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這一天裡......

Saturday, June 27, 2009

再來兩張相


Friday, June 26, 2009

警員上街

警員上街,特區政府嚇到出汗,尤其「七一」在即,曾班子自然不希望「自己人」,尤其是拿槍維持治安的警務人員對準自己。於是,「一哥」鄧竟成把爭取薪俸問題攬上身,向同胞「說之以理」; 連曾蔭權也走出來,說自己是警察世家,明白警員的訴求和心情,實行「動之以情 」,雙管齊下。有說,政府之所以大為緊張是因為警員上街,將會大大影響政府威信,對香港形象也不好。但撇開警員身份,他們也只不過是打工仔,打工仔為自己爭取更好待遇,又有什麼不對呢?


當連曾蔭權都說要「打好呢份工」,曾蔭權是特區首長都不過是一個高級打工仔,那受命於他的警員也自然是打工仔,打工仔為自己爭取合理權益真是天公地道; 就像空姐上街,教師,社工遊行,大家只是套制服不一樣,但同樣是受人「二分四」,後者可以上街,為什麼警員就不可以? 這個邏輯下,警員豈不是被歧視? 那誰還會來當紀律部隊? 這個就等於新聞部的主管最經常用的一招來應付要求加人工的記者,他們會說: 「你來跑新聞是因為了更高的理想和熱情的,不是為錢的,是嗎? 」年紀細的時候,總覺得開口要求加人工很難為; 但久而久之就會明白,就算我再有熱情,更有理想,肚子也會餓的; 不是有理想,有熱情,肚子就不會餓。所以,人工是要加的,起碼要讓自己覺得這是一個有尊嚴的待遇。

曾蔭權為勸警員不要上街就大 LUP他們高帽,說香港警隊是最優秀的,在國際也享譽盛名; 我想: 如果我們的警員是這樣優秀,加人工更是合情合理,就算他們不爭取,也應該加人工或給予一些獎勵。為什麼非要他們採取激烈行動才回應他們的素求? 政府騙人是無所不用其極。

有些評論員用放大鏡看問題,說警員上街對特區政府的管治來說是致命一擊,因為這邊廂,曾蔭權要帶頭減薪; 那邊廂,警員要求加人工上街,這樣會令特區政府進退失據。特區政府進退失據都不是今天才發生,例如在副局長政治助理的招聘問題上也是進退失據,曾蔭權談六四也是進退失據。特區政府進退失據的例子天天有,太多都記不起來。

所以,評論員們都不用擔心,就算警員真的上街,天也不會跌下來,最多是看看曾班子如果收拾糷攤子而已,真的沒什麼大不了!

Thursday, June 25, 2009

My latest pix

Monday, June 22, 2009

筆跡專家

世紀爭產官司來到中段,出場是筆跡專家。
如何能成為筆跡專家? 首先是要決斷。一口氣,x釘x鐵地指出這個簽名和別的簽名有十五個不同和四十三個相同的地方 (在我看來,其實個個簽名都差不多) ,令人家不敢懷疑他的權威性 。然後,他們還能以文氣,方向,起不起角,推測對方簽名時的動機: 譬如說:是不是刻意在模仿。嘩! 厲害過衛斯理!
說到簽名,最近我也被保險公司追到頭昏腦脹,因為他們說我的簽名和過去不一樣,結果我重簽了不下四次,還是簽不回原來那個。我很生氣,我明明就是張寶華,身份證都給保險公司驗證過,但因為簽不回原來的簽名,保單一直x在那裡,我問保險公司: “那你受保還是不受保?”他們都變了人肉錄音機,只說: “張小姐,你再簽一次。”唉! 我叫出來: 我已經簽四次了!
我們平時簽名,那能夠保證每個簽名都一樣? 可以保證的是大概一樣罷了。而且,簽名這一回事,是你越想簽得一模一樣,結果越是走樣。簽名也跟記憶一樣,隨時間推移,會在不知不覺中有了改變,你以為還在簽從前的款式,其實已經很不一樣。因為簽名畢竟不是影印。
當然,去到像這個世紀爭產官司,人人主觀地希望那個簽名是假冒的。所以大家努力去證明對方是假,自己是真的。有時我心想: 法官大人到底是否又能搞得清這班筆跡專家所說的道理? 如果你要他們簽自己的名字,也可能 (非常大可能) 跟過去簽名的不一樣。其實在我看,他們是辯論能手多過是筆跡專家。
我又想: 筆跡專家一年能做多少次生意? 印象中,筆跡鑑定雖不少,但也不算多,平日這幫筆跡專家是甚樣維生的呢? 另外,筆跡鑑定在那所大學有學科呢? 香港有沒有筆跡鑑定讀的呢? 
這一連串的問題,比在庭上的爭辯,我覺得有趣多了!

