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這一天裡......

Sunday, January 25, 2009

過年

過年真好! 上海人過年,食是重要的一環。包子,湯圓,糕點,少一不可。
小時候,過年是一年到晚的一件大事。媽媽在過年前兩個星期已經打電話向「小寧波」訂大年初一拜x的糕點。有人說,上海女人說話最大聲,這個我自小都認為是入微的觀察,媽媽每次跟「小寧波」訂糕點時,如果聽不懂上海話的人肯定以為他們是在吵大架: 「儂弄好一點! 」「包子一定要新鮮! 」「儂大年初一,送包子來時,不要遲到哦! 我要拜菩薩」,小時候,我總懷疑媽媽喉嚨裡是不是藏了一個小型 “啦巴”? 為什麼說話總是十二樓都聽到? (我家住十一樓)。有沒有看過長洲的「搶包山」? 我家跟「小寧波」的包子跟糕點都是像小型的「包山」,又或者說像一個小金字塔的模樣。每年「小寧波」在大年初一八時正都會送來三座「小山」,裡面都是豆沙和蓮蓉。媽媽說包山一定要高,這是象徵烘烘上,爸爸的生意年年上的意思,意頭好。小時候我總覺得「小寧波」送來的包山好高好大好壯觀,那時候,我爬上台看這三座包山,真的好大! 但是長大之後,是我高了大了,包山反而細了縮了。媽媽仍然說,包山一定要高,這是象徵烘烘上,但是取而代之的,不是爸爸的生意年年上,而是我和細佬的事業年年好。不知不覺,我兩姐弟已經取代了爸爸成為了家庭的經濟支柱。
上海人,也喜歡吃酒釀。酒釀從南貨店買回來,在冰箱裏略放一陣等到涼浸浸了,一口一口吃點心那樣吃,是一道特別的甜品。其實我不知酒釀到底是什麼,只知好味道,李純恩告訴我,做酒釀要先煮好一鍋米飯,然後放進「酒餅」(酵母),保溫,等到時機成熟,揭開鍋蓋,先見米飯面上一層白毛,將毛批去,酒香就傳了出來。這時候米飯已釀成了酒,糖份逼了出來,這就是酒釀。
在外面的酒樓吃酒釀是用沙糖煮,媽媽卻是用冰糖煮,顏色是咖啡色,賣相沒有外面的好,但是味道卻不錯。媽媽最愛酒釀,她說吃了之後身體特別暖,小時間我不喜歡酒釀,但現在我發現我的口味越來越跟老媽相以,不但是口味,連做人對事越來越有她影子;小時候,我總是對跟她作對,她要我走東我要去西,大吵大鬧都是我; 她曾經說她一輩子最憂心的人是我,因為我硬頸又固執; 但是現在最知她心意的卻也是我。
過年真好,過去一年有什麼不開心不如意的,新一年重新出發。

1 Comments:

Blogger chi lung lau said...

[一起由善心出發],[溫馨由家庭出發].

2:07 PM  

Post a Comment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