫離現實,起碼在這一個半小時內。它也給人很多慰藉,讓我們在庸庸碌碌的生活中,有一些時候可以脫離一下,讓我們相信/幻想這個世界確實有一些不可思以的事情在發生,這個世界可能真的有像edward cullen這樣情深的彊屍,也有像jacob這樣可愛又有型的人狠活着,它們/他們只是活在某一個暗角裡,幸運或不幸運地,有一天我也可以碰上他們。

有時候我想,我們天天xx役役工作,其實為什麼呢? 我和你和他和坐在你對面的一個男同事或女同事,有什麼分別呢? 我們天天做,天天爭,又叫又跳又笑,但我們都是死老病死,由少年到中年到老年然後老死。人人都是這個cycle,真的很悶。我曾經跟朋友說,我很希望能遇到一些像twilight又或者是這一輩子連幻想都幻想不到的事情,可能是代價很大,但都值得。 一世人如果可以有一次不平凡的經歷,多多的代價 (大前提是不影響家人) ,我都認為是值得。

朋友都說我是神經病,唉! 在香港就是這樣,如果想法跟人家不同,就會被說是神經病,我不是神經,只是活得很悶而已。

Sunday, December 20, 2009

More pix!


Friday, December 18, 2009

黃曉明與我baby---goyeah 的約會




Tuesday, December 15, 2009

哥本哈根的全球氣候大會

哥本哈根的全球氣候大會讓我們看到人類是多麼的短視和無知,也讓我們看到發達國家即使平日天天民主人權掛在口邊,其實他們是多麼欺負弱小,一些沒權沒勢的太平洋小國就快水浸眉睫,就快沒家沒國,但是那些發達國家卻不聞不問,你死你事。
早兩年,有一班英美科學家在全世界面前,把世界未日鐘 (Doomsday Clock)撥快了兩分鐘,警告我們,人類距離滅亡又走進了一步,我還記得世界知名的物理科學家霍金告訴我們,全球暖化對人類的威脅,已經遠超過恐怖主義,恐怖分子只是丈殺死數以萬計的人,但全球變暖可以殺死百萬計人。
地獄已經在眼前,還只顧發展? 你說,人類是多愚昧。
這十多年來看到的氣候變化,實在太多太多證據實明了這些預言不單單只是一家之言,俄羅斯去年的冬天,由過去的-34度到現在高於零度,阿爾卑斯山地區正經歷一千三百年以來最暖的氣候,冰川萎縮,零四年底的南亞海嘯,過去一次又一次出現「百年」一見的水災和颱風等,都是大自然向人類發出的警告,甚至可能是「最後通牒」。
過去,人類抱着人定勝天的態度,因此我們的社會得已進步發展,但是今天,也許怕死和悲觀的態度才可以拯救人類不至於滅亡。  地球只有一個,如果她病了,死了,我們又如何獨善其身? 大自然是「大命」,人類和其他所有依賴這個大自然生存的生命都只不過是「小命」而已;可是人類很短視,也太自私,把自己的小命以為是世界上最重要的東西,為滿足這條小命,不惜不斷破壞大自然,傷害其他生物。試問大命活不成,我們那條小命又如何活下去呢?
看到太平洋小國領導人在大會上哭了,他們希望發達國家慈悲一點,否則他們將家不成家; 其實今天太平洋小國領導人哭了,明天可能到那些發展國家哭了,因為我們都走在同一條路上 (死亡之路) ,只是時間之差而已。

Saturday, December 12, 2009

高校長

高錕校長和美國總統奧巴馬同時得到了諾貝爾獎,但兩人讓我看到的是很不一樣的胸襟。

高校長用了一輩子研究光纖,光纖促成互聯網的出現及普及,令世界出現重大改變,不但經濟上,連政治、民生都因此而改變。高校長改變世界,也創造了世界首富,但「光纖之父」卻不求專利,兩袖清風,樸素非常,他的學術成就以至他的品德都是我們的榜樣。縱使今天的高校長患上老人癡呆,忘記了自己的名字怎樣寫,都沒關係,因為即使他忘了很多,我們都不會忘記他。我們今天所有因為光纖帶來的方便、社會轉變和進步都是來自他,這個事實改不了,所以高校長忘記了自己是誰,又有甚麼重要呢?歷史會記住他。

  電視鏡頭一轉,是另一個諾貝爾獎頒獎禮,得獎人是美國總統奧巴馬。他跟高校長雖然都獲頒諾貝爾獎,但是褒貶卻很不一樣,尤其當奧巴馬說戰爭是為了和平,他的演說不但是為美國出兵伊拉克辯護,也是為了最近再增三萬美軍到伊拉克而辯護。這樣一來,人家就聽出了。所以說,有政治目的在背後的人和一個單由學術出發、沒半點私心的人相比,即使大家同得世界最高的榮耀,世界對他們的反應都已經不一樣。

小題:學懂堅持克服困難

  看見高校長在鏡頭前的從容笑容,令我想起在中文大學唸書時也曾見過他,他的笑容十幾年來都是這樣:很單純、很親切。他說做研究要堅持,在中大時,他對我們說年輕人一定要有夢想,不管夢想是多麼的天馬行空、難於實現,也要堅持下去,因為人們永遠不知道世界會如何轉變,而「不可能」只會發生在沒有耐力和恒心的人身上。他總說有堅持才會有成功的機會,正如他當年研發光纖,所有在這方面的權威都說不可能,誰知光纖會促成互聯網演化,並因而獲得諾貝爾獎殊榮。

