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這一天裡......

Thursday, September 21, 2006

久違了的黃毓民


對上一次看見毓民是在有線電視的canteen,
那時候是在他 "出走"之前,
兩年不見,
今天在now碰頭,
興幸大家都安而無恙
....
訪問時, 我問他人生低潮過了沒有?
他笑

...最近他跟長毛等組織了一個新政黨,
他說這是人生的另一條跑道,
由這裡他重新出發,
在此祝他比劉翔跑得更快, 更遠

你想知自己的blog值幾多嗎?

Hey, Check out this link :
http://www.business-opportunities.biz/projects/how-much-is-your-blog-worth/


It will tell you how much is your blog worth

Tuesday, September 19, 2006

為了六元的改革---Apple Daily Sept 19

在英國期間參加了大大小小有關媒體未來發展的研討會,當中被談論最多的是面對新科技,新的媒體不斷衍生的時候,尤其是當互聯網及「博客」越來越流行,甚至挑戰傳統的新聞媒體的權威時,傳統的電台電視台和印刷媒體應該如何應付呢? 在英國,有研究新聞發展的學者認為,在廿一世紀這個年代,經營印刷媒體難度最大,因為它在事事搶先鬥快的世界裡,印刷媒體在搶新聞的時間和速度上,不及廿四小時新聞台,而電視台也不及互聯網上的消息傳播得快,他們當中有人預計到二零四7年後,傳統報紙會將完全被市場淘汰。

在香港,「博客」未算很普及,我想原因大概是因為「博客」主要的表達方式是用文字,而香港人卻不善於用文字表達,即使有的「博客」,大多數只是流於個人日記式,所謂的on-line journal,不像在英美等國家,「博客」很多時候都是具份量的評論家,過去他們要得傳統媒體首肯才可以在它上面發表文章,萬一政治立場跟某個媒體不一致,可能馬上被停稿,但是在「博客」流行之後,過去不能發聲的,現在都有平台發聲了,可以「hit yelling at TV」,在英國,英國廣播公司的早晨新聞,其中一節就是每天看看某幾個「名」「博客」有什麼高見,就好像是看報紙社評一樣。

在香港我們未直感受到「博客」的威力,但辦報仍然是一件艱難的事,尤其是去年免費報紙出籠之後,據說他們佔了整個印刷媒體廣告百份之二十的收入,而且令broad sheets (大報) 的銷量也下降,在香港辦報,讀者群少,利潤已經不大,加上免費報紙的出現,很多報人現在想辦法變陣,不是為什麼,而是為生存。

很多市民讀了一兩份免費報紙之後,都說不會再用六元買一份傳統報紙,為什麼?
第一個原因是因為免費報紙跟一份六元的報紙內容大同小異,新聞角度也可能差不多; 第二個原因是這六元沒有為讀者帶來額外的消費價值。

過去跑前線新聞的時候,經常遇到以下的對話 : 「有沒有別的行家在場?」編輯問; 如果答: 「有」,就繼續等; 如果答「沒有」,一般情況下都是收隊,走!

我不明白為什麼總是要「人有我有」,如果每個媒體都是「人有我有」豈不是人人一樣? 那麼不是乾脆要一個媒體就夠了嗎? 要令讀者選擇我這個媒體,那麼到底我跟別人有什麼分別? 如果連自己都答不出,人家又甚會選擇自己?
南韓的「ohmynews」之所以成功,尤其是在去年底的世貿會議中,它發揮了很大的威力,因為它新聞的角度和agenda setting跟所有傳統媒體不一樣,傳統媒體有的它偏不要,令讀者得到在傳統媒體上得不到的資訊,贏盡了口碑。俗語說,「太陽之下無新事」,如果只是抱着「人有我有」的心態,很難不被市場淘汰。

除此之外,必須要讓讀者認為這六大元的消費是物有所值,甚至超值,我想除了在內容上要多元化,世界觀強一點之外,如何幫助讀者解讀新聞,透過理解一兩樁新聞而對整個大局的發展有所掌握,這就是增值,這是在一般免費報紙未能做到的; 雖然在互聯網上,也不難找到這些分析,而且又快又多,但是卻真假難定,傳統媒體可靠多了!

過去經常聽別人說: 傳媒是有權勢人士的專利; 所以我想「博客」之所以受歡迎,是因為它讓無權無勢的升斗小民都可以發聲,如果傳統媒體都可以讓一點空間給小市民各抒己見,這又會不會提高銷量呢?

Tuesday, September 12, 2006

專訪曹仁超, 今晚有得睇....now8pm

圍城之戰--陳水扁綠色恐怖總結算--12/9 Apple Daily

三十萬人的咆哮聲,我們聽到了!全世界都聽了!

