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這一天裡......

Wednesday, January 28, 2009

Fendi Fashion Show


黑妹

大年初二有兩宗新聞成為了話題,一是「發叔」劉皇發為港人求了一支下籤; 第二宗是一頭只有一嵗大的小黑狗被困在一條只有五寸的窄縫中間,動彈不得。

人有三衰六旺,那麼求籤自然也有好壞,這個是自然到不能自然的事。筆者是佛教徙,深信心慈則萬樣皆吉,逢凶也能化吉。所以,我從來認為做人一定要心地好,多為人設想,吃虧一點只要不損傷的就不要斤斤計較,做好人,肯吃虧,一樣是會成功的。

所以「發叔」為港人求了一支下籤,有什麼大不了? 香港人心地好,逢凶都可以化吉。香港人心地好? 當然好! 看小狗「黑妹」被困就知了。「黑妹」被困後得到某報頭條報導 (要多謝這份報章對小生命都非常重視) ,其他人才知道這件事,一呼百應,消防、愛護動物組織、獸醫們都出動了,看到新聞的熱心市民也專程開車到西頁的孟公屋為小狗打氣,有些女士甚至嘗試走入窄縫中間去拯救小狗…. 香港人為一隻小狗都可以如此賣力,心腸之好,上天又甚會降禍我們?

在這裡還要特別多謝「發叔」劉皇發。那天晚上大家實在x手無策,所以筆者x昧打了電話找「發叔」,希望他以鄉議局主席身份請孟公屋的祠堂行個方便,大家是新界鄉理應好說話,讓消防在祠堂近「黑妹」的地方開個鑽,好讓大家把「黑妹」救出來。「發叔」當時在大陸,二話不說一口答應,他說: 「又不是拆祠堂,鑽個洞,救回一條小命,是好事!」於是他馬上找鄉議局的秘書請孟公屋的祠堂的負責人交涉。雖然,後來知道孟公屋方面堅持不能「動」祠堂,即使是開個鑽都不成,這個因果不說了,但是「發叔」的熱心和通情達理,始終感謝。

還是多謝的是民政事務局的副局長許曉暉。大年初二的晚上,我突然來電求救,許小姐應該是跟家人在晚飯,結果她接了電話之後,一直跟同事跟進此事,直至晚上十一時多。

「黑妹」被困牽動了不少香港人的心,一眾新聞行家非常熱心,又施壓,又聯絡,辦法用盡; 在此要多謝大家,包括「燦哥」羅燦,李惠玲,黃永,潘小濤,程震鵬和terry siu。晚上九時多,新聞報導說小狗獲救,我們還互發短x開心一番,誰知「黑妹」在送去愛護動物協會途中,傷重終告不治。

俗語說: 「救人一命勝過7 級浮屠」,就當狗命不級人命 (雖然我認為生命是平等的) ,那麼救一條狗命,沒有7 級的話總有三四級吧! 「黑妹」雖有腫瘤,也不代表我們不應救不要救,所以那些曾經罵消防,罵大家救狗是勞師動眾的朋友們,好應反省一下: 如果求籤好壞都可以令你耿耿於懷的話,那麼為什麼你們對一條生命的流逝可以如此看輕? 這個世界沒有不勞而獲的東西,也沒有不做好事而得好報這回事,明白嗎?