Saturday, June 20, 2009

香港亂up

看亞視早陣子又換ceo又裁員,以乎是人心不穩,滿城風雨,人人以為她會捱不住,結果又爆出了一個贏到不少口牌的節目--「香港亂up」。所以古人說「生於憂患,死於安樂」是大智慧,做大台不能做,不敢做的,只要做得好,再次證明觀眾不是瞎子來的!

如果大家厭了星期日只有飲飲食食的節目,又或者看一班美女在鏡頭前暴殄天物,大可以轉台看看亞視的新節目「香港亂up」---一個類以「頭條新聞」的諷刺性節目,但不同的地方是亞視沒有港台的政治包袱,也不限制只談時事,所以空間更大,可以更「玩野」。

那個星期日晚上無聊,轉到亞視,鏡頭前是蔡子強。我初看時還以為是真的蔡子,定眼看了兩秒才知道是林超榮扮的,但從造型到手勢,幾可亂真,盡顯模仿功力。一眾藝員化身政府官員同議員,姜皓文戴上假長髮束起馬尾扮長毛梁國雄,蔡國威更反串穿上套裝扮陳馮富珍,盧海鵬出招扮孫明揚。又有一個蘇c王,外型表情維妙維肖。「香港亂up」諷刺時弊,玩盡高官名人,過引非常,反應應該是不俗的。

這個就是變通。只要肯動動腦筋,天絕對不會絕人後路,廣告也說: 前途滿希望,前路由我創。

過去亞視其實製作或引入過不少有創意和有口牌的節目,例如「今日睇真d」「百萬富翁」「環珠格格」等,要突圍tvb的封閉,就要有戰略。在選材,找合作伙伴等各方面都要花花心思; 即使是成本低的製作,但只要捉到社會脈搏,或者如董建華說: 「想市民所想的」,要打出一片天不一定很難。

還有,不要看x亞視藝員,他們的演技真的不錯。有一天看影帝張家輝的訪問,他數落亞視如何不成,如何不濟,雖然我不是亞視出身,但也覺得張影帝有點過火了,他投訴亞視沒人看,無線就不同。但是多人看又代表什麼? 無線的藝員是多人看,但也沒幾個能拿影帝,是嗎? 每個人的際遇不同,可能如果不是在亞視捱過這些日子,也造就不了他今天的成就。如果我是張家輝,我會感恩,而不是數落人家。