打由二零零四年總統大選開始,台灣的群眾運動從來沒有停止過,由「二二八」牽手,族群對立,到「三一九」槍擊案,群眾質疑陳水扁當總統的合法性,藍營拒絕接受選舉結果….等等,一場又一場的群眾運動把本來已經「氣虛血弱」的台灣,兩年間折騰得更加蒼白。

上星期六的「九九運動」,又是一場群眾運動,三十萬紅衣群眾,在陳水扁眼中肯定有如紅火蟻一樣叫人厭惡; 但是這次的群眾運動,跟過去最不一樣的地方,是參加者當中有藍有綠,他們的組合早已超越黨派之爭,當中沒有族群對立,也
不是藍綠對陣,而是對貪污腐敗政權的控訴,筆者不知道這次的倒扁靜坐,能不能把陳水扁拉下馬,但不論成敗,歷史已記一筆,陳水扁這位「台灣之子」做不成,反而做了「台灣之賊」!

陳水扁二千年大選時,挾改革者之名,吸引了成千上萬的支持者,把腐爛不堪的國民黨,這所百年老店一腳送走,可是六年光景,陳水扁及其「第一家庭」,「第一夫人」和「第一女婿」的貪污收受利益醜聞不絕於耳,陳水扁不知恥,不去面對群眾,反而躱在台南母親家,說什麼: 「阿扁不會倒! 台灣不會倒! 」筆者想,項羽被圍,逃至烏江,烏江畔已有孤舟預載項羽東渡脫身,在這生死關頭,項羽慨然笑道:「天之亡我,我何渡為!且籍與江東子弟八千人渡江而西,今無一人還,縱江東父兄憐而王我,我何面目見之?縱彼不言,籍獨不愧於心乎?」陳水扁貪婪民脂民膏,還有面目走回台南,面對幫義無反顧支持他的父老兄弟,沒半點羞愧之心,還企圖再次挑撥說這次的倒扁運動,是有人對輸了總統寶座不服氣,老是來找他麻煩。陳水扁實在是無恥之極。

事到如今,陳水扁必須下台,他的誠信已經破產,即使免強留下來,也只是一個「跛腳鴨」政府,窒礙台灣的發展,若果不能把他拉下台,也給希望窒礙民主發展的人一個很好的籍口: 看! 說什麼台灣是中國五千年文化以來第一個民主的地方? 看台灣今天搞成什麼樣? 所以,陳水扁必須下台,民主雖然不能確保我們送上權力寶座的人不變壞,但是民主必定能把變壞了的領袖拉下台!

陳水扁過去六年以來不斷挑釁族群矛盾是不仁,「第一家庭」的貪婪腐敗是對台灣人民不義,面對全民的怒哮仍然不下台是對民主不忠; 這樣一個不仁不義不忠的總統,在誤人誤己誤台灣; 陳水扁的綠色管治,應該告一段落,好讓台灣這片土地可以在晴朗的一天再出發!

Thursday, September 07, 2006

久違了的公仔箱



好一段時間沒有在公仔箱出現, 一入廠, 看見camera, 看見燈光師, fm... , 整個人好像 "回魂"一樣, 都醒了! 電流彷彿在我身體流過...原來我真的是電視人, 在它裡面, 我找到了自己.

