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這一天裡......

Tuesday, March 25, 2008

馬英九時代的開始



政治之所以吸引,就是不到最後一刻都預測不了結果,這次的台北總統選舉,馬英九大勝,而這次壓到性的勝利又再叫所有人跌眼鏡,包括那些自以為對政治了解得不得了的人士。

台灣一千八百萬的選民,馬英九贏了百分之五十八的選票,以二百二十萬之多的選票遠遠拋離對手,投票前,傳媒都認為馬英九最多贏6到70萬票,擔心綠營一輸,跟據過去的經驗,必定有一些激進份子上街鬧事,大家都預算台灣又要亂一陣子,可是,選舉結果竟然是差距二百多萬票,所有人,包括藍綠兩個陣營都跌眼鏡! 結果塵埃落定時,筆者就敢肯定綠營不會出亂子,因為他們根本沒有藉口來搞事,差三萬票可能不服輸,但相差二百萬票就不能不面對現實了! 我們怎樣解讀這樣大的差距? 是人心思變! 無論選前如何的炒作,無論前總統李登輝,李遠哲出來說這一票投誰,這通通都不奏效了! 台灣的人民清楚知道不但要用這一票來選一位合適的領導人,更重要是利用這一票來清算過去,他們要用這一票把民進黨拉下來,他們投票給馬英九,不是因為他們否定了對綠的堅持和信仰,而是要綠營下台好好反省。謝長挺和整個綠營在看到結果後,不可能不明白這一點,所以他們也只可以接受結果,如果他們表現得越沒有風度,只會令支持者更唾棄他們。

跟據一位台北的資深傳媒人分析,藍營的基本票大概是六百五十萬左右,但投票的結果是馬蕭配拿了765萬票,額外的一百多萬票是那裡來的? 它們都是來自中間和綠營的選民,她說她認識的一些深綠朋友把票都投了給馬英九,「他們是含淚把票投給藍營的,就是因為民進黨做得太爛,給了他們兩次機會他們卻只是變本加厲,所以只有拉他們下來,才可以讓他們好好反省。」綠營知道他們失了民心,藍營也自然了解這次的壓倒性勝利,不完全是因為馬蕭的X力,不完全是因為他們過去的政績,也不完全因為他們提出的未來遠景…而是因為陳水扁把綠營的本錢在八年間都耗盡了,所以馬英九在得知選舉結果之後,他表現非常非常的刻制,他沒有笑容,沒有任何一句囂張的說話,也沒有任何一個令人嘔心的動作,連台灣的名嘴趙少康也說: 「為什麼馬英九羸了之後也快樂不起來 ? 」

可是,馬英九「快樂不起的表現」卻贏了很多人對他的尊重,包括了筆者對他也刮目相看。跑新聞時,我跟馬英九接觸過很多遍,對他的整體評價是: 在各方面馬英九都很平均,但卻沒有十分突出,而且在很多重要時刻,大家期望他激烈一點時,他總是說: 要跟法規,要冷靜…,有時候也挺叫人失望。但是那天他在記者會上,他一X的謙卑,小心翼翼地宣佈選舉膀利,沒有流露半點那種終於贏回政權的氣焰,原來馬英九最強的地方就是他的深度和對自己的刻制,這個表現使投他票的深綠選民心裡都舒服了,否則一百多萬選民的心理那可以平衡?
選舉後我參加了一個研討會,會上其中一位講者是馬英九文宣部的幕僚,他說選舉以來,馬英九都堅持以「罵不還口,打不還手」的態度來面對對手,有人批評這不是永遠處於一個捱打的狀態? 無論貪污,擁有綠咭等所有指控,馬英九也只有在不得不回應時才走出來,但是也是點到即止,他也從不挖對手的蒼疤,不打口水戰,自己做自己的,因為他相信與其用時間來X黑對手,倒不如實事求是地做事,而選民只會看得到的。最後,他真的贏了不少中間選民的支持。

