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這一天裡......

Tuesday, May 26, 2009

六四

最近有好多話題想寫一寫,談一談,就譬如說,高官帶頭減薪。這個一早就應該做。他們減薪只是杯水車薪,幫不了疲弱的經濟,但卻是政治表態跟市民共渡事間的決心,可是,財政司長兩個月前還堅持他不減薪的「道理 」,兩個月後,曾蔭權就走出來說 「我們減薪了! 」 要給市民大眾逼一番,罵一番,才來一個遲來的動作,這個特區政府真是遲鈍得可憐!

不過有一點是要多謝我們特區政府的行政首長曾蔭權先生的。他一句「我代表所有香港人」,把大家掉念六四的情緒推向高潮。不知他們到底是不是「無間度」,每次臨近六四前,總有一班惷人,說話巴巴結結,不靈光的人就六四事件大發X論; 今年先後有曾蔭權,曾玉成,港大前學生會長陳一X; 過去有馬力,曾憲梓…如果沒有他們那些令人嘔心動氣的話,六四事件廿周年可能還是平平淡淡的過,他們一來,事件就被炒起來,熱鬧起來了!

在這裡,我還是覺得還是應該跟他們說一句 : 「多謝! 」

在文章開頭我說有很多話題想寫,但在六四事件前,我覺得自己有道德責任向讀者或年輕一代說一說六四。

六四對我這一代,生於70年代的人來說,是一生中最難忘的一個洛印。

八九年六四的時候,我們都是一群十多嵗的中學生,尤其長於香港這一群,除了書本,最多只關心譚詠麟還是張國榮,那個在「勁歌金榜」登上冠軍,什麼社會國家天下之事,沒有多少人有這個「思維能力」去關心; 然而六四給我們上了一次一生難忙的課,只是這堂課用了多多少少的人命去換回來?

過去有不少朋友問我甚麼當上記者來,的確,當記者從來不是我的理想。我沒有這個情操,也沒有這個抱負,只是當我還是初中學生時,我看見比我年紀只稍稍大一點的年輕人,他們前途正是一片光明的時候,他們在廣場上幹什麼? 他們在追求什麼? 他們在堅持什麼? 他們有些人最後連自己都賠上了,他們為的是什麼? 我開始想,我到底需要的是一個怎樣的人生? 金錢只能滿足最基本的需要,生命是否可以不一樣? 後來我選擇了當新聞記者。六四事件對我一生產生了巨大變化,就是使我產生了這樣一個理想──一輩子絕對不能夠成為謊言組成的一部份,一輩子要堅持真話,要做一個獨立的知識份子,要對中國的民主進步貢獻自己的力量。

「不能成為謊言的一部份」 , 「要做一個獨立的知識份子」 ,「要對中國的民主進步貢獻自己的力量」 這三句在我當上記者之後,更明白說時容易,做起來卻難; 但是不論多困難,我都要自己記住知識份子跟民眾應該是息息相關的,民間的苦難、民眾的痛苦,知識界有責任向政府反映。即使我現在的崗位不一樣,但這些原則不能變。

年輕的一輩跟我說,他們的教科書沒有提六四,又或者只是三言兩語說了算,所以我認為我們經歷過這一段歷史的我們,是有責任向年輕一代多講多分析,而你們,年輕的你們,六四是國家大是大非的事情,不要因為的教科書沒有提就把這段歷史模糊了,你們要找出真相,一個人,總不能不知是非,混混沌沌地過。趁六四在即,大家請好好了解一下這一段歷史。



6 Comments:

Blogger 今天…… said...

我是大陆某高校的一名老师,我经常会在课堂上给学生提起“六四”。学生兴趣也很大,他们都希望能知道历史的真相。欢迎张大记者有机会来我们学校演讲!

6:21 AM  
Blogger 大学里的一棵草 said...

我是大陆一名高校老师,经常会在课堂上向学生提起“六四”。他们确实对那段历史知之甚少,或者说一无所知,但是他们对此很感兴趣,希望能够知道历史的真相。真希望张大记者有机会来我们学校演讲。说真的,我挺崇拜你的,哈哈。认识你,是从“老江发飙”事件开始的。当时我特佩服你,太了不起了!打那以后,我一直都在关注你,希望你为中国的民主进程继续努力,谢谢了!

6:46 AM  
Blogger Kyle said...

明報2009年5月18日【明報專訊】...《人民不會忘記》...編委會另一成員黎佩兒說,他們稍後會推出網上版供公眾免費下載...

Sharon, is the online version coming up for real? I can't wait to read the book!

Only 10 days before the anniversary arrives...

3:23 PM  
Blogger johnkoo said...

我常常認為, 讀書人要有讀書人的氣節, 不可以為五斗米出賣良心. 希望香港所有的讀書人都要堅持啊...

3:04 PM  
Blogger hans said...

你好﹐張小姐﹕
你系一名出色的新聞工作者﹐希望你可以以平常心去看待一D你可能無預料到的意見﹐但系出自內心的見解。
我是普通人﹐以前都對政治無興趣﹐但系生活中一個環境的改變令我有了清晰的政治觀點。六四的出發點系學生要伸展胡耀邦的理念﹐民主﹐人權﹐反貪。但事實系他們將情況變得懷了。想想﹐違法的遊行示威﹐擾亂社會次序的民主叫民主嗎﹖(非法集會﹐戒嚴法令下霸佔公眾地方﹐擾亂民生)請問要爭取理想的人權而逼其他人放棄人生基本權力的人權是合理人權嗎﹖(要校園關閉﹐不准想授課的教授同想上課的學生去上課)再想象一下因為他們的抗爭不願理性﹐間接導致貪派坐大﹐改革派被整肅的返貪運動符合返貪目的嗎﹖(間接令幾個出名的利益派官員上臺﹐令有意堅持改革的政治家下台或屈服)。
最好﹐我想再請教﹐如果政府官員或民意代表有不同於所謂主流民意(十五萬人out of七百萬人)的見解﹐但他們的工作系稱職的﹐需要被不理性﹐不禮貌﹐無目的地批判嗎﹖
我的意見只代表一小部份人的意見﹐也是有希望理性討論的意思﹐希望你與部份持不同意見者可以寬容接受。多謝。

8:15 AM  
Blogger kaixin said...

我的这篇post有点迟。
1989年六月三日下午,我连同一班同学,打着自己学校的旗号,满腔热血,走在广州东风路上。及后会合了其他学校的学生,一起游行到广东人民政府门前。目的--不用上课。我当年17岁。
20年过去了,我到了另外一个国家。一个可以让我有机会重新认识六四的地方。
虽然我在当天动机“不良”;虽然我可能被利用了;虽然我没有留下任何点滴;但我庆幸我去了。我为我去了感到自豪。自豪地告诉下一代,我去了。

8:51 AM  

Post a Comment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