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這一天裡......

Wednesday, November 29, 2006

謝謝大家

小胖子病了,
我一直沒有跟任何人說,
每天如常拍訪問, 錄影, 錄音,開會,
晚上到醫院看他,
一天又一天,
已經兩星期多了,
就算心裡多煩,
我都跟自己說 : 不要帶到工作上,
只是有一次, 在香港電台錄影時,
導演一段對白改完又完,
實在沉不住氣, 罵了幾句,
原因是,他把我本來要到醫院的預算都打亂了,
後來回家 想一想,
又認為是自己太衝動了,
正因為家裡發生事,
我才更加要冷靜,
不要為小事動氣,
後來有朋友知道小胖子出了事,
都義不容辭幫我介紹醫生
給他介紹食療...
朋友的恩都不知甚多謝,
我告訴自己,
患病不是 " 大哂"
今天, 有這麼人關心和幫忙,
是小胖子的福,
我們多謝都來不切,
千萬不要亂發脾氣..
在此也希望多謝各位朋友的關心
包括與我素未謀面的大家.


不要動氣,



身邊

Monday, November 27, 2006

弟弟生病了

弟弟在養和醫院已經兩星期了,
他生病之後,
我們小時候一起上學, 一起玩...總總的片段, 總是漫不經意地一幅又一幅在腦海浮現,
他從小特別跟我,
總是 "家姐, 家姐"的叫着,
他又胖又好玩,
從來, 我到那裡他就跟到那裡,
不知何時,
小胖子長大了,
一個人隻身走到遙遠的北京打天下,
我們心痛他, 叫他回來,
他總是說 :" 年輕人捱苦是應該的, 到那裡都一樣..."
是我們放鬆了? 還是他以為自己真的是金剛不壞身?
六年, 小胖子一天比一天瘦,
那天在機場接他到醫院時,
我心裡暗叫 : "怎樣了? 瘦到叫人心痛"
他裝沒事,
只是我們心裡都明白,
形勢不妙...

我是有宗教信仰的, 我許願, 只是他好,只要他跟小時候一樣快樂健康, 我什麼都可以做,
是什麼都可以...

...兩星期了, 小胖子穩定下來,
我知這場仗還要捱一些時候,
但是我們都支持他,
小胖子, 你明白, 這場仗不是你一個人單打獨鬥, 我們都倍着你,
勝利是屬於我們的!

Sunday, November 26, 2006

老友記


小時候學琴,
媽媽問: 你不又是三分鐘熱度嗎?
小六的我, 當然誓神劈願說不會
彈琴十多年,
它分享了我的快樂和憂愁
....只是, 這幾年因為工作關係
已經好幾年沒有跟這位 老友記談心了!

三個人四個表神


Sunday, November 12, 2006

如何解決先天不足?

策發會拋出三個立法會普選的方案,三個方案之中,當然最理想的是所有議席都由直選產生,畢竟經過選舉洗禮的才會謙卑,也只有走過入平常百姓家,才真正明白普羅大眾的素求,但是最重要一點是,只有經過真正的選舉,坐在議事廳裡
手執權力的一群,才了解他們手中的權力是誰付予,最終要向誰負責; 但是討論還是歡迎的,理性的討論或者辯論近年在香港十分欠奉,很多政策在推出之後,
往往連討論都未開始,就已經變成了不同政治陣營的角力和對壘。

說到理性的討論或者辯論,其實不單單是香港人需要,其實中央政府也需要; 北京一直以來對香港普選的要求,反應都很冷淡,近年來,社會各個階層都提出不同的普選時間表,但北京也以乎不為所動,有人認為,只要中國一日沒有民主,香港都不會有民主; 這個以乎悲觀,但卻得到不少對中國國情有深厚認識的人士認同。

筆者想,北京之所以對香港的民主素求視之為洪水猛獸,持碰不得的態度,大概是因為她認為普選之後會出亂子,萬一選了一個北京不喜歡的人當行政長官X辦? 又或者擔心香港會變成了福利主義社會。可是,北京這個想法,既不理性也很片面的; 事實上,筆者認為北京一直不首肯香港普選行政長官,是造成現時特區政府在推行一些具爭議性的政策時,之所以吃盡苦頭,有時候甚至徒勞無功的原因。

