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這一天裡......

Friday, June 20, 2008

新相




今天經濟日報登了我的訪問
但是相中的我, 看上去真的麻麻
所以貼上最近的照片
讓大家看看 :}

Tuesday, June 17, 2008

梅媽媽

如果我是梅媽媽,我還是收手了,既然要打的官司都打完,千方百計要弄回來的一億元的財產都弄不到手,何必還要讓死去的女兒不安適?
梅艷芳一生金光燦爛,朋友眾多,可是她得到的親情卻頗為寡薄。據說,她遺囑內除了指定每個月給7萬元生活費予梅媽,170萬元教育費予姪女及姨甥外,就是千叮萬囑「一毛錢都不要給姓梅的! 」中國人都很有「血濃於水」的概念,我想,梅艷芳對朋友可以兩脇抽刀,那麼對切肉不離皮的母親和大哥,沒可能是反臉不認人的,這個毫不理性,也沒有邏輯。除非這些家人除了有「血濃於水」的關係外,沒有一點令梅艷芳不泵心。
事實上,梅艷芳過身四年來,由梅媽媽和梅哥哥的行為和表現看來,說明了為什麼阿梅臨終前一刻還是堅持「一毛錢都不要給姓梅的! 」。相信阿梅這個決定是痛苦的,一生人辛辛苦苦賺過來的每一分錢,誰不想與身邊至親的人分享? 但是到她臨終前回頭看,所謂至親的人其實都不關心自己的死活,只是打自己荷包主義,撒手人寰一刻才發現自己其實舉目無親,情可以堪?
但是她仍然惦記一直相處得不好的母親的晚年。怕她花光了錢,變成乞丐。所以替她安排好大屋,兩個傭人,一個司機,每個月幾萬塊零用,試問一個八十四嵗的阿婆,那裡用得光? 但是母親不滿足,寧願用女兒一輩錢的儲蓄來打官司,這一趟官司估計要一千一百萬至一千五百萬,全部都是遺產的錢,律師們荷包腫脹,而梅媽還說會繼續上訴,「人地用得,我點解唔用得?」即是說: 「我寧願散哂都唔益你! 」
阿梅既然在遺囑內,寫明梅媽及各人可以在遺產中支取打官司的費用,也即是說她很清楚母親大人的為人,早料她有此一着,所以為了不要好友們給梅媽煩死之餘又要破費,所以容許大家在她的遺產中支官司費,由此看來,阿梅確實在立遺囑的時候時是十分清醒,不清醒的是那對貪嗔癡的的梅家母子。
梅媽為了一個錢字,八十四嵗的人還是挺得那麼硬朗,鬥志那麼頑強。梅媽的命比呀梅硬得多!
雖然我不認識梅艷芳,但是覺得她這一輩子其實挺苦的。即使是天后又如何? 年紀小小就出來跑碼頭,芳華正X卻就撒手人寰,愛情沒有,家人都是良薄的。這一輩子,她以反乎沒有得過什麼實實在在的。 把所有的錢都捐給升X寺也好,就算是為阿梅結個十方緣。如果有來世,希望她這一世得不到的,在來世她都能得到。

Friday, June 06, 2008

奧巴馬的訓示

馬家輝形容奧巴馬贏得總統初選是黑色勵志劇的開始,筆者甚是同意。一個沒有被「白人化」的黑人,一個沒有「背景」的普通人,他今天竟然可以擠身在白人社會最高位置,打敗前總統夫人希拉莉,極有可能成為美國新一任總統,奧巴馬的故事再一次告訴我們: 這個世界沒有什麼是不可能的!
奧巴馬創造了美國第一位黑人被提名為總統候選人的歷史,成為一個大新聞。奧巴馬贏出初選後,新聞記者馬上給他來一次大起底,公眾才知道他大部份的家人包括他的祖母和叔叔等,仍然居住在非洲東部的肯尼亞,奧巴馬跟非洲的聯繫原來是那讓近和緊; 奧巴馬出身也並不顯赫,是平民一族。在族裔五花八門的美國,對於政治人物的競選,族裔還是一個被人們注意的問題。就是說,哪怕是同樣的政見、同樣的政治素質、同樣的背景資料,候選人族裔歸屬不同,還是會在一定程度上影響選票; 但是沒想到,這位長手長腳的的黑人漂漂亮亮地已經羸了等一仗,即使這一仗贏得不易。
有學者指出,不能說奧巴馬的勝利就代表了美國社會種族觀念的進步,奧巴馬的勝利恰恰是因為他「不打種族牌」,強調美國需要「變革」。 雖說相比希拉莉,奧巴馬政壇閱歷尚淺,但他的奮鬥「奇跡」,卻又深深地吸引了選民,令許多美國人願意把追尋新的「美國夢」的機會交給這位年輕人。奧巴馬有一句這樣的競選台詞:「有些人說:選我吧,我更了解政治遊戲。我說:選我吧,我將改變這個遊戲!」
奧巴馬第一個階段成功了,但是取得總統競選入埸卷後,他在下一個階段的競選仍然是艱巨的。種族問題顯然會是一個X手問題。 美國到底是不是已經準備好了接受黑人當總統?「種族歧視」,歧視就是「看不起」,到底信奉大美帝主意的白人們,是不是真的看得起黑人呢?
在政治上,往往勝出的人,不是因為自己多麼高明,而是對方鑄成失誤。無疑,在當下美國,種族仍然是一個因素,但更重要的是對手麥可恩的表現,如何麥可恩表現越不濟,奧巴馬的機會就越大。所以奧巴馬還是要好好自我控制,不要犯錯,越少犯錯,他才有機會把開創的歷史紀錄延續下去。
奧巴馬接下來的路不容易走,但是儘管未來的路有多難行,奧巴馬起碼證明了,不論什麼出身,什麼背景,皮膚是黑也好是白也好,能力才是最重要的,有能力的人在什麼地方,在什麼環境都可以出頭的。
偶爾在生活上遇上了困難,被人家孓難時,我會想到奧巴馬: 不要讓任何人,任何壓力成為放棄的原因,沒有任何人,任何事可以叫你放棄,除非是自已要放棄。看奧巴馬一個黑人,一個沒有「背景」的普通人,今天都可以擠身在白人社會最高位置,只要有信念不動搖,只要不放棄,什麼是都有可能!

