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這一天裡......

Thursday, September 25, 2008

我係英國呀!

期待很久的假期終於開始了! 這回我一個人跑到英國去, 希望能有幾遠就跑幾遠, 在香港工作太忙, 忙到真的透不過氣, 人, 就好像洩了氣的氣球, 有氣無力. 所以這回假期, 決心要衝出亞洲, 想距離香港遠一些, 但又不想到一個完全陌生的地方, 於是又回來了英國.

到了位於Knightsbridge的boutique hotel, 接待處的服務員小姐問我, 要不要每天早上為我送報紙? 我一口拒絕. 當然不用! 坐13 個小時飛機到歐洲來, 就是什麼都不想知, 什麼都不想想, 只想吃喝玩樂, 見見朋友, 見見一些教授, 總之, 萬事以輕鬆為主, 世界大事, 香港家事… 一切請必告知, 最少在這十天之內.

可是, 世界實是平的. 科技發展一日千里, 她厲害, 儘管你跑到天角底, 她仍然有本事把你CONNECT 起來. 我最失策就是帶了BLACKBERRY 來, 一有BLACKBERRY, 就等於WORK FROM HOME. 即是, 人家要你看的文件, 你沒有籍口不看; 要你參與意見的, 你沒理由不給意見….結果, 就等於遙控工作, 只是身邊少了一個響個不停的電話機而己!

唉! 我還帶了電腦呢! 帶電腦是沒有辦法的決定, 因為我要交稿, 本來想在走之前, 多寫兩篇, 那我就不用坐在酒店, 看着藍天白一雲卻又要埋頭寫呀寫, 但可是在走之前, 我又什麼都寫不出, 結果還是帶了手提電腦.

有了這兩個超級通訊工具, 我便跟在香港無異了. 三分一的假期又變回了寫字樓工作, 我跟秘書一天通五.六個email, 通一.兩次電話, 死未?!

但我堅持多睡, 我容許自己要睡多久就睡多久, 只是其實也沒睡多少, 因為身理時鐘早已習慣早睡早起, 分別最多是一兩個小時. 在英國期間, 睡得非常好, 一整夜沒有幾個夢, 一覺睡到大天光, 在香港時, 夢太多太多, 我經常說, 晚上造的夢好像是在看電影一樣, 又飛天, 又遁地; 有時又會夢見一些很久沒見的朋友, 都是兒時的模樣, 總之, 睡跟不睡一樣累.

睡得好, 人也精神; 但是仍然不能把思想完全抽離香港. 打開電視, 是bbc的早晨新聞, 每天的頭條都是中國有毒牛奶的跟進, bbc找來了世衛, 找來了food bank的專家分析. 外國的新聞水準確是比香港高, 起碼世界觀闊得多, 除了着眼看在中國多少個嬰兒受害外, 還在毒牛奶引起在第三世界國家的問題, 因為他們多數是入口中國製牛奶.

腦子又不禁在想:如果我還在前線時, 我會如何報導這個新聞? 一邊洗澡, 一邊在想, 自然才醒覺自己早已不在前線.
在鏡子前, 我告訴自己: 你是在放假呢! 想什麼呀!

Monday, September 15, 2008

曾sir



曾sir是位厲害的人物,
認識曾sir是因為隨他和救世軍到四川拍攝,
那次是我生平第一次到山區採訪,
先是由香港到成都, 再轉機和坐九小時車到海拔三千呎的山區去,
這是我最辛苦的一次採訪,
我因為吃錯藥, 一上機就開始嘔, 一直由香港嘔到成都, 一到步差點被送進醫院去.
說回曾SIR,
他是我佩服的長輩,
我和攝影師上山時亦步亦趨,
只有他一口氣走上山,
每次世界各地那裡有天災人禍,
他必定第一個跑到災區去,
他由救世軍退下來後,
接手了中華仁人家園協會
那天是他的ANNUAL DINNER, 為四川災民X款
我那天在發熱, 但為了支持曾SIR, 還是硬著頭皮去了.
....
那晚上碰見一個怪人,
後來才知他是名人之後,
他是我第一個看見很在意自己是名人的人,
可是小女子有眼不識泰山
根本不知他是誰,
只覺他行為有點怪,
後來看雜誌, 發現相中人有點面善,
才醒覺他就是那位行為怪怪的小弟弟.
老實說, 香港臥虎藏龍,
實在不用太在意自己的身份
因為你不說,
別人根本都不知你是誰.
況且名人是他老爸,而不是他呢!

Sunday, September 07, 2008

My SKII Pix


Monday, September 01, 2008

又唱又跳的金牌健兒

金牌健兒們來港上演真人秀,短短三天的行程,又要出席記者會,又要表演,又要做直播,又要唱歌,連睡多一會的機會都沒有,一大早就要參加升旗禮,還要替香港兩個主題公園:迪士尼和海洋公園打打氣。之後,還有一大堆的應酬活動,例如酒會呀,飯局呀…宴會上先來一大堆演辭,健兒們捱着餓,努力地抖x着精神,以為可以吃了,誰知一大堆贊助商的巨富和名流太太們又爭着跟他們拍照留念…結果,健兒們即使平日體能上如何的訓錬有素,最後還是頂不住疲勞轟炸,張楊楊暈倒當場,但仍然要風塵僕僕地趕去出席澳門政府所設的歡迎酒會及晚宴。在晚宴上,被外界喻為「最美最清純的奧運冠軍」的女子彈床金牌得主何雯娜,突感不適,全程伏在桌上,沒吃過東西。而郭晶晶的跳水拍檔吳敏霞,在歡迎晚宴上亦感不適,臉色一度蒼白。正如曾經打破一百一十跳欄世界紀錄的「欄王」劉翔在香港曾戲言說,應酬比出賽更辛苦。
作為香港市民,筆者也為六十三位金牌選手來港而雀躍,我也一直在電視機前欣賞他們的表演秀,只是如果站在這班運動員的立場來看,這幾天的行程又確是太密集了,表演示範可以,但又要唱歌,又要參加特區的升旗禮…這些活動其實都大可不必。他們又不是歌手又不是演員,為什麼不反而讓他們好好欣賞香港為他們準備的節目,反而要他們都要唱一份? 還要給汪呀姐喝罵: 「運動員又如何? 我們是直播的!」
汪呀姐出名專業又認真,但是這班金牌選手根本不是演員,沒有直播不直播的概念,汪呀姐的「專業」在他們身上用不上,而且說到底他們都是國寶級的運動員,他們比賽完沒有好好休息就馬不停蹄來港又跳又唱,我們是不是應該對他們多一點尊重和包容? 他們已經給特區的官員當臨時演員來用,我們是太辛苦了他們,汪呀姐這種持勢不曉人的氣焰,大可不必。
經過在港三天的疲勞轟炸後,看到這班健兒們即使多累仍然笑容滿臉地,毫無x言地跟香港市民表演,揮手,簽名…讓我打心裡喜歡這些中國健兒,因為他們不但操藝高而且修養也好,幾十個攝影機時時刻刻跟着他們來拍,沒拍到一張崩面的照片,他們的笑容都是打心裡出來的,一點x大牌都沒有,親切極了。人紅卻沒有囂張,我們國家能培訓出這樣高質素的運動員,實在是可喜可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