Monday, January 26, 2009

sharon 最近兩張近照



星之子--陳易希訪問. 一個很積極有想法的年輕人

另一張是出席大搜查之女時拍的

Sunday, January 25, 2009

過年

過年真好! 上海人過年,食是重要的一環。包子,湯圓,糕點,少一不可。
小時候,過年是一年到晚的一件大事。媽媽在過年前兩個星期已經打電話向「小寧波」訂大年初一拜x的糕點。有人說,上海女人說話最大聲,這個我自小都認為是入微的觀察,媽媽每次跟「小寧波」訂糕點時,如果聽不懂上海話的人肯定以為他們是在吵大架: 「儂弄好一點! 」「包子一定要新鮮! 」「儂大年初一,送包子來時,不要遲到哦! 我要拜菩薩」,小時候,我總懷疑媽媽喉嚨裡是不是藏了一個小型 “啦巴”? 為什麼說話總是十二樓都聽到? (我家住十一樓)。有沒有看過長洲的「搶包山」? 我家跟「小寧波」的包子跟糕點都是像小型的「包山」,又或者說像一個小金字塔的模樣。每年「小寧波」在大年初一八時正都會送來三座「小山」,裡面都是豆沙和蓮蓉。媽媽說包山一定要高,這是象徵烘烘上,爸爸的生意年年上的意思,意頭好。小時候我總覺得「小寧波」送來的包山好高好大好壯觀,那時候,我爬上台看這三座包山,真的好大! 但是長大之後,是我高了大了,包山反而細了縮了。媽媽仍然說,包山一定要高,這是象徵烘烘上,但是取而代之的,不是爸爸的生意年年上,而是我和細佬的事業年年好。不知不覺,我兩姐弟已經取代了爸爸成為了家庭的經濟支柱。
上海人,也喜歡吃酒釀。酒釀從南貨店買回來,在冰箱裏略放一陣等到涼浸浸了,一口一口吃點心那樣吃,是一道特別的甜品。其實我不知酒釀到底是什麼,只知好味道,李純恩告訴我,做酒釀要先煮好一鍋米飯,然後放進「酒餅」(酵母),保溫,等到時機成熟,揭開鍋蓋,先見米飯面上一層白毛,將毛批去,酒香就傳了出來。這時候米飯已釀成了酒,糖份逼了出來,這就是酒釀。
在外面的酒樓吃酒釀是用沙糖煮,媽媽卻是用冰糖煮,顏色是咖啡色,賣相沒有外面的好,但是味道卻不錯。媽媽最愛酒釀,她說吃了之後身體特別暖,小時間我不喜歡酒釀,但現在我發現我的口味越來越跟老媽相以,不但是口味,連做人對事越來越有她影子;小時候,我總是對跟她作對,她要我走東我要去西,大吵大鬧都是我; 她曾經說她一輩子最憂心的人是我,因為我硬頸又固執; 但是現在最知她心意的卻也是我。
過年真好,過去一年有什麼不開心不如意的,新一年重新出發。

Sunday, January 18, 2009

打賭

過年前,一眾傳媒高層跟一些政界朋友吃團年飯,兩杯落肚,大家高興之際,當中有人打賭兩件事: 第一,梁振英會宣佈參選二零一二年特首,即使他曾經誓神劈願「n」年內都不會對特首寶座有野心; 第二件就是在曾蔭權任內廿三條必定重新上馬,即使他也是誓神劈願說在任內絕不重提廿三條。

先說說何來第二個打睹。曾蔭權政府真的不是走了什麼衰運,自高薪僱用了一批副局長和政治助理,民望開始下滑,政府一弱勢,所有芝麻小事都可以變成了政治事件。副局長們位位廿幾萬一個月,但是除了吃吃政治飯外,不見有任何建樹。政府弱勢他們幫不了,傳媒對這些政治花瓶也沒有好感,議員們甚至政務官們對他們當然更沒有好感,結果,問題由他們處理時,「衰多兩錢」,個別副局名字就不提了。

曾班子弱勢,加上香港經濟越來越依賴大陸,曾蔭權曾經說過在政改問題上會「玩鋪勁」,結果呢? 他不是又以經濟原因「縮沙」。由邏輯來看,「縮沙」不一定是曾蔭權的意思,但肯定是北大人的想法。曾蔭權既然強勢不再,在經濟上又事事依賴中央,所以當中有人就打賭,既然政改可以推遲,為什麼廿三條不能重提? 事關話事權根本不在特區首長身上,而是在北大人手裡。這個推論大家都覺得合理,於是就打賭一餐飯,看看曾先生什麼時候被逼投降。

