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這一天裡......

Sunday, May 30, 2010

一群政治初哥

曾先生邀請余若薇電視辯論勇氣是可加的,但對能通過政改的幫助有多大,暫時還不知道。但是,他這個舉動不但令到泛民中人不和,也令曾先生自己已給左中右罵一頓,無他的,是你不給我面子嘛! 邀請都不邀請,就是不把我放在眼內。民主黨作為推動民主的老大哥,不被邀請,民主黨的大佬又酸又氣,幸好中聯辦出手接見,才為他們挽回面子。
政治這個東西,我不懂,其實我想也沒幾多個香港人懂,即使他是曾蔭權。
由變相公投開始,到不足兩成投票率,到現在曾先生邀請余若薇電視辯論,激怒左中右要中央出手; 如果香港人懂政治,又或者從政的那班真的懂政治,場面應該不會如此xx。人家都愛說政治是妥協的藝術,當然如果你形勢比人強就不用妥協了,但如果是五五波,那又不一樣。要妥協,除了大家看手上的籌碼( 就是硬) ,也要軟。軟,自然就是面子給足,讓對方有飄然的感覺,中國人向來就是萬事可商量,商量商量,事情就可以解決了。不給面子,不建立可靠的盟友,本來的盟友齊來咬你一口,陰溝裡翻了船,兩邊不是人,還說什麼政治?
現在,我不得不承認香港人的政治水平很低,手段很幼稚,要跟北京討價還價的水平真的不夠。香港過去150年來都是殖民地政府管治的,人家要你向左你向左,要你向右你向右有關,香港人沒有政治的訓練也沒有政治斗爭的磨練,是非常simple and naïve的政策執行者。
曾先生在競選時說自己的職業是政治家,但又說要打好這份工。我覺得這有一個基本的邏輯問題: 那你到底是政治家還是打工仔? 政治家是要有承擔的,有勇氣有謀略的; 而打工仔就簡單很多,只看老闆面色做人。曾先生有時真的令人覺得他很 “打工仔” 他很怕得罪老闆,但政治家的x力就不是輕易表露出來。
政改這個問題很複雜,當中太多既得利益者,可是我們的從政者和反對派都是政治初哥,吵吵鬧鬧就會,期望他們解決問題? 我就不樂觀了!

Saturday, May 29, 2010

快來登記goyeah.com 成為會員,免費睇戲la!

Wednesday, May 26, 2010

近照一張

Tuesday, May 18, 2010

民建聯很笨

民建聯如果是一個人的話,一定是一個笨人; 它是一個政黨的話,就是一群由笨人領導的笨政黨了。

民建聯有多笨? 看她的電台節目《十八仝人愛落區》就知了! 拿六十萬元出來做公關宣傳,結果得到了什麼? 被傳媒天天罵,每次出街做直播就被人x亂,今回還鬧上了警察局; 我從來未見過這樣糟糕的公關宣傳,錢花了一點價值都沒有。價值沒有已經失敗,更失敗的是好的名聲賺不到,壞的名聲一籮籮,這不是貼錢買難受嗎?

而且,香港這個地方喜歡搞事的人非常多,其實你說他們有心也可以,他們就是不讓你民建聯安安樂樂做節目,非是搞搞你不可! 每星期,你們去做節目,他們就跟着你做節目,心情好時大叫兩聲,心情不好時就拍打車箱,你又耐何? 難道每星期都上警察局?

所以,我真不明白為什麼民建聯還繼續這個《十八仝人愛落區》的節目? 如果我是她,一定馬上叫停節目,要電台賠錢! 甚至要補償捐失! 我想如果我是民建聯的人 (幸好不是) ,一定先止血,就算錢賠不了,最多以後再想想有沒有別的好做,總不會這樣心驚驚地做下去。

為什麼民建聯做這樣一個節目,社會會如此大反應? 就因為她們笨啊! 如果一早說明這是民建聯拿錢買的AIRTIME,而不是鬼鬼祟祟; 而商台又說明這是特約廣告,是收錢後替人家軟銷,而不是打死不認, 那大家心理就會數,聽不要聽哂,信不要信哂,自己會打個節扣, 那自然天下太平!

由《十八仝人愛落區》的節目而X出的風風雨雨來看,香港的政黨其實很低能,還枉民建聯說自己是香港第一大黨,還好說在政壇打滾幾十年,連一單簡單的公關宣傳都鬧出這樣的大頭X。

北京看香港人的所謂政治和政客,實在是小兒科,真的連跟他們同枱的資格都沒有!

至於商台,人才原來也很凋零,這樣搞一搞,主力這個節目的那幾位悍將都不見了; 看他們之前氣勢如虹,兩下手勢也已經鳴金收兵!