馬英九叫我佩服,但更叫人佩服得五體投地的是他太太周美青,她跟張艾嘉是小學同學,一次張艾嘉跟周美青打電話,問馬夫人在不在? 接電話的是周美青,她說: 「她不在。」於是張艾嘉又再打過去說: 「我是張艾嘉…」 在電話另一旁的周美青就馬上說: 「你找我就是了,找什麼馬夫人呢? 」
在大選後,周美青成了第一夫人,鄰居跟傳媒都是左一句夫人好,右一句夫人好,她都只是微笑點頭,孩子回美,她堅持拒絕航空公司的貴賓安排; 選舉後,她繼續黑衣牛仔褲坐公車上班,八時多就出門,她說: 「一切還是依舊。」筆者不斷在想,有那一個第一夫人不是穿金戴銀? 那一個第一夫人竟然是坐巴士上班? 印象中就只有一個周美青的。

馬英九在小學時寫的「我的志願」是當總統,那時候他的同班同學都笑他,但是今天他確確實實成為了馬總統,他父親對他裁培,他太太也成就他,一個人要當大事也要身邊家人的配合和支持,這樣看來,馬英九也確是一個幸運兒。

Saturday, March 22, 2008

台北再遇好朋友







投票日,
我跑去了藍綠兩營
昔日跑新聞時的好朋友, 戰友都來了
再遇, 我們都很高興
森叔( 吳志森的藝名)問我: "你還這樣熱衷新聞, 不如回來!"
我笑笑, 心想: 可能有一天, 我是會回來的"
因為
我真的很熱愛新聞行業
只是
傳媒的自我審查也太厲害
不過
可能有一天
這個情況會改變呀

決戰前的最後一夜-321





選舉前, 一直謠言滿天飛,
一時說有人會燒自己總部, 架禍藍營;
又有刺馬之說,
馬英九下午突然馬所有拜票活動取消,
刺馬之說言之鑿鑿
台北的氣氛外馳內張
結果
321還是平安地過去
台灣媒體都稱之為 "平安夜"
這一夜,
我跑到了凱達格蘭大道藍營的最後造勢會
民眾的激情
民眾的求變之心
無懼所有的謠言
最後
他們終於把馬英九送進總統府....

紀念品大比拼(二)



這都是綠的紀念品
今天到他們的選舉總部
一看, 台上的佈置都是灰灰的,
我跟一班香港來的評論員都相信民進黨這回大勢已去,
所以我也只是 "着量"買一些綠的紀念品,
這個鉛筆求籤筒的創意不錯,
只是它救不了被陳水扁敗盡的民進黨,
從今, 民進黨要自求多福啊!

藍綠選舉紀念品大比拼






台灣總統大選, 紀念品多得很,
紀念品看出政黨的創意,
tshirt, 杯子, 毛巾, batch都少不了,
今年藍營多了一個.....就是 "九萬" 麻雀...意味馬英九和蕭萬長"食糊"
果然! 小馬哥大贏綠營二百萬票,
不但為台灣變天
更重要是
嬴太多, 令反對者再無不服選舉結果的藉口,
台灣將由今天開始
重新再出發!

Monday, March 17, 2008

北京政府的傳媒戰

隨着八月北京奧運的逼近,西藏自治區首府拉薩發生自八九年以來最嚴重的藏民暴亂事件,並有可能蔓延到中國其他藏區。為什麼沉靜了二十年的藏獨聲音突然間又再響徹雲霄? 這還不是趁着北京舉辦奧運,博她投鼠忌器,進行政治測溫,希望收割到最大利益。舉辦奧運對北京來說,不但是一次實力的測試,筆者認為更重要的是考驗北京領導人的智慧和手段,看他們如何見招拆招,越近奧運,大大小小的事件肯定越多; 北京說這次西藏的暴亂是境內外有人促意造成,筆者也相信這個說法,只是,那又如何?什麼原因造成這次暴亂並不是重點,或者說,這些都不是西方國家關心的重點,重點是大家都死盯着北京,看她怎樣處理。可惜北京走錯了!
北京走錯了那一步? 北京的第一個錯是把傳媒趕出拉薩。這個是千錯萬錯的開始。為什麼要把傳媒趕出拉薩? 這次拉薩發生的暴亂事件,筆者一直跟北京站在同一陣線,因為電視鏡頭活龍活現地給我們看見暴徒的所作所為,他們見人就打,搶劫商店,燒車燒鋪,這樣下去,政府豈可不理 ? 豈可視而不見? 軍警自然要介入,當然要拘捕暴徒,否則對無辜被打被搶被殺的平民,又怎麼會公平?但是中國領導人的壞思想又來了,不好的東西最好不要讓人家看到,於是又來一個新聞封鎖,他們都不會先思考一下,發放這些消息到底對自己有沒有利; 相反一新聞封鎖,北京領導人所有的說話都會x然失去份量,本來西方社會就是不信任北京,現在北京還「拉閘放狗」,你沒屠殺,人家都認定你屠殺了,反正沒有第三者在場能證明你沒有。這不是第一個錯嗎?