曾班子的弱勢也就帶出了第一個打賭原因: 梁振英參選2012年特首選舉。近來雖然政府弱勢,但行政會議召集人梁振英卻相當活躍,最低工資立法不立法,他
第一個跳出來講; 工人沒工做,梁振英就叫她找他; 大陸跟台灣「三通」,他又帶隊對台北考察,拜會有關人士,又研究「三通」後香港和台北的專才如何融合…比林端麟積極進取得多。梁先生,對「內政」和「外政」都如此積極,大家估計如果不是心中有「求」,那會費這樣大的勁? 飯局有人斷定梁先生署心積累,為的就是2012年特首寶座。這匹黑馬,「唐唐」是絕對不能看輕。

那梁振英參選跟曾蔭權又有什麼關係? 關係就大了! 曾班子的弱勢,傳媒中人都估計,如果再有大問題發生,曾先生不一定捱得完這個任期,只要曾先生「腳痛」,「上位」的肯定不是梁振英,那他的一盤子計算就落空了。

那天的「老友記」都是政圈老手和傳媒大人,這個打賭有趣有趣,小妹就義務當了這天飯局的書記大員,務必把這個賭盤細節記下:一餐鮑參翅肚加四支82年lafite。總之,誰勝出,我都有飽口福。

Thursday, January 15, 2009

Kay Tse



Kay 是一個挺可愛的女生,
可愛之處不在她的樣子
而是她的性格和思想.
在娛樂圈很少有這樣一類artist
因為她, 我會愛上她的歌

Saturday, January 10, 2009

章子怡

章子怡跟外籍男朋友裸晒被偷拍事件,國內外一遍嘩然,但是我卻挺為章小姐高興的。因為事件證明了兩件事:

第一: 它證明章子怡真真正正成為國際巨星了。加勒比海是一個名人勝地,荷里活有那個明星沒有到過加勒比海沙灘曬太陽? 多多少少富豪名人沒有到過那裡渡假? 既然是名人勝地,狗仔隊自然就少不了。所以如果自以為是大明星,到了加勒比海裸晒,狗仔隊都竟然拍不到你的,那證明你根本不是什麼國際巨星; 不是人家認不出你,就是人家認為你不夠出名不夠紅,所以連舉起相機拍你的氣力都不願花,那你應該是失望透才對,因為自已沒有被偷拍的價值。這個道理就如在娛樂圈裡,如果你不是當紅歌手,唱片不賣得,肯定沒有人翻板你的唱片,因為連正版都沒有人買的時候,做翻版幹嗎?
因此,在娛樂圈,雖然大家一方面痛恨翻版,但另一方面,它也是歌手明星是否成名的寒暑表,如果沒有人翻板的唱片電影,它受歡迎程度也肯定有限。所以,
章小姐應該為這次事件高興,因為事實證明她很有市場價值,我建議章小姐在這次事件後出席活動時,不防再叫價高一點,因為她已經是真真正正的荷里活巨星,她多年的努力得到了回報,值得值得!


第二點: 章小姐的 “排骨身裁” 為所有體重不夠一百磅,又或者同樣是 “排骨身裁” 的女孩們打了一支強心針,因為原來不一定身形豐滿,圓潤的女子才能在show business打出頭和找到真愛。很多男士在看到章小姐這批相片之後又肆批評,說她脫光了那麼單薄,又平又削,發育不全的瘦臀…唉! 身裁是天生的,我總覺得身裁跟個人氣質是要一整體來看,瑪麗蓮夢露的身形放在章小姐身上又不一定好看,但是男人一般都是官感動物,總覺得大胸就好,非常NAÏVE。

由一個女性的角度看,我認為章子怡身形不錯,雖然瘦但卻均X,沒有多餘的脂肪,穿什麼衣服都好看,如果她真是長了兩分肉,到時又批評她肥腫難分。其實 只是VIVI欣賞這副排骨身裁,其他男人還批評什麼?