我們的行政長官不是普選產生的,他的權力來源是什麼? 「董建華」,「曾蔭權」,這些名字代表了什麼? 是北京利益還是港人利益? 他們的動機很容易受到質疑,在立法會內也沒有票,議員可以對行政長官說 : 「我是代表市民反對你,因為我是民選的! 」就算執政聯盟又如何? 一到選舉,為了選票,又是投選民之所好,不一定支持政府。

要解決這些矛盾,要害是權力來源的問題。

現時曾蔭權為什麼要那麼緊張民意調查? 因為這是以乎是唯一支持他認受性的理據,但民調跟民選跟本不可同日而語,有時候筆者也替政府難過,在現時這個畸形的制度下,他們是先天不足,所以做得特別吃力。

我想,若果我們的行政長官都是民選的,那麼面對立法會時,他可以說: 「我也是民選的! 我有全香港市民做後盾。」他也可以在競選時,把一系列希望要在任內推行的政策納入競選政綱,譬如說,開徵銷售稅這個問題; 若果他能當選,日後他要推行這個銷售稅的時候,也可以說: 「我是民選的,當日你投票給我時,我的政綱有提開徵銷售稅,細節可以詳談但方向是大家已經同意的! 」

筆者想,如果真的是這樣,政府在推行很多貝爭議性的政策時,應該容易很多,但是現時的政府就是沒有這個權力基礎。

事實上,現時政府推出的不少政策,遇到的阻力有時候是非理性的,就正如開徵銷售稅這個問題,筆者認為在這個課題上一個嚴肅和理性的討論非常重要,因為香港人口老化的確越來越嚴重,稅基窄,將來只是少數人納稅來支持這個龐大的人口,這個負擔,不單落在我們這一代身上,更禍連下一代,但是這樣一個重要的政策為什麼要展開討論都那麼困難? 特區政府一次又一次推出比較有爭議性的政策時都遇到這麼大的阻力,是不是應好好想一想,到底是什麼出了問題?

水源有如一國之血脈

世界上所有國家,幾乎都是大江大河的兒子,江河孕育一個國家的成長,水是萬物生命之源,然而,中國的生命之源出卻現了危機。

對很多人來說,水是上帝賜給的,取之不盡,用之不竭,是世界上最廉價,最豐富的資源; 但是我們一向認知的「三分陸地7 分水」這個概念,當中所謂的7 分水,百分之97是咸水,淡水只有百分之三,而三分之二的淡水則以冰的形式固定在南北極之中,人們很難可以直接飲用。

全球人口原來都是在依賴百分之二的淡水生活,根據李伶著的一本研究中國水源問題的報告書「西藏之水救中國」,書中指出龍的故鄉--中國的缺水問題嚴重,中國是個貧水國,人均水量僅為世界人均水量四分之一,世界排名一二十一位,被聯合國列為世界上最貧水的國家之一; 尤其是北方中國北方的嚴重缺水已經在窒礙經濟發展; 在天津,「海河」因為的流量減少,海水入侵,天津人天天喝苦水,當時的天津市委書記李瑞環曾說: 「天津人喝的一杯水裡,便含三分一杯尿。」

中國政府為了解決水源問題,已經傷盡腦筋,可是問題未解決,水源又被嚴重污染。

早前報導,今個月初南岳陽縣,因為附近一所化工廠污水x漏,導致大量砒霜流入當地飲水源新牆河,砒霜無味無臭,嚴重者立即死亡,即使慢性中毒,也會導致肝腎損害與多發性神經炎,引發肺癌,皮膚癌,砒霜河威脅附近城鎮八萬人生命。

中國的水源被污染已經不是新鮮事過去的不要說,打由去年十一月開始,中石油吉化雙苯廠爆炸,苯污染物流入「松花江」,十二月,廣東韶關冶煉廠排放鉛污水進「北江」,到今年初,「湘江」又被高濃鎘污染。

一次比一次嚴重的水源污染,不禁令人問: 為什麼,孕育生命的水塘會化膿? 江河竟然會死亡?

