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這一天裡......

Saturday, April 23, 2011

明星吸毒

最近大陸打毒, 先由高知名度的明星們着手, 不但連名帶姓公開, 還把整個逮捕, 搜索, 盤問過程一一公開. 明星都是受公眾注視的一群, 打毒由打擊明星開始 , 的確收極大的宣傳效果. 只是, 我也很同情他們, 因為這種打擊手法比直接判他們死刑更恐怖, 俗語說, “人要面, 樹要皮” 這些被揭發的明星這樣赤裸裸地曝露在公眾眼光下, 不要說日後難以翻身, 身心所受的壓力也比一個寂寂無名的人大不知多少倍!

公眾人物真是不好當, 特別是人家知道你要面子, 打擊你的面子比剥你一層皮更痛. 最可恨的是, 社會上沒有什麼人會給你聲援, 因為毒品真是掂不得. 演藝圈吸毒的風氣聽過不少, 圈裡面所有的涉毒人員都會說自己吸毒是為了尋找靈感,可是涉毒人員大都是三四線藝人. 找靈感都只是藉口, 半紅不黑的他們都是沒啥新作品的沉舟病樹. 找靈感是藉口, 主要還不是想吐口悶氣, 幫自己找個慰藉. 這個我倒也明白, 因為戲行是很難捱的, 紅了最好, 不紅, 也就是不上不落, 沒有一個自己的位子, 那日子就難過了. 日子難過, 但是吸毒不是辦法, 誰叫你挑了這樣高難度的一行?

現在的演藝圈人人都北望神州, 覺得那邊市場大, 機會多; 但神州對人對事的處事方法也不一定人人可以理解, 這樣的打毒手法, 把你一輩子打完了. 加上現在的媒體高度發達的時代可以高效地製造明星,也能高效地毀掉他們. 吸毒的明星大部份都沒有什麼好結果, 你看安雅? 酒井法子? 衛詩?

不論什麼原因吸毒, 激發創作靈感好, 逃避成名壓力也好, 社會都是不原諒的, 不管是香港, 日本 還是中國.

活在鎂光燈下的朋友們, 真的要好好自知. 古人鬥酒即能詩百篇, 膾炙人口名垂青史,難道今人要靠吸毒才能迸出那麼一點點可憐的靈感?你們吸滅了自己的靈感 , 更吸滅了自己的前途. 當明星是要名成行就, 吸毒把所有的努力都斷送, 那豈不是枉白了少年頭?

Saturday, April 09, 2011

latest pix!

男女關係

電視台剛播出一個新聞節目叫 “偷聽男人心”. 看完節目之後, 我終於明白兩性之間如此不和諧的真正原因了! “ 男人不男人, 女人不女人” 就是令香港男人同女人差點互X的原因.

什麼是 “ 男人不男人, 女人不女人”? 節目中, 所有來自五湖四海的男人都很強調一點: 男人要女人痛愛, 男人要女人錫, 男人要女人沊. 我自出娘胎以來, 從來未聽過我老爸說: 男人要女人痛愛, 男人要女人錫, 男人要女人沊. 我老爸這一代男人, 都好MAN, 他們認為男人為了身邊的女人和家庭上刀山, 落油鍋都是義無反顧的, 在外面他們披荊斬棘努力賺錢, 在家裡我老爸把我們一家, 連小狗張錢錢都照顧無微不至. 上一代的男人都很會付出, 不會跟女人, 跟家人斤斤計較, 那有聽過我爸說要我媽鍚? 你不錫我, 我不養你這些話?

想不到, 我爸之後三十年的香港男人比女人更女人, 他們好像跟女人換了位置, 他們比女人更要人愛, 更要人鍚. 有什麼大事發生, 風吹雨打, 第一個走人, 賺幾個錢就要做大爺, 男人變得很沒志氣, 很斤斤計較, 這個就是”男人不男人”.

女人也越來越不女人.

我一向認為女人天生是比男人耐力大的, 為什麼? 如果女人不是天生比男人更有耐力, 上天不會把生小孩的責任要女人來承擔. 生小孩從懷孕起, 最少要十個月, 十個月女人在生理上會出現翻天覆地的變化, 生仔更是十級痛, 一隻腳在人間, 另一隻腳在鬼門關. 如果女人不是能力比男人大, 為什麼生仔這個令人類社會生生不息的責任不是由男人來做?

現在社會進步了, 女人被解放了, 女人可以讀書, 可以工作; 過去, 男人只跟男人競爭, 現在要跟天生就比他們本事的女人競爭, 苦頭就吃到了. 所以, 現代的男人對女人有很多批評, 我是理解的, 皆出於自己的地位受到挑戰產生出來的不安感.

只是, 男人沒女人是活不了的, 女人沒男人也是活不成. 既然大家沒對方都不成, 那又何苦斤斤計較? 女人一定要懂裝傻, 不裝傻的女人是最傻. 男人也請你們學學你老爸, 看看他們是如何做男人的.

Tuesday, April 05, 2011

命裡有時終需有

朋友問我, 下世讓你選, 你想當絕色美女? 還是一個平平庸庸婦人?

我說當然是絕色美女!我今生太平凡了, 如果真的可以選擇, 當然要做一個可以顛倒眾生的大美人, 把人指來指去, 個個拜倒自己石榴裙下, 多有快感!

可是朋友說, 自古算得上是 “絕色”的, 彷彿不是被罵是「紅顏禍水」,就是短命種. 譬如說, 圯已,褒姒,夏迎春等,千百年來都被人唾罵,因為她們被認為以美貌迷惑君主,落得一個禍國x民的罪名. 不得善終的經典例子莫過於楊貴妃.「楊家有女初成長,養在深閨人未識,天生麗質難自棄,一朝選在君王側,回眸一笑百媚生,六宮粉黛無顏色…」,唸着白居易的詩,嬌艷絕代的美人彷彿就在眼前,可是朋友說,如果有前世今生,楊貴妃她不一定以自己的美貌自豪,相反她還情願做一個姿色一般的女子,起碼可以善終.

美人是不是正如朋友說, 一定是晚景X涼? 不一定! 主要還是命.

命生得好, 一切都沒問題. 楊貴妃就是命不好, 如果楊貴妃生在一個沒有安祿山蓄心積累叛變的年代,大唐的國勢還是穩穩的,荒唐一世又有什麼問題? 因為大唐國勢岌岌可危, 她就被加了很多罪名. 李隆基寵她, 被罵的卻是楊貴妃; 李隆基不早朝, 又是楊貴妃做孽. 你說, 這是什麼道理?

說到底, 這都是命.

所以, 如果下世讓我選, 我一定做女人, 而且一定要做絕色美人, 但大前題是命要好.

我覺得一個人跟誰斗都不用怕, 最怕是斗不過命.

我很努力做人, 但也很信命; “ 命裡有時終需有, 命裡無時不強求.”

早陣子,東周老總說周刊要改版, 我的專欄也會停一停. 這個就是命中不能求的一個暫別. 說到這裡, 也得跟所有喜歡讀我專欄的朋友們說一下多謝. 這幾年來, 很感謝大家不嫌我文筆一般, 讀了我的文章之後還會發我電郵, 雖然你我素未謀面, 感覺已經是老朋友了. 雖然東周的專欄暫停, 星島的一個還是繼續的.

大家要保重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