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這一天裡......

Tuesday, May 26, 2009

六四

最近有好多話題想寫一寫,談一談,就譬如說,高官帶頭減薪。這個一早就應該做。他們減薪只是杯水車薪,幫不了疲弱的經濟,但卻是政治表態跟市民共渡事間的決心,可是,財政司長兩個月前還堅持他不減薪的「道理 」,兩個月後,曾蔭權就走出來說 「我們減薪了! 」 要給市民大眾逼一番,罵一番,才來一個遲來的動作,這個特區政府真是遲鈍得可憐!

不過有一點是要多謝我們特區政府的行政首長曾蔭權先生的。他一句「我代表所有香港人」,把大家掉念六四的情緒推向高潮。不知他們到底是不是「無間度」,每次臨近六四前,總有一班惷人,說話巴巴結結,不靈光的人就六四事件大發X論; 今年先後有曾蔭權,曾玉成,港大前學生會長陳一X; 過去有馬力,曾憲梓…如果沒有他們那些令人嘔心動氣的話,六四事件廿周年可能還是平平淡淡的過,他們一來,事件就被炒起來,熱鬧起來了!

在這裡,我還是覺得還是應該跟他們說一句 : 「多謝! 」

在文章開頭我說有很多話題想寫,但在六四事件前,我覺得自己有道德責任向讀者或年輕一代說一說六四。

六四對我這一代,生於70年代的人來說,是一生中最難忘的一個洛印。

八九年六四的時候,我們都是一群十多嵗的中學生,尤其長於香港這一群,除了書本,最多只關心譚詠麟還是張國榮,那個在「勁歌金榜」登上冠軍,什麼社會國家天下之事,沒有多少人有這個「思維能力」去關心; 然而六四給我們上了一次一生難忙的課,只是這堂課用了多多少少的人命去換回來?

過去有不少朋友問我甚麼當上記者來,的確,當記者從來不是我的理想。我沒有這個情操,也沒有這個抱負,只是當我還是初中學生時,我看見比我年紀只稍稍大一點的年輕人,他們前途正是一片光明的時候,他們在廣場上幹什麼? 他們在追求什麼? 他們在堅持什麼? 他們有些人最後連自己都賠上了,他們為的是什麼? 我開始想,我到底需要的是一個怎樣的人生? 金錢只能滿足最基本的需要,生命是否可以不一樣? 後來我選擇了當新聞記者。六四事件對我一生產生了巨大變化,就是使我產生了這樣一個理想──一輩子絕對不能夠成為謊言組成的一部份,一輩子要堅持真話,要做一個獨立的知識份子,要對中國的民主進步貢獻自己的力量。

「不能成為謊言的一部份」 , 「要做一個獨立的知識份子」 ,「要對中國的民主進步貢獻自己的力量」 這三句在我當上記者之後,更明白說時容易,做起來卻難; 但是不論多困難,我都要自己記住知識份子跟民眾應該是息息相關的,民間的苦難、民眾的痛苦,知識界有責任向政府反映。即使我現在的崗位不一樣,但這些原則不能變。

年輕的一輩跟我說,他們的教科書沒有提六四,又或者只是三言兩語說了算,所以我認為我們經歷過這一段歷史的我們,是有責任向年輕一代多講多分析,而你們,年輕的你們,六四是國家大是大非的事情,不要因為的教科書沒有提就把這段歷史模糊了,你們要找出真相,一個人,總不能不知是非,混混沌沌地過。趁六四在即,大家請好好了解一下這一段歷史。



Saturday, May 23, 2009

My latest pix with all pretties!


Monday, May 18, 2009

我的恩師出書了!!!




Victor Fung 是我南華早報時的 "老闆"
但與其就是老闆,
不如說是恩師
他不論在公在私都教了我很多
他是資深傳聞人
他是劍橋大學畢業生
英文好
新聞觸角強
香港新聞甲已經很少這些人才了
最近他把三十年功能寫成了書
"瘋讀社論, 強化英語"...
買本睇下, 學下野la!

