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這一天裡......

Friday, November 20, 2009

放得下? 不放得下?

你有沒有試過坐不安? 食不落? 我想,只要是有血有肉的,不管你在那個地方生活都一定試過,分別只是這種不安感發生有多頻密。曾經有一段時間,我很煩,不單止是坐不安, 食不落,連睡也不安寧。我總說: 只要沒有任何事任何人令我情緒大起大落,只要讓我心境平和,就算只是吃白粥一碗,我都已經很快樂。因為嚐過了苦,我終於明白真正的快樂其實就是讓自己心裡平靜,要平靜那就要好好控制自己的慾望了。

早陣子的情緒失控令我變成了驚弓之鳥。我很怕聽到壞消息,很怕有一些突如其來的事情發生,很怕它們又一次令我x手無策; 後來,我冷靜想一想,我要找出這些令我坐不安,食不落事情的根源,它們到底是由那裡來的? 為什麼它們可以把我逼得透不過氣來?

我也算有點慧根,終於想通了。其實,它們都是我自己招惹回來的。它們是什麼?
就是成就和名利。如果不是我去招惹它們,它們是沒本事把我搞得發瘋一樣的。

要得到一些,自然都會失去一些。這是千古不變的道理。當你要得到很好的事業時,你自然要付出很多的心力腦力,同時又要面對很大的工作壓力精神壓力,當然還有形形式式辦公室政治,權力斗爭。這些事情有多惱人,大家看電視劇 “宮心計”都明白,這樣得到了事業,付出的就是心境不能平和,煩惱不斷。

有一次跟很久沒見的中學見面,比起我自己,不能說她們沒有煩惱,但是她們的煩惱單一點,主要是跟仔女有關; 看着她們,我心想:如果角色調換好不好呢?另一個我,馬上擰頭說: 不好! 我心裡暗笑了一下: 就是嘛! 路都是自己選的,有什麼好埋怨呢?

所以,如果當你明白最根本的道理,一切問題都很容易找到答案。所有的煩惱都是來自自己,你本來是可以很快樂,本來是可以很無憂的,問題是你願不願意讓自己快樂,讓自己無憂。如果,你不去跟人家爭,又或者適可而止,換回來的就是心境平靜和發自內心的快樂。

曾經有人問上帝: 如果這個世界真的有上帝,為什麼還會有戰爭有x餓? 上帝回答說: 我沒有要戰爭發生,也沒有要餓死人; 所有這些事情都是你們要它發生的
。如果你可以馬上放下仇恨,如果你可以馬上放下報復心,如果你可以馬上擁抱你的敵人,戰爭和x餓就會立即停止。但是,你願意嗎?

小的是煩惱,大的是災難; 其實都是來自你和我,如果能放下,世界可以美很多!

10 Comments:

Blogger edmondlee said...

共鳴

10:32 AM  
Blogger 喬納森 said...

有次出席一個有妳主持的投資講座,留意到妳有點坐不安,就知道妳心裡有點不平和。看事情放開一點,煩惱自然少!

4:07 PM  
Blogger Kyle said...

放下屠刀,立地信耶稣~ haha

10:37 PM  
Blogger kaixin said...

人好得意的,為了追逐名利,將本來就擁有的平靜及快樂典當掉,不停地掙扎,向上爬。爾虞我詐,不擇手段。到終於名成利就,卻又想尋找本來就擁有的,卻被典當掉的平靜與快樂—一樁奇怪的買賣。當然,有許多人會說名利雙收之前的快樂不及名成利就後的快樂來得豐富,來得高級。也有人會說追逐名利本身就很快樂。但大多數名成利就的人都想返樸歸真,找回平靜的,簡單的快樂。因為追逐名利太久,會很累,希望能抖一抖。雖然心態不一樣,但始終是一樁以快樂換取快樂的奇怪的買賣,只不過兜了個大圈罷了。

有人將這種現象歸咎於人的欲望。對未曾擁有的,可以拼命去爭取。得到後,又想得到更多,更多,永無止境。問題是,為何人會有這麼多欲望?欲望源自何方?

人,這個由蛋白質組成的物種,和地球上其他的物種一樣,對自己的生和死沒有自由選擇的權利(我說的是出生和死亡本身,而非達至生,死的方式)而出生的最終目的就是死亡。人在懂事之後,逐漸意識到這種近乎恐怖的無奈。而對這種無奈除了無奈之外,好像想不出什麼辦法可以解決。而且,人是酷愛自由的生物。自由包括支配自己及支配別人的自由。自己的自由既然在支配上天生就存在缺陷,那麼,能夠支配別人,多少補償了這種心理不平衡。想不被別人支配,就惟有拼命掙扎,踩著別人向上爬。當能夠最大限度支配別人時,卻又要面對眾多虎視眈眈,也想支配別人的對手。故此“宮心計”應運而生。

簡單的人快樂比較容易,因為認命;想要更多的人自然痛苦較多,因為不認命。但人類文明的發展,卻是由這類不認命的人在積極推動。姑勿論發展的結果為何,他們的生命本身就顯得有意義得多。所以,如果能夠從這點出發,認識自己生命的意義,做個不認命的人又何妨?做樁奇怪的買賣又何妨?只是既然賣方和買方都是自己,那賺與蝕方面就無得計較咯。

8:45 AM  
Blogger care said...

...................................................

5:06 AM  
Blogger Kyle said...

Sharon請留意樓上care's post有古惑

PS: HTML codes

2:33 AM  
Blogger 大学里的一棵草 said...

张宝华小姐,您好。关注您的博客很久了,可以说是从您采访老江引起他不悦而开始的。从那时起,我就知道,您是一个难得的好记者。不知您是否知道冯正虎事件?如果能通过您的影响力关注一下这个事情,我想,是很有意义的。附冯正虎的“推特”网址:http://twitter.com/fzhenghu

6:34 AM  
Blogger 新聞背後 said...

kyle,
有什麼問題呢?

1:15 AM  
Blogger Kyle said...

His post has hyperlinks with it and you can click on them. Check your own website as visitor: https://www.blogger.com/comment.g?blogID=27590755&postID=2781864596289266109

3:06 AM  
Blogger Franklin Ng said...

問題係戰爭和飢餓不是由一個獨立的一個你或獨立的一個我產生的,而是由整體的你們及整體的我們,由古至今,一代傳一代,互相影響互為連結,單位是整體的我們,而不是某一個人,或獨立的某一個我,沒有一個人可以脫離整體完全獨立。可能某一個人或某一個我無法阻止戰爭和飢餓,但是某一個人或某一個我是整體由古至今一代傳一代我們的一部份,某一個人或某一個我可以影響整體的我們的一部份,最少可減輕一部份。

所以外界、別人等正在影響你,你也正在影響外界、別人等,跟人家爭與否,盡力而為吧!這一刻能放下,那一刻不能放下,盡力而為吧!你既然不是脫離整體完全獨立的一個個體,那不是你去不去跟人家爭,而是整體內部的互爭系統,不是由你或我可以百分百絕對決擇,一刻能放下,或一刻不能放下,盡力而為吧!

4:04 PM  

Post a Comment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