Thursday, June 05, 2008

風騷王永平

古人說: 「無慾則剛」,即是當一個人無慾無求時,腰骨可以特別硬,連聲都大d。古人的智慧,再一次在近期的副局長風波上體現出來。
本來,特區政府在這次風波上一直堅持己見,即使社會批評聲再大,曾蔭權仍然認為副局長可以雙重效忠( 擁有雙重國籍自然就是雙重效忠),是什麼時候政府突縮沙? 是前公務員事務局局長王永平在南早的撰文出街後,一句「It is politics! Stupid! 」有如原子彈般震撼,市民和傳媒紛紛和應,曾蔭權被傳媒揶揄在競選特首時,在職業一欄內填上「政治家」,然而在委任副局長過程中進退失據、錯估形勢,是不折不扣的「蠢材」。結果,整個曾蔭權政府被轟是「政治蠢材」。
王永平的一句話令事情峰迴路轉,他的話有說服力不單單因為他過去的身份,也是他一針見血之餘,不失風趣幽默,「It is economy! Stupid」被改成「It is politics! Stupid」既低死又生鬼。
現在副局們大部份已經表態放棄外國國藉,傳媒報導王永平也忍唔住露出勝利笑容,至於感想,他說:「我唔想認叻。」又說他評論事件是對事不對人,外界覺得佢言論到肉,可能只是因為他演繹得「比較生動」。
自九五年開始跑新聞已經認識王永平,從來沒有察覺到他竟然可能這樣「生鬼」; 媒體都稱王永平為「平叔」,他說話從來都是四平八穩,無論記者由任何一個角度追問,他都是點到即止,永遠的政治政確。幾十年的公務員生涯,,王永平都不是風頭X,也不是傳媒寵兒,因為他一滴不漏,永遠不慍不火,對於愛找”SOUNDBITE”的傳媒來說,「平叔」根本沒有吸引力。
「平叔」的內歛,令他順利渡過幾十年公務員生涯,想不到退穩之後,「平叔」才嚇我們一驚! 過去的不慍不火原來只是身份的關係,老馬仍然有火! 中國人有句話「語驚四座」,「平叔」這次確是SHOW QUALI 了。
據說,「平叔」的舊日同僚對於他一而再地作出批評,認為有點異常,懷疑他是否與煲呔有「私人恩怨」存在,而港府高層對於平叔一再發炮,更是氣在心頭。他們生氣是意料中事,那又如何? 「平叔」不再戴着官X,自然是不用再X官腔,無慾則剛,說句話自然響亮過人! 這都是還在官場中打滾的人不明白的!

Wednesday, June 04, 2008

very very funny article from Sun (太陽報)

煲呔曾在競選特首時,在職業一欄內填上「政治家」,然而,有兩位仁兄日前公開表示,煲呔曾在委任副局長過程中進退失據、錯估形勢,是不折不扣的「蠢材」。這兩位仁兄可不是別人,而是前工商及科技局局長王永平,以及現任職馬會主席的前副布政司陳祖澤。

王永平繼批評煲呔曾的做法令人慘不忍睹及辭窮理屈後,日前又在報上左右開弓,左批煲呔曾政府初則企圖淡化國籍風波,繼而口硬死撐國籍屬個人選擇;右教訓一班政治新貴「玩政治,豈能又食又拎」,又以改寫的克林頓名句「這是政治問題,蠢材!」來諷刺煲呔曾。另一邊廂,當煲呔曾以「私人公司慣常作法」為由,拒絕公開個別副局長薪酬水平時,陳祖澤卻來一招「以彼之矛攻彼之盾」,直指私人機構高層的薪酬,也在公司年報中反映,戳破煲呔曾紙糊的託辭。陳祖澤炮轟,整個煲呔曾政府是「政治蠢材」。

乖乖不得了!前高官也加入圍攻之列,其中王永平更曾直接在煲呔曾麾下任職問責高官,可不比區區這些在一旁看熱鬧的「塘邊鶴」,哈哈,試問煲呔曾這下如何拆解?不如這樣吧,既然又是「政治家」,又是「蠢材」,那可否這樣說:煲呔曾是「蠢材政治家」……不對!既然是「蠢材」,又如何配當「政治家」?怪只怪煲呔曾當初陳義過高,如果在職業欄填的是「政客」或「政棍」,莫說可與「蠢材」並存,「白癡」也堪稱絕配。

筆者想起一則笑話:有民運人士被控洩漏國家機密,但原來他只是說了一句某前領導人是笨蛋。王永平、陳祖澤分屬政府前高官,不是受《官方保密法》規管的麼?現下他們點出煲呔曾乃「蠢材」這個特區政府最高機密,是否應該考慮以此法追究這兩名前高官,以儆其他「洩密者」效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