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這一天裡......

Sunday, May 22, 2011

小敗犬, 大作戰

我算是女權主義者. 我總認為今時今日的女性, 尤其在香港, 一個相對自由和平等的地方, 只要你有能力, 不論是男是女, 都一定可以出人頭地. 決定個人的價值是自己的能力, 而不是一些我認為是雞毛蒜皮的事, 譬如說, 外表,是男還是女,更不可能是有沒有另一半等原因.

可是, 我這個看法, 原來不完全是對, 起碼對某些女孩來說. 有沒有另一半, 又或者說, 男士們對她們的評頭論足, 原來對她們來說, 比有沒有事業, 有沒有地位…都更重要. 她們當中有人對我說: 24 嵗還沒拍拖是可恥的! 也有人對我說: 長得不夠美 (以她自己的標準來說) 是自卑的! 年紀小小的她們會因此把自己歸納為”失敗者”, 稱自己為 “小敗犬”.

她們的陳述嚇了我一跳. 但也叫我反思了一個問題: 到底是什麼原因, 令她們如此不接受自己? 叫自己做小敗犬?

先說美. 有一點我們不得不承認的是香港社會對 “美”越來越x窄. 在傳媒天天的渲染下, 只有 像Angelababy的才是美, 其他的都容不下了. 社會對美的標準就是大眼, 長髮, 尖面, 一副日本娃娃樣子的才是美. 所以, 當潘湘湘跟林峄的緋聞初次被香港的雜誌大幅報導時, 我以為睡在林身旁的女孩是 Angelababy, 因為驟眼看去, 她們的樣子都是差不多的.

那細眼, 圓面, 又或者是方面的呢? 在傳媒渲染下, 這些都不是美. 美, 在香港社會變得很單元. 陶杰有一個很有智慧的看法, 不同女人, 不同年輕, 不同身份, 她們的美是應該不一樣的. 譬如說, 當護士的, 樣子比較賢淑,老實, 總比像一個野艷的Angelababy令人舒服和切合身份.

當香港積極鼓吹多元化的時候, 對美的審美觀卻變得越來越單一.

除此之外, 當然也就孩子們自己的問題. 我想, 當我是她們的年紀時, 最用心思考的是前途. 但十年之後的今天, 她們最用心思考的卻是外表, 又或者有沒有另一半. 可能, 80後的一般生活條件都優裕了, 生活都不是考慮; 又或者是她們承受社群的壓力是我們想不到的大, 不論什麼原因, 她們還是勇敢的. 敢於在眾目睽睽下, 還有在鎂光燈下, 大膽說她們有什麼不好, 要爭取改善.

她們的勇氣比我大,

80後的一群對我來說真是一個挑戰, 她們想的, 要的, 認同的, 爭取的, 跟我那一代完全不同, 差十年真是完全是兩個世界!

但是, 有一點, 我覺得她們還是要清楚的, 一個人的價值, 不是人家的評頭論足, 而是在自己心裡.

9 Comments:

Blogger chi lung lau said...

記者是使命感的工作---{無冕天使}也.不能用年,時,日薪計算.
小敗犬總比大事做錯,小事不成.找御責之理來解決.

7:15 AM  
Blogger 霸王海明 said...

妳的上一代,即是妳母親的一代,女子最重要的是有個好丈夫,如果用二百年來看(1810-2010),有問題的可能是妳的一代,如果(2000-2200)來看,就未知?

2:33 PM  
Blogger David said...

Don't blame the 80 and 90, blame their environment, the media, and the way they brought up!!!!!!!!

It is a tough and cruel world we have to face 24/7....

If they cannot survive in such conditions, they will fall down....

I hope the Mighty one will change the world one day!!!!!

6:42 PM  
Blogger kaixin said...

其實我覺得這些"小敗犬"並非因為異性對其評頭品足而自卑,而是因為她們的姐妹對她們的嘲笑令到她們覺得自己失敗。身邊的姐妹都有男友,而自己卻渺然一身。吾俾人笑到面黃才怪。講到尾,都是面子問題。就像我一些己移民十多年的朋友,對香港的娛樂圈依然極其眷恋。甚至於對圈中人的家事比自己的家事要清楚得多。偶然間問及我一些圈中八卦,我說不清楚,他們便會以一種鄙视及嘲笑的口吻說:"搞錯啊,你糸唔系人來架?!"不知道八卦,跟不上"潮流"已經唔系人,那就可想而知沒有男友應被稱為什麼狀態的物種--敗犬咯。一只狗,一只失敗的狗。真的是連祖上十八代的顏面都丟盡了。(no offensive)
何以現代中國人的胸襟及空間如此狹窄?何需如此咄咄逼人?好像都是掉到井里的一大群人,想吸一口氣,就只能踩著別人向上擠,把上面的人往下扯,為的只是能活下去!人是如此的多,井是如此的狹小,而偏偏又有人在高高的井外冷笑,想著如何將身邊的人推到井里去。
井里的人都被恐懼麻痹了思想,只知道那井口是唯一的出路,卻殊不知井下可能另有水道可出生天。那水道叫寬容。要找到這水道,卻先要讓別的人往上走,而將自己沉下去。冷靜下來,才能思考,繼而探索。
不自是,故彰;不自伐,故有功;不自矜,故长。夫唯不争,故天下莫能与之争!(道德经)
我不是女生,真的搞不懂女生的心理。常聽到年輕的女生說"找份好工,不如找個好老公!"但那好老公,就像是井口垂下的繩子,好艱難抓到一根,但上面可能已經吊着好幾個敵人了......

