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這一天裡......

Wednesday, March 11, 2009

紅顏禍水?

從小就聽過「紅顏禍水」這四個字,彷彿稱得上是美人的,都很容易被認為是禍國份子。圯已,褒姒,夏迎春等,千百年來都被人唾罵,因為她們被認為以美貌迷惑君主,落得一個禍國x民的罪名。瑪麗安東尼,法國史上最美麗的皇后,但卻最為人民所唾棄,也是法國下場最慘的皇后。她十四、五歲就從奧地利嫁至法國皇室,可是當時法國的國力正走下坡,她的華服,她對造型裝扮千變萬化的需索,後來都成為了她罪名,她的揮霍為她帶來了「赤字皇后」的封號,有人說,她這一生最大的不幸其實就是生不逢時,生於帝皇家,有誰不揮霍? 但是剛巧法國由盛入衰,她才會在法國大革命時以卅七歲芳齡被送上斷頭台。又看看楊貴妃,「楊家有女初成長,養在深閨人未識,天生麗質難自棄,一朝選在君王側,回眸一笑百媚生,六宮粉黛無顏色…」,唸着白居易的詩,嬌艷絕代的美人彷彿就在眼前,但是我敢說,楊貴妃如果有前世今生,她一定不會以自己的美貌自豪,相反她可能情願做一個姿色平庸的女子,起碼可以善終。

從古到今,男人做了糊塗事,罪名都很容易落在女人身上,唐亡,如果是因為出了一個楊貴妃,那宋呢? 元呢? 明朝又如何? 沒有楊貴妃,她們又不是都滅亡嗎? 瑪麗安東尼被送上斷頭台,但是她到底犯了什麼十惡不赦的大罪呢? 她最多是揮霍無道,但是軍政大事,從沒有她參加的份兒,可是她卻被罵了幾百年。所以,長得美,還要看命生得好不好,瑪麗安東尼和楊貴妃的命就不好了。如果楊貴妃生在一個沒有安祿山蓄心積累叛變的年代,大唐的國勢還是穩穩的,她也大可荒唐一世,如果可以給她一個機會自辯,才來決定是不是要吊死她,她會說,也是責問: 美麗難道也是一種罪過嗎? 李隆基愛我寵我,是他的事,怎麼變成了我的罪過呢? 「從此君王不早朝」難道又是我不讓他下床? 我的兄長掌握朝中大權,為非作歹,是他們的罪呀,為什麼又算在我頭上? 後者如果不是法國的國力正走下坡,她也許不會被送上斷頭台。

從古至今,世人對長得美的女子都總很複雜的感情,一方面喜歡欣賞她們的美,但又總認為美人不是沒腦袋,就可能是禍水。即使在現今社會,長得美也不一定是優點,人家看一個長得美的女孩子,假如她們工作出色,大多會認為她們是因為長得美因而不合理,不公平地贏得了本來是別人的機會,一般人都不會理性地分析一下她們付出了多少努力,而且還要說一大堆說話來discredit她們; 現實生活裡這一類例子太多,一個長得美而又出色的女孩子,往往要比一些長得不美的,起碼多一倍的辛勞來證明美麗其實無罪,美麗也可以有腦袋的。

美麗,原來不一定得到認同;有時候,美麗也是一種包袱。

2 Comments:

Blogger Ernest said...

你好像有感而發喎

12:48 PM  
Blogger Tong said...

其實憑美貌而獲得好處有什麼問題? 美貌是天賦的﹐聰明才智也是天賦的。

2:26 PM  

Post a Comment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