Tuesday, January 06, 2009

The most epic romance since Titanic


很久已經沒有一套電影值得我一星期跑去戲院兩次,最近上畫的殭屍片 「吸血新世紀」 (Twilight)卻例外。這套片真的可以一看,甚至三看。
吸血鬼傳說自上世紀三十年代晉身荷里活後,電影導演已經不斷在為長耳、尖牙利爪的吸血鬼進行美化工程,吸血鬼變得越來越俊朗,湯告魯斯和畢彼特都扮過鬼,這回到Robert Pattinson。第一眼看見他,不美; 再過十分鐘,愛死了他。
那天我跟一位男朋友一起看這部電影,我被電影的浪漫情節吸引:一個絕頂酷、又沒有女朋友的「王子」,憂鬱的、落寞的出現,蒼白而詭異,但他郤對女主角一片情深。只是沒想到,白馬王子竟然是殭屍,他既冷血也情深,叫人不能不愛,但也愛得痛苦。
當我滔滔不絕地大讚電影好看的時候,男朋友說: 「看!又一次證明了越壞、越危險的男人,女人就越愛。」我怔了一怔,他繼續自顧自地說: 「看你也是這類人,喜歡壞男人。」我目瞪口呆。
男朋友看到的不只是愛情故事,而是更深層的男女關係。戲中Robert Pattinso既愛BELLA但也想吸她的血,男朋友說殭屍肆血,就像男人不能抗拒女人一樣; 這種無形的吸引力像毒引一樣,非常吸引也折騰人,如果沒有得到滿足,就像戲中Robert Pattinson所說: 他們吸動物的血,就像人食豆腐一樣,雖然飽,但永遠得不到滿足。
我看着男朋友,很驚訝他的分析力和洞察力。雖然他比我細兩嵗,但是由這一番話來看,我太低估了他,他的心思比我細得多,可能跟他過去的經歷有關。
女人是不是一定愛壞男人? 我不知,但我肯定自己不是,尤其活到三十嵗,那種奮不顧身,被折騰死的愛情,年紀越大,心臟越弱,受不了。年輕時,可以為愛情不吃不渴不睡,現在回看,得啖笑,年輕可以如此顛狂,但是現在倒渴望平靜,日常的工作生活已經令人夠神經了,不要再找個壞男人來嚇自己。其實只要不是蠢男人,什麼都可以。
電影中的吸血殭屍一族,住的不再是陰森古堡和一副副棺木,他們的房子是山中獨立屋,設計簡約,大陽台、落地玻璃,窗外是樹是山,陽光透進來,沙發上放滿書,播放的是柔揚音樂。閒時娛樂是打棒球—在煙雨迷濛的樹林裏,犀利的發球,然後鬼魅般的快速身影追逐。
這樣的佈局,帥得要死了,加上義無反顧的愛情情節,那會不大收旺場?

