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這一天裡......

Monday, December 31, 2007

傳媒義工隊





如果有人要談「迎接新生命」,大家總會是喜氣洋洋; 但如果是要談「預備死亡」,很多人卻會選擇迴避和沉默。但是,有生就必有死,這是生命的年輪,大自然的定律,想通了,又有什麼要諱忌呢? 聖誕節假期間,一班傳媒朋友組織了一個「傳媒義工隊」,在新年來臨之前,來了第一次行動,名為「Happy face」,意思是快樂的臉容: 我們就是要捕捉老人家最開懷的一刻,替他們拍一輯開開心心又靚靓的車頭相,為「那一天」的來臨,做好準備。

我們除夕前到了一間老人院,替六十多位公公婆婆拍照,他們當中有些已經過了百嵗,八九十嵗的也有一大批,接觸下,才發現其實老人家很多是願意談死亡,反倒是身邊的親友更避忌,或者不懂得怎樣去談。面對死亡,老人家都看得很通,他們說: 「都活到這一天了,還有什麼好怕呢?」反而,我們為他們化的妝,美不美; 拍照的效果如何,他們才更關心。

愛美,原來也真是人的天性,不管你是男或女,十八還是八十; 說到要化妝打扮,老人家都挺雀躍,一邊說: 「都x皮了,化妝都不會好看! 」但是當聽到老人院的看顧讚她們美時,她們又會笑逐顏開。

我跟一位八十一嵗的公公說:「我替你畫一畫眉,拍照時英氣很多的! 」那位老伯,馬上在厚厚的衣服上東找西找,終於在一個小袋子裡找出一張一九四五年拍的舊照給我看: 「你看! 我年輕時都算英俊的! 是什麼時候拍的? 上面有個年份,但我眼不好,看不清楚了,」然後他給的看相片的另一面: 「 ....這個是我老婆,美嗎? 她70多嵗就過身了。」他說,他已經很久沒有再拍照了。

拍照對我們是一件容易到不得了的事情,但是原來對一些人來說,這是一個奢侈的幸福。

這次「傳媒義工隊」所有的義工都是傳媒人,有記者,有編輯也有攝記; 發起人是我的好朋友,她說社會老是投訴現在的傳媒沒有良心,報憂不報喜,報導又不盡不實…以乎媒體只會發放負能量,她說: 為什麼我們不發起一個義工隊? 尤其是做前線記者的,人事都比較廣,接觸的人和事都多,應該更知道那些人需要幫助,而且找贊助也會容易一些,於是我們就這樣組織成立起來。

「傳媒義工隊」這次的服務對象是老人家,但是凡有需要幫助的,我們都希望能提供幫助,不論是老人,單親家庭,孤兒院的小孩和宣傳保護動物x息,義工隊都希望可能兼顧到,有興趣加入的傳媒朋友可以登入這個網頁http://mediahands.mysinablog.com/查詢。

另外也要在此多謝很多熱心人士和機構的捐助,他們免費為老人家提供髮形整理,化妝品以及禮物包,使這次活動出奇的順利和成功,這些人士包括羅麗莎小姐,ichin Hair,Oral B,Estee Lauder,東周刊和 Galaxy Packing company。


去年聖誕節,我弟弟急病留院,一留就半年,父母都急壞了; 家人大病痊癒之後,
我才真正領會平安是一件多麼幸運但又難求的事,還有就是「施比受,更有福」這句話的大智慧,今年的聖誕,對我來得更有意義。

Tuesday, December 25, 2007







斑馬在線請我們一班朋友嚐金庸小說中的名菜,
圖中的一味,
就是黃蓉給老化子做的廿四橋明月夜,
形神俱備, 味道很不錯....

Wednesday, December 19, 2007

雜誌

Thursday, December 13, 2007

去蔣化

在台北,「大中至正」牌匾剛完成拆除的晚上,總統陳水扁馬上乘勝追擊,說國防部已正式發函給「那位立委」(連呼對方名字的氣力都省回 ),要求兩蔣明年遷葬; 在一月一日後,軍隊也再不派員駐守兩蔣陵寢。陳水扁所謂的「那位立委」,是蔣家後人蔣孝嚴。兩蔣為前總統蔣介石與蔣經國。蔣家後人痛斥陳水扁「趕盡殺絕」,可是即使是趕盡殺絕又耐何? 當今早不是蔣氏天下,甚至連國民黨天下都算不上,又可以怪得誰?
看到陳水扁全面「去蔣化」這個新聞之後,筆者忽發奇想: 如果共產黨失天下,命運也可能一樣: 毛澤東在天安門廣場上的照片,很可能跟「大中至正」牌匾的一樣,先被拆下,然後被分成八份掉到垃圾堆中; 接着,全中國也可能會「去毛化」,毛澤東的石像,銅像一樣會被唾棄搬走。一朝上一朝落,政治向來如此,蔣家子孫都是政治世定出身,他們比任何人都應該更明白這個是政治遊戲的規則。
有人說,無論好壞,歷史記憶不應剷除; 可是在當權者眼中,蔣氏父子跟毛澤東像一樣,政治原素比歷史因素更重,尤其蔣氏父子之所以一直不願在台入土為安,目的還不是要反攻大陸,可是時代早已經不同,台灣根本不可能反攻大陸,筆者純粹站在蔣氏家人角度看,兩蔣本來就有埋到自己故鄉之意,既然現在的台灣已不是蔣氏天下,國民黨的子孫又不生性,與其受民進黨這些土炮X辱,玩弄,死了都不能安安樂樂,其實早早遷回大陸也未嘗不好。
至於「去蔣化」,不少人視為是民進黨進一步走向台獨的X息,今年陳水扁在二月時宣稱,蔣介石是「二二八」事件的「真正元兇」。陳水扁還把慈湖的「蔣公陵寢 」和台北的中正紀念堂等等認定為「不符合民主潮流的封建產物」,提出將「考慮未來的存廢問題」。這些遺跡便成為這次「去蔣化」行動的重點目標。在此之前,台軍在軍營中早拆除了二百多座蔣介石銅像。高雄市的蔣介石銅像甚至被切割成幾十塊,有說這一來,讓許多深綠人士感到很解恨,有評論說,如果能把「台獨政治理想」和選舉利益結合在一起,對民進黨來講更是一個穩賺不賠的買賣。