Friday, May 15, 2009

風水命理

風水命理,可以作為參考,但過分迷信的後果會是怎樣? 我們今天有人板看了--小甜甜的情況,幾十億的錢沒有了,病醫不好,人也死了,最後連名聲都掉去。筆者認識一位小甜甜的家屬,據說她一生節儉到不得了,食最普通的,穿最普通的,沒什麼享樂,但偏偏沉迷風水; 也只有風水先生能一大筆一大筆從她身上拿走。我想,如果把這些錢捐出去,又或者穿在自己身上,都不會得到今天被人揭私隱,搞得聲名狼藉的地步。

誰說錢不是萬惡? 小甜甜的爭產案已成為城中熱話,比豬流感更惹人關注。風水先生來爭產,律政司介入,因為有證據說小甜甜本來希望把身家全數做善事,所以連70.80 嵗的公公婆婆,生不入官門的,都來法院門前示威一番,希望風水先生敗數,一百幾十億的身家可以用來造福社會。一個錢字,小甜甜生前認識的,不認識的都出來了,為了這個錢,大家磨刀霍霍,在法院內生死決戰。他們的貪婪,憎恨心,都是來自一個 “錢” 字,說錢是萬惡,今天是看見了。

風水這個東西,能信多少?筆者曾經見過白龍皇,(我尊稱老人家為師父)師父說,一個人如果行好運,風水命理這些東西就好像輔助器,它可以幫你走得更順; 但關鍵仍然是你到底有沒有運行? 如果沒有的,師父說就算是他也愛莫能助。這個就等於你銀行戶口有沒有錢,有錢的話,他們可以幫你賺更多的錢; 但如果你銀行戶口是零的話,神仙都難變。

小甜甜一生英明,做生意很多人都不是她對手,但想不到她最大的弱點是迷癡; 而且是病入膏肓的情度。

自小甜甜爭產案開審以來,傳媒都喜歡引用梁錦濠惹上收受利益及行賄等官非,梁錦濠以每月五萬元聘請風水先生幫他改運的例子。如果風水先生有效,梁錦濠燒掉近五十五萬元後,最終還不是被判監三年?

老媽常說,健康和財富都是求不得的; 這就是俗語所說: 生死有命,富貴由天。有些事情,根本是求不得,求不到,生命的長短是其中之一。我有時想,生命長短如果是能求的,秦始皇現在可能仍然活着,不是嗎?

我身邊有一位高材生朋友,讀書叻到不得了,以為他一定是一個很有自信的人? 才不。他一點信心都沒有,因為一年前有位風水師跟他說,他會走衰運,這一句話把他所有的自信心都掃走。

所以做人做事要清醒一點,任何事情太沉迷都一定不是好事!

Monday, May 11, 2009

三個女人一個噓


日日有食神

飲食節目賣錢,特別是在星期六日的時間,沒有電視劇追,與其無聊,一家大細一起看飲食節目最好,所以無論是無線或亞視,星期日晚都是飲食節目天下。

一向覺得無線的飲食節目質素好,美女配上才子主持,大飽口福之餘,又大飽眼福,美女才子介紹美食又言之有物,我雖只在家中收看節目,即使臭不到食物之香,但也如至身其中,甚快樂也。

可是,最近無線推出的 “日日有食神”卻叫我十分失望。滔哥是名食家,由他介紹食品的來源,煮法和食法,資料多,內容豐富,天南地北,什麼節令食什麼最好,他都尾尾道來,觀察不會質疑滔哥的可信性,只是他的女拍檔,卻成為了整個節目的敗筆,其中以張美妮及王君x最差勁,她們足以令我連電視都關上。

首先,這兩位女主持一出來就擺出一副 “前世未食過”的醜相。她們的角色雖是穿插節目當中,為滔哥助助慶,但好歹也有個限度。她們看見美食時的表情誇張到好以十世未食飽過一樣,誇張得令觀眾反感,而且她們的聲音又高又尖,什麼都大叫一番,什麼都 “嘩嘩聲” ,好幾次我剛拿起碗筷,她們的叫聲嚇得令我差點連飯碗都打破,坦白說,心臟弱一點都支持不了她們高十度的叫聲。

老友李純恩經常說做飲食節目難,因為不是每個人都可以有足夠的文字來形容當前美食,因此,誰來主持節目,請什麼嘉賓,絕對影響節目質素。很多時候,飲食節目的醉翁之意不在酒,它的吸引力不一定有食品上,而是整體的感覺,好友相眾,不亦樂乎? 就是這個。

張王兩位小姐,對食物的形容詞來來去去不外乎: 好味! 有口感! 溶化….什麼是口感? 正如李純恩說: 那即是好? 還是不好? 甜? 還是x? 口感兩字空泛非常!

無線下次選用主持人時,也要有點要求。這兩位小姐請不要再用了,十分倒人胃口,飲食節目本來是要人看得高興,胃口大開,倒胃口起不是太掃興?