筆者不清楚中國官方到底有沒有統計過,因為飲用這些被污染的水,因而患上各種不治之症,病倒,被折騰,甚至死亡的人的數目有多少; 但是數量肯定不少,而且往往是後患無窮,禍延幾代。

中國的水源不夠,又不斷被嚴重污染; 中國的天然環境,被掘的掘,開採的開採,污染的污染,已經被傷害得五勞7 傷; 過去,政府為了發展經濟對環境保護沒有一套可持續的計劃,商人為了私利,莽顧人命,不斷對社區,自然環境,甚至下一代大肆的搶掠和剥削; 官員一隻眼開一隻眼閉,他們既貪財也無知,他們不了解也不顧一個國家和一個經濟實體,要可持續發展,必須重視環境保護,否則一次天災,它的破壞力可以把過去辛苦建立的,一夜間掃清。

二十一世紀中國的經濟崛起,被視為是未來超級強國,雖然是一件值得欣喜的事,但同時中國的老百姓也付出了沉重的代價,一面倒的經濟發展,我們
已經不知用了多多少少的人命去交換來; 水源有如一國之血脈,一個國家如果連血脈都有毒,國家命運堪虞也! 國家命運堪虞,「未來超級強國」這個虛名又如何保得住?

“Good night and good luck”—擇善固執的美麗

“Good night and good luck” 這套電影年中在英國大熱,但是擾擾攘攘,最後都錯過了。再聽到這套電影是回來香港以後了,張敏儀和湛國揚巧合地,都跟我提起了它,張敏儀說「這是所有從事新聞的人都不能錯過的電影。」

電影的背景是五零年代的美國,也是美國跟前蘇聯對立最厲害的時期,當時的參議員Joseph. McCarthy聲稱共產黨員大量浸入國土,無論你的父母,親戚,朋友,只要被認為跟共產黨扯上關係,不用調查,不用審判,就被扣上顛覆份子的帽子。
「國家安全」成為McCarthy打擊異己最強的假裝,一下子,全美上下人人自危,
敢怒不敢言,深怕成為下一個被打擊的對象,正義和真理就在懸崖邊,搖搖欲墜。

在一個沒有人願意說真話,廚房極熱的環境下,只有CBS主持Edward Murrow堅持跟McCarthy打對台,他沒有強烈的譴責,只是一次又一次赤裸裸指出,一個自稱法治民主的社會,怎可能在沒有調查,沒有審訊的環境下,就把人扯下來? 社會的正義和真理何在? 政府,軍隊和新聞機構管理層都給他壓力,要他閉嘴,亦不斷有人向Edward Murrow身邊的同事x黑他,其中一幕新聞機構高層對他說: 「你要知道誰給你出量,誰供你的孩子上學,不論McCarthy是多不合理,將來他受制裁時,我們就去報導,但是不要你現在在大聲疾呼! 」

電影是做給人看的,裡面的故事,的確存在在任何一個社會,不無是美國,中國或者是在香港,最近台灣的挺扁和倒扁行動,民進黨早陣子要全面封殺被認為是藍營背景的新聞媒體,包括不買不看不下廣告,這是很過火的行為,但卻也說明了,新聞工作受的壓力來自四方八面,政府的壓力,廣告商的壓力,不少媒體索性要求政治盡量都不要談,反正後果麻煩,觀眾又不一定有興趣,倒過來,制作一些風花雪月的娛樂新聞最好,又鎌錢又少麻煩。但是這些節目對社會進步,對啟迪人心又有什麼好處?

傳媒的影響力之大既能載舟也能覆舟,政治和經濟的壓力下,如果是你,會怎辦? 選擇閉嘴還是繼續說自己相信的事實? 電影中有些問題值得我們思考; 第一,我們的社會有多少人願意好像Edward Murrow一樣擇善固執,說自己相信的話和說誠實的話? 說誠實話,是新聞工作者的低線,但在不少時候,它卻成為了一條高壓線,說老誠話有時候是要付上代價的,戲裡有Edward Murrow,現實有劉賓雁,程翔等,他們都選擇了說自己相信的話,即使付上了沉重的代價。

張敏儀說這套電影值得所有新聞工作者看,新聞工作者當然是責任重大,除了是監察政府這些之外,更是在社會迷失的時候,尤其是社會上只剩下一把聲音的時候,我們要把另外的聲音觀點帶給群眾,給極熱的廚房撥冷水,好讓它降溫和冷靜下來,新聞人原來是能夠向現實主流意見說「不」,提供另一個角度的一群,這個也是新聞人的風骨。

擇善固執不容易,卻仍然有人選擇這條路; 他們的結局可能悲涼,卻很美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