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這一天裡......

Sunday, November 12, 2006

如何解決先天不足?

策發會拋出三個立法會普選的方案,三個方案之中,當然最理想的是所有議席都由直選產生,畢竟經過選舉洗禮的才會謙卑,也只有走過入平常百姓家,才真正明白普羅大眾的素求,但是最重要一點是,只有經過真正的選舉,坐在議事廳裡
手執權力的一群,才了解他們手中的權力是誰付予,最終要向誰負責; 但是討論還是歡迎的,理性的討論或者辯論近年在香港十分欠奉,很多政策在推出之後,
往往連討論都未開始,就已經變成了不同政治陣營的角力和對壘。

說到理性的討論或者辯論,其實不單單是香港人需要,其實中央政府也需要; 北京一直以來對香港普選的要求,反應都很冷淡,近年來,社會各個階層都提出不同的普選時間表,但北京也以乎不為所動,有人認為,只要中國一日沒有民主,香港都不會有民主; 這個以乎悲觀,但卻得到不少對中國國情有深厚認識的人士認同。

筆者想,北京之所以對香港的民主素求視之為洪水猛獸,持碰不得的態度,大概是因為她認為普選之後會出亂子,萬一選了一個北京不喜歡的人當行政長官X辦? 又或者擔心香港會變成了福利主義社會。可是,北京這個想法,既不理性也很片面的; 事實上,筆者認為北京一直不首肯香港普選行政長官,是造成現時特區政府在推行一些具爭議性的政策時,之所以吃盡苦頭,有時候甚至徒勞無功的原因。

我們的行政長官不是普選產生的,他的權力來源是什麼? 「董建華」,「曾蔭權」,這些名字代表了什麼? 是北京利益還是港人利益? 他們的動機很容易受到質疑,在立法會內也沒有票,議員可以對行政長官說 : 「我是代表市民反對你,因為我是民選的! 」就算執政聯盟又如何? 一到選舉,為了選票,又是投選民之所好,不一定支持政府。

要解決這些矛盾,要害是權力來源的問題。

現時曾蔭權為什麼要那麼緊張民意調查? 因為這是以乎是唯一支持他認受性的理據,但民調跟民選跟本不可同日而語,有時候筆者也替政府難過,在現時這個畸形的制度下,他們是先天不足,所以做得特別吃力。

我想,若果我們的行政長官都是民選的,那麼面對立法會時,他可以說: 「我也是民選的! 我有全香港市民做後盾。」他也可以在競選時,把一系列希望要在任內推行的政策納入競選政綱,譬如說,開徵銷售稅這個問題; 若果他能當選,日後他要推行這個銷售稅的時候,也可以說: 「我是民選的,當日你投票給我時,我的政綱有提開徵銷售稅,細節可以詳談但方向是大家已經同意的! 」

筆者想,如果真的是這樣,政府在推行很多貝爭議性的政策時,應該容易很多,但是現時的政府就是沒有這個權力基礎。

事實上,現時政府推出的不少政策,遇到的阻力有時候是非理性的,就正如開徵銷售稅這個問題,筆者認為在這個課題上一個嚴肅和理性的討論非常重要,因為香港人口老化的確越來越嚴重,稅基窄,將來只是少數人納稅來支持這個龐大的人口,這個負擔,不單落在我們這一代身上,更禍連下一代,但是這樣一個重要的政策為什麼要展開討論都那麼困難? 特區政府一次又一次推出比較有爭議性的政策時都遇到這麼大的阻力,是不是應好好想一想,到底是什麼出了問題?

0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