這樣看來,亞視人才並不凋零,演員有了,創作班底也有,只是劇本內涵有待加強,香港創作圈,人才如雲,只要有自由度,天馬行空,一定有人願意效勞。

近來香港又豬流感,71又臨近,一定大有題材,希望「香港亂up」能替香港觀眾帶來了近年罕見的笑聲。
  

Wednesday, June 17, 2009

正生

從小讀書,父母長輩都說: 「知錯能改,善莫大焉」。社會賢達也常說「知錯能改,社會一定比機會你」。可是,那天在電視新聞上看到梅窩居民在資詢會上又罵又叫,部分居民在諮詢大會上出言羞辱該校學生,令不少學生低頭哭泣。居民一方面叫正生學生「吸毒妹」,一方而又猩猩作態跟學生擁抱,說沒有歧視他們,如果不是歧視,為什麼不讓正生搬到梅窩? 人性之醜惡莫過於此。
哪個人不會做錯事? 做錯一次,是不是永遠不能抬頭? 平日冠冕堂皇的說話,什麼「知錯能改,善莫大焉」,當觸及不到自己的切身利益時,大可站在道德高地,在利益面前就原形畢露。
正生書院的設立和存在,本來就是給予曾犯案的年輕人有改過的環境和機會。雖然,犯過事的人也會有故態復萌的機會,但正生有七成畢業生之後都沒再犯法,可見其重要性及功用。社會各界口口聲聲要杜絕濫藥和吸毒、青少年罪案,卻拒絕給正生足夠的資源和支援,甚至反對訕罵,是否對社會有益的做法?
梅窩居民說區內更需要自己的學校,令孩子不用要長途跋涉上學去。讀書為什麼? 讀書目的是要知是非,明道理,一個人如果不明道理,不知是非,心胸狹窄,目光短淺,讀多多書都沒用。 現在梅窩居民在子女面前就示範了什麼叫「不明道理,不知是非,心胸狹窄,目光短淺」,孩子在電視新聞上看見自己的父母對別人的孩子張牙舞爪,口出惡言,他們將得到的是什麼教育? 他們將學到的是什麼人生道理? 以後再有人跟他說「知錯能改,善莫大焉」,他們還能相信成人世界的虛偽嗎?
梅窩居民還是不要弄巧成拙也!

Thursday, June 11, 2009

政府教仔

有雜誌以 「失控」來形容最近發生的一連串青少年問題。吸毒,打劫,援交…什麼都有,年紀最細的只有十嵗。用「失控」來形容也許是無可厚非。每次一有問題出現,社會上各路人馬,馬上找人「開刀」,找人問責; 有人批評政府,有人批評學校,有人批評社工不夠…那父母呢? 「子不教,父之過」。 由老師到社工到曾蔭權都要被問責,那孩子的父母呢?

孩子出了事,為甚麼只會追究學校? 而不追究父母? 老師要解釋,港府高層談論問題時也憂心忡忡,大感要與時間競賽,保安局局長李少光還要發起「全民抗毒」戰,以求啟動社會每一環節的保守力量; 還有律政司司長黃仁龍也急急跳出來,「肉緊」地希望盡快減低社會各環節的阻撓力量,令70多項由預防、驗毒、治療及康復等全方位措施盡快上馬。 這個現象真奇怪! 孩子做錯事,在學校吸毒,在沙灘吸毒,打劫的士,各方人士紛紛跳出來又叫又跳,那孩子的父母親呢 ? 他們的孩子出了事,父母親怎麼一句話都沒有? 今天的孩子難道都是社會養的?教他們的不是父母,而是學校、社工、甚至是李少光、黃仁龍呢?
身為父母者,把孩子生出來之後,難道就沒有責任了 ? 不用教了嗎?
有些家長或會說他們要「搵食」,照顧不了小孩,孩子變壞,他們也無奈,但是這個不是藉口。在香港地,誰不用「搵」就可以「食」? 人人肩上都是千斤重,但是責任就是責任,有專欄作家說, “看一個人,會說他「家教」好不好?而不會說他「校教」好不好?那是因為,真正令一個人長成甚麼德性的,是家教。沒有家教的人,讀多少書也很難像樣;反之,即使沒上過學、讀過書,走出來也受人讚揚”
就是這樣。學校是學習知識的地方,家庭才是調教孩子品德的地方。即使我們依一些社會人士提議,設立青少年禁毒熱線,學校濫藥個案由熱線接收及統一處理,又實施「一校一醫護」、「一校一警察」等,盡量去提升學校預防及打擊學生濫藥的能力。但是,說到底,「教仔」是父母親的責任,不能本末倒置。
所以都說現在做官難。呀媽年代,誰會要政府幫自己「教仔」? 「教仔」都是自己的份內事,但是現在呢? 自己的責任都卸給別人,由學校,社工,政府代勞。這一代人,甚麼時候變成如此不濟?