西藏這埸示威行動,配合了國內外的時間與大小氣候,說實話是避免不了而遲早要來的,但明顯不在北京領導人預料之內,因此他們犯了第二個錯。這次暴亂是廿年來規模最大,持續最長久的一次,可是北京又是「例牌」的「冷處理」,即是政府發言人只作了簡短的報道說是有極少數的壞分子破壞治安……對這一宗大新聞,國內的媒體都是用了少量文字轉引,焦點仍然在大人會議上,可是誰在乎溫家寶連任比上次多了兩票還是少了兩票?北京以為這樣就可以低調解決事件,可是,互聯網太發達,你越不要國民知道,他們就越要想盡辦法知道,這樣北京很失人心。

美國已經呼籲北京在解決這次問題時要保持刻制; 台灣的總統選舉在即,正處於捱打狀況的謝長挺也馬上來抽抽政治油水,說支持馬英九就是等於把台灣變成下一個西藏,會被北京文化滅絕! 流亡西藏精神領袖達賴喇嘛就力促北京「停止使用暴力對付藏人」,並釋放扣押的僧侶和其他抗議者。世界各國一呼一應,藏獨示威行動果真引起國際注意。有人開始用「血腥鎮壓」、「屠殺 」和甚至所謂「種族絕滅」等字眼報道中國平騷亂的行動。中國越來越有理說不清,只怪她無端端把記者趕走,在傳媒戰上,自我毀滅。
流亡在外的西藏人士在材錢材方面都及北京,但是他們最強的就是打傳媒戰
,依靠傳媒他們得到了西方國家的同情和支持,北京認為他們是難纏的一群,因為他們最強的地方就是北京最敏感最弱的一環,現在世界的遊戲規則已經改變,一味靠打靠惡早已不奏效,如何利用傳媒,利用x論來打贏一場不見血的戰爭才是最新的戰場規則。