  雖然我不算是一位傑出的中大學生,但高校長要我們凡事不能草草就放棄,要學懂「堅持」,我是承襲了。這方面,我沒有丟我們校長的面。

  我在英國唸書時認識一位朋友,她媽媽把她的名字叫做Hope(希望),意思是要她無論發生甚麼事都不要放棄自己和希望。人生是要有希望的,並且要把自己的要求定得高一點、決心大一點,即使那些是人家覺得不可能的事。她說世界上所有不可思議的事,都只會發生在有決心、肯堅持的人身上。

  高校長的故事令我又再打了一次強心針,當所有人認為這是困難不可能的事,人人都潑冷水,但只要自己的方向是對的,遇上阻礙,也不要因為眼前的小沙石而放棄理想。要成功,這就是對自己最基本的要求。

Tuesday, December 08, 2009

甘乃威

立法會,香港立法最高權力機構,應該是查大事大非,跟公眾利益有關的事情,
為什麼會是查桃色糾紛? 我並不想針對民主黨,也無意批評立法會的議員們,但是覺得他們無聊透,不吐不快。

甘乃威被指向女下屬求愛不遂,而怒炒女助理,現在女助理也走出來了,如果女助理的聲明足以令甘乃威構成犯罪成份,譬如說是性x擾,大家應該把甘乃威拉上警局,那會是立法會? 為什麼要在立法會查他的情賬? 又或是用立法會這個神聖地方去遣責這個不知所謂小男人的胡裡塗賬? 為什麼要把立法會變了一個道德口水場地?

對於甘乃威究竟有沒有向女事主求愛? 作為女性,我相信是有的。否則為什麼有太太又向女事主表示「我對你有好感」? 如果不是心理有鬼,何以要賠半年人工給王麗珠? 而甘乃威又曾堅持說王麗珠工作態度欠佳,他曾多次出警告信給她。這一切一切都很難令人相信甘乃威的「清白」。

我覺得甘乃威很丟民主派的面子,很丟議員的面子,更丟當初投票給他選民的面子; 我也想他下馬,但耐何這些情情愛愛問題又不足以令他下馬,所以在立法會
查他也根本不會查出什麼,但卻會偏低立法會的地位,令立法會變得很無聊,令人以為立法會沒事做。

五區總辭泛民雖然x得天翻地覆,但起碼也是「大事情」,但甘乃威事件就不倫不類,大家覺得他有違道德,但又耐他不何; 想給他一點教訓,不想這樣就x了他,可是民主黨對他也沒辦法,甚至令民主黨擔心形象被甘所拖累; 於是大家就想在立法會遣責他了,給他一點顏色,可是這個實在是有損立法會尊嚴,也抬高了甘乃威。

唉! 泛民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五區總辭而演變成的同門恩怨未止,還加上桃色糾紛,真難看死了!

Friday, December 04, 2009

我又做電視了!

各位老友,
我自從離開有線之後, 很久沒有在鏡頭前曝光了,
得港台公共事務部大佬張國良垂青,
請我當新一輯香港故事主持,
這次還是說十段跟香港有關的動物情緣,
下星期一, 12月7 日起
晚上7 時
亞視見la!

Tuesday, December 01, 2009

泛民越來越不像樣

泛民越來越不像樣。

我很支持普選,更熱愛民主,但是我越來越看我們那班天天高叫民主的泛民議員不耐眼,由他們來為香港人爭取民主,不要說北大人沒信心,作為香港人的一份子的我,也越來越沒有信心了。

爭取普選變成了他們之間的街頭罵戰,華叔舌戰陶君行,毓民被罵變來變去,民主黨主席這邊廂說不支持總辭,少壯派那邊廂開記者會公開跟何俊仁唱反調…這一場又一場的政治大戲,一點都不好看,簡單難看得要命,每個人都要在政改問題上出出風頭,說兩句話顯示自己的存在價值; 但是,泛民呀泛民! 你們有沒有顧慮過我們選民的感受? 我們一人一票選你們出來是為港人做事,在大是大非的問題上為港人出主意,但是,你看你們現在像什麼? 

我受不了你們!

建制派看到對手一盤散沙,各懷鬼胎,心裡只會暗笑; 等特區官員看你們天天口水戰,自己都未搞掂,他也採你都傻; 北大人看你們一班政治水平甚低的政棍搞來搞去,她不用出手,香港人都已經離棄你們了,你還憑什麼跟北京討價還價? 看見華叔跟陶君行在電台上罵來罵去,有市民說很心痛,我說是愛者痛,仇者快。對手恨不得你天天內訌,自我消磨。

坦白說我覺得總辭是沒意義的,因為可能出的亂子太多; 泛民想事情不應只要概念,更應該想想如何執行? 眼高手低只會壞事情。

政改方案最後又是兩手空空,原地踏步? 還是行前一步 ? 我現在後悔當初投票給泛民了,因為他們現在張牙舞爪說是選民代表,把我認為要先把東西拿到手,
再爭取的事情都要否決了,不知有多少選民會像我一樣悔不當初呢?

下次立法會再選,我一定會提醒自己今天泛民的種種,雖然我一定不會支持建制派,但也不一定要支持泛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