Monday, June 08, 2009

梁洛施

最近全城最熱的新聞,莫過於是梁洛施為李澤楷生下兒子。

城中男女,對於梁洛施的遭遇無不稱羨,也無不咯咯稱奇。一個小女孩,還不上
廿一嵗,遇上首富兒子,感情不但能開花,還能結果 (為李家一索得男) 。小長治是未來李氏皇國的繼續人,小女孩就等於搖身一變,成為了皇母。

身邊有人說: 「梁洛施是什麼出身! 今天打破了都唔憂! 」這位朋友的說話很討人厭。「什麼出身? 」這句話很看不起人。什麼出身? 有什麼關係呢? 我向來認為出身不重要,重要的是以後的日子。出身好,就譬如說是長於富裕人家,讀書好,但誰可以保證他/她將來一定好? 出身不好,但肯努力,際遇好,他/她將來不一定比出身好的人差。所以說,英雄莫問出處。雖梁洛施不是什麼英雄,但不要說什麼出身不好而看小人家。

相反,對梁洛施的故事,我有這樣的一個結論: 這個女兒是來報母恩的。這幾天各大傳媒紛紛為梁洛施反舊帳,原來,她十三嵗已經出道! 十三嵗時,你在幹什麼? 我自己十三嵗時還是「一舊雲」,但是她已經「跑碼頭」,擔起養家的大任,如果家庭背景好的小孩,父母當然,不會讓她/他不讀書,但是有頭髮誰想做xx?

現在她廿一嵗還不到,她的兒子已成立了未來李氏皇國的繼續人,她的父母更無憂了; 數數手指,梁的父母沒養她幾年,她已經開始回報他們,梁不是來報恩,是什麼?

至於讀書問題,有雜誌說李超人因梁讀書不多而不喜歡她; 讀書什麼時候都可以,她現在就可以讀,而且可以專心地讀; 只要不是白痴,一個學士學位,碩士甚至博士學位,又有幾難? 讀書最難是在於不能專心,所以當年查良庸在明報搏殺期也沒有讀書,現在才再再續書緣。所以,只要有心,讀書是永遠不會遲的!

Wednesday, June 03, 2009

文明教育

上海搞世博,又像北京當年搞奧運一樣先來過文明教育。

文明教育是什麼? 根據國內一些媒體解說,文明教育就是國民要語言文明 、穿著得體、謙恭有禮、遵守秩序…..唉! 我以為這個是人之根本,我們上幼兒班時已經學懂的,誰知向來被稱為「禮儀之邦」的中國人原來是不懂的,每次在國際性大活動開展前,竟要「臨急抱佛腳」重新學習一遍。你說中國到底是什麼一回事? 在吹噓經濟強大,國力足以向西方列強說不的同時,竟然連最基本的都不懂。

長期以來,內國同胞常被批評,文化進步趕不上硬體建設,即使是上海。「上海人的文明生活還有待加強。」曾留學日本的上海財經大學世博經濟研究院院長陳信康不諱言指出,不願意排隊、亂按喇叭等不文明行為都需要改進。 陳信康參觀過日本愛知博覽會,發現到日本相當守法與愛乾淨,偌大的展場每天散場之後,地面上看不到一張紙屑,而大排長龍的女廁也見不到遊客的抱怨與插隊,「這樣的人潮,如果是在上海世博會期間,不知道會引發怎麼樣的騷動。」

最近我去了一次上海公幹,完全明白陳信康的看法,我也跟朋友說,「來過上海才放心,因為上海要趕過香港肯定還有一段路。」單是在機場過海關就知道,關員又惡又兇,目露兇光,就好像你欠他錢一樣; 酒店的服務生不懂變通,死板板的…總之,到過上海之後,才明白「上海威脅論」是言過其實。

而你知道上海市人民又怎說: 「上海世博也是上海人與現代文明接軌的重要一役。」聽了叫人生氣,原來上海人早知自己可以改善,為什麼不呢? 上海市政府從二零零五年起開展一系列的「文明行路、文明乘車、文明遊園、文明用廁」道德教育 ,還舉辦上海市民的禮儀比賽,組織志工大隊,將禮儀教育帶進社區; 上海市政府找來傳媒大肆報導,他們自以為很棒,但是你認為外邊的人會怎看? 「天呀! 中國人連這些基本都不懂 ?」人家背後笑你才真!

還有,如果北京、上海都如是,那其他二、三線城市又會是什麼樣呢? 你敢想像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