湯唯可憐, 中國人可悲

電影「色,戒」成為中南海政治事件,廣電總局下令各電視台及平面媒體封殺女主角湯唯。這個消息叫人再一次對中共失望,改革開放三十年,經濟發展一日千里的中國,躍升國際舞台成為下一世紀超級大國,可是在文化、電影、藝術發展上,用x小剛的一句話: 「仍停留在計畫時代」,原來她仍是一個虛有其表,有形無實的個體。當外國名導演史匹堡指中國沒有盡力尋求改善蘇丹達爾富爾的種族仇殺問題,而杯葛2008北京奧運時,中國曾經大呼不要把體育運動政治化,筆者也罵聲四起,認為史匹堡實在是小題大造,有心來找中國麻煩; 但是今天中國又竟然賊喊打賊,全面封殺湯唯,難道這個不又是把文化、電影政治化? 到底中共政治不政治化的楚河界,應在哪一點落墨?
動員整個中共機制來打擊一個弱質女子,實在太費周章,大陸為什麼如此勞斯動眾? 到底湯唯犯了什麼彌天大罪? 大陸封鎖被認為是賣國賊的李登輝也不過如此,廣電總局始終沒交代湯唯到了犯了什麼事,但一般人估計,這都是「色,戒」惹的禍,首先「色,戒」政治不正確,它歌頌漢奸,侮辱愛國志士,尤其是愛國志士被漢奸幹個不亦樂乎,實是大逆不道。第二,湯唯裸露也是不正確,《色,戒》熱爆,湯唯一炮而紅,紅得一發不可收拾,身價幾級跳,國際品牌爭先請她做代言人,很多人都對湯唯都投以羡慕的眼光,在國內外都有明星公開表示,如果有好的劇本,好的導演,他們也不介意一脫,這個就是為藝術而x生,可是在廣電總局眼中( 據說他們當中很多都年過半百) 這實在是傷風敗德,老頭子都被這個不知好x女人氣死了,此風不可長,於是只有全面封殺湯唯,才能殺一警百。
暫不說以這些原因來封殺湯唯是對或者不對,就當是中國人特別多禁忌,特別x固保守,如果「色,戒」是政治不正確,超越了北京的底線或者政治禁區,那麼要禁應該是禁電影本身,但為什麼電影又可以在大陸放映呢 ? 如果參與電影的演員要被封殺,那又x可能只封殺一個湯唯呢? 據說,梁朝偉,王力宏等劇中主角在大陸的所有活動都沒有受到影響,就連始作俑者--電影的導演李安仍然被邀請出任北京奧運的藝術顧問,那為什麼獨獨是湯唯就淪落如此下場?
中國大陸是欺負自己人常有聽聞, 遠的不說,湯唯被封殺就是最有力的一個例子。什麼是自己人? 就是拿中國護照的十三億中國同胞,台灣的導演被厚待,香港的演員也被厚待,只有「自己人」就肉x針版上。
在中國要是沒有機會出人頭地,能出人頭地,能走紅的,到後來都走到外國去,鞏利,章子怡,胡軍,郎朗,李雲迪 (他們都以專才身份申請來港,成為香港人)….有那一個還會安安份份守在大陸?
不要怪同胞們見異思遷,不飲水思源,專欺負自己人的這種態度誰受得了? 在別的國家,自己的人民在國際社會熬出頭,都被自己的政府寶貝得不得了,就只有在中國,還有一千把尺來衡量你,稍有一句話不順心,就來封殺,試問誰頂得順?
再說,決定要封殺湯唯這班人也太短視,我們的國家要發展,要跟外國社會睇齊,我們需要硬實力(經濟、政治、軍事…)也需要軟實力。什麼是軟實力? 就是中國的文化,譬如說電影、音樂、大熊貓….等等,可以soft appeal人家的,都是軟實力。美國的影響力之所以巨大,不單單是她的政治實力,荷里活電影就連拉登跟金正日也愛看,這些電影都帶着濃濃的美國文化,在不知不覺中影響着世界的意識形態,中國要成為世界超級強國,絕對不能忽視軟實力的影響。
大陸出了一個鞏利,又出了一個章子怡,又有一個張藝謀,他們都是被世界認同而且尊重的演藝人,他們越出頭,中國的軟實力也更強,難得湯唯被外界看好,卻被一班沒眼光的老頭子打翻前途,湯唯固然可憐,可是中國人更可悲!

Thursday, March 06, 2008

你估我在做什麼?



Tuesday, March 04, 2008

肥肥與欣宜


肥肥走了,媽媽傷心極。
老媽向來感性,看電視劇,看到悲情也會大哭一場,這回肥肥過世,沒想到老媽
竟然幾天睡不好,心情灰了好久,結果要看醫生。

老媽不信任西醫,於是我跟她到位於皇后大道中的港大中醫院去求診,老醫師說,自從肥肥兩星期前病逝後,不斷有病人說因為這個消息咽不下,睡不着而來求診,「他們跟你媽的年紀都是差不多,身體都沒有病,只是情緒波動受困而己。」老醫師微笑搖搖頭。