「去蔣化」是民進黨的選擇技倆這個說法,筆者也同意,可是我卻沒有這麼悲觀,中國歷史裡,不要中國文化的,豈只是陳水扁一個?文化大革命時期,破四舊不就是去中國化嗎?中國自己都不要自己的文化,中國自己都在去中國化!可是去得掉嗎?中國文化始終在這裡。

中國悠長歷史中,總是分分合合,南北朝時代,中國也是一分為二,分開的最終還是會走在一起,文化也是一脈相承。

Sunday, December 09, 2007

美女



相片中的maria,
不講不知,
她是我大學時期的tutor,
在宴會那天, 我問她還記得我嗎?
她說: 當然認識, 你是新聞之花麻.
我說: 未做新聞之花之前
我是你的學生
她目瞪口呆
說:難以想像.在大學認識的maria, 害羞非常
她現今成了出色的主持及藝員
我告訴她, 一樣是難以想像.
人生
什麼都可能

Tuesday, December 04, 2007

投名狀


太平天國竟然是一個這樣恐怖的年代。
這回陳可辛拍活了歷史,一洗過去優皮的風格,陳可辛的<<投名狀>>帶給觀眾是一段悲痛和血腥,但又實實在在的歷史史實,在二小時的電影中,連呼吸也是沉重的,導演的每一個鏡頭都彷彿帶觀眾親身走過了屍橫遍野的戰場,看到了當時官場人性的陰森和欺x,令人不寒而律,什麼是生存比死亡艱難,看<<投名狀>>都明白了。

由 <<麻麻煩煩>>,<<甜蜜蜜>>到<<如果愛>>,陳可辛都是表現着一個浪漫主義者的形象,沒想到他有如此功力,用鏡頭說歷史,而且還是一段人食人的歷史; 在清未太平天國這十數年間,戰死的,餓死的,被打死的,病死的…一下子,中國竟然死了7千萬人,7 千萬到底是甚樣一個數字? 這一段歷史,在陳可辛的鏡頭下,是如此實在,沒有半點賣弄; 這幾年的x打或動作片,都離不開誇張的特技,不是飛天,就是遁地,觀眾看得目瞪口呆,卻沒有真實感。但這回<<投名狀>>卻是腳踏實地,打的,都是打埋身肉搏戰,與其說它是動作片,說它是一套戰爭片來得真實。叫我意外的是,港產導演有力量拍出這一類的大場面,千軍萬馬,沒有特技配合,坦白說每個鏡頭都是精品。

陳可辛也拍出了人味。在亂世,人為了活命,人性都被扭曲,戲之所以精彩也是它拍出了人的複雜性。劇中的三兄弟: 李連杰,劉德華和金成x,為生存,為打天下,立了<<投名狀>>,說就是說立誓開始,兄弟三人,同生也同死。但人性敵不過貪婪,權力和慾望,電影的第一幕是李連杰在一大堆死屍中爬出來,他領的軍都陣亡,只剩下他,他無法思想,早以為自己是一個活死人,直至他遇到了救他的徐靜蕾,一個神秘女子重燃他生存的慾望,誰知這個神秘女人竟然是義弟劉德華的妻子,有影評人說,如果導演陳可辛對徐靜蕾和李連杰的一夜情刻劃應該更深入,這樣才可以強化兄弟反目的原因。可是這位影評人看得簡單了一點,李連杰和劉德華關係的變化,女人只是其中一點,更重要的是兩個男人對權力和戰爭的看法相差太遠,蘇州城封城殺降的一幕,陳可辛巧妙地為二人日後反目埋下伏筆,電影之所以有深度就是此。

看過<<投名狀>>的朋友都說,李連杰的表演太叫人挖目相看,說他成功擺脫了打仔明星的俗套形象,他演活了心理複雜的大哥,那種在生在亂世,周旋在權力,兄弟,女人中的矛盾,但我卻愛劉德華。劉德華在戲中沒有李連杰複雜的心裡轉變,他的可愛也是可恨之處就是他心理變化得太少,他看不出妻子的異心,也在意昔日的兄弟情,所以當他在茶館看到他們三兄弟的事跡被搬上戲台時,邊笑邊哭,哭得傷心,他們的英雄故事即使被人傳頌,但寒天飲雪水,點滴在心頭。

<<投名狀>>沒有精奇的怖局,實實在在,但我卻認為是近年港產片的代表作,劇中的歷史背景到人性刻劃和反英雄主義的情緒,都太值得討論,有這一套片,誰還能說港產片已死?

Monday, December 03, 2007

熊黛林



上星期在一個化妝品活動看到熊黛林,
非常美的一個女孩
總嫌郭富城對好不夠好
以熊黛林的條件應該可以更幸福...

還有, 她真的非常高
走在她身邊頓時變了小x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