Saturday, May 09, 2009

流感 "雜" 感

報紙頭條大大隻字寫: 「抗疫告捷!」
是的! 特區政府近來的施政和反應,以今次對抗豬流感最快。因為行事果斷,酒店話封就封,要把人隔離就隔離,令香港逃過了一次不必要的危機。應該讚!

當然,也有人批評特區政府反應過大,以做show,說這一次香港政府把灣仔維景酒店封了,隔離了旅客和酒店工作人員的做法過了火。這句話就不應該! 零三年來了個sars,把香港搞得天反地覆,香港一下子人人自危,連平日人來人往的銅鑼灣旺角等地,x如死城一樣; 這回豬流感,誰知道它的底蘊到底是什麼? 成因至今不明確,傳染病的後果可大可小。在不知「小」到甚麼程度的時候,特區政府小心點是應該的,為保障全民安全,為保障香港的經濟前途,要隔離的當然要隔離!

坦白說,在特區政府未追蹤到那位載那位墨西哥病人由酒店去醫院的的士司機前,我連的士都不敢,寧願遲些放工坐地鐵,為什麼? 就是怕! 怕萬一被這位拒絕報道的的士司機累到,萬一染病甚算? 經過sars,香港人都不「襟」嚇,尤其在這個經濟環境下,我們更加不「襟」嚇。

所以,特區政府的官員們不必為那些動不動都批評的人動氣,有些人根本就是吃
飽飯沒事做,什麼都愛批評一番,這些噪音大可以不理。

另外,有點令我挖目相看的還有食物衛生局的副局長梁卓偉家。我看了幾天他主持的記者會,對答不錯,人也冷靜,有條有理,有紋有路,比那位拿自己名片為女傭辦簽証又被人發現,硬着頭皮道歉的強多了。

今次豬流感令我覺得人類面對突如其來的疾病,越來越無力。瘋牛,鼠瘟,禽流感,這回到連豬流感….. 面對動物大感冒,人類如臨大敵,有時候甚至無力招架,唉! 自以為是萬物之靈的人類,也有被動物「玩死」的時候。

自小聽長輩說,物極必反,否極泰來,即是說路走到盡頭時一定會反彈。 香港現在算不算是否極? 是不是很快就會泰來呢? 經濟衰到貼地,炒人的炒人,結業的結業,特區政府的民望也直線向下,再加一個人類豬流感,甚麼都齊了,希望衰夠了,接着下來就是股市反彈,再挑戰三萬點,「四叔」又可以天天出來估股,人人魚翅撈飯,LV,GUCCI門口天天排長龍,老闆加人工,發花紅,人人四萬咁口…這些好日子,希望不遠已!

Wednesday, May 06, 2009

明星有難了!

明星有難了! 早前 廣電總局發出通知,嚴禁各類綜藝、娛樂、訪談節目炒作名人緋聞秘史、劣跡醜聞,以淨化熒屏聲頻,避免「有醜聞劣跡的名人」誤導觀眾、xx視聽。

這就是了! 老實說,有很多所謂的「明星」,其實一年沒一套戲上演,一年沒一首歌出台,有些甚至幾年沒有任何出產的,這些「明星」憑什麼來維持人氣? 支持他們/她們繼續北上賺「人仔」? 不就是緋聞?

看李嘉欣,劉嘉玲,關之林….嚴格上也算不上是藝術家也數不上是大明星,因為她們拍過而令人家有印象的戲,實在是少之又少,但是她們的美貌確實耀眼,所以使大眾記住她們的,除了是美貌之外,恐怕就只有源源不絕的緋聞了! 如果沒有了緋聞,延續其生命,誰還會記住她們?

明星的緋聞有許多種,婚外情,第三者,跟富豪交往,同性戀,雙性戀,打架泡吧…形形式式,應有盡有,但總體來說,對延續他們的影視生命,都不無幫助。
人的天性就是喜歡偷聽人家的私隱,俗一點說就即是「八掛」,緋聞就是當老百性閒來無事,茶如飯後作為打發時間的一種消遣,因此全世界任何一個地方,娛樂事業都是發達的,「八掛」雜誌永遠比論事論政的好賣,但是對於明星來說,這個就是他們演藝生命的維他命,緋聞為明星們保持了知名度和曝光率; 所以即使一些久久沒有一隻唱片或者一套電影上映的明星,就像李嘉欣,關之琳等,為什麼仍然經常是「八掛」雜誌的封面人物,靠的就是緋聞,而緋聞為她們帶來了人氣。

可是沒了這些炒作,她們還如何登上封面? 廣電總局這回真是斷人米路! 破壞了娛樂圈的生存規x! 如果廣電總局不是官字兩個口,早給人家罵死了!