我問老媽,肥肥跟我們一家素未謀面,她離世我也難過,但總不致於食不下,睡不着,搞到要看醫生罷。老媽說: 「你未做過媽媽,你當然不會明白當媽媽的心情。」我一征。她繼續說:「女兒只得十九嵗,她就要走了,真是一百個一千個不放心,如果肥肥可以選擇,她一定不理任何代價都要活下來,因為她要看護女兒啊! 」她說肥肥所想的,其實也是她所想,為了守護兒女,她們都會不顧一切。
沈殿霞在十八個月的抗癌歲月中,陪伴她度過痛苦治療過程的,除了一眾摰愛親朋以外,還有她的主診醫生、肝臟專家盧寵茂教授。盧寵茂在肥肥追思會上,首度開腔談及這個外界視為「不聽話」的病人,他說,肥肥愛女深切,對抗癌魔一直表現堅強,是因她不想離開,即使療程痛苦,她仍極力爭取每分每秒,為的就是愛女欣宜。「她彌留一刻,眼神未離開過欣宜,在最後的一剎那,她最掛住的就得個女。」
我終於明白為什麼肥肥過逝之後,媽媽終日寢食不安,因為只有她才明白做媽媽的用心和無奈。
肥肥走了之後,親友為她舉行追思會,傳媒每天都大字標題報導,我們不想媽媽情緒太受困擾,都盯矚她不要再看太多這個報導,她一邊承諾,但又會偷偷看,追思會那天我們看新聞報導才知道鄧光榮在台上責罵肥肥前夫鄭少秋,在大庭廣眾質問鄭少秋對肥肥和女兒到底盡過甚麼責任。當鄭少秋解釋時,現場又出現「你收聲喇」的噓聲,從電視畫面上看,無論秋官或欣宜,都感到極其尷尬和難過。結果最後還是欣宜為父親解困,她平靜地說: 「今天是為了紀念媽媽,希望不要因為一些是非而影響到大家懷念媽媽的心情,很多事情是因為誤會,我們家人都能理解,我們自己真相就可以了。」欣宜的一番話,贏得了全場一片掌聲,當我們都專注看着電視的時候,原來老媽已經眼淚蹤橫,但卻以肯定的語氣說: 「欣宜大個女了,真的長大了。」我聽出她的聲音是很安慰,雖然欣宜不是她女兒,但作為一個母親,她認為孩子已經成熟了,做媽媽的也可以放手了。
過去,我一直以為自己很了解母親,我們不但是母女,也是很要好的朋友,我們之間沒有什麼不能談,因為我認為我們是朋友,我會為我們身份應該是平等的,譬如說我也可以來分擔家庭的負擔,譬如說我會在一些事情上給她意見,有時候我甚至以為我也可以當她和爸爸的護蔭。但原來在她心中,母親就永遠是母親,即使今天我三十嵗,又或者是五十嵗,在她心中,我們始終是小孩。中國人有句老話: 「養兒一百嵗,長憂九十九。」經過肥肥這一次之後,我也終於明白。
在肥肥的追思會上,她生前的好友不但上台致哀悼詞追思她。劉家昌更聲明會為肥肥女兒鄭欣宜打點演藝事業,肥肥生前廣結人緣,據報導,邵X夫先生和林建岳先生都承諾會為肥肥會盡全力栽培她最愛的女兒。
欣宜有這一個母親X復何求? 在生為她盡力,死後也為她盡心,用盡所有的人脈資源來扶好一把,欣宜以後的路一半還是靠母親X扶; 然已看罷這次追思會上欣宜的表現,我卻認為這女孩其實在各方面都應該是大有可為,她比同年的孩子更有大將之風和成熟,她的人脈更廣,樣子可以,英語也流利,如果能好好的唸書,應不愁出路,娛樂圈不應該是她唯一的選擇。
父母恩比天高,比海深,作為子女,沒有什麼可以回報,我想欣宜將來只要能做一個令她父母引以為榮的人,就是最好的報答,正如她自己在記者會上說: 「要爭氣啊!」

Sunday, March 02, 2008

陳冠希與香港電台

「公關秀」做得好,能轉危為機,做得不好,反靠果更大。
慾照主角陳冠希在一遍喊打聲中回港,平日的壞孩子,神情哀傷,垂着頭,向全體香港人負荊請罪,承諾從此退出香港娛樂圈,一下子,使大家對這個本來已「被判死刑」的孩子忽然多了兩份婉惜,三份同情。陳冠希的公關秀剛落幕,緊接的是「疑似廣播處長」周融招開記者會,平日轉數甚快,溫文儒雅的周老闆,一反常態,在鏡頭前大呼被「學歷歧視」,一邊勁踩港台是三煞位,人工又低,卻又擺出宣戰的模樣: 「為了出一口氣,我還是決定申請這份工! 」結果換來一遍x聲。