這個《十八仝人愛落區》節目名很響, 恐怕香港已經無人不識,但民建聯和商台卻也嚴重內傷。

Monday, May 17, 2010

見過鬼都怕黑

人家說: 不要死不信邪! 真是大道理!

一般人, 事情未發生時, 大都是死不信邪的. 不說別的, 就譬如說現時泰國打到天翻地覆, 各國政府出了旅遊警告, 苦口婆心叫國民免得過就不要去泰國, 但你越叫他不要去, 他們就越“死不信邪” , 個個心存僥倖, 說: 不去x突的地方就是了! 萬一出事, 哭都無謂!

我沒有他們笨, 如果明知是陰溝, 進去會翻船的, 我一定不會做. 但我還是不夠聰明, 有些事候, 其實人家都是發了警告, 只是不是很明顯, 我心眼不夠, 結果掉進了陷阱, 不食羊肉一身x.

這個令我一身x的是一位讀書時認識的同學.

如果單看條件, 他的cv確是很亮麗的 : 英國牛津畢業生, 讀書成績非常好, 但如果你看看他的工作x歷, 原來他差不多份份工不是被勒令停職, 就是被上司發律師信的 .

曾經作為他朋友的我(留意: 是曾經), 跟其他同學一樣, 只知其一不知其二. 我們經常聽他說自己如何運滯, 如何黑仔, 如何懷才不遇….但完全沒有想過他其實都是罪有應得的.

為什麼我說我不信邪? 因為我天真地以為他真是懷才不遇, 我以為自己是伯樂, 他會是千里馬; 結果招惹了他, 後悔莫及.

中間發生的事情不說了, 要說的是大家千萬不要不信邪, 一個人不會是白可憐的, 中國人的成語都很有智慧: 可憐之人, 必有可恨之處. 凡事都是有因有果的.

所以, 如果再有人對我就他是懷才不遇, 他如果黑仔, 我都一定不會再相信, 見過鬼, 自然會怕黑!!

Friday, May 07, 2010

Sharon@SCMP

Wednesday, May 05, 2010

LANCEL EVENT


Sunday, May 02, 2010

商台見錢開眼

商台是不是見錢開眼? 肯定是。

但商台是自負x虧的商營電台,不見錢開眼,她虧本又誰來可憐她呢? 商台的airtime是商品,誰都可以買,那民建聯有錢,拿六十萬出來為自己做宣傳,有什麼不妥呢?

從做生意的立場來看是沒有不妥的,但商台做得不聰明,做得鬼鬼祟祟。明明是特約廣告,明明是收錢後替人家軟銷,但就是打死不認; 如果節目說明這是民建聯讚助的,那大家心理就會數,聽不要聽哂,信不要信哂,自己會打個節扣, 那自然天下太平! 但商台錢又要,名譽又要 (堅持不是見錢開眼) ,太貪心了! 世界那有婊子來立牌坊?! 所以黃永拍x拍x都無補於事。

當然,從大眾利益的角度來看,又是另一個問題。出賣airtime 就是說: 有錢的可以大聲講,沒錢的就講都沒有得講! 好朋友潘小濤在他的專欄批評商台賣節目猶如引入「魔鬼」,他說:「此例一開,言論空間被金錢壟斷,可一必可再。本來屬於公眾的言論平台,變成某黨的宣傳機器。」但是我又反問小濤,傳媒不從來就是有錢人的專利嗎? 什麼人可以在裡面發聲? 什麼人不可以? 是你和我決定的嗎? 都不是電視台電台報紙的老闆們決定的? ! 所以不要以為傳媒都是公眾的言論平台,其實從來從來都不是,它們都是為小數的當權者和有錢人服務的。

至於小濤又反問商台:會否接受共產黨出資合作 ? 唉! 共產黨需要這樣做嗎? 北京統戰香港傳媒的工程,早在八十年代中英談判時已經開始; 加上回歸後,傳媒老闆都盯着十三億人口的龐大市場,這個統戰工程自然顯得更得心應手,如果把香港的傳媒老闆分為三種顏色: 凡是接受北京政治委任的,不論是政協,人大甚至是港事顧問等公職,都劃分為紅色的話,那麼十一份本地報章 (不包括大公,文匯和商報在內),當中有六份報章已經被納入這個紅色的類別; 如果把那些沒有接受北京政治委任,但跟北京有千絲萬縷經濟關係的傳媒老闆,分類為粉紅色資本的話,也有四份報章屬於這個類別。跟北京沒有半點關係的,手指一數,竟然只剩下生果報。

回歸只是短短十多年光景,這個轉變不得不叫人驚訝,也慨嘆北京的統戰工程在不知不覺中,已經完成,再加上現在的媒體都變成大企業的一小部份,這個現象是不是讓我們應該好好反思一下,新聞自由是不是早已經亮起了警號? 又或者我們新聞界一直強調維持的獨立自主,這個烏托邦到底還真的存在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