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這一天裡......

Sunday, May 30, 2010

一群政治初哥

曾先生邀請余若薇電視辯論勇氣是可加的,但對能通過政改的幫助有多大,暫時還不知道。但是,他這個舉動不但令到泛民中人不和,也令曾先生自己已給左中右罵一頓,無他的,是你不給我面子嘛! 邀請都不邀請,就是不把我放在眼內。民主黨作為推動民主的老大哥,不被邀請,民主黨的大佬又酸又氣,幸好中聯辦出手接見,才為他們挽回面子。
政治這個東西,我不懂,其實我想也沒幾多個香港人懂,即使他是曾蔭權。
由變相公投開始,到不足兩成投票率,到現在曾先生邀請余若薇電視辯論,激怒左中右要中央出手; 如果香港人懂政治,又或者從政的那班真的懂政治,場面應該不會如此xx。人家都愛說政治是妥協的藝術,當然如果你形勢比人強就不用妥協了,但如果是五五波,那又不一樣。要妥協,除了大家看手上的籌碼( 就是硬) ,也要軟。軟,自然就是面子給足,讓對方有飄然的感覺,中國人向來就是萬事可商量,商量商量,事情就可以解決了。不給面子,不建立可靠的盟友,本來的盟友齊來咬你一口,陰溝裡翻了船,兩邊不是人,還說什麼政治?
現在,我不得不承認香港人的政治水平很低,手段很幼稚,要跟北京討價還價的水平真的不夠。香港過去150年來都是殖民地政府管治的,人家要你向左你向左,要你向右你向右有關,香港人沒有政治的訓練也沒有政治斗爭的磨練,是非常simple and naïve的政策執行者。
曾先生在競選時說自己的職業是政治家,但又說要打好這份工。我覺得這有一個基本的邏輯問題: 那你到底是政治家還是打工仔? 政治家是要有承擔的,有勇氣有謀略的; 而打工仔就簡單很多,只看老闆面色做人。曾先生有時真的令人覺得他很 “打工仔” 他很怕得罪老闆,但政治家的x力就不是輕易表露出來。
政改這個問題很複雜,當中太多既得利益者,可是我們的從政者和反對派都是政治初哥,吵吵鬧鬧就會,期望他們解決問題? 我就不樂觀了!

7 Comments:

Blogger chi lung lau said...

無怪乎,英國藝高膽大有政治智慧當中有商業元素.他們從那裡學得到,也是中國的哲學書和兵法書得到啟示.中國很多文化產業自身不好傳訟萬世發揚光大.結果現在變成.....

3:26 PM  
Blogger 金多勵 said...

好一個被叫做九品(芝麻)官嘅李剛,一招四兩撥千斤就將長毛嘅‘不知所謂’言論‘撥’返比長毛。可憐長毛又一次自以為好風趣咁話民選議員係(冇品級)嘅。社民連佢地咁鍾意(食言),(食)咗個(級)字,亦就即係佢地(冇品)啦。其實,比張小姐筆下所描述嘅『一郡政治初哥』更可憐及更可悲嘅係呢班(冇品)議員嘅‘粉絲’;佢地同陳水扁嘅(死硬)‘粉絲’一樣咁‘忠心耿耿’。

6:15 AM  
Blogger chi lung lau said...

只怪乎..缺少天長地久的政策,只有曾經擁有一時三刻青蛙跳水的管法...

3:34 PM  
Blogger chi lung lau said...

[民主女神像]
左搬右運,前托後託,上收下放..奔波勞累,像沒有根沒有腳的母親.維園之大可放女皇銅像,再安放壹個女神像.可證明香港新舊的時代給後世,現代,老一輩的見證香港歷史多麼豐富,充實,加上08憲章石碑.恭8個月大至80歲長者,外国內地人仕感受大民主精神.
[求大同,存異見,覓新機]

7:49 AM  
Blogger chi lung lau said...

[超錯]- Over wrong.
[All Wrong] - 全錯.
有譯錯嗎?

7:54 AM  
Blogger chi lung lau said...

歌本哈根 - 諸大國反口覆舌的陰暗小組會議,現眼報 - 漏油,賭博性經濟投資...還有很多種種..

3:26 PM  
Blogger chi lung lau said...

王子內疚了,二十一年來的痛不能逃避.要勇敢面對.
我們的特區政府要逃上多少年???

3:31 PM  

Post a Comment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