由這兩場「公關秀」得來的總結是: 如何將壞事變好事? 關鍵是能否取得公眾的支持。「公關秀」如果能贏得公眾的好感和信任,或者對自己失誤作出處置決定,都會獲得加分。陳冠希就是自諸死地而後生,他知道社會在可見將來都不會表受他,與是索性「自我解決」-從此退出香港娛樂圈,這一下子,忿怒的公眾還可以要他甚樣? 難道要他自肳乎? 與是大家還是願意放這孩子一馬。要獲得公眾體諒或支持, Be Humble是公關手段中最重要的一環,在公眾面前切忌「出位」,招搖,以免惹來眾憎,因為群眾的力量不可小觀。

陳冠希和周融都是積極主動找到解決辦法,但結果還是大相徑庭,還是因為後者太「出位」,為自己樹立更多敵人。 香港電台處長職位本是一個嚴肅的工作,招聘過程理應是嚴謹的,但是政府突然間把入職要求改變,指不用大學學位也可以申請,社會對這個轉變猜測不斷,這個炸彈本應是由政府拆解,誰知周融快人一步,招開記者會,拋出「學歷歧視」這張牌,這一個舉動已經令人認為他是對號入座,「還不是政府刻意為個別人士x身訂造? 」,更糟的是他指名道性,大罵張文光,劉慧卿和x麗貞等人,為自己樹立更多敵人,敵我更鮮明。但周老闆呀! 你要申請一份工,又不是脅兵打仗,有需要為自己找敵人嗎?

筆者單純以一個普通市民的角度看周融這場記者會,周融打出「學歷歧視」這張牌,確是霎時令批評者語塞。因為「歧視」本身就是一個相當嚴重的指控,任何的岐視都是惹人反感的,尤其我們經常說要平等,公平,歧岐視就不是平等了。但是只要冷靜想一想,這個「學歷歧視」其實歪理得不得了,「學歷要求」, 什麼時候變了「學歷歧視」? 要申請到牛津大學唸碩士,大學要求申請者本科必須是一級榮譽畢業,英國語文考試必須在7.5分以上才與以考慮,難道這個又是歧視? 入學有要求,做工自然也會有要求,任何工作在招聘時都會為這份工作度身訂造一些入職要求,包括學歷,語言,經驗,又或者是某一些特別技能…目的是要確保這位員工達到這份工作要求的水平,難道,有要求就是歧視? 如果周融的邏輯成立,那就天下大亂了,平機會接投訴一定接到手軟。
周老闆的道理既站不住,卻又得罪了上上下下的港台員工,那將來又如何合作呢?筆者認為,除非是大是大非,半點讓不得之外,凡事都是以和為貴,把自己送到風眼上,上不得,落不得,又何必呢?

周老闆這次的「公關秀」把自己和政府都逼得進退兩難,肯定是失敗之作,還有一點是x麗貞提醒的,現在事件已經非常政治化,政府當初力指港台兩位「三哥」-戴健文和張文新未夠「資歷」接受「二哥」吳錫輝的位置,與是空降政務官傅小慧; 現在「一哥」位置要向外招聘,但卻又把入職要求降低,除非千挑萬選的新「一哥」能服眾,否則政府要殺港台的司馬昭之心,連三嵗小孩都看見了!

三二一

三二一是一個重要的日子,
國民黨能否重奪總統府
還是從此消失
還看這次馬謝對決
我雖離開了前線
但心還繫之
兩個月前已請好假
酒店機票都訂好
三月二十日我就到台灣
見證這個歷史時刻
回來後, 一定跟大家分享所見所聞