廣電總局在建國六十年的大日子之前要淨化娛樂圈,把色彩斑斕的娛樂圈淨化為白色; 這個做法,全世界只有大陸才有,能維持多久? 不知道,恐怕不會太長,因為這個做法唯反了自然定律,太野蠻了!

只是,那些在本來想在今年復出的藝人,譬如說,阿嬌,真是選錯了時候。她千算萬算,算x了今年是中共建國六十年,任何大動作,在共產黨的大日子前都是不宜的。

看來做娛圈的,也需要多了解政治了!

Friday, May 01, 2009

再說 中國不高興

“中國不高興” 這部書,我不喜歡,當中歪理太多。說什麼 “仇富” “眼紅症” 是中華民族強大動力,這些話都很放屁。唯有一個觀點,我是同意的,就是說美國綁架了世界。

美國確是綁架了世界。我越來越討厭美國的自以為是,口裡一套,做的又是另一套。早前幾篇文章我一直說美國人欠全世界一句 “對不起” ,因為她的次按危機,她的經濟毒瘤把全世界都拖下去。但最可恨的是,因為美國的地位,因為美元的特殊地位,使全世界都離不開它; 所以美國政府可以向大國小國借錢,要你買她的國債; 而且不是借小數目,而是獅子開大口,大筆大筆借,你越買她的國債越多,越不能讓她破產,否則自己也一身蟻。總理溫家寶曾經說,他也擔心美國經濟就是這個原因,因為只要美國的經濟再差下去,她會把我們一塊拖下去。

這個 “I jump, you jump”就是綁架了世界。

越來越認為這個世界只有強權沒有公理。美國強大,她發展了,她就怪中國人發展快是不環保; 她可以罵中國的問題食品,但自己的經濟毒瘤,她卻要大家一起承受,一句對不起都沒有; 她一句懷疑伊拉克有核設施,就把人家打過半死,雖然我不喜歡撒達母,但也不同意美國這樣去侵占別人的國家。在小布殊的領導下,美國的單邊主義像豬流感一樣XX漫延,大美國主意,不講道理。

在中國的外交上,鄧小平主張 “轁光養x”; 後來演變為 “和平崛起”; 現在“中國不高興”的作者說是 “懲罰外交” 。在某程度上,我也同意。有時候,我也覺得中國領導人讓得太多; 國有國體,不應忍時,就要出聲,讓人家知道中國人不是好野的。所以上次溫家寶訪問歐洲各國,就是不到法國,這個姿態誰都明白了。這個作法很高明,我不跟你隔空互罵,而是不理不X。除非法國可以放棄中國這個龐大市場,否則她不可能不知事情嚴重。

我在英國留學時,我看英國人對中國崛起的態度,大抵可以分為兩種: 第一種態度是相當務實,他們縱使對現今的中國仍然存在很多懷疑和不滿,但是他們了解廿一世紀的世界新跌序已經改變,中國崛起是鐵一般的事實,無論在政治影響力和經濟實力上,中國在國際間的角色已經是不容大家忽視; 所以這些人都願意以比較一個寬容和務實的態度看待中國,雖然他們不能完全信任中國,但是這一點倒是可以理解的,因為中國跟西方發展國家,一個是共產主義,一個是資本主義,無論在制度和價值觀上,本來就是南轅北轍,互相不信任是理所當然的,只是他們沒有了冷戰時代那種純粹以意識形態來決定敵友的思維,他們當中很多人甚至跟中國交往了很長的一段日子,所以他們對中國的分析,即使有點偏差但是整體上,還算是較中肯的。
而另一種確實是對中國抱有很重偏見的,他們當中不乏高級的知識份子,他們對中國的崛起既感到不安,也看不順眼,是因為被威脅了嗎? 若果是,到底被威脅了些什麼? 他們又不大願意承認這個,也說不出具體,因為在他們印象中,中國仍然是一個蠻荒國家,一個蠻荒國家又如何威脅我們的文明呢? 這班人大都認為中國今天的所謂崛起,只是暴發戶,他們當中有人這樣批評: 「中國現在除了財力,還有什麼?」在他們眼中,中國政府不尊重人權,中國沒有自由,中國落後,中國無禮也不文明。 當時帶我那一班的教授就是後者。
中國崛起是不爭事實,不管人家歡喜不歡喜,也改變不了事實; 而中國確實是可以向世界說不,中國也確實有不高興的條件; 只是,外交上不宜過於鷹派,否則就像美國一樣令人討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