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這一天裡......

Thursday, July 03, 2008

最醜陋的是文人

從小,筆者認為知識份子比一般人對社會應該多一份承擔,跟民眾也應該是息息相關的,民間的苦難、民眾的痛苦,知識界有責任向政府反映,可是現在,我不願意說很多人,但起碼有一部分人都不願這樣做。看看以下兩段文字,它們都是來自國內曾經被認為是知識份子中的表表者。

第一位是山東省作家協會副主席王兆山。最近他發表了兩首救災頌詞,其中一首以四川地震災區死難同胞的口吻,直呼「天災難避死何訴,主席喚,總理呼,黨疼國愛,聲聲入廢墟。十三億人共一哭,縱做鬼,也幸福」,還替死難者表達了「只盼墳前有屏幕,看奧運,同歡呼」的「強烈願望」。
第二位是筆者一直喜愛的余秋雨。他在博客中發表《含淚勸告請願災民》說,他從海外媒體看到,災區一些家長捧著遇難子女的照片請願,要求通過法律訴訟懲處造成房屋倒塌的學校領導和承包商,他說:「由此,那些已經很長時間找不到反華藉口的媒體又開始進行反華宣傳了。」 於是,余秋雨「含淚」勸告災民暫時不要「請願」:「只有當這些裏裏外外的多重力量不受干擾地集合在一起,才能把今後十分艱巨的任務一步步完成。因此,你們要做的是以主人的身份使這種動人的氣氛保持下去,避免橫生枝節。一些對中國人歷來不懷好意的人,正天天等著我們做錯一點什麼呢。」

如果做鬼是那麼快樂的,王兆山你還不趕快跳樓去? 余秋雨呀,余秋雨呀,如果你的孩子死於非命,你會這樣說嗎? 死的是別人的孩子,余秋雨用人家的切膚之痛來取脫當權者,這個實非君子所為,也枉他讀過聖賢書。看畢兩篇文章,我只得一個總結: 「服了服了,真是無恥無恥,更無恥。」

為什麼我國的知識份子會如此醜陋? 為什麼他們可以背着良心說話? 還不是自八九年以來,官方對學術界的控制愈來愈緊,使很多知識份子不是變得沉默,就是淪為當權者的發聲工具。曾經有一位在北大畢業的年輕作家對我說: 「大陸政府一手用政治的高壓,一手用金錢的收買,所謂的政治高壓就是當你跟她有不一樣的看法、對中國現實持批評意見時,她就用政治壓力,據說把不服從的學者從大學和研究院機構中開除出來,不讓你上課。相反對於那些配合她的人,對那些為這個體制辯護的人,對於這樣一些知識份子,她用一種經濟的手段,有的人收入上百萬元,有很好的房子,經常在各大官方媒體出現,甚至你自己的專欄節目,給你名也給利。」

在軟硬兼施的情況下,很多知識份子漸漸忘記他們跟民眾的關係,余秋雨就是給收賣的其中一人。

如果柏楊還在生,他可能會說: 「醜陋的中國人中最醜陋的是文人。」因為他們拿災民們的傷痛邀功請賞。

說實話,還有什麼比此更無恥?

4 Comments:

Blogger chi lung lau said...

Yes.I am very so agree!!!

1:34 AM  
Blogger snow said...

這篇傑作, 也在大陸作家韓寒的博客中出現過。而韓寒這篇博客的題目是﹕「幸虧沒入作協」

想補足一句,「左軍權,右警姑,民族大愛,親歷死也足。」,這句也很精警,我祝福王兆山在死前也能有幸親歷這種「民族大愛」。

2:54 AM  
Blogger chi lung lau said...

feedback to snow:
Your mouth/words[DEAD] may be too dark in Miss Cheung's blog

11:55 AM  
Blogger johnkoo said...

有時覺得大陸太多人性被扭曲的例子, 因一下子的經濟開放, 但政治長期封閉, 法治被利用, 特權階層充斥, 政府又長期用民族主義蒙騙百姓. 因社會長期不公, 所以為求上位脫離貧窮, 全民只好金錢掛帥, 向錢看. 有些讀書人會幹埋沒良心的事.

但是十三億人的大陸仍然是有不少有良知, 又正直的讀書人, 只是他們的聲音比較細聲罷了.

5:12 PM  

Post a Comment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