謝長廷的良心承諾

阿扁當政八年,萬事以統獨,斗爭考量為先,台灣經濟沉淪,失業率高企,人民口袋都窮了,卻只有第一家庭日進斗金; 台灣被他搞了八年,內耗嚴重,也令他的綠營周志要在下個月的總統大選突圍困難增加。
剛過去的立委選舉,綠營先敗一場,人心之所向如何? 謝長廷心裡有數,呂秀蓮曾經說:「當年我們(扁呂)只靠一張嘴就當選!」
但是,八年來,台灣政壇的最大災難,或許就是「政治語言的失信失效」。人民不再相信政治人物說的話,政治人物說的話也不再有效用。剛剛的一場總統候選人電視辯論,馬謝同台辯論,與其說是「口才」的競賽,不如說是二人「人格形象」的比賽。筆者看了一個下午,相方在十多個議題上提出了自己的觀點,雖說沒有什麼新論點,但筆者始終認為小馬哥較為順眼,較為誠懇,雖然謝長廷的長相不差,他的話也算務實,譬如說,特別是在兩岸「三通」議題上,謝長廷就公開與陳水扁劃清界線,聲稱如自己當選,三個月內包機直航可全面落實,只要每年有三萬台灣人次去的大陸城市都可以包機直航…等。三通是人心所向,兩岸經貿依存度不斷提高。去年兩岸貿易總額高達三百廿三億美元,比上一年增加百份之六,其中大陸向台灣出口約五十億美元,台灣出口大陸為273億美元,大陸已成台灣第二大出口市場和最大貿易順差來源地。
謝長廷所言極推動三通,但筆者對他的諾言,對他的誠信仍然有一點猶豫,就如今年大年初一,兩位候選人拜訪聖嚴法師時,聖嚴法師笑著對馬謝兩人說: 「誠信很重要,不能今天說這樣,明天說那樣」,又轉頭特別對謝說: 「你主要推動誠信,特別要注意認實實踐啊!」 當時,電視台的攝影機都對着謝長廷,他面容有點崩緊,不妨法師這一句話,只能XXXX地向聖嚴法師點頭稱是。
筆者是x教徒,明白法師們對眾人都很包容,重的責備說話從不輕而開口,聖嚴法師對謝長廷「特別交帶」的一番話,責備成份其實相當重,間接也是表示了謝的不放心和不信任。
呂秀蓮說「只憑一張嘴就能當選總統」,可能未來在台灣政壇會成為絕響。為什麼? 因為台灣人民經過數十年來的政治歷練,已知「口才」需有「人格」支持,「言語」需有「良心」作為後盾;買空賣空遲早會被看穿識破,言詞機鋒又如何? 人家一樣會認為不堪信任。台灣人民聽過「民之所欲,常在我心」,卻是徒託空言;也聽過「有夢最美,希望相隨」,亦是黃粱一夢。「口才」不再是政治人物的利器,「人格」才是選民應當留意的主題。
過去跑台灣新聞的時候都聽過台灣的行家說謝長廷的口才一流,他是律師出身,
專長之一就是辯論,據說他為了這次的電視辯論,找來了幾位幕僚,協助讓他的論述用詞與時具進,避免出現陳腔濫調。包括日前加入一些熟悉年輕族群的語彙的年輕人,根據謝營研判,有興趣看這場辯論的觀眾,年齡層不至於太高,為了讓自己的用字遣詞,盡量貼近一般年輕社會大眾,謝長廷事前特別要求幕僚,在借重引經據典下,應以簡單、俐落、易懂,能為年輕族群所接受的詞彙。於是,謝長廷出了幾句被傳媒quote了出來的精句: 「台灣政治惡鬥頻繁,使得性愛次數也減少」等,其實台灣政治惡鬥頻繁的嚴重性又何只是使得性愛次數也減少?謝長廷除了這兩句之外,表現其實也是一般,看來,在人民都不信任政治人物的大氣氛下,謝長廷即使口才了得也不一定能當選總統,何況,在那場電視辯論看來,他的口才真的沒有想像中那麼好。
當年陳水扁和呂秀蓮只憑一張嘴就能當選總統,是因為台灣人民求變心切,現在台灣人民也是求變,但也只能在兩個蘋果二選一,希望馬英九不會是爛蘋果,馬英九在立委大勝後,曾經保證絕對不會利用這個多數操作罷免、倒閣或修憲是對的。只是,過去都說明了「絕對多數」可以是一股穩定的力量,也可以是製造紛亂的來源。過去七年多,台灣人早已經受夠了「當家帶頭鬧事」的亂象,筆者對馬英九當選是樂觀的,只是如何管理好行政立法兩大巨獸,同時在一黨手中呢? 結束了過去七年多的「藍綠惡鬥」後,馬英九面對的就是如何管理自己的權力問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