1:31 PM  
Blogger 若缺齋老人 said...

男女市場已講太多,不過前輩同意一點既係香港審美標準好奇怪,可能真係中左減肥廣告的毒吧?明明係偏瘦既死都仲話要減、唔瘦到好似飢民籌款廣告咁都唔覺得自己"標準"...咩近乎平行線咁既手腳先叫"靚"? @@

更嘔血的是明明同大多數男性朋友都同意這種火柴人既不漂亮更不健康,但女性朋友仲要堅持曰"咪為左你地男人先咁減...",前輩呀男人幾時話過要你減到變火柴人呀?係你地自己閉門想像出來咋呱!

(唔敢否定一定冇男性有咁既要求,但只怕唔係太多人欣賞火柴人呱...至少所見身邊既都係女士們自己作出來!)

5:59 PM  
Blogger Tong said...

我剛在goyeah.com看過小敗犬初賽的片段﹐印象比較深刻的是﹐

1) 絕對贊成 Karen 的參賽形同「李嘉誠去拿綜緩」, 如果給她入圍形同「搞串個party」﹐所以一定要out。

2) 就如當中的評判一樣﹐如果給我選擇﹐有才華﹐態度積極是入圍的重要條件﹔對於其中一位參賽者Sharon, 如果我是評判﹐單單是因為她攻讀Electronic Engineering, 而以一個女子來說能夠對電子產品有興趣﹐就已經夠分入圍了。

3:24 PM  
Blogger Jessie said...

Jessica:
现在的年轻女孩子对自己没有自信,受朋辈影响深远,基本上不会怎么听父母的话......这的确是和整个社会气氛有关系的。我不在香港长大,身材并不是这些女孩子所说的“好“。所以当我和很多香港长大的女孩子说话,她们给我的感觉就是“不能肥“,和她们吃饭喝茶总感觉到她们的小心翼翼,不像我,我吃东西可是不会怎么忌口的。有时候会被她们‘奇异‘的眼光看待,可能她们不明白为何我没有这么基本的原则,我的成长环境里,没有被灌输“瘦就是美“,我父母也没有要我怎样。相反,我觉得不能太胖,原因不是要追求“瘦就是美,而是身体健康的需要。所以我是没有忌讳,心里不会受束缚。我不会跟随她们的想法,不过真的也理解为何她们会这样。如果我从小就要面对铺天盖地的减肥广告,朋辈的比较...这种审美学的渗透,深深影响了这一代人。

4:48 PM  
Blogger Jessie said...

Jessica:
现在的年轻女孩子对自己没有自信,受朋辈影响深远,基本上不会怎么听父母的话......这的确是和整个社会气氛有关系的。我不在香港长大,身材并不是这些女孩子所说的“好“。所以当我和很多香港长大的女孩子说话,她们给我的感觉就是“不能肥“,和她们吃饭喝茶总感觉到她们的小心翼翼,不像我,我吃东西可是不会怎么忌口的。有时候会被她们‘奇异‘的眼光看待,可能她们不明白为何我没有这么基本的原则,我的成长环境里,没有被灌输“瘦就是美“,我父母也没有要我怎样。相反,我觉得不能太胖,原因不是要追求“瘦就是美,而是身体健康的需要。所以我是没有忌讳,心里不会受束缚。我不会跟随她们的想法,不过真的也理解为何她们会这样。如果我从小就要面对铺天盖地的减肥广告,朋辈的比较...这种审美学的渗透,深深影响了这一代人。

4:48 PM  
Blogger Jessie said...

现在的年轻女孩子对自己没有自信,受朋辈影响深远,基本上不会怎么听父母的话......这的确是和整个社会气氛有关系的。我不在香港长大,身材并不是这些女孩子所说的“好“。所以当我和很多香港长大的女孩子说话,她们给我的感觉就是“不能肥“,和她们吃饭喝茶总感觉到她们的小心翼翼,不像我,我吃东西可是不会怎么忌口的。有时候会被她们‘奇异‘的眼光看待,可能她们不明白为何我没有这么基本的原则,我的成长环境里,没有被灌输“瘦就是美“,我父母也没有要我怎样。相反,我觉得不能太胖,原因不是要追求“瘦就是美,而是身体健康的需要。所以我是没有忌讳,心里不会受束缚。我不会跟随她们的想法,不过真的也理解为何她们会这样。如果我从小就要面对铺天盖地的减肥广告,朋辈的比较...这种审美学的渗透,深深影响了这一代人。

4:49 PM  

Post a Comment

<< Home