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這一天裡......

Tuesday, March 04, 2008

肥肥與欣宜


肥肥走了,媽媽傷心極。
老媽向來感性,看電視劇,看到悲情也會大哭一場,這回肥肥過世,沒想到老媽
竟然幾天睡不好,心情灰了好久,結果要看醫生。

老媽不信任西醫,於是我跟她到位於皇后大道中的港大中醫院去求診,老醫師說,自從肥肥兩星期前病逝後,不斷有病人說因為這個消息咽不下,睡不着而來求診,「他們跟你媽的年紀都是差不多,身體都沒有病,只是情緒波動受困而己。」老醫師微笑搖搖頭。

我問老媽,肥肥跟我們一家素未謀面,她離世我也難過,但總不致於食不下,睡不着,搞到要看醫生罷。老媽說: 「你未做過媽媽,你當然不會明白當媽媽的心情。」我一征。她繼續說:「女兒只得十九嵗,她就要走了,真是一百個一千個不放心,如果肥肥可以選擇,她一定不理任何代價都要活下來,因為她要看護女兒啊! 」她說肥肥所想的,其實也是她所想,為了守護兒女,她們都會不顧一切。
沈殿霞在十八個月的抗癌歲月中,陪伴她度過痛苦治療過程的,除了一眾摰愛親朋以外,還有她的主診醫生、肝臟專家盧寵茂教授。盧寵茂在肥肥追思會上,首度開腔談及這個外界視為「不聽話」的病人,他說,肥肥愛女深切,對抗癌魔一直表現堅強,是因她不想離開,即使療程痛苦,她仍極力爭取每分每秒,為的就是愛女欣宜。「她彌留一刻,眼神未離開過欣宜,在最後的一剎那,她最掛住的就得個女。」
我終於明白為什麼肥肥過逝之後,媽媽終日寢食不安,因為只有她才明白做媽媽的用心和無奈。
肥肥走了之後,親友為她舉行追思會,傳媒每天都大字標題報導,我們不想媽媽情緒太受困擾,都盯矚她不要再看太多這個報導,她一邊承諾,但又會偷偷看,追思會那天我們看新聞報導才知道鄧光榮在台上責罵肥肥前夫鄭少秋,在大庭廣眾質問鄭少秋對肥肥和女兒到底盡過甚麼責任。當鄭少秋解釋時,現場又出現「你收聲喇」的噓聲,從電視畫面上看,無論秋官或欣宜,都感到極其尷尬和難過。結果最後還是欣宜為父親解困,她平靜地說: 「今天是為了紀念媽媽,希望不要因為一些是非而影響到大家懷念媽媽的心情,很多事情是因為誤會,我們家人都能理解,我們自己真相就可以了。」欣宜的一番話,贏得了全場一片掌聲,當我們都專注看着電視的時候,原來老媽已經眼淚蹤橫,但卻以肯定的語氣說: 「欣宜大個女了,真的長大了。」我聽出她的聲音是很安慰,雖然欣宜不是她女兒,但作為一個母親,她認為孩子已經成熟了,做媽媽的也可以放手了。
過去,我一直以為自己很了解母親,我們不但是母女,也是很要好的朋友,我們之間沒有什麼不能談,因為我認為我們是朋友,我會為我們身份應該是平等的,譬如說我也可以來分擔家庭的負擔,譬如說我會在一些事情上給她意見,有時候我甚至以為我也可以當她和爸爸的護蔭。但原來在她心中,母親就永遠是母親,即使今天我三十嵗,又或者是五十嵗,在她心中,我們始終是小孩。中國人有句老話: 「養兒一百嵗,長憂九十九。」經過肥肥這一次之後,我也終於明白。
在肥肥的追思會上,她生前的好友不但上台致哀悼詞追思她。劉家昌更聲明會為肥肥女兒鄭欣宜打點演藝事業,肥肥生前廣結人緣,據報導,邵X夫先生和林建岳先生都承諾會為肥肥會盡全力栽培她最愛的女兒。
欣宜有這一個母親X復何求? 在生為她盡力,死後也為她盡心,用盡所有的人脈資源來扶好一把,欣宜以後的路一半還是靠母親X扶; 然已看罷這次追思會上欣宜的表現,我卻認為這女孩其實在各方面都應該是大有可為,她比同年的孩子更有大將之風和成熟,她的人脈更廣,樣子可以,英語也流利,如果能好好的唸書,應不愁出路,娛樂圈不應該是她唯一的選擇。
父母恩比天高,比海深,作為子女,沒有什麼可以回報,我想欣宜將來只要能做一個令她父母引以為榮的人,就是最好的報答,正如她自己在記者會上說: 「要爭氣啊!」

1 Comments:

Blogger Tong said...

以下片段是近來最令人感動的:

http://www.youtube.com/watch?v=QlbG9L0jlvc

我看了幾次都差點忍不住...

4:11 PM  

Post a Comment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