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這一天裡......

Thursday, August 28, 2008

吳淑珍--一個厲害的角色

台灣的前「第一家庭」不但貪,而且狠。父子為了脫罪,把所有罪名都推給老婆和老母,陳水扁那不知情的大話本來已叫人討厭,但兒子陳致中的更厲害,一句: 「自我有記憶以來,母親就負責家庭理財。」把所有責任推卸。擁有雙法學碩士的陳致中,竟頻頻說聲稱「母命難違」,自己只是「單純人頭」、「被支配者」,乖違倫常之荒謬言行,令人嘆為觀止!
陳家父子都是法學出身,陳致中在美國時對傳媒說他在美期間都只是為入學事情忙碌,對「洗黑錢」事情完全不知情,即使有驚人的巨額傳入到他戶口,他不知、也不問,一問三不知把所有責任都推給娘。陳致中台大法律系畢業,擁有雙法學碩士學位,遇上了麻煩竟自稱是「單純人頭」就撇清所有的法律責任,他的書都念到那裡去? 他讀的書似乎都漏掉「廉、恥」兩字,不知恥、不知孝的人,是徹頭徹尾的社會敗類,還跑去美國讀什麼書呢?
當剛爆出第一家庭的貪污醜聞時,筆者也相信只是吳淑珍惹的禍,她太貪心、太貪婪、太沒有節制、太仗勢欺人、太放肆 ,而陳水扁可能真的並不知情,但事情發展到現在,由陳家父子的行為看來,觀其為父,可知其子,他們一家人根本是蛇鼠一窩,他們之間沒有誰害誰,相反他們都是來害台灣的,殘民以自肥。
陳水扁父子在這次的「洗黑錢」案中,已經不可能全身而退,現在他們的策略就是把老婆和老母吳淑珍推出來頂罪,而據台灣的媒體報導,吳淑珍認為台灣的司法是耐她不何的,因為「如果我去坐牢,監獄會很麻煩。」民進黨前立委沈富雄說,吳淑珍曾揚言沒有人敢抓她,因為伺候她會很困難。如果有人要找無恥、貪心、黑心腸的來做反面教材,陳水扁一家人絕對是「人板」。
八年前,陳水扁上台時,把吳淑珍的殘疾說成是為了台灣的民主自由作出的犧牲,惹人熱淚,為陳水扁騙了不少選票; 現在她的殘疾變成了陳家的擋箭牌,陳家上下的禍都由她一人來扛,她就是認為沒有人敢動她一分,真是肆無忌憚得厲害! 但由另一個角度來看,這位坐輪椅的女子也確是一個厲害角色,相比下,男的就更不知所謂。這樣的一個老公,這樣的一個兒子,大難臨頭各自奔; 錢,他們肯定有份用; 責任,卻推待得一干二淨。最後如果只有吳淑珍一人被判入獄,不知她夜深人靜時,回想這一輩子,會有什麼感想?
台灣人民千呼萬喚,找出來的是這樣一個領袖,台灣過去八年如果不是行衰運,又是什麼呢?

Wednesday, August 27, 2008

難為了台長

在香港當官不易,因為中國人的劣根性就是太愛罵人,動不動就罵,而且罵得狠罵得勁,好像不一下子不把你罵死就沒有那痛快感,香港人過去的戾氣沒有這樣大,但近年來,戾氣以乎一發不可收拾,天天都在找目標來罵,彷彿要把在別處受的委曲都發洩在他人身上。所以在香港當官首先要能捱罵,能捱罵之餘,還要心胸豁達,不能下下上心,否則遲早自我形象損落,憂鬱死了。
這回捱罵是天文台長林超英。
天文台在龐大的政府架構中,只算是小部門,不處於風眼(政治風暴)位置,但是林超英被罵的次數及被罵狠的程度並不遜於別的部門,尤其是打風期間。每年夏天,香港例必打風,程度有時大有時細,天文台掛波不掛波,什麼時候掛波,例必又給傳媒罵一餐。掛得早,就罵你掛得早,說根本感受不到台風的威脅,太早掛波豈不造成經濟捐失? 掛得遲就罵你掛得太遲,只要電視台拍到一位市民說他7 時半已經出門口了,天文台為什麼7 時四十五分才掛波呢? 讓他白走了一趟,傳媒馬上就來批評天文台罔顧市民利益,小市民為兩餐,離島居民或住得遠的,晨早出門了,出到市區,天文台火速改掛八號波,離島居民有家歸不得…云云。
看這些批評真覺得好笑,而且無稽, 難道天文台掛波前都要計一計各區市民什麼時候出門口才掛波? 如果要計離島,那麼新界當然都要計,新界計,那麼柴灣自然要計…全港十八區,天文台什麼時候才可以掛波? 又要確保掛波時,沒有一個市民已經出門口? 用這個理由來批評天文台的朋友們,邏輯還是有點問題。幸好林超英學X,心胸豁達,即使面對傳媒有時候無理的辱罵,他還是能坦然而對。只是天文台的其他同事,不一定位位都能看破,據聞台內的同時被罵得很沮喪。
市民和傳媒監察政府都是應該的,罵也是應該的,但罵也應該合理,不能無理取鬧,而且罵也要有一個限度,辱罵甚至人身攻擊就不應該了。