Tuesday, September 05, 2006

查良鏞專訪---now財經台

世紀人文‧關懷‧視野D04
1 . 明報
張寶華2006-09-05
世紀‧China
從 毛澤東 談到 哪種民主

一九七六年九月九日,毛澤 東逝世,到今年剛好三十年。 至今,他仍然是中國近代史 上最具爭議的人物,有人認為 ,他不是神,但卻比神更神,神不能帶成千上萬的人民翻 過一座又一座巨山,完成二萬 五千里長征;神也不能建立新 中國,但毛澤東可以。但同時 他也比惡鬼更惡,一場文化大 革命,把中國人由形到神不斷 地簡化,粗化,淺化———遺禍 至今。 評價毛澤東不能不談文革, 到底毛澤東功不抵過,還是功 過相抵,又或者是功大於過, 三十年來討論者無數;然而在 香港,沒有任何人比查良鏞更 有身分評論毛澤東的一生,查 良鏞說到毛澤東發動文化大革 命,眉頭一皺,沒半點猶豫:「 對於文化大革命,我是徹底 否定,不一定是歷史評價,普 通中國人的評價,我也覺得可 以百分百否定!」 今年也是文革四十周年,反 思歷史,更要反思文革……與 查良鏞的專訪也由這裏說起。
至今,毛澤東的肖像仍然被印在百元人民幣上,他的畫像也高高地被掛在天安門樓上,俯視中國過去三十年來的發展;事實上,胡錦濤在較早前中共中央舉辦的「紀念毛主席誕辰110周年」的座談會上,就明確地提出:「在任何時候任何情下我們都要始終高舉毛澤東思想偉大旗幟。」這都似乎在告訴我們,毛澤東,與今天的中國仍然是息息相關。
在毛澤東逝世三十周年的日子,民間對這位已故中共領導人一生的功過又再議論紛紛,在大陸,有部分知青包括余杰,劉曉波等提出要把毛澤東的遺體搬離紀念堂,因為他在晚年期間發動的文化大革命,讓中國帶來史無前例的災難,沒有資格被人紀念。民間對毛澤東的怨恨是肯定的,查良鏞在訪問時也說,現在中央的政策是盡量不提文革,免得牽涉毛澤東,原因也就是免得動搖這位代表共產黨權力的象徵。
「實際上,現在中共中央政策,差不多不講文革,批評文革很困難,因為一旦批評文化大革命,就牽扯到毛澤東,單單說四人幫,不提毛澤東很困難,撇開毛澤東,談文化大革命是虛假的,變得是全部欺騙人,大家索性不談,但否定毛澤東又不行,他是共產黨的創建人,所以盡量不提,對文革的批判也就不徹底,不似蘇聯批判史太林那樣徹底。」
鄧小平對毛澤東的一生功過評價是「七三分」,所謂七分功,三分過;「過」肯定是有的,只是中央不想多提。「就暫時不提他,或者不比鄧小平(評價)更高,但未必很高未必很低,我們暫時不談這件事,放在旁邊不提。」查良鏞說。
說到毛澤東發動一連串的政治運動和階級鬥爭,查良鏞激動地說:「對於文化大革命,我是徹底否定,不一定是歷史評價,普通中國人的評價,我也覺得可以百分百否定!文革對中國有很壞的影響,它導致中國的道德淪落,對社會的影響也是很壞很壞,一直到現在也很差,如果無文革,中國現在好得多……文革期間,一般年輕人無書讀,許多四五十歲三四十中間的人,差不多二十年十多年無書讀,知識退步教育退步,道德水準退步,對中國退了大大一步。」
「中國很長期也講仁義道德,但經過文革把道德全面大退步,兒子鬥爸爸媽媽鬥老師,對長輩不尊重,所以壞事大家應該做,打倒你就打倒你就勝利就成功,用暴力用各種最卑鄙毒辣手段———也可以做,經過文革最壞的事也可以做。」
「這個文革到鄧小平開放改革,糾正文革錯誤。但糾正還不夠,應該徹底否定文革現在評價,還說文革有好處有壞處,我覺得無好處,全是壞的。」
大家也有很多缺點
毛澤東逝世後三十年,幾十年間,社會發生巨變,中國經濟起飛,甚至被外國社會認為是未來的超級強國,但是在外國不少評論認為,中國經濟之所以急速發展,是國家要以此填補過去人民心靈所受的創傷,也是要填補沒靈魂的空虛,只是,當下中央政府只顧發展經濟,在取得一定成果的同時,對政制改革,民主化仍然裹足不前;英國前首相戴卓爾夫人曾說:「不管經濟先發展,還是民主先發展,但是最終兩者都必須有。」
民主制度什麼時候才會在中國出現?在沒有多元化的文化,沒有建完法治和民主制度監察下,到底又可以支整個中國發展多久?「英國美國批評中國,他們先假定他們的民主,好過你們中國的集體,其實他們的民主是否一定好,我覺得不見得……現在英國美國批評中國,說中國方式不好,但中國認為我們的方式好,你們的方式不好,所以應該不可以先假定,哪一種方式更好,來批評不可以假定一種模式,現在未能研究出來,到底哪種方式最好,中國發展經濟可能有很多缺點,但英國美國也有很多缺點,所以大家也有很多缺點。」查良鏞說。
只是,現時中國一黨獨大,在沒有反對黨的情下,也即是說我們只可以相信和假設政府是廉潔和公正的,但權力會使人腐化,沒有健全的監察和制衡制度,長遠這是一個很危險的情。
「『在沒有監察下,權力會使人腐化』是劍橋大學一個教授說,我也很同意,他說中國歷史上,權力增加時自然腐化,所以你說一個人,稍為有權力不必奸,歷史上是沒有的,因為大官在惡劣環境,一定會腐化……現在中國沒有監督制度,如果開放報禁增加新聞自由,就可以有些監察作用。 」
新聞行業墮落了
新聞自由是俗稱的「第四權」,「第四權」在國內受很大的限制,在香港,一個「manageddemocracy」的社會裏,我們的新聞自由度比大陸大,但同時新聞自由被利用來掩飾新聞暴力的情也愈來愈嚴重,早前女藝人被雜誌偷拍換衣照,各界為之側目,但是雜誌仍然以此為招徠,加印大賣如冰雹砸頂,令人心驚肉跳。「我不會說(新聞行業)愈來愈腐敗,不過我辦報時非常小心,如果報紙上有些許黃色,第二天差館就馬上來告你,罰你總編輯五千元;不改的話,就再罰……但是現在都是集團辦報,罰得輕,罰你二千三千都無所謂,二千三千就當『派片』那樣派出去,」他愈說愈激動,「現在的問題都是政府的責任,政府不去管,全世界以香港最鬆,英國美國法國德國日本,全世界任何民主國家,新聞自由都不可以色情,不可以黃色。如果黃色,任何國家都要查你罰你,你(主持人)在英國這麼久,英國報紙有黃色嗎?是沒有!只有香港最鬆!是你政府不管,(令它)愈來愈鬆愈來愈鬆!」查良鏞又反駁報業集團,說這些報道都是因為要迎合讀者口味的說法!「這不可以推在讀者身上!做壞事做黃色的事,人家要賣鴉片,難道有人買我就賣給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