Monday, January 05, 2009

謝安琪


人家都說當一個人行運的時候,連樣子都會變得漂亮。這幾天電視台不斷播出大大小小樂壇頒獎禮的片段,最吸引我視線的竟然是謝安琪。謝安琪不算是美女,但是最近每次在鏡頭前看到她,總感覺她整個人都在發光,不是她的化妝技巧,也不是她的衣服打扮,不知是什麼原因,我的視線總被她吸引,我覺得她讓人有一種脫胎換骨的感覺。
今年所有的歌手,得獎的或不得獎的,我覺得都不及謝安琪突出。有人說,今年的頒獎禮是 “謝安琪年” ,我也認同。事實上,她確是今年收穫最豐富的歌手之一,而三年前的樂壇頒獎禮,她不過才拿了新人獎。雖然,我沒有正正式式聽過謝安琪唱歌,連她屬於那一間唱片公司我也搞不清,對她卻挺有好感,因為她雖在娛樂圈,卻沒有掩飾她是媽媽的身份,在這個圈子裡,年輕歌手又坦白承認自己已婚和有小孩的,確實不多。
娛樂圈是一個賣形象賣夢想的地方,藝人歌手很多時候都被視為大眾情人,因此很多藝人為了形象,莫講結婚生孩子,就連拍拖都不得不隱藏起來人,就算一次又一次被傳媒拍到跟男朋友/女朋友拍拖,仍然例必否認。一些當公關的朋友告訴我,即使被拍到,只要死口不認,一來可以顧存fans的心理需要,二來可以讓傳媒繼續炒作,只要有炒作就有曝光率,而這些 “x聞”是可以帶來 “錢途” 的。
印象中,在這個圈子裡能夠率性而為的,不管fans喜惡,也不靠這些手段炒作的,譬如說,王菲,林憶蓮等,都是相對是較成功/實力派歌手。其他屬偶像派的,為顧慮fans,他們對感情生活始終有保留。因此,謝安琪的豁出去,頗得我好感,因為她給的很真實的感覺; 其實當了媽媽也不錯,感覺更親切。
至於一些藝人的經理人說,一般fans都不喜歡自己的偶像拍拖甚至結婚,其實我覺得fans們也應該成熟一點,藝人歌手都是正常人,他們/她們跟你和我沒有分別,一樣要食要睡要去x所,那麼正常人又豈能沒有感情生活呢? 即使自己的偶像沒有對象,也不等於他會喜歡自己,那又何必把偶像神化呢?

Thursday, January 01, 2009

跑步

我最怕運動。從小,我的體育課都是最低分的。在中大唸書的時候,大學規定每個學生必定要體育課合格才能畢業,我大一的時候,在沒有選擇的情形下我選擇了體能鍛鍊,這是我三年大學最痛苦的時間: 每次上課,先要跑四百米,然後再做高低桿,再來三十下掌上壓和sit up; 每次做完這些一連串的動作,我連說話的氣力都沒有。大一的體能鍛鍊課,我結果不合格,要重讀。重讀的壓力比要我考試,叫我痛苦一千倍,但是為了畢業,我沒有選擇,只有賠命地鍛鍊,重考時,我僅僅合格------終於過關! 我快樂得像小鳥一樣。我跟自己說,除非走火警,否則我一輩子都不會再跑四百米!

離開大學之後,我甚少運動,一來怕辛苦,二來怕流汗,我寧願節食都不做運動,直至最近,這個想法改變了。原來人越老越要多走動,才可以保持靈活,最重要是近年我發現一邊走路一邊講電話的時候,我開始氣喘,心知不妙。一年前我開始再練習跑步,大學時就算多不願意,最多十分鐘,我總可以跑完四百米,現在恐怕廿分鐘都跑不了一半。再做運動才發現,除了說運動可以強壯身體之外,它更能夠鍛鍊意志。能不能再跑三十分鐘,跑還是不跑? 放棄還是堅持? 我越來越確定這個不完全跟體能有關,而是跟意志有關。

我承認我的意志力很薄弱。我天天喊肥,但又懶得郁動,一次跟鄭秀文做訪問時她說,過去她為了上鏡時又瘦又美,試過7 天只吃兩個蘋果。現在她不再節食改為做運動,一天可以跑三小時,天天跑,就算最少的一天也有一兩個小時。我差點叫了出來,莫過三個小時,跑了三十分鐘,我已經沾沾自喜,給自己一隻大母指了。至於節食,其實我也捱不住,飢餓的感覺你試過嗎? 我試過,在前線跑新聞的時候,試過一天只渴了兩罐可樂,到晚上出席最後一個記者會採訪時,我差點暈倒。飢餓的感覺很難忍受,就算只是餓一分鐘已經受不了,所以我所謂的節食只是吃少一點,都有7 成飽。

沒有鄭秀文這種不成功便成仁的意志力,看到美食又抗拒不了,所以我的減肥計喊了十年都只是只聞樓梯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