Friday, August 22, 2008

劉翔

劉翔不跑,對支持者來說除了是有一點失望和突然之外,其實並沒有什麼大不了。中國這體育大國,不會因少了劉翔這一面金牌而變成了「東亞病夫」; 她的奪金數字,即使沒有了劉翔這一面金牌,仍然是今屇奧運會之冠,既然如此,還咄咄逼人幹嗎? 當初視劉翔為英雄的人,並非因為他能打破黃種人衝刺力的極限,克服難題的體育精神,而只是因為他能奪金。今天他不跑了就咀咒他,中國,難道是一個只有金牌,沒有運動員位置的地方? 不能奪金的運動員就容不下?

真正的體育大國,筆者認為除了是金牌的數字外,更重要是全民的體育精神。如果運動只是一小拙人的活動,大部份的人民意識不到運動的重要的話,這算不上是體育大國。而體育精神就是透過運動而鍛鍊出來的那種堅韌,不x不撓的勇氣,耐力和意志力。這個人民質素比奪多少個金牌更重要,對民族的發展更有意義。可是,由劉翔退跑這件事來看,中華民族這種高崇的體育精神沒有,反而民族的劣根性卻突顯出來: 大量的劉翔粉絲以匿名方式,罵他是垃圾,逃兵,怕輸,避戰,不是男人,沒有體育精神…. 劉翔退跑公開信,百般解釋,好似一字一淚,其中最觸目驚心的是四個字的哀求:「請相信我」,因為劉欄王知道很多國人都認為他是造假,除非他頂硬上賠上一條命,大家面面相覷:他命也不要了! 應該不是造假的。大家還記得,當年李寧贏得五連冠,門楣生光榮耀無限。衣錦還鄉的時候,那是全城轟動,粉絲如雲。可一旦他從鞍馬上掉落下來,便馬上是罵聲一片,還有人向他送上了刀片和長繩。
既然媒體、觀眾都知道奧運精神,知道運動生命有限,而挑戰極限的壯志無限,那為什麼仍然是鏡頭與話筒都僅僅伸嚮成功者呢? 奧運是英雄的舞台,但能踏上去有幾多個人? 運動就是從不斷的失敗中得到成功,奧運精神就是勝不驕,敗也不棄X,既然如此,為什麼只追求成功呢? 我們不是太勢利了嗎?
奧運期間,我在北京看了一個電視節目,它訪問了好幾位風頭曾經一時無兩的落選奧運選手,其中一位是前國家跳水員胡佳。胡佳這個名字大家應該還有印象,他因為跳水令視網膜脫落,視力只有一般人數成,看不到,他唯有只靠感覺去跳,他比其他運動員更努力,但最終仍然落選這次奧運會。主持人問他,以後的路怎走? 他哭了,因為他知道只要他不能再跳,沒能力再比國家爭幾面金牌的話,他一生大概完了。他把所有包括一對眼睛都壓上去,國家隊不要他了,前路茫茫,才二十多嵗,路怎走下去?
在北京期間,一位朋友告訴我,有一位前舉重的金牌運動員淪落在公眾浴室為人x背,收取一些小費,因為當運動員時傷得太厲害,退役後,國家對這些退役運動員也沒有照顧,反而是小市民知道她的身世,都找她x背,希望令她生活有所依靠。
真正的體育大國絕對不是單單看金牌數字,數字的追逐沒太大意思,反而我們應該想想如何保障這些為國家不要命的運動員們,他們是人不是機械,公眾要用對人的態度來對待他們。

Sunday, August 17, 2008

信報劉建威先生的文章----請把公園還給狗

一份寵物雜誌做調查,百分之九十九點八人認為放狗空間不足。

  每個星期天早上都要傷腦筋—到哪裏吃午餐?因為這天是家庭日,而兒子養了隻小狗,可以接納小狗的食肆非常少,大概只能到有露天座位的餐廳。

  難怪西貢成了小狗天堂,因為吃海鮮的酒家大都附設露天座位,是養狗人士的至佳選擇。你很少在其他地區看到那麼多狗。

  香港養狗的人計有二十多萬,但政府完全沒有考慮這些人收養寵物的權益,用的是與禁煙相近的政策—趕盡殺絕。

  除了街道,狗隻還有多少活動空間呢?公園、沙灘是最適合狗隻活動的地方,但政府都列為狗隻禁地。這其實是沒有什麼道理的,不讓狗隻進入公園和沙灘,主要是擔心小狗的排洩物弄髒地方,但這完全是可以「管」來解決的;譬如說,執法嚴,嚴懲那些不收拾殘局的狗主就可達到效果。事實上,香港九成以上狗主都很有公德心,故街上的狗屎狗尿並不太多。而當局但求管理方便,一禁了之。

  讓狗隻上街而不讓狗隻進入沙灘公園,其實兩者都是公眾空間,為何有此分別呢?

  政府帶頭「歧視」養狗,帶來很壞的後果—大部分私人商場和屋都不准帶狗和養狗,更甚者,許多人都用對待吸煙者的目光來歧視狗主,致使狗主帶狗遛街,也有做賊的自卑感覺。那股戾氣非常嚴重,閣下不妨上網看看大眾對張寶華被投訴在禁犬住宅養狗的批評;張養狗是不對,但批評太惡毒了,比養狗行為糟十倍。

  一位朋友說得好,萬物當中,狗是人類最要好的朋友;沒了狗,人類多寂寞啊!

  公園沙灘本屬大自然,為所有動物共有,只是給人類霸了,今天,是不是可與狗隻共享?

Thursday, August 14, 2008

黃華麒

黃華麒,對我來說不但是一個陌生的名字,更是一張陌生的面孔; 我還以為自己是後輩,不知前輩大名,但原來黃華麒一向都是低調之人,就算是跟他年紀差不多的朋友,知《獅子山下》卻不知幕後功臣就是黃先生。
成為了港台的總陀手之後,黃華麒的過去閱歷,政績都被傳媒一一找出來: 他曾是港台的監製,代表作是《獅子山下》; 也在廉署當過宣傳創作小組的主管,之後轉到於海外的大型廣播及傳媒機構擔任行政要職,包括於一九九七至九八年期間在馬來西亞的Astro電視網絡公司擔任製作總監,以及於二千年至零三年期間在新加坡的新媒體製作公司擔任行政總裁….云云。
對黃華麒先生的能力沒有質疑,根據港府資料,他在公營廣播機構新媒體製作公司任職期間,曾管理擁有一千一百名員工的製作部門,並領導及成功進行大規模的業務重整。這個是個厲害的track record,恐怕在應徵港台台長這份工的朋友中,沒幾個有這樣的經驗。
只是,香港電台這個熱廚房,是一個三煞位。需要行政經驗之外,港台更是一個政治熱手x芋,港台台長難做因為它既是政府機構,一方面要為政府宣傳政策但港台也堅持編採獨立,所以作為社會的第四權,她也有責任監督政府,為小市民發聲。監察政府自然免不了批評,可是香港政府或者是說她身邊的左派朋友,卻認為食君之祿自然要擔君之憂,港台食政府的奶水,那豈能批評特區政府甚至中央政府? 這豈不是陰陽怪氣?
港台身份不清,掌舵人豈能不精神分裂? 港台確是政府機構,又確是沒有別的政府機構經常走出來批評政府; 但是經年累月,社會對港台的第四權角色也早已根深柢固,所以罵又不好,不罵更糟,兩邊不是人,如何辦好?
筆者認為,黃華麒在港台這兩年半要處理的絕不單單是行政問題,只要港台一日身份未明朗,何止行政會出問題? 黃華麒說港台的命運決定於港台身上,其實這是卸膊的說法,這一說,以乎就不關他事了。但是港台如何可以決定自己的命運? 她又不是政策局,如何有能力決定生死? 況且,名不正,則言不順; 港台身份前途一日未明朗,她就只會繼續陰陽怪氣,這不是她的錯,是因為政府沒有一個位置給她。
對於黃華麒,我還是抱樂觀的觀望態度,因為黃先生已經六十有五,應該沒有太大的政治野心,所以我還是相信他會依心直說,如果他能在這兩年半任期內為港台找出個方向,那真是功德無量了!

Wednesday, August 06, 2008

最近去了兩個party: agnes